昔日文章

進階搜尋
關鍵字
專欄
年份
期數
kjy13_20221019a f
400 400 醫社同心 2
醫社同心
2022.10.16
特殊教育需要
每年學校新學年開始後不久,都會收到很多電話和電郵查詢,就是有關學校學生在學習上的問題。大部分的這些查詢,都是來自小學生的家長,也有些是來自學校社工或教師,他們都會詢問學生在學習上遇到困難之有關事情,懷疑他們背後有些未被診斷的情況,在沒有處理下影響學習,希望讓他們接受評估,深入了解學習障礙背後的原因, 讓他們能夠適時接受介入及治療,另外診斷也為家長和學校提供詳細資料,讓學校能夠好好處理學生的學習問題,為學生預早制定個人化的教育計劃,為他們的特殊教育需要提供課程上的調適,使他們能夠獲得合適的資源,減少問題為學習帶來的困難和挫折。   常見特殊教育需要( S p e c i a l Educational Needs, SEN)的其中一個重要原因,是發展障礙,例子包括智力障礙、自閉症譜系障礙、專注力不足過度活躍症、讀寫障礙等。除了發展障礙之外,假如學生患有精神病或情緒病,導致影響學習的能力和表現,也可被視為有特殊教育需要。以上的發展障礙問題和精神心理問題,有不同程度之分,情況較輕微的,可能仍然能夠應付基本的學習需要,但假如情況嚴重,或有多重障礙,學生的學習能力便會大受影響。   經過評估和診斷後,學生需要接受相關的治療。有些家長猶豫是否讓學生見醫生和接受評估,因為他們可能以為得到診斷等於需要接受藥物治療,其實這是一種誤解。有時候,家長又害怕學生得到診斷後可能會被其他同學標籤、歧視或排擠,所以寧願用其他方式處理目前學習的問題,例如不斷安排補習,以補足成績上的問題。假如學生的問題明顯或嚴重,他們需要來自學校一定程度的調適,才能全面地處理問題,希望家長不會對安排學生進行評估有太多憂慮。有些發展障礙和精神心理問題,愈早診斷和介入會較理想,假如延誤了診斷和治療,可能對學生有更差的後果。 重點: 1. 常見特殊教育需要(Special Educational Needs, SEN)的其中一個重要原因,是發展障礙,例子包括智力障礙、自閉症譜系障礙、專注力不足過度活躍症、讀寫障礙等。 2. 除了發展障礙之外,假如學生患有精神病或情緒病,導致影響學習的能力和表現, 也可被視為有特殊教育需要。 3. 假如學生的問題明顯或嚴重,他們需要來自學校一定程度的調適,才能全面地處理問題,希望家長不會對安排學生進行評估有太多憂慮。
kjy13b_20220605_fade
400 400特殊
特殊教育
2022.06.05
試味套餐 參與不同藝術活動
明愛樂恩學校為初中學生提供「試味套餐」,這套餐並不是讓學生品嚐食物,而是讓學生體驗六種科藝學科,包括道具、化妝、服飾設計、舞台設計、攝錄及音效,彭嘉瑛老師說:「這讓學生由淺入深地接觸不同課程,鼓勵他們發展自己的興趣。」   學校由2019年開始與誇啦啦藝術集匯合作,參加了由香港賽馬會所舉辦的「群藝群動」計劃,以藝術教育課程,與有特殊教育需要的學生展開對話。這個計劃的活動包括文化日、教師持續發展工作坊、AFTEC Lab 等,目標是擴闊教師和學生的藝術視野,幫助學生了解自己及發展潛能。   彭老師表示,為向高中學生在生涯規劃上,提供支援及開拓方向,所以高中的設計課程中,特別讓學生有機會進一步學習服裝設計、化妝和髮型設計等同學較有興趣的課程。當學生發現自己對其中一方面, 例如化妝或服裝設計有興趣,社工及生涯規劃組的老師,便會為她們安排報讀相關的短期課程,讓學生深入了解該項目,為學生的未來作規劃。   「學生在第一年對計劃比較抗拒,但第二年已開始習慣,第三年更開始期待導師為她們帶來的驚喜。」彭老師指出,活動幫助學生從不同角度欣賞「美」,亦促使學校開展更多藝術課程。此外,老師也成功與學生向探索未來的發展方向,更有學生向彭老師表示希望將來成為一位化妝師呢!   •明愛樂恩學校之二  
kjy07_20220213_s
400400體藝傳情jpg
體藝傳情_中學
2022.02.11
自信擲出新目「鏢」元朗天主教中學 飛鏢運動員盧采喬
飛鏢運動不僅要求運動員全神貫注,眼界要準,更講求全身肌肉的運用,才能一擊即中。」自中一起已加入學校飛鏢隊的盧采喬解釋。只見她凝神屏息, 瞄準鏢靶的正中心,徐徐地將飛標擲出,正中紅心。 采喬身型嬌小,文靜有禮,單看外表絕對看不出她是一名體育「發燒友」,她除了擲飛鏢外,亦是學校田徑隊成員,也參與學界鉛球及跑步賽事。采喬耐心地介紹飛鏢運動及她的「武器」時,眼神充滿光采。采喬就讀的元朗天主教中學(元天)是全港首間設立飛鏢校隊的學校,最初是給有特殊教育需要的學生訓練專注力及身體協調,隊伍首次出賽便奪得亞軍,遂決定將這項運動推廣至全校。采喬的擲鏢潛質在中一時被老師發掘,更成為隊內首名女隊員。 將失敗轉化成動力 采喬接受了幾個月訓練後,表現逐漸穩定,學校決定派她出席一年一度由亞洲飛鏢協會舉辦的賽事。當時她被編配跟最強的隊伍—— 上海隊同組。她說:「上海隊富有經驗,經常能把飛鏢擲向紅心。」在對手強勁的攻勢下,首次出賽的采喬變得緊張,未能發揮平日的水準,最終落敗,更導致情緒低落,跌入低谷。幸好在隊友悉心陪伴下重新出發,從谷底中走出來。她形容隊友是「家人」,彼此無所不談。 努力讀書 回饋學校栽培 疫情前,學校提供每星期一次專業指導,采喬和隊友都會自發地在午膳時間加操, 希望獲得更多經驗。疫情後為追趕進度,學校亦為她和精英隊的隊友提供額外一天特訓。學校提供豐富的資源,例如飛鏢,服裝及學費,更添置飛鏢機,減輕她的經濟負擔之餘,亦讓隊員更熟悉比賽環境。采喬笑言: 「我們以自律作回報,努力讀書及準時交功課!」她表示,從飛鏢學懂堅毅精神,做功課時即使面對難題,仍然會努力嘗試解決。 加強訓練 「飛」出香港 采喬曾獲學校資助參與台灣交流團,得到中華臺北飛鏢總會的洪國峻會長親自指導,技巧突飛猛進。終於在2019年台灣香港中學飛鏢交流賽勇奪雙人賽第五名,個人賽第五名及團體賽季軍,成功擺脫首次比賽的陰影。其後在香港各項比賽皆贏得獎項。因著疫情關係,近兩年的台灣和日本交流團均未能成行。學校去年亦與台灣高中進行線上聯校比賽,獲得團體亞軍及個人亞軍,更成功擊敗台灣當地排名第一的女選手,被冠以「女殺手」的稱號!她在交流團中結交到不少志同道合的台灣朋友,回港後繼續在社交媒體上作飛鏢交流。  家人同心齊支持 采喬的家人非常支持她發展飛鏢運動。她說當家人知道她受訪時,立刻協助她,把所有獎牌運送到學校。家人亦為她購置按摩槍,放鬆繃緊的肌肉;當疫情嚴峻以至未能在場館進行訓練時,家人更為采喬購買家用飛鏢板,讓她在家中亦能繼續練習。 成為飛鏢的鹽與光 采喬身為元天的飛鏢運動員,一直銘記校訓「地鹽世光」的精神,致力推廣飛鏢運動。她憶述最難忘的事情:一次小學生到元天參觀,她向小朋友分享學習飛鏢的經歷, 及後有一名家長向她說,她的經歷令兒子對學習飛鏢產生興趣,讓她感到十分滿足。她表示,中學畢業後仍然會繼續堅持參與擲飛鏢運動,並期望將來能像前歌手梁雨恩一樣,可以成為一名頂尖的專業飛鏢運動員。(盧)      捐款支持公教報  http://kkp.org.hk/donation  
kjy13a_20211003_s
400 400 醫社同心 2
醫社同心
2021.10.01
如何處理學生的精神問題
如何處理學生的精神問題 精神問題不只會出現在成年人身上,也可在小學生或中學生身上發生。較常發生在小學生和中學生的精神問題,就是焦慮。每個人都有機會感到焦慮,特別在面對一些壓力大而自己未能妥善處理的情況時,焦慮情緒更容易出現,而且程度也可更嚴重。每年開學的時間,學生經過暑假後可能感到難以適應學習的安排,有些更感到功課太多而難以完成,因而產生焦慮症狀。另一個常見出現焦慮的情緒反應,就是測驗考試的時候,這往往對學生構成一定程度的壓力,使焦慮問題明顯化。 除了焦慮外,另一可能出現在學生的精神問題,就是情緒抑鬱。在面對重大的壓力時,學生可能出現負面的想法,他們的情緒也可能轉差,情緒持續低落,會影響學習和生活的其他方面。在情緒低落下,學生的想法和行為也會受到負面情緒的影響而有所改變, 有些情緒低落的學生, 可能出現輕生的想法,甚至付諸行動,使生命受到威脅。也有一些學生可出現自傷的行為,較常見的是割手行為,這實在令家長和教師感到十分徬徨擔憂。 假如在學生身上出現焦慮或情緒低落, 家長或教師可開始進行緊密監察,觀察這兩種情況的持續性和嚴重性,以及有沒有影響學生生活上的不同方面。另一方面,家長或教師需要定期作出風險評估,留意學生有沒有出現傷害自己的行為或自殺的想法、計劃和行動。有些學生因為焦慮或情緒抑鬱而未能返學校上課,這已是一種明顯的行為,反映情緒問題已經對生活構成影響。每間學校都有社工和負責特殊教育需要的教師,家長可向他們求助,另一方面,也可安排學生見輔導員、臨床心理學家或精神科醫生,盡快作出專業的評估和治療。 作為家長或教師,需要緊記焦慮和情緒抑鬱,並不是學生懶惰或懦弱不堅強的表現,需要明白這可能是學生自己未能調節的情緒反應,他們實在需要專業上的協助。因此家長或教師需要向學生表現同理心和支持,跟他們一起面對情緒上的漩渦。 重點:  1. 精神問題不只會出現在成年人身上,也可在小學生或中學生身上發生。 2. 較常發生在小學生和中學生的精神問題, 就是焦慮和情緒抑鬱。 3. 需要緊記焦慮和情緒抑鬱並不是學生懶惰或懦弱不堅強的表現,需要明白這可能是學生自己未能調節的情緒反應,需要專業人士的介入。      捐款支持公教報  http://kkp.org.hk/don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