昔日文章

進階搜尋
關鍵字
專欄
年份
期數
kjy13b_20220529_fade
400 400 心晴信箱
心晴信箱
2022.05.29
好朋友要移民
問: 如果聽到有朋友要移民外國,我該怎樣做和他們餞行道別呢?   答: 當聽到認識多年的朋友、同學要移民,有點不捨得是正常不過的。有不少人甚至會疑惑到底我們又該做些甚麼和他們好好道別。如果細心留意,「餞行」的餞字從食字部,在我們的文化中大多會和朋友們吃一頓飯,好好聚舊,說笑談天,讓他們有個美好回憶。我們也可以特意為朋友下廚,或悉心準備一份禮物,送上祝福。趁有空檔時間,邀請朋友一起重遊舊地,甚或可以提議以同一姿勢及企位拍一些「當年今日」的照片, 長大後可以懷緬一番。另一方面,我們亦可嘗試細心了解朋友移民前的各項準備, 按自己的能力作幫忙,例如可問問他們有沒有舊物需要處理, 可以協助轉贈一些有需要的人;又或者主動關心朋友的感受,只要他們樂意分享,我們也可以作一個好好的聆聽者,支持他們面對未來的新挑戰。除此之外,其實我們也可以了解一下朋友將來居住的國家,有甚麼歷史、文化和地理環境, 如有機會可以和他們交流,讓彼此知道安居的地方,以便將來作聯繫。更重要的是, 我們亦可以和朋友來個約定,怎樣好好保持聯絡,互相分享生活,期待他日有機會再次共聚,一起旅行遊歷,製造更多的共同經歷。即使這刻各人身處在世界上不同的地方,只要真心替對方著想,彼此鼓勵和支持大家, 必定友誼永固。  
kjy04b_20190519s
CatholicAgent
教友特工
2019.05.17
以同理心解憂(下)
我作為輔導心理學家,工作主要是利用談話治療方式幫人治療「心病」;但是,輔導心理學不僅「治病」,我也不稱呼來找我的人為「病人」,因為我的工作除了處理人們即時情緒困擾,更重要是幫人「預防勝於治療」, 找到自己的強項和優勢,保持心理健康。 我每天也走訪不同的地方,接觸不同年齡、背景的人;為他們提供心理輔導、講座或工作坊等服務。 我會談論的話題也很廣泛呢!可能關於性格、情緒、學業、工作、人際關係、生涯規劃等等。有時遇到一些不擅表達自己感受的人來求助,我會利用一些書籍、玩具、圖卡、甚至一些自創的工具,令輔導過程充滿趣味,雙方慢慢建立信任,找到「打開心窗」的鑰匙。 曾經面見過一位悶悶不樂的中學生,他一開始便對我說:「你不用勸我想正面點、開心點,我的痛苦,沒有人明白!」我沒有半句爭論或批評,反而默存在心,一直無條件地聆聽、回應他的感受,盡我所能運用同理心(Empathy),也就是設想自己代入他的處境,建立共鳴。經過一段時間輔導,他竟然對我說:「雖然很難找到同自己一樣經歷的人, 但有人聆聽和明白,真的很治愈!多謝你!」原來,心理輔導的重點不只是說話,反而是聆聽,沒有批判的聆聽!  所以說,我的工作絕不是胡亂叫人「想開些」、「正面點」;反而是透過聆聽、觀察、探討各人的情感和性格特質 ;讓人可在日常生活中了解、欣賞自己的強項,回顧自己的正面經歷,從而建立自信。當遇到挑戰和困難時,也能夠多角度去思考和分析問題,以跨過障礙。 輔導心理學強調:生活上遇到的困難,其實只是一瞬間的挫折,沒有甚麼是解決不了的呢!(全文完) 
kjy04b_20190512s
CatholicAgent
教友特工
2019.05.10
以同理心解憂(上)
我是一位輔導心理學家(Counselling Psychologist)。大家聽到「心理學家」這個職業,會想起甚麼呢?有些人會說:「你會讀心術嗎?」「你是不是專門幫人做心理測驗?」⋯⋯  其實,心理學家的工作一點也不神秘,我們絕不會單憑人們的三言兩語, 便妄下判斷 ,也不會胡亂評論一個人的想法和感受。反而,我們必須透過科學實證、以及利用心理學的理論基礎來「拆解人心」。 也有人問:「那麼,你是心理醫生嗎?」其實,世界上根本沒有「心理醫生」這種職業呢!也許只是電影、電視劇約定俗成編出來的名稱,現實有的兩個專業分別是:「精神科專科醫生」和「心理學家」。 一般來說,精神科專科醫生主要會利用處方藥物為人治理精神或情緒病患;而我作為心理學家,則會透過心理輔導(Psychological Counselling),即談話治療(Talking Therapy)的方式, 幫助人們作抒發,從而找出困擾他們的問題根源、再一起尋找方法疏理,所謂「心病還須心藥醫」的「心藥」,其實就是一份無條件的共鳴與鼓勵——「同理心」(Empathy)是也。 而且,來找我幫助的人,不一定是「病人」呢!因為每個人都有可能遇上不同程度的困擾,也許是生活中不如意的事,或是人際關係、工作和學習需要改善等等。當人們能夠將問題和情況表達出來,其實已經是解決問題的第一步!我的專業擅於利用不同的方法引導人們表達情感,並適時提供專業指引和解說;讓人們能夠從多角度去看事情, 學懂情緒管理,將負面思想減到最低。 在輔導過程中,我最期待聽到的是對方的一聲「呀吓!」因為這代表他們的明白和覺醒,領悟生命的意義和可能,使心靈得以治愈。(待續) 
kjy04b_20180106s
CatholicAgent
教友特工
2019.01.04
為青年建立信心
 「你猜猜我在想甚麼?」這是我在向同學自我介紹後,最常聽到的一句說話。教育心理學家其實未有讀心的能力,卻喜歡觀察和了解人的想法和行為,因為心理學是一門社會科學,集中研究人類的行為、感情、思維、個性及成長。 在香港,心理學家分為臨床心理學家、工業及組織心理學家、輔導心理學家、及教育心理學家(其實是沒有一種職業叫心理醫生,只有心理學家和精神科醫生)。教育心理學家與其他心理學家雖然工作上有很多共通點,但是我們主要的服務對象是學校的同學們,而一般我們會服務七至十間學校。有時同學們會很好奇,為甚麼這位「姑娘」不時會在學校出現?她究竟在學校做甚麼工作?與老師和社工有甚麼分別?  一般人認為我在學校的主要工作是為學生進行評估。的確,我在學校會與同學「傾吓偈」,了解他們在學習上面對的問題,繼而邀請同學完成一些與學校不同的測驗或任務,了解同學的強弱項和學習困難,然後與老師和家長商討一些讓同學學習得更有效和有信心的方法。 這是我的工作之一。老師和家長也是我重要的服務對象和合作伙伴。由於他們接觸同學的時間較長,所以我亦會透過會議和工作坊接觸老師和家長,讓他們了解同學的需要,在大家的共同努力下,使同學在學習及社交情緒上,有更好的發展。 有些人會認為我的工作好像救火一樣,因為我會協助學校處理一些危機或緊急的事,但同時我亦會參與預防的工作,例如協助學校訂定政策或課程,和開辦一些小組活動。最近看到同學面對著不少學業和同儕的壓力, 我早前於學校開辦了靜觀小組,透過呼吸和伸展練習,讓同學可以覺察自己此時此刻的思緒和身體反應,提升抗逆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