昔日文章

進階搜尋
關鍵字
專欄
年份
期數
kjy07_20230108_fade
400400體藝傳情jpg
體藝傳情_小學
2023.01.06
華德學校蘇柏綸
花式單車與傳承
「我希望有天也能像師兄一樣,代表香港參加花式單車比賽。」這是華德學校五年級學生蘇柏綸的夢想。柏綸口中的師兄,也是他的教練——曾在東亞運動會取得花式單車項目金牌的余心怡。   余心怡於2008年主動向母校提出開辦花式單車課程。他用在亞運比賽獲得的獎金購買多架花式單車捐贈給學校,又邀請家人一起擔任教練。自此,華德學校的花式單車隊正式成立,在鼎盛時期曾有大約30名學員,孕育了不少運動小將,包括現時也在華德學校擔任該課程助教的港隊成員林柏源,一起把花式單車向師弟、師妹傳承下去。   與自己的較量 「我在學校開放日中,見到師兄、師姐表演不同的花式單車動作,感到有趣又新奇。」這份好奇驅使蘇柏綸在二年級時開始學習花式單車,「我踏上花式單車的當刻,更是喜歡上了這項運動。」   花式單車是單車運動的一種,但花式單車又與一般單車不同。花式單車的車頭手把向上,車身較短,使運動員能前後靈活操作單車。而另外一個大差別,便在於花式單車沒有剎車系統,要踩動踏板才會向前或向後動。   在比賽中,運動員需要於五分鐘內在單車上展示最多30個花式動作,裁判會按動作的難度及運動員的表現評分——難度及完成度愈高,分數愈高。因此,除了在平日練習中,要訓練難度較高的動作外,運動員又要確保自己在比賽中的穩定性,可以說每次的比賽也是運動員與自己較量。   參與比賽及表演 蘇柏綸每個星期六回校接受兩小時的花式單車訓練。每次練習前,教練都會讓學生進行數字球、閃避球等小遊戲作熱身運動。教練余心怡說,花式單車是個人運動,所以藉著團體遊戲,希望同時培養團隊合作精神,亦建立學生之間的感情。在熱身運動後,柏綸便會跟隨教練指示,練習之前已學習的花式動作,並再學習新動作。   在疫情下,學校的花式單車活動及訓練暫停多時,但在恢復練習後,柏綸很快便再度拾起腦海中有關花式單車的知識,並在去年三次中國香港單車總會舉辦的「全港室內單車賽」獲得一銀、兩銅的佳績。他感謝學校提供資源,讓他學習花式單車,並給他不少比賽和表演的機會。   把一切托付天主 比賽會緊張嗎?柏綸回想一次比賽中,原本計劃在五分鐘內完成14個動作,但因為緊張,而少做了兩個動作。他在比賽後才發現自己少做動作,雖然當刻也有不悅, 但收拾心情後便提醒自己下次要努力,又再重新出發。   雖然沒有宗教信仰,但柏綸每次比賽前都會祈禱, 把一切交託給天主,「因為在學校,每天早上我們都要祈禱、做靜觀,這已經成為我的習慣。」   訪問當天,縱然下著微雨,柏綸仍然在學校的戶外操場,努力展現一個又一個高難度動作,可見他的堅持與決心。   在練習中,他雖然有時失手,但憑意志站起來後又再次接受挑戰。花式單車除了訓練他的手腳協調, 使他強壯,也使柏綸的意志變得堅定, 不斷挑戰自我,成為出色的花式單車運動員。(吳)  
kjy07_20221127new f
400400體藝傳情jpg
體藝傳情_小學
2022.11.27
佐敦谷聖若瑟天主教小學
柳琴演奏者沈逸晴 彈撥出信心樂章
「因為我喜愛彈柳琴,希望把好聽的音樂與人分享,這一點成為我繼續學習的原動力。」佐敦谷聖若瑟天主教小學六年級生沈逸晴說,藉著學習柳琴使她感悟堅持與不放棄的信念,更成為她成長中的好夥伴。   踏入佐敦谷聖若瑟天主教小學,還未走進音樂室, 遠處已傳來中樂團排練時優美的樂聲,沈逸晴坐在團隊中央,靠近樂團指揮,不時專心致志地聆聽指示,隨時準備與團員合奏。已參與中樂團三年的逸晴說,享受合奏的樂趣,因為它體現團隊、默契、溝通等合作精神。   沈逸晴小學二年級時得到「八達通育苗展才計劃」的資助學習中樂,「母親原本提議我學習鋼琴,我卻認為鋼琴普及而沒有多大興趣,有次我在學校的中樂團, 見到師兄以純熟的指法表演柳琴,他彈奏的模樣深深吸引著我,便肯定了我要學習柳琴的決心。」   柳琴原是江蘇北部、山東南部一帶的柳琴戲及安徽泗州戲的主要伴奏樂器。發音響亮、剛勁宏大。經過長時間的發展,現已發展為獨奏樂器,是民族樂隊中常用的高音樂器。   咬緊牙關克服困難   逸晴學習柳琴一年後加入中樂團,她還記得首次接觸柳琴時,因不懂控制彈撥力度而斷弦,「當時非常緊張,後來才了解到弦愈幼細,產生的音調會愈高,弦線才較易斷。」學習柳琴沒多久,她又遇上另一難題:每次彈柳琴,長久摩擦和按壓琴弦,令手指指頭脫皮和起繭, 「最初常感到手指疼痛,但是只要保持練習,便慢慢習慣。」   她笑言最初吸引她選擇中樂的其中原因,是彈奏柳琴時配上華服的形態十分優雅,「母親為我準備白色或粉紅色的華服,配上頭飾、穿上繡花鞋的造型;在新年為我拍下彈奏柳琴的短片, 傳送給親友賀新年。」   習柳琴四年,逸晴認為彈柳琴最大的得著是:「學會堅持,不會半途而廢。」她坦言,去年開始準備呈分試面對學業壓力,她曾想過要放棄柳琴。其母知悉後, 認為她不能因而半途而廢,反而要尋找解決方法。   在她感到困苦之際,她的好友介紹了一本講述一位芭蕾舞舞蹈員的小說:舞蹈員因腳傷決定放棄跳舞,她的家人和朋友均勸她不要放棄,最終憑著她的堅持而成為一位出色的舞者。小說中的一句說話觸動她要學習盡力和堅持的決心,「只要堅持下去,夢想才會成真,而不是只有夢想而不作堅持。」此話激勵她更專心讀書, 盡快完成功課和溫習後才練琴,按學習進度調節練琴時間;而家人無條件的支持,成為她最強大的力量。   父母百分百支持   逸晴的母親是家庭主婦,以行動支持陪伴她出外練習或比賽;她的父親同樣熱愛音樂,工餘時與朋友組樂隊夾歌,其父更擔任主音歌手,自然成為女兒最忠實的聽眾,更成為音樂上的朋友,「父親下班回家後常請我彈奏柳琴,聽畢便給予意見,最開心是他對我說:『你今次有進步。』每次聽到讚賞,內心便會很高興。」   去年她在國際青少年文藝培訓中心的比賽上,在柳琴獨奏項目贏得自選曲目初級比賽冠軍,也在本年香港學校音樂節柳琴獨奏初級組取得季軍,她說透過個人獨奏能加強自信心。參與中樂團,與隊友一起合奏,使她在學習柳琴的路上有人同行,「一起練習可以認識不同的中樂樂器,合奏時音樂效果更豐富。」她說合奏激勵她練好柳琴,希望明年升中時,可以升讀設有中樂團的中學,讓她繼續彈奏柳琴。(高)
kjy07_20221113L new f
400400體藝傳情jpg
體藝傳情_小學
2022.11.13
獻主會小學
游泳運動員彭駿韜 化身水蝴蝶
「媽媽送給我的五歲生日禮物,是參加游泳班。甫一下水,我就愛上了游泳。每當越過練習樽頸位,哪怕只是進步零點幾秒,夠我興奮滿足了。今年我送給爸爸的生日禮物,是九龍東區小學學界游泳比賽蝶式冠軍獎牌」獻主會小學六年級學生彭駿韜多才多藝,習泳五年的他已取得多項游泳獎牌;在受訪前一天摘下新一面蝶式金牌,他也曾在香港校際音樂節獲得小提琴二級銅獎。他深信,學藝需要每天努力不懈練習。   駿韜最近更獲頒「香港學生運動員獎」, 校內高手如雲,但駿韜憑著謙虛及堅毅的學習態度,加上不斷進步,令學校推薦他競逐這個獎項。他近年考獲全級首十名,最喜歡是體育科。   「記得第一次比賽,雖然我沒有贏得任何獎項,但看見對手泳術很好,值得我學習,於是我也努力起來,希望將來能夠像他們一樣厲害。」駿韜每天起床後,先練習小提琴才吃早餐,然後上學,放學趕快做妥功課,再獨自練習游泳兩小時,每週只休息一天。   多年來保持紀律,令他首年已學懂四種泳式,之後專攻蝶式,「如果有動作做得不好,我會連續數週練習這個動作,直至成功糾正為止。」   堅持每天練習   蝶式在四種泳式中,被視為難度最高,動作卻是最為瀟灑,兩臂划水,腿提出水面,再於空中前躍,駿韜認為臂力是關鍵,他與隊友合作用拉力帶練力,練出強而有力的臂彎。   去年,他在國慶泳賽200米贏得四式季軍,在中長途游賽,泳手需要在池邊轉身再游,駿韜認為轉身是比賽中最大的挑戰,於是他苦練打筋斗式轉身,務求高速來回。   在游泳賽事中,成績最佳的泳手會被安排在中間的線道,若泳池有8或10條線道,該泳手會被分配到第4線,次名泳手會被分配在最佳泳手左邊的第5線,這兩條線也被泳手視為水流最暢順、最易取勝的位置。每當被分配到有利位置,駿韜便加倍努力,用盡雙臂力量如蝴蝶般飛舞。   獻主會小學吳慧儀副校長多年來陪伴駿韜比賽,欣賞他不斷進步,比賽時從容不迫。雖然駿韜沒有宗教信仰,但他「不時會祈求天父, 讓我游快些。」駿韜每次皆會感謝天父的護佑, 以及教練、老師、隊友的同行。   「我最愛游泳,因為在水中感覺到全身自由自在。其次是拉小提琴,因為弦樂悅耳動聽。」駿韜在樂理及小提琴演奏皆考獲五級,雖然兩年前才開始學小提琴,但他甚快上手,從不懼怕練習枯燥,「疫情下無法跟老師見面,老師便會透過影片為我示範,我也反覆看影片練習。」駿韜充滿耐性,令他學習技藝時得心應手。   科學知識融入泳術   駿韜將科學與體育融匯貫通,「科學堂教授力學和跣水竅門,我照著照著做,果真游得更快。」他表示,在跳台調校好手部的入水角度, 伸直手,用力向前跳,便容易贏在起跑線。   獻主會小學王志聰校長在校內推行「人才庫」計劃,以更有系統、有方向地發掘和栽培天資優異的學生,發掘出駿韜等多位小精英。他喜見學生在疫情下留在家中努力學習,部分更在技藝上脫胎換骨,令他刮目相看。王校長堅持不看輕學生,致力讓每個學生發展所長。   駿韜的「偶像」是游泳奧運銀牌得主兼多項世界紀錄保持者何詩蓓,欣賞對方致力為母校聖保祿小、中學爭光,「我感激隊友放假仍陪我練習,以及老師的幫助。」   駿韜最想答謝的人,是栽培他養成良好生活習慣的爸爸媽媽,「爸爸說我的獎牌,是他至今收過最好的生日禮物,令我喜出望外。」(鄧)
kjy07_20221009_F
400400體藝傳情jpg
體藝傳情_小學
2022.10.09
獻主會溥仁小學
葉蕙蕎善用塔冷通 繪出美麗的世界
現年8歲的葉蕙蕎由5歲開始,已連續三年獲得梵蒂岡藝術賽的獎項。她自3歲開始學習繪畫,五年間參與超過150個本地及海外繪畫比賽,不時藉繪畫寫下生活逸事,現就讀主日學的蕙蕎,將於明年與媽媽及妹妹一起領洗,天主賜予她繪畫的才能,她亦認為藝術帶來的最大樂趣是, 「可以創作我的世界!」   葉蕙蕎現時就讀獻主會溥仁小學三年級,首次參加由梵蒂岡舉辦的藝術比賽「Vatican International Competition」時仍就讀幼稚園高班,她的聖父、聖子和聖神畫作榮獲冠軍,作品中天主的左手拿著藍色球狀物件,她說是地球, 「天父把地球縮小了,所以能清楚看見整個世界!」   繪本創作 善用天主的恩寵與才能   蕙蕎由小學一年級起, 開始創作繪本故事,至今寫下10本繪本,其中她把在主日學所學的信仰知識繪畫出來,完成了她首本以宗教為題材的繪本《聖經故事》,她在繪本中說: 「天主教我愛主愛人,我希望把祝福送給大家。」內容包括講述天主創造世界、諾厄方舟、聖母領報等多個聖經故事。   葉蕙蕎剛在去年及今年,也在梵蒂岡的藝術比賽中獲得亞軍,她的作品是三位天使陪伴耶穌聖嬰,她解釋為何若瑟與瑪利亞沒有在畫中:「若瑟和瑪利亞正外出找食物, 三位天使在耶穌身旁保護他。」另一作品是小耶穌在馬槽出生,她希望藉此帶出生命的喜悅。 蕙蕎的母親在女兒一歲時發現她很喜歡畫畫,葉太說:「儘管蕙蕎嬰孩時只是拿著蠟筆亂塗一番,但已見到她運用的顏色配搭十分豐富,直到她三歲開始學繪畫,作品永遠是色彩繽紛的。」   葉太表示,2020年新冠疫情出現,蕙蕎剛升上小一,當時疫情反覆,她只能夠在家學習,葉太有見女兒熱愛繪畫,便提議女兒透過繪本寫作以充實時間,怎料一畫便愛上,蕙蕎的妹妹芍蕎也一同參與。她將每部作品印製約50本「限量版」,送給校監、校長和老師閱讀欣賞。   蕙蕎亦有記下她第一年入讀溥仁小學的校園生活,她以色彩繽紛的顏色筆,分享在學校所見所聞,「學校的顏色像彩虹,十分漂亮。門前有兩棵大樹,樹上會掉下紅色的果實⋯⋯」她細緻地描繪在疫情下參與的第一個網上直播開學禮,同學和班主任也戴上口罩一起合照,在她筆下,每人即使戴上口罩,也展現歡顏,蕙蕎說: 「因為每人也是快樂的。」她的大部分作品也提醒讀者「不要捉錯字,不要捉文法」, 只希望各人細心欣賞她的記錄,「這些也是我成長時的精彩回憶。」   鼓勵兒童體驗式學習   溥仁小學校長余詩慧指出,學校一直重視學生創作的機會,從蕙蕎的作品看到孩子的好奇心,校方也時常從教學中給予學生觀察與探索的機會,例如蕙蕎曾參與活化社區的壁畫創作,在繪畫前先認識社區,有助提升創作靈感。   本年蕙蕎在校方安排下,與手寫小巴牌工藝書法家麥錦生合作,創作一幅結合傳統工藝和藝術的「科技藝術NFT」作品,蕙蕎花上兩個月時間,負責畫下單車、柔道、乒乓球、劍擊及游泳的香港運動員。余校長說, 校外活動有助發掘兒童的潛能,「體驗式的學習活動,燃起學生的創作潛能。」   「我手繪我心」反映出蕙蕎的繪畫天份,她的母親經常鼓勵女兒多閱讀書籍,不論是中英文繪本圖書、中國神話,或是奇幻文學系列等她也喜歡。葉太表示,讓女兒自由發揮,「我只是幫助她整理內容,再寫成繪本,記下兒時經歷的珍貴回憶。」(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