昔日文章

進階搜尋
關鍵字
專欄
年份
期數
kjy11b_20181104s
MAMA
媽媽,為甚麼?
2018.11.02
煉靈月
kjy01_20180318s
400 400 專題報導
小學專題
2018.03.17
”我是一位 天主教墳場主管“ 四旬期,讓我們認識一個 同時接近死亡與復活 的地方……
墳墓,是埋葬死者的地方,但信靠天主的人,會看出它背後所帶出的意思是復活永生的希望。在這四旬期,讓我們默想耶穌從榮進耶路撒冷、受審判、被釘、埋葬以至復活的情景——耶穌於墳墓被埋葬,亦是在那裡,耶穌基督復活——他透過死亡去完成救世工程,給我們作了永生的許諾。 據教區推算,截至2017年八月底,居港天主教徒人數約六十萬一千人,每年有數千教徒領洗,每天亦有為數不少的教徒離世。在這四旬期內,教會召喚我們偕同基督一同踏上復活旅程⋯⋯且讓我們聽聽現職柴灣歌連臣角天主教聖十字架墳場主管劉慧瑩(Jory)的分享。  (本報專題)2014年,是Jory領洗的年份,也是她入職長沙灣天主教聖辣法厄爾墳場任副主管的年份。她認為是巧合:「之前轉了幾份工,但一直做不到心中最想做的行業,只能不斷摸索。」她希望找一份不用輪班、能返聖堂彌撒的工作,便祈禱把意願交託給天主。就在領洗前,她無意間找到這份工作,便詢問導師及神父的意見,「我當時仍未領洗,但他們都認為是很有意義的工作,鼓勵我一試」。她更於去年十一月升任天主教聖十字架墳場主管。 她的工作除了在辦事處處理文職及詢問事宜外,亦需要到墳地工作,例如監察執骨(將已土葬的骨殖撿執)、落葬及處理墳地工程,「我認為我的工作對幫助亡者家屬過渡哀傷期及協助安葬先人擔當了重要角色」。 Jory長得不高,她笑言這身型在墳場穿插很適合,不停的走動亦令她的身體較以前健康。這份工作不需要很高學歷,最重要是不要怕。她憶起入職前一晚睡得不好,直至在長沙灣俯瞰整個墳場後,便再沒有恐懼,「老一輩說做這行一定要知、要見、要感受, 如果我接受不了挑戰,便不適合做這份工作。」她第一次監察執骨時,遺體仍未完全腐化,感覺很難受、很臭,「但那夜我睡得很好,沒有發惡夢」。 由領洗至找到與信仰有關的工作,並有膽量及信心去做;而以往任顧客服務的經驗亦助她勝任這份工作,她都相信是一份恩寵。 期待復活一刻 Jory最近要打理骨屋(所有無人認領骨殖所放置的地方),感慨當中有部份是嬰兒遺骸,「要是到墳場探望親友,可以去骨屋為這些已被遺忘的亡者作深切祈禱」。最令她深刻的是一次打理骨屋時,聽到背後有母親對女兒說:「你每次來墳場都要為他們祈禱, 因為他們全是我們的兄弟姊妹。」這令Jory十分感動,「特別為煉靈而祈禱,是很有意義的行動」。 現在正值四旬期,她提到有神父講道時指出每個人真正的復活節是死去以後,所以我們一生都在經歷四旬期,都要遵守四旬期的精神;而為她的工作來說也沒有節期之分,「在墳場裡就是天天面對死亡」。不過,聖經教導要常存信望愛三德,她期待復活的一天,認為死亡與復活有很大關連。曾有教徒「白頭人送黑頭人」, 帶著兒子的骨灰買位,但臉上沒有哀傷,還說:「兒子只是返回天家。」她認為這對父母很厲害,擁有極大信德相信兒子能返天家。於她而言,人世間亦只是一個過程,「大聖人可以上天堂,我們就在煉獄期待復活」。 信仰及福傳 現在,她無論在工作或信仰方面,也投放很多時間服務教會,如參加善會,期望積福於天, 為爸爸健康祈禱。工作時,她常常邊上山邊祈禱,有時會念玫瑰經,或是唱歌給亡者聽,「我服務幾萬亡靈,而諸聖相通功內這幾萬亡靈也為我祈禱,反而是我有得著」。祈禱為她來說十分重要,就讀基督教中學的她從中學起已一直禱告,那時只是有困難時才會祈求,但現在學會感恩,每事感謝,「上山時天陰,我亦會感謝天主」。 「很多朋友說我平時活潑開朗,不似在墳場工作。」但她認為這是天主特意放她於這位置,藉她將信仰的喜樂、對死亡看法的平和及愛帶給所有人, 「同事指我來了以後,工作環境有所改變。我感覺天主給我很大責任,但這責任不重」。 陳志明副主教曾跟他們說,這份工作不只提供服務,還可作信仰福傳。她會以壁報作福傳,例如釘上《公教報》的神父講道及廣告,「祈禱會廣告或許能吸引較少回聖堂的信徒」。而有機會幫助已亡家人處理傷痛的事,甚至靠著分享過往經驗、慕道班所學道理等跟他們作福傳,驅使他們重返聖堂,更令她感到欣慰及平安。 當然,工作上會面對很多困難,有些人會不明白天主教墳場是有規則的,Jory苦笑說她只是執行工作的人,希望教徒體諒。「他們最常質問我是不是教徒,怎麼沒有愛德?」她笑言同事間只能互相鼓勵及安慰,亦會寬恕及嘗試明白已亡親屬的感受。她提到有些入職十數年的同事曾表示有教徒認為這份工作很低微:「我不認同,這份工作很重要,家屬放先人在我們這裡看管,是否值得尊重?」 秘密武器 墳場小聖堂是個很有意義的地方, 差不多每日都有亡者彌撒,  是人世間最後送別的地方, 所以她認為很神聖, 每次經過都會祈禱。
kjy10_20161211s
icon19
青苗天地
2016.12.10
青苗天地 2016.12.11
煉靈月有感 黃珮珊 嘉諾撒培德書院 六丁 人生總會遇到大大小小的難題和挑戰。從小,師長教導我們,要勇敢地面對生命中的各種考驗,一直以來我也相信的,直至最近祖母因胰臟炎而入院,令我開始有所動搖。 樂觀的祖母一天一天被病魔折磨而失去笑容,令我十分擔憂。我想:既然天主能掌控一切,為甚麼祂不讓人脫離一切痛苦而活在幸福之中呢?其實,我很害怕,我怕祖母會永遠離開我,我怕面對死亡。 我跟父親訴說我的憂慮和恐懼。父親安慰說,每個人總有面對死亡的時刻,但生命是天主白白地送給人的禮物,是不會收回的。有人認為死亡是天主收回禮物,然而,死亡卻是人回家而已;要體會死亡不是天主收回禮物,我們對祂需要有一份信德。以信德的眼光看那超越現世的生命,在主內懷有希望、力量和平安。 既然人出生,生命是一份禮物。那麼人死亡、得永生,不是一份更大的禮物嗎?人出生, 生在家庭,有世間的父母迎接,很幸福。人死亡,生於天國,有天父、聖母、聖人、天使迎接,不是更幸福嗎?  煉靈月是禮儀年曆中的最後一個月,既提醒人紀念已亡的親友,又教人反思生命的意義。幸運地,祖母能踏上康復之路,這件事令我更珍惜跟祖母相處的時間,原來死亡並非遙不可及的事,我要更善用天主恩賜的生命去生活。 我在明愛胡振中中學的日子 李紫恩 明愛胡振中中學 六乙 不知不覺在明愛胡振中中學快要走過三年的日子了!離開校園生活超過七年的我,從沒想過再有機會重過中學生活。我當時因為健康問題,很長時間留在醫院裡,康復後雖然曾經嘗試報讀學校,但都沒有被取錄,最後只好工作了。 工作期間,我深明自己學歷太低。雖然有人鼓勵我讀夜校,但因為成績不佳, 底子太差,恐怕在夜校也只是浪費時間和金錢。心裡曾響起幾把聲音叫我報讀不同的課程,但又因為信心不足,最終作罷。 某次工作期間,姑娘致電給我,說是明愛舉辦了「回校計劃」,讓早年失學的人有機會重返校園。雖然我明白缺少高中學歷,令我有很多想做的工作也做不來, 但這個突如其來的消息,確實需要深思熟慮,畢竟還有其他事情要擔憂。首當其衝自然是工作多年以後,我還能適應中學生活嗎?我深怕自己無法守規,很快便被學校趕出來。 經過一連串的傾談與思量,最後我都報名了。開學的第一天,一切竟來得相當順利。學校為我們設立了年長生的班別, 容許我們晚一點上學,逐漸適應學校的環境和節奏。由於重讀生的年紀都很相近, 大家很快就熟絡起來了。接著經過兩個多月的適應後,學校安排我們由中三升上中四,正式成為一個中學生。當時我確實有點擔心,中三那時老師對我們都特別照顧,但中四那位班主任盧老師看來相當兇惡,她會不會責罵我,然後我又要離開校園呢? 幸好,盧老師的要求我都能夠達到, 她對班上每一位同學也十分照顧。儘管我的年紀稍長,但也很快融入這一班裡。其他老師亦相當尊重學生的特質,給予我們很大的空間。升上中四以後,課堂內容對我而言頗為深奧,很多課程我都未能跟上。不過因為各科老師都很願意為我們補課,令我們最終也能追上課程。這裡的老師很有耐性,例如是數學科的歐陽老師,總會不厭其煩地運用不同方法教導我們,讓初中數學也不懂的我,逐漸重拾自信,數學科進步了不少。 這三年間,我非常感謝老師對我的包容和忍耐。我自問不是一個好脾氣的人, 有時發脾氣的時候,對老師不太尊重,但他們並沒有立即怪責我,還會耐心地了解我的情況,和我傾談。我很感恩這三年間得到的友誼和緣份。 雖然現在我的成績不算十分驕人,但我沒有放棄,也不會白費老師對我的教導。
kjy02_201211182
400 400 專題報導
小學專題
2012.11.18
煉靈月探索生與死 陳永超神父談寵物離世情
   忠心耿耿的小狗、機靈敏捷的貓咪、溫馴可愛的兔子 ……這些動物走進人類的家,成為我們家庭的一份子,彼此間建立了深厚的感情。無奈牠們的壽命較人類短,面對寵物離世,主人不情願分離卻又無可奈何,接受本報專訪的陳永超神父也有類似經驗。 到底我們心愛的寵物死後會否升天堂?死亡又是否生命的終結?就讓超神父為我們一一解答。      (本報專訪)「我小時候家中飼養了一頭唐狗,名叫『狗仔』,但其實牠是『狗女』」,這是超神父幽默的開場白, 「正因牠是一頭雌犬,牠會誕下狗寶寶、照顧牠們成長,為當時年幼的我也是一種生命教育。」後來他也有飼養過其他大大小小的動物:鴨子、小雞、魚、烏龜等,但另一次與動物的深刻接觸,則在他成為神父,在大埔聖母無玷之心堂區服務時發生。 從分離體會珍惜 他當時正考慮飼養一頭寵物,剛好有教友邀請他照顧一頭斑點狗。「本來是打算養小型犬的,但牠那時候只有一個多月大,傻頭傻腦、眼睛大大的,十分活潑可愛。看見牠,我的心情似乎也會變得開朗」,於是超神父便毅然負起照顧這頭小狗的責任。一人一狗共度六年的光陰,無奈因職責所在,超神父接受教區的安排,到另一堂區服務而面對分離。「和牠相處最深刻的經驗,便是和牠分離。新堂區沒有足夠的地方給牠活動,環境不適合牠,因此只能無奈放棄。」 他安排了小狗到明愛荔枝莊的營地生活,此後他們再沒有見面。「的確很捨不得」,面對與愛犬分離,知道以後再不能照顧牠、和牠一起生活、回家時再沒有牠熱情的歡迎,當時超神父甚至有點逃避。「我沒有再探望牠,因為我知道看見牠只會更捨不得,亦知道牠也跟我一樣。」但他仍非常關心愛犬, 他一直有從教友口中了解愛犬的現況,「牠起初跟該園的狗隻相處得不太愉快,但後來有愛狗的露營人士收養了牠,現在牠的生活環境和條件都不錯。」超神父補充:「最重要知道牠生活安穩。」 從死亡認識生命 超神父表示,從信仰的角度來看,和寵物相處可以經驗到天主創造的奇妙,「雖然牠們只是動物,但牠們能夠洞察和明白人的心情,譬如說主人心情不好時,牠們也會比較沉默。」既然動物和人也是天主的創造,哪麼是否有天我們能在天國與我們死去的寵物相遇?超神父強調,「我們該擔心的不在於牠們能不能進天堂,而是我們能不能進天堂。」他解釋動物與人不同,牠們沒有自由意志去抉擇行為,只是按照天性生活, 「所以動物不會做壞事,你或會說:『那頭獅子、那只鱷魚曾奪去人的性命!』但那只是牠們的天性,牠餓了便要吃,受威脅便要保護自己,牠不會懂得選擇這個是人、那只是小鳥等等。」超神父認為動物只是按天主的計劃生活,牠們自有天主恆常的照顧,「所以有一些說法是,牠們也可以在天堂。」 「但人的存在最為獨特,人與其他受造物有所分別。」超神父解釋,人擁有身體和靈魂,出生時兩者已結合,死後靈魂便會離開肉體。因人擁有自由意志,可以選擇做對的事、決定不做錯的事,所以只有人死後才有以下的狀況:生前行善避惡、順從耶穌基督的到天堂,行惡不行善的便會下地獄;所以我們該操心的,是自己死後的終向。 雖然知道喜愛的寵物在離開後自有天主好好照料,人總是難免傷心,而超神父認為面對的最佳方法,便是接受離別 。「沒有人、沒有動物植物可以存留到永遠,這是一項真理。但生命並非完結後便一無所有,在動物的後代、甚至植物的種子身上,我們看見生命的延續。」面對死亡,我們更要學懂珍惜、善待和尊重生命,這樣的態度更為積極。(澄)       死亡帶走寵物的生命,也帶走我們身邊親友的生命。超神父指出我們要接受自己的哀傷和掛念,也要認識自己將來的死亡。他補充:「你不能再聽到亡者的聲音,也不能再接觸他們;他們的確離開了我們的生活,但並不代表我們和他們的關係完全斷絕。」超神父解說,在祈禱中,我們透過信仰同一的天主,仍能與亡者有所聯繫。 教會將十一月定為煉靈月,為在煉獄的亡靈祈禱,「一些信友不是壞人,也沒有離棄天主,但因他們的信仰不完整,死後未能立刻進入天國,所以在另一個階段準備自己。」超神父續道:「教會將這個階段稱為煉獄,而當他們全心去愛和仰望天主時,他們便會得到進入天堂的恩寵。」他鼓勵小孩子偕同教會為亡者祈禱,配合天主的愛,祈求仁慈的天主賜予恩寵, 讓亡者早登天國。    哀傷時,超神父鼓勵小孩子祈禱:  「天主,求祢安撫我們的心靈,讓我們學懂珍惜生命, 更認識我們死後的永恆生命是來自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