昔日文章

進階搜尋
關鍵字
專欄
年份
期數
kjy16_20210425_s
400400中學專題
中學專題
2021.04.23
失明人士李顯癸醉心歌唱 努力學習以圓音樂夢
盲人學音樂遙不可及?看不到樂譜,要製作音樂需要比常人多花數十倍時間,然而盲人大專生李顯癸憑著堅毅的信念與努力,現於明愛白英奇專業學校修讀音樂研習高級文憑課程二年級,她希望將來成為聲樂教師,與其他熱愛音樂的殘疾人士合作,一起圓音樂夢!  李顯癸是早產嬰兒,在母胎中25週便出世,早產的後遺症是她三個月大時視網膜脫落,導致完全失明。顯癸對色彩與光暗完全失去感知,但天生一副甜美的聲線,她常以歌聲為聽眾帶來夢想與希望。上學年她考進了明愛屬校入讀她心儀的音樂科,進一步以音樂為自己的世界添上色彩。 她由幼稚園開始便入讀心光盲人院暨學校,自幼愛音樂,強項是唱歌,小學時她凡參加歌唱比賽也在頭一、二名,到中二轉讀主流中學後,令她最難忘的也是每年參加歌唱比賽均會贏得冠軍。中學文憑試期間,她仍然參與外間的歌唱比賽,「文憑試考完經濟科後,我便立即去比賽,更得到季軍及『最動人心弦獎』。」 醉心於音樂的顯癸,夢想是中學畢業後讀音樂。她考得八級聲樂,曾跟隨失明人協進會遠赴歐洲如奧地利、匈牙利、維也納演唱。但要有大專院校取錄她卻不容易。後來她有機會參加心光學校的「視障音樂專才計劃」,「校方陪伴我一起規劃往後的路,鼓勵我再試報大專。因而認識到明愛白英奇專業學校設有音樂課程,最終成功報讀。」 在大專學習,校舍需設有無障礙設施外,亦要配備輔助儀器如點字顯示器、讀屏閱讀軟件、點字樂譜翻譯軟件等,幸好校方為她申請獎學金,又得到支援失明人士的機構幫助,把書本轉換成點字書,幫助她克服學習的困難。「我在課程學到不同的音樂技巧、音樂理論、歷史、錄音器材及電子配樂等方法,更重要的是我學到了如何使用專為視障人士而設的打譜軟件,讓我也能夠打出樂譜來。」 原來一般學生要錄製樂曲,當彈錯樂曲時,只須在軟件上作修改便可;但為顯癸,單是寫下樂章的一小節也用上15至20分鐘,「我希望跟其他同學一樣完成同樣的習作。但我看不見,便需要比其他人更加努力。」 近日香港明愛舉辦的籌款活動,她也是受惠者之一,為回饋明愛,她剛於去年的明愛暖萬心慈善晚會中獻唱,她亦不時接受各大慈善音樂會邀請獻唱,她感到音樂能療癒人心,她希望善用所學,日後從事音樂事業,更希望能開設社會企業,去幫助與她同樣有意教導樂器的殘疾人士,「音樂也可以表達自己,抒發感受。我也希望過普通人的生活,擁有自己的事業,便要憑努力去學好音樂。」 明愛白英奇專業學校音樂研習高級文憑課程主任李志權博士指出,顯癸是該校首位失明學生,為令顯癸的學習暢順,他要不斷找尋幫助失明者學音樂的教學法和工具,並按顯癸的需要作調適。見證著她鍥而不捨地努力學習,他也為能夠與顯癸一起在學習音樂的路上成長而感恩。但他希望,在自資院校缺乏額外支援下,政府與社會會撥出更多資源去幫助有需要的學生無障礙地學習。(高)     捐款支持公教報  http://kkp.org.hk/donation  
kjy14_20210418_s
400400中學動態
中學動態
2021.04.16
喜樂中學 動態 2021.04.18
修會學校聯會校監校長靈修日 (本報訊)天主教修會學校聯會於年3月18日在聖保祿樂靜院舉辦「校監校長靈修日」,主題為「寓靈修於教育」,邀請了關俊棠神父擔任神師。 靈修日中,關俊棠神父引導校監及校長反思教育的意義。關神父指出教育是靈性的薰陶,「心靈教育」是一個人全面成長及發展的藍圖。藉著不同形式的祈禱經驗,關神父提醒教育工作者,必須先有關顧自己心靈的意識,才能在家、在校及在工作崗位上拓展「心靈教育」。 參與這次「校長信仰培育計劃」的校監、校長及副校長,均表示能夠在日常繁忙及充滿挑戰的學校領導,及行政工作中,藉著靈修分享反思信仰及生活,能夠幫助他們提供一個專業發展,及信仰成長的機會。 然而礙於新型冠狀病毒疫情反覆而須限制參加者人數,期望疫情過後,大會能安排不同的靜修和信仰培育機會,讓更多修會學校的校監、校長及副校長參與,使他們在學校的日常領導工作中,成為更好、更有力量的基督見證人。(教)  聖安當女書院•祝福中六生祈禱聚會 (本報訊)聖安當女書院於3月16至18日在學校祈禱室,舉行「祝福中六同學祈禱聚會」,主題為「地上鹽.世界光」,禮儀除了回應該校年度主題的核心價值「愛德」以外,亦盼望畢業生在離開校園後,發揮校訓「明理常樂」的精神,在生活中實踐善行,發揮所長,以愛回饋社會。 祈禱會上校長朱蓓蕾向畢業生授予燭光,藉著燭光鼓勵學生效法基督,在生活當中去為這光作見證,讓這光芒照耀這世界;燭光亦代表教育的薪火,中六學生在教師的教誨下,在離開母校後亦能繼續發光發亮。祈禱會結束前,師生合唱聖詠《鹽與光》,盼望上主光照及引領畢業生,勇敢面對公開試,積極迎接日後的種種挑戰。(教) 香港鄧鏡波書院  聖若瑟瞻禮  (本報訊)香港鄧鏡波書院於3月19日,慶祝該校主保聖若瑟瞻禮。因應新型冠狀病毒疫情,感恩祭以網上直播形式進行,由校牧江志釗神父主禮。 教宗方濟各《以父親的心》宗座牧函中,於去年12月8日至本年12月8日欽定為「聖若瑟年」,江神父在講道中提醒學生,當效法聖若瑟聽命於天主,順從天父的旨意,在生活中聆聽天主的話,並以行動回應天主對人們的召叫。 感恩祭後,該校公布本學年由校友捐贈的各項獎學金得獎名單,以表揚學生在不同範疇的優異表現,獎學金項目包括:傑出運動員獎、傑出宗教表現獎、傑出音樂表現獎、傑出藝術表現獎、多元學習優異獎,以及傑出服務表現獎。(教) 聖若瑟英文中學•63周年校慶 (本報訊)聖若瑟英文中學於3月19日舉辦聖若瑟主保瞻禮日暨該校63周年校慶,當日的祈禱禮儀在校內小聖堂進行,由麥英健神父主禮。由於新型冠狀病毒疫情關係,校方以網上形式直播,令全校師生均能參與其中。 禮儀中校長潘永强訓勉學生效法聖若瑟的芳表,以義德回應天主,在聖若瑟大家庭中實踐「臻於至善,力行仁愛」的校訓,為主作見證。而麥神父則與學生分享教宗聖若瑟年牧函中。提到聖若瑟七項特質的其中兩項溫柔慈愛和聽命。他又祝願學生以愛相待,服膺於天主。(教)      捐款支持公教報  http://kkp.org.hk/donation  
kjy16_20210307_s
400400中學專題
中學專題
2021.03.05
余振強紀念中學 兩學生由興趣出發顯露才華
初中已憑著努力獲得多項獎學金和獎項,每年也考在全級頭三名的余振強紀念中學應屆中學文憑試考生黎澍晴,兒時因喪父之痛,經常透過寫作抒發情感,思念亡父之餘也以筆墨寫下對親人的愛,去年她在資優創意徵文比賽上獲獎,同年也獲扶貧委員會頒發「明日之星——上游獎學金」,她說即使成長時缺乏家庭完整的愛,但學校給予的關愛與支持,讓她在成長路上不感孤單。 黎澍晴是家中獨女,她10歲時父親患癌症病逝,母親為生計經常工作至夜深,她自小就要學會照顧自己,洗衣服和煮飯難不到她。當年父親離世,澍晴不懂得處理傷痛,她母親同樣未能接受喪夫的打擊,也不願女兒重提傷痛,久而久之令澍晴個性變得孤僻,甚少提及自己的往事。 當升讀余振強紀念中學後,她開始愛上寫作,校方也不時邀請她參加徵文比賽,她也經常以文寄意,「文字可記載許多情緒,有如寫信去抒發感受,透過作品,不時會把自己投射在文中的主角裡,作文主題也以親情為主。」 校方支援同行 以文字抒發感受 她最近獲得「明日之星——上游獎學金」,以表揚她品學兼優,積極參與學校活動和服務。她說每次獲獎也很感恩,獎項除了是對她的肯定,也填補了她在家庭中少有的肯定。她說每次獲頒獎學金,都會把部份獎金儲起,其餘用作繳付補習費用。 「做回自己,活得簡單及快樂」是澍晴現時最希望做到的事,本學年她正積極準備中學文憑試,她希望能考入護理系,日後成為醫護人員,正如昔日曾照顧父親的醫護般能夠服務他人,她更希望能幫助弱勢的病人。 老師發掘潛能 找到發展方向 該校另一獲上游獎學金的去屆畢業生王穎津,現於浸會大學修讀基礎教育文憑,她希望日後能修讀中文系,畢業後從事與寫作相關的工作。 穎津自言「自小愛讀書,卻不喜歡讀教科書」,學習成績並不突出的她,對課外書卻愛不釋手,愛看小說、散文、工具書等讀物。中四那年,有老師推薦她參加徵文比賽,她開始體會到中文科的趣味,之後校內不少活動的文稿由她執筆,又協助周年話劇寫劇本。她感謝教師鼓勵她參賽,更在她思考升學時成為「指路燈」。現在她決意在中文方面發展,這次上游獎學金所得的獎金,她會用來購買電子書閱讀器,方便閱讀。 余振強紀念中學近年不時推薦合適的學生申請校外獎學金,以肯定學生的才能,其中「明日之星——上游獎學金」由扶貧委員會主辦,向較缺乏資源和機會的中三至中六學生頒發5000港元獎學金,提升他們以正面態度面對逆境,好能有向上流動的機會。(高)      捐款支持公教報  http://kkp.org.hk/donation
kjy12a_20210228_s
歲月輕狂
2021.02.26
校際音樂節的照相機
早前在我的社交媒體上,放了一張1994年的報章報導:「聖保羅男女中學同學齊報捷,通利音樂獎及金杯獎,陳雋鶱、施敏倫同奪冠。」瞬間所有舊同學和鋼琴家紛紛留言:「那一屆粒粒巨星」、「香港鋼琴界最輝煌的年代」、「你們都是我成長中的偶像」。那年代校際音樂節真的比讀書還重要,走堂甚至告假練琴,經常發生,臨近比賽時,每天最少練習4小時、多則8小時,而且當年校際音樂節,一些較突出的項目是有大量傳媒記者採訪,氣氛與一個電視台舉辦的歌唱比賽不相伯仲。我的姊姊就是在多屆之中獲獎無數,差不多每逢三四月期間便不論中英傳媒,天天見報,因而獲得一間英國學校垂青,獲得全費獎學金留學,說音樂節能改變你一生,毫不誇張。 誇張背後當然少不了一對虎爸虎媽,姊姊每次比賽之前,爸媽最緊張的不是她的表現,而是比賽後一定要訂到銅鑼灣百樂潮州酒家的一圍枱,因為他們深信姊姊一定會贏,所以之後要慶功,而我的姊姊從沒有令他們失望過一次。至於我,他們會抱著少少希望和少少「阿Q精神」,這個「少少」就是臨比賽前,他們會與我一起先驅車前往教堂,並且必定是聖安多尼堂,因為聖安多尼是我的主保聖人,媽媽又常跟我說,聖安多尼是尋回失物的高手,因此希望聖安多尼能幫我尋回失去的獎項。另一個「少少」是他們會帶著一部照相機,但放在他們袋裡的最底部,如果我贏得到便拿出來拍照,輸了也不要讓人看見他們帶了照相機。 中三那年其中一個組別是彈奏中國作曲家曲目,我已分別在年前的初級組和中級組贏了冠軍,所以參加高級組時信心爆棚,尤其組別內只有七位參賽者,而我當時亦是香港演藝學院青少年音樂課程的學生,而且有半費獎學金,算是同輩中的高手。那天難得看見爸爸高調地帶著我去比賽,更是我初次看見那部照相機竟然放在袋的最頂部!誰知到我彈奏的時候,彈出一鑊泡!200個小節中有80個小節是我即場創作出來,因為彈到中途時腦海一片空白。返回座位的時候, 那放著照相機的袋和爸爸都不見了,應該是氣憤得離場了。最後我是頭耷耷離開會場,媽媽驅車來接我,去哪裡?這次去了聖猶達堂, 因為要辦告解。「驕兵必敗的,不只是你, 你也要告訴你的父母!」神父說。     捐款支持公教報  http://kkp.org.hk/don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