昔日文章

進階搜尋
關鍵字
專欄
年份
期數
kjy01-20111204
400 400 專題報導
小學專題
2011.12.04
東涌天主教學校 捕捉蝶蹤 探索生命變化
 (本報專訪)蝴蝶像穿上彩衣的小姑娘,喜愛在花間翩翩起舞。香港雖是細小的城市,但現有記錄的蝴蝶品種,超過二百四十種,可算是觀蝶的小天堂。踏入深秋,天氣轉涼,本報記者趁著冬天來臨前,相約東涌天主教學校(中學部)三位愛蝶者生物科老師黃應昌及兩位中四學生周敏銳和黎皓晴,一同進入蝴蝶國,窺探大自然界生生不息,令人嘆為觀止的世界。 幼蟲成長:尊重小生命 在該校蝴蝶園,本報記者雖與長成的蝴蝶緣慳一面,卻親睹葉子上的蝴蝶幼蟲和蛹,數位初中生也到來一同探望幼蟲。蝴蝶成長的四個階段:卵、幼蟲、蛹、成蟲,稱為「完全變態」。黃老師指出:由於東涌獨特的地理環境,校舍靠近賞蝶勝地䃟頭,在該校發現的蝴蝶約有三十種,當中更有罕有品種,如紅鋸蛺蝶。蝴蝶的成長過程並不容易,自然界的天敵如小鳥、胡蜂、蜘蛛等,威脅蝴蝶的生存。 數年前,黃老師帶領周敏銳、黎皓晴和數位學生參與由綠色力量舉辦的「蝴蝶普查員」計劃,經過二十小時的理論和實習課,並遞交記錄所得的資料,他們都成為認可的蝴蝶普查員。三位受訪者坦言在參與計劃前,對蝴蝶認識不深。皓晴翻翻手中的蝴蝶圖鑑,說:「最初,我有點遲疑:香港現有二百四十多種蝴蝶,我怎能分辨呢?可是,當我愈能掌握辨認不同蝴蝶翅膀上的花紋的技巧,愈渴望認識更多,於是很用心研究呢!」該校學生曾受大埔環保會委託,定期到䃟頭進行蝴蝶普查,建立蝴蝶資料庫。 蝴蝶園中,種植了不同類型的植物。負責該校生物多樣性學會的黃老師細心介紹:「我們除了定期記錄蝴蝶的數量和品種外,也剛剛重新修復蝴蝶園,種植合適的植物吸引蝴蝶產卵,及提供食物給幼蟲和成蟲。生物多樣性學會原為生態保育組,主要負責蝴蝶保育,但我們進行蝴蝶普查時,發現校園內還有其他的小生物,如蜜蜂、小鳥、變色樹蜥等。我十分鼓勵學生關注大自然中生物多樣性的特質,愛護小生物,尊重和珍惜生命。」 成蟲展翅:體會生命力 十月中旬,敏銳和皓晴參加「鳳園蝴蝶嘉年華2011」,擔任生態導賞員,為參觀者介紹蝴蝶生態及環境保育。到來參觀的人士,攜老帶幼,敏銳興奮地說:「我們負責定點導賞,為公眾介紹植物與蝴蝶的關係。藉此我增加對燕鳳蝶的認識,燕鳳蝶更成了我的心頭愛。」透過認識蝴蝶,兩位學生對大自然產生了好奇心,皓晴說:「在導賞中,我認識了更多蜜源植物。遠足時,我細心留意植物,活學活用。我最喜愛的蝴蝶品種是翠藍眼蛺蝶,在欣賞蝴蝶時,愛屋及烏,我也觀察蜜蜂、蜻蜓。」 大自然中,生物的生存之道,各有特色。看到蝴蝶生長的過程,黃老師自言大開眼界,深受感動:「生物的生命週期的變化,讓我體會生命的意義。蝴蝶的形態,千變萬化,我曾在屯門龍鼓灘看到自己最心愛的紅鋸蛺蝶,我雖不是信徒,但看著這隻蝴蝶,自然地發自心底由衷地讚嘆造物主的偉大!」 黃老師指出香港觀蝶地點現時有十多處,他曾在一個暑期期間,到訪龍鼓灘觀蝶二十次。一年後,他重返那兒,發現原有的植物被清除,環境改變導致蝴蝶的數量減少,他惋惜地說:「人類的行為改變大自然生態,港珠澳大橋即將施行長期的龐大工程,我擔憂蝴蝶最常出現的地點受影響,如䃟頭、黃龍坑等。」鍾情蝴蝶的黃老師現為鳳園管理委員會委員,他說:「為小學生來說,蝴蝶保育的概念比較深奧。我認為應讓小朋友多認識常見生物的特徵,灌輸珍惜大自然和生物的正確觀念,這也能達到生態保育的目的。」(仨) 萬王之王 【黃玉嬋】 「因為我餓了,你們給了我吃的;我渴了,你們給了我喝的⋯⋯凡你們對我這些最小兄弟中的一個所做的,就是對我做的。」(瑪竇福音25:35-40)基督普世君王節讀經記載了這個比喻,它提醒我們耶穌基督原來也是一位愛微服出巡的君王,祂經常以最卑微的姿態在週遭出現;如果我們接受耶穌基督成為我們的君王,便該以愛德及服務為祂作出見證。 本學年,筆者於一所曾被內地駐校語文老師以〈夕陽依然燦爛〉為題,撰文投稿至《喜樂少年》以表惋惜之情的學校工作。三個月以來,深深感受到這兒的老師確是活出了基督君王的寶訓,身體力行,以愛德及服務見證了祂的真理。究竟落日彩霞有多美?它如何美?現場實景總比相片錄像來得真切。這兒的關愛氛圍教人心動,老師明白同學心底的願望是希望家人為自己開一次生日會,在準備生日會方面更是別出心裁。今年除了唱生日歌及送生日禮物外,還為每月的生日之星製作了一個動畫片段,他們或化身為小王子,或化身為小公主,當看見自己的可愛造型在熒幕上出現時,大家無不歡欣雀躍! 這兒也會為相同月份生日的教職員,集體慶祝生日。這個月,只有這位到任不久的校長生日,生日前夕適逢是旅行日,老師們竟然千里迢迢把生日蛋糕從鴨脷洲運送至西貢。對於一位新成員來說,關顧之情特別教人窩心。此外,老師為旅行日準備的食物亦特別豐富,並不是為慶祝生日,而是為了可以讓同學有機會大快朵頤。那些被邀請來幫個忙進食的同學,果然吃得十分痛快。老師看在眼裡,同樣開心,好一幅扣人心弦的圖畫;若非置身其中,絕不會感受到眼前的圖畫是如何巧奪天工!  這兒下課後沒有自費活動,因為同學負擔不來,然而這並不代表同學沒有機會參與一些由專業導師教授的興趣項目。學校推行「一生一體藝」,利用「學校發展津貼」的撥款聘請專業導師帶領課外活動,每年學期末更會為同學在社區會堂籌辦才藝匯演,讓同學展示學習成果,讓他們的努力得到肯定。下課後沒有自費活動,操場上確是比較寧靜,然而教員室內外卻是充滿讀書聲,因為老師邀請了同學留下來進行個別輔導。 雖然校舍沒有懸掛任何關愛校園的獎章,然而老師的愛護與關懷早已溢於言語、表於行動。最近教區教育事務主教代表助理葉成標先生曾探訪學校,除了跟老師和同學見面外,也曾跟家長見面。言談間,大家異口同聲表示欣賞這兒老師對同學的關顧,而前家教會主席周太亦為座上客,她所有子女均在這校畢業,她慨歎這兒的硬件雖然比新落成的學校遜色,但軟件及人情味絕對比很多學校優勝,對於學校將要結束,只是感到可惜與無奈! 面對結校,兩年內老師會陸續離開。但我相信他們仍然會持守基督君王的良善心謙,用「愛」教化孩子。願天主繼續降福他們的努力,願一幅一幅用愛心繪製的圖畫,繼續在不同的角落展現,感染更多的人與基督君王同行,為天主的救恩工程奉獻自己,燃亮生命! 作者為 鴨脷洲聖伯多祿天主教小學校長
kjy12a-20111204_1
Great Books for Children Teenagers 網絡時代,通識閱讀
2011.12.04
聖誕禮物,給孩子最好的!
聖誕節將臨,大家自然會想起聖誕禮物。
然而,父母與子女,份屬一家人,還要講究送甚麼禮物嗎?若問西方人,答案是「yes」。不但如此,據美國維珍尼亞大學Theodore Carload的研究:對於禮物,還有兩點有趣的發現:
其一、美國人的禮物來源,主要份額原來來自核心家庭(nuclear family),即父母和子女等直系親屬。惟份屬至親,互送禮物,卻不指望等量回報。
擴及延伸家庭(extended family)成員,即叔伯姑嫂、表親兄妹,送禮價值份量大減,只與送給學校老師或生意客戶相若。
其二、朋友之間互送聖誕禮物,禮尚往來。來而不往,不但友情減退,甚至會導致友誼終結。
每年聖誕送甚麼禮物給孩子?對扮演聖誕老人角色的西方父母而言,並非小事。終其一生,送孩子甚麼禮物,尤其是頭等大事。茲舉一例,頗有啟發,可供參考。
十九世紀的教育哲學家史賓塞(Herbert Spencer),在他出生的偏遠小鎮教堂裡演講,有鎮上的鐵匠問他:「像我們這樣的小人物,能把孩子教育成甚麼大人物?能送甚麼大禮物給小孩?」
史賓塞因此把演講的主題,改為「給孩子最好的」。他說:
「孩子的生命才剛剛開始,在這個千變萬化的社會中,也許我們不會再有甚麼機會了,但孩子們會有。就如你吧,也許你這一輩子都在鎮上打鐵。但你堅韌不拔、細心、熱情,又有小創意,如果把這點小小禮物給你的孩子,他將來可能會用來從事一件偉大的、對人類有益的事情。
我們終其一生,也許不會累積太多的財產,也沒有甚麼名望,但每個父母都透過生活,累積了一些好的經驗和品行,把這一點點留給孩子吧,他們會用新的生命去放大,發出光芒。」
史賓塞在二十世紀初出版了其半自傳式扎記《史賓塞的快樂教育》(Herbert Spencer:Essays on Education)後,美國教育界根據其教育思想全面改革大、中、小學課程,影響深遠。
當然每個做父母的未必有時間,把自己的人生經驗和心得梳理,告訴孩子;也不用單在聖誕節進行,借助優質童書,未嘗不是捷徑。蓋童書作者往往把自己的價值觀和人生體驗融入作品,家長如果選擇與自己理念相近的童書,送給孩子作為聖誕禮物,也是一件美事。 Frog and Toad series
《青蛙和蛤蟆》系列共有四集,其中兩集分獲凱迪克和紐伯獎傑出童書獎,青蛙和蛤蟆不算是小童,而是充滿孩子氣的大人。青蛙較年長,性格活躍,明白事理;蛤蟆較年輕,舉止緩慢,善良但不很聰明。
故事有快樂和幽默的主題;動物角色之間有高貴的友情,一一躍然紙上。
許樂靖同學翻譯推介了Frog and Toad All Year中Christmas Eve一章,友情閃耀和節日歡慶共融,值得一讀。
George and Martha series
《喬治與瑪花》系列共有七集。故事主人翁是兩隻可愛的河馬,故事散發出單純而深刻的幽默,圖畫以簡單點線混和樸素顏色,清新淳樸。
林晉慧同學翻譯推介了George and Martha中的兩個小故事,值得一讀。
kjy13b_20111113
icon16
潮流無極限
2011.11.13
未完成的樂章--舒伯特的第十二號絃樂四重奏
  長久以來,作曲家的創作手稿都是音樂歷史研究的重要線索。因為古典作曲家已不在世,現今學者為推斷作曲家創作特定歌曲時候的動機,都會倚靠研究手稿、作曲家日記、書信往來等第一首資料(Primary Sources)。例如研究奧地利古典派作曲家舒伯特(1797-1828)的作品時,學者都會根據當時舒伯特寫作目的,如為誰創作,及透過其與友人間書信往來,重組特定歌曲於配器、速度等方面的真正演繹(authentic performance)。尤其是一些於作曲家在生時仍未出版甚至首演的音樂,學者都很費勁去了解作曲家創作理念,務求能給與觀眾「真正」演出。 未完成的絃樂四重奏與交響曲 舒伯特的音樂經常成為被研究對象,主要因為他有部份作品於創作過程中「半途而廢」,留下一堆未完成手稿。如第十二號絃樂四重奏,只有一個完成樂章,及第二個樂章首四十小節。當時普遍絃樂四重奏作品都為四個樂章,並以富對比性的速度編排:快 – 慢 – 舞曲 – 快(或更快的終章)。舒伯特於一八二○年動筆,雖然從未完成整套作品,但第一樂章裡強烈的調性對比,及脫離傳統的結構與佈局,使此樂章成為第十二號絃樂四重奏惟一樂章,並於他死後三十九年於維也納首演。 他另外一首廣為人知的未完成作品 – B小調第八交響曲,始寫於一八二二年。當中只完成了第一及二樂章,還有一個詼諧版樂章的鋼琴草稿。以前大部份作曲家於編寫大型管絃作品時,都習慣先用鋼琴版作藍圖,其後再配管絃器化(orchestration)。所以,後來有些音樂家及於紀念舒伯特的音樂活動中,把舒伯特未完成的部份,以其風格續寫,可見他的吸引力於逝世後,仍存在於古典音樂界別中。 流傳後世的經典創作 素有藝術歌曲王子稱號的舒伯特,於短暫生命中創作超過六百首藝術歌曲。他十七歲開始作曲,至三十一歲離開人間,平均每年創作約四十首聲樂作品。此數目仍未把他其他樂器作品計算在內。雖然有大量靈感實現於音樂創作上,而且作品均展現無比的藝術性,可是他在世時的音樂履歷並不如意。他曾失意於申請教堂音樂總監職位,畢業後到父親任教的學校當老師。當時十七歲的舒伯特主要負責教導校內幼年學童。其藝術歌曲亦主要為友人創作,及於自己的社交圈子內流傳,所以生活並不算太充裕。舒伯特逝世後,他的作品日漸流行,並成為古典音樂中殿堂級音樂。    
kjy01_20111030
400 400 專題報導
小學專題
2011.10.28
專訪聖像師黄永權 天國之窗 開啟靈性心目
  生活中的點點滴滴,編織成美妙的生命故事。從十歲生日開始,黃永權每年收到姊姊送贈的畫紙簿,自此,他常常執筆隨手繪畫,逐漸培養繪畫的興趣;至今,繪畫已成為他生命中不可或缺的部份,甚至引領他遠赴意大利,在異地的生活旅程中認識了天主,成為聖像畫師(Iconographer)。   (本報專題)自小熱愛繪畫的黃永權(Lino Wong),少年時沒有正式學習繪畫;踏入中學階段,他對繪畫的興趣有增無減。大學時期,他選修建築系,在學習建築史中,接觸意大利的宏偉建築物,夢想將來能到意大利留學。一九九一年初,他隻身遠赴意大利,展開人生新階段。 

看得見的祈禱 
意大利的佛羅倫斯,充滿藝術氣氛。翌年,黃永權入讀佛羅倫斯美術學院,面對完全陌生的環境,開始思考人生:「留學時,我找不到合適的住所,經朋友介紹認識了一位當地神父,幸得這位神父收留我,這真是天主的奇妙安排!神父十分仁慈,他接納不同處境的人居住在他的宿舍。在聖堂,我接觸其他神父和修女,他們身上所散發的喜樂感動了我,於是,我決定認識天主教,並於一九九四年領洗成為教友。」修女們得悉黃永權修讀美術,便請他幫忙繪畫宗教畫及裝飾祭台,後來,一位神父借了一本關於聖像畫的書籍給黃永權,吸引他踏上寫聖像畫的旅程。 
Icon(聖像畫)一字,源自希臘文的Eikon,有肖像之意。聖像畫猶如天國的窗,在祈禱和默想中帶領人走向天國。黃永權形容寫聖像畫如靈修退省,他感恩地說:「每次,我寫聖像畫時,我感到天主的臨在,好像祂用手握著我的手寫聖像畫。當我看到完成的作品,我更驚訝萬分:我怎能寫出這樣的聖像畫?」聖像畫不是畫師的個人創作,而是遵循聖像畫學術傳統而完成。黃永權笑說:「最初認識聖像畫時,我也在想:重複寫聖像畫,不會很沉悶嗎?後來,我發現每一次寫聖像畫的經驗都十分獨特。就如這次展覽中,我分別寫了聖伯多祿和聖保祿,這已是我第三次寫;但當我完成後,看到畫中的色彩變化和線條,都比以往的作品豐富,我更重新發現畫裡的細節。」 

真善美的天主 
認真的學習態度能感動身邊的人,黃永權曾於二○○三至○六年間三次拜師學習聖像畫,最末一次更親身前往希臘東正教修道院,請求修士教授他寫傳統聖像畫的技巧。他難忘這次的經驗:「為了與修士溝通,我花了兩年時間學習希臘語。這位東正教修士啟發了我,現在我仍與他聯絡。」今年十月,他首次在香港舉行聖像畫展覽,這個新開始令黃永權興奮不已,他說:「我希望讓多些人認識聖像畫,不論是教友或非教友,這都是美好的經驗。」 
談到繪畫宗教畫,黃永權提醒青少年認真的態度十分重要,上色和繪畫線條不能馬虎;畫作整潔能給人良好的印象,構圖愈是簡單,帶出的信息便愈強。此外,畫中人的容貌和眼神都能說故事。是次分別於香港及九龍兩地舉行的展覽,名為「主降人間——美蔭天下」。黃偉權認為天主的真善美觸動人心,成年人應學習兒童,以純真的心接納事物,欣賞藝術亦出於同一道理。(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