昔日文章

進階搜尋
關鍵字
專欄
年份
期數
kjy14b_20210117_s
400400中學文章
中學文章
2021.01.15
喜樂中學 文章 2021.01.17
在很久以前,一位少年自歎得不到快樂,終日待在家中,無所事事。 他只會在缺錢時才外出,找母親拿點零錢,母親亦沒有多少錢能給他,即使每天替人洗衣服,賺來的,也不過是幾毛錢。即使如此,她仍甘心情願把全部積蓄交給了那少年,甚至向人借錢,讓兒子能免受飢寒之苦,亦因而欠下不少債務。 旁人說他冷血,他說這是自在。他找不到快樂,於是他決定請教別人。 他找了路上的一個小胖子,問道: 「怎樣才能得到快樂?」小胖子帶點激動地回答:「嚐盡人間美食!」 於是,他走回母親家,向母親要了三萬元,拿到了,便直奔出外,買來沿途街上所有餐廳內的美食,吃著吃著卻毫不享受,肚子都擠滿了,只覺痛苦。 旁人笑他無知,他說這是豪爽。 可他的內心始終知道,這不是快樂。 於是,他走進了教堂,向神父問道: 「怎樣才能得到快樂?」「少年你去找你的母親吧!」神父似乎知道些甚麼。 「不!她不能把快樂帶給我!」少年堅決地說。「少年,相信我吧!」神父帶點慈祥地說。 少年只好急忙跑回家,可這次卻不太順利了。母親被一羣討債的人追著,好不狼狽,少年見狀立刻衝了過去阻止了那羣人,與母親相擁而泣。 這次他找到了自己的快樂了,他知道努力工作,抵還債務,並讓母親安心,是自己的快樂。 旁人讚他成熟, 他說這只是本份。 少年終究長大了。 的確,人總會犯下不少的錯誤,但哪怕錯誤再大,只要懂得悔改,哪怕改變得再少,但不積跬步,何以至千里;不積小流,又何以成江海。即使是極微少的一件事也能帶你至千里,走向聖人的道路。 道俠行  喇沙書院  1G     捐款支持公教報  http://kkp.org.hk/donation
kjy01_20190922s
400 400 專題報導
小學專題
2019.09.20
視障人士電子模式學習 幫助視障學生融入校園
(本報專題)九月是莘莘學子回校上課的日子,能看見教師站在黑板前,拿著粉筆寫劃著一字一句,對一般學生平常不過。但對於視障的學生, 你曾否想過他們怎樣在課室裡學習呢?  為協助視力障礙、肢體殘障等閱讀障礙學生學習,香港失明人協進會開展了「賽馬會無障易學計劃」,幫助他們使用電子模式學習,以消除與一般學生的學習差異。在八月廿七日的成效發布會上, 協進會會長莊陳有便表示視障人士可透過資訊科技,擴闊學習領域;而讀屏軟件亦可以為視障人士以聲音報讀手機和電腦屏幕的內容,幫助他們融入校園生活。 讀屏軟件與點字書 讓失明者進入書本世界 嚴重低視力、於閩僑中學就讀中六的楊恩華,於中三時開始使用電子模式學習。他對本報說,使用讀屏軟件學習,較以往以手指觸摸點字書上不同符號來學習方便。點字書是失明人士使用的文字,讓他們透過觸摸紙上的凸點去閱讀。 「每個人的觸感不一樣,我觸感的速度則較慢。」恩華一分鐘可透過觸摸,閱讀二十多個字; 而有些失明人士則最快可以閱讀一百五十至二百字。因此,在平板電腦上配合讀屏軟件「NVDA」(Nonvisual Desktop Access)讀出文字,能提升他的閱讀速度。 恩華在本年開學,便把購買的教科書,交給香港失明人協進會使用認字軟件掃描,「中文字較易出錯,便需由人手校對」,他補充說,全失明人士未能看到圖片,所以機構亦會替圖片附加描述。 一集哈利波特 點字版變七卷 現就讀喇沙書院中三級的鄭旨軒說,使用讀屏軟件代替點字書,亦減輕了書包的重量。電子書都十分厚重,而且一本傳統印刷書本需分為多冊的點字書,他舉例說,在心光的圖書館中,「一整個書架放滿分成許多冊的牛津字典;第一集的哈利波特需轉譯為七卷點字版本。」 邊聽電子書 邊聽教師講課 鄭旨軒為中度視障人士,他每天都帶著一部平板電腦及手提電腦上學。在課堂上,旨軒會帶著一隻耳筒,聆聽電子書的聲音,另一隻耳朵聆聽著教師的講課,並放大平板電腦上的文字,「其他人是由眼睛跟著看書本上的字, 而我們是由手指跟著平板電腦上的文字掃」。 旨軒補充說,他們在電子課本上只需輸入關鍵字,便能在書本中尋找到需要的資料;並在文件上標註筆記及改動。而當他遇到不懂的文字時,能夠即時在電子課本上標記那個字,然後聆聽電子發音,在課餘時也能自學。 恩華說,以往「我們難以準時交功課給教師」,因為在未有電子課本的日子,若教師不懂得點字,學生在打字機打下答案後,需先交由機構把點字答案轉為印刷版,才交給教師批改。然後,教師再把批改後的功課交由機構轉為點字版本,才能成功交回學生手中;考試亦然。但恩華說,他現時能直接在電腦上寫功課,並電郵給教師,更直接方便。 團體培訓教師家長  幫助青少年克服困難 香港失明人協進會高級項目主任周家邦說,此計劃亦會向閱讀殘障人士、學生及其家長和教師,提供培訓及支援,教導他們使用讀屏軟件;及提升和研發相關的輔助工具。例如,該會便為上述NVDA讀屏軟件,開發附加軟件和加入新功能,製作適合香港用家的報讀中文的語音引擎。 周家邦指出,香港較少適合視障人士的無障礙電子書,「許多電子書是給人『看』的,NVDA無法讀出這些電子書的內容」,因此,該計劃為閱讀障礙人士製作無障礙的電子及觸覺教材,「除了教科書外,有些失明人士會帶一些課外讀物來轉換為電子書籍」。
kjy12a_20160508s
路上風景
2016.05.07
一切從閱讀開始
4月23日是世界閱讀日,亦是英國大文豪──偉大的詩人和劇作家莎士比亞(1564-1616)逝世四百年的日子。 剛好就在這一天,我去聽了白先勇教授的文學講座「我的寫作道路」。主持講座的盧瑋鑾教授,也是我們熟悉的小思老師。 白先勇,這位台灣著名的小說家,已年近八十。他站在台上,侃侃而談,風趣幽默,愈談愈起勁,台下笑聲不絕。 他的創作之路,始於他的童年。1937年,白先勇生於廣西桂林,父親是抗日名將白崇禧將軍。七歲那年,他患上肺病,那時肺結核沒特效藥,也是極易傳染的疾病,大家都談「癆」色變。他既不能上學,在家中亦被隔離。在養病期間,人家的孩子打球去,他只能躲在家中看連環圖、聽故事。家裡的廚子老央,可說是他第一個啟蒙老師,老央為他講《說唐》,對於「薛仁貴征東」等故事,他聽得津津有味。 一病四年,他的童年就在與世隔絕中,孤獨度過。病愈後,他重回人間世,小學、中學生涯,一片緊張。除了拚命用功讀書,在學校的世界之外,他鑽進另外一個世界──小說的世界。每到寒暑假,他便努力看書,《蜀山劍俠傳》、《啼笑姻緣》、《風蕭蕭》、《家》、《春》、《秋》、《三國演義》、《水滸傳》、《西遊記》⋯⋯似懂非懂的,他全看了。小學五年級時,他已開始看《紅樓夢》,如今,床頭擺的仍是這部小說。 抗日戰爭期間,因為逃避戰火,他與家人到過重慶。日本投降後,遷到上海和南京,他曾就讀於南洋模範小學。1948年遷居香港後,在九龍塘小學唸五年級。 「那時教中文的李老師,很喜歡我的作文。我的文章經常貼堂,那是好大的鼓勵啊!」白先勇笑著說。 到中學,他升讀喇沙書院。當時的中文老師很嚴厲,要求他們背誦古典詩、詞,以及古文,例如白居易的《琵琶行》,還要背默。當時他雖然感到很「痛苦」,但後來便覺得終生受用無窮。 至1952年,白先勇隨家人移居臺灣,在建國中學初三那年,他遇上了第二位啟蒙老師──李雅韻老師。她是國文導師,為他啟開了古典文學之門,亦鼓勵他寫作投稿。他投了一篇文章到《野風雜誌》去,結果刊登了出來。 李老師鼓勵他說:「你這樣寫下去,二十五、六歲,不也成為作家了?」她那句話,對他影響甚深。從那時起,白先勇便夢想以後要當「作家」。 你瞧,踏上作家之路,就從閱讀開始!  
kjy02_20160403s
400 400 專題報導
小學專題
2016.04.02
跨入慈悲聖門 攜手領受基督救恩
(本報專題)天主召叫每個人的方式不盡相同,每個人都可能成為天主救恩的合作者。鄧永剛和妻子譚朗媚是中學教師。朗媚在喇沙書院任教,自小夢想成為天主教徒。2010復活節,朗媚於聖德肋撒堂領洗。永剛在信仰路上尋覓多年,他終於在朗媚領洗六年後的今天,在同一聖堂慕道、領受聖洗聖事。二人異口同聲表示信仰生活將他們緊扣在一起,他們樂意邀請主耶穌成為家庭的中保。 上智安排 美妙無窮 小時候,永剛和朗媚在不同的天主教小學唸書,二人對天主教的觀感卻是截然不同。鄧永剛憶述,他就讀的小學校舍細小,他最怕聖母月和玫瑰月誦唸《玫瑰經》。鄧太指求學時期校內與聖母相關的慶節,都為她留下美麗的回憶,例如布置得很漂亮的玫瑰花和聖母像。 永剛讚賞妻子是引領他歸向天主的天使。他接觸過不同宗教,但始終覺得不大適合,直至他與朗媚交往。那時,朗媚正在慕道期,圍繞信仰的話題成為他們的共同語言;二人經常一起翻查資料和討論慕道班給予的功課,朗媚說:「我們覺得這樣的相處方式,比只是逛街、看電影的生活更有意義。」朗媚整個皈依歷程,永剛都陪伴在側, 深受她的信仰熱忱感染,「我看到她領洗的一刻,很歡欣,我為她感到高興。」這更讓永剛認定朗媚是他的終身伴侶。同年暑假,永剛向朗媚求婚。婚禮前一天,一直高掛的八號颱風訊號突然除下, 他們與來賓合照的一刻,天氣放晴,令他們更感受到上主的眷顧。 分享共勉 見證主愛 永剛原打算婚後參加慕道班,途中出現了小波折。慕道一年後,接近舉行慕道者收錄禮時,懷孕初期的朗媚孕吐現象很厲害, 她很需要丈夫在家多加陪伴。於是,永剛主動提出退學,留待孩子出生後才完成慕道。「對我來說,家人很重要;愛天主,也要愛護家人。」他們說夫婦相處需要互相遷就和支持,信仰更需要在家庭中落實。去年,永剛回到慕道班,並獲豁免部份課堂,他更深信凡事都有天主的安排。 二人婚前已有共識:信仰是家庭的核心價值,信仰的力量對孩子的成長有莫大的支持。他們的兒子本年中將接受嬰孩聖洗,成為主內一家。每晚兩夫婦一起祈禱,他們期待兒子稍長,正式展開三人的家庭祈禱。領洗前不久,永剛還獲安排加入堂區的聖母軍團體,每次開會誦唸《玫瑰經》,讓他逐漸感受到從默誦而來的平安。永剛感謝天主,讓他從參加聖母軍的經驗中,化解他一直抗拒唸經的感受。「我不得不說這是天主對我最好的安排, 起初如果由我自己去選,應該不會選做聖母軍。」他謙稱。 領洗後,永剛考慮轉職到天主教學校執教, 讓信德隨著教學增長。永剛選取猶達(Jude) 作為領洗聖名,「我希望自己的信德能像聖猶達宗徒一樣。雖然我現在仍未做到,期望我每天都能進步。」另一方面,夫婦二人還打算一起參加教理講授課程、參與培育新婚夫婦的義工服務,與其他人分享他們這個家庭的愛與平安。永剛深信「愛德是全德的聯繫」(《哥羅森書》3:14b),這一整段論及信友生活的理想與實踐的聖經內容,都是夫婦二人所喜愛的,曾在他們婚禮上選讀,作為生活指導。   今年復活節,孩子在天主教聖瑪加利大幼稚園就學的鄧太(李敏慧,聖名Emily)在聖亞納堂領洗,她和丈夫的溫馨四口之家,成為公教家庭。子朗的同班同學甘希琳,也與母親甘太(何美玲,聖名Sofia)於聖瑪加利大堂受洗。兩個家庭皆從信仰中得到力量。 神聖感動 主內一家 就讀低班的子朗,與弟弟子陽及爸爸鄧向榮,都在嬰兒時期領洗,向榮更成長於公教家庭。自小在其他宗教氛圍中成長的敏慧直至首次懷孕,才開始細想這個新家庭的信仰。逐漸地,她開始跟隨丈夫參與主日彌撒,有時聽到一些經文或唱某些歌曲,她會感動落淚。孩子出生後, 她忙於照顧家庭,同時要兼顧工作,期間更經歷痛失腹中胎兒,這一切都令她對信仰的熱情一再冷卻下來。「記得有次丈夫跟我說:放鬆一點吧!天主自有祂的安排。當時我在工作間,看著窗外藍天,心中就跟著禱告交託了。」敏慧指後來一家人搬到赤柱居住,看見附近的聖亞納堂環境舒適,那兒有一種小社區、大家庭的氛圍,正是她想尋找的。當她目睹兩個兒子一同領洗的一刻,更感動得立下決心,矢志慕道。 美玲的信仰歷程,開始時有點特殊。她是個加拿大籍越南華僑,此前從沒接觸過天主教信仰,直至她婚後來港定居,出席朋友的天主教婚禮,感受到平安與一種莫名的期待。希琳是她的第二個孩子,懷孕期間,美玲第一次慕道,卻因身體狀況而無法繼續。直至女兒入讀聖瑪加利大幼稚園,美玲收到校方的邀請函,詢問家長有否參加慕道班的意願,這才再次燃起她早藏心底的慕道心火。美玲說,她愈來愈有興趣讀《聖經》,還發覺時常祈禱有助她處理自己的脾氣,「即使有時被孩子惹怒了,每次看《聖經》,都令我立即平靜下來,並學懂體諒丈夫。」 讀經祈禱 屬靈成長 敏慧也笑稱,自己從前也是個容易暴躁的媽媽,尤其當了全職媽媽後,感到壓力甚大。她在慕道班中學習透過深呼吸做簡短祈禱,有助她管理情緒,「當我吸氣時,心中唸著『天主』;呼氣時,心中唸著『我愛你,求主說話』,我便可以立即平靜下來。」她表示祈禱後還有助她對自己的言行作反省。現時, 他們一家四口每晚一起祈禱,誦唸《玫瑰經》後,各人輪流分享當天發生的事,在祈禱中既開口告訴天父,也學習彼此聆聽。鄧氏伉儷均表示他們都很珍惜這個一家人與天主聊天的時間。 在旁的美玲附和著,她也感受到祈禱的力量。從前她會心煩和失眠,不知道怎樣面對難題;現在,她知道這是自己要祈禱的時候了。早前家中曾發生重大事故, 靠著不斷祈禱,她感到平安,最後還能化險為夷。她笑稱她的代母也是透過祈禱而覓得的,「她是我慕道班的陪談員。一次詳談後,我覺得與她很投契。她講解《聖經》時很耐心。但當初她因故未能答應我的邀請,幾經轉折,原本的阻礙消除了,她可以做我的代母了。」美玲相信這位代母將會是一個很好的信仰帶領者。 敏慧說她最喜歡聖經中「撒種的比喻」(《路加福音》8:4-15),「天主已經安排了一片好地給我,這就是我的家庭。我會用心灌溉,努力走向天主。」子朗目睹母親加入教會大家庭,他感到「超級開心」。向榮則指自從妻子慕道後,他們間多了話題,想法亦拉近了,信仰讓兩夫婦以至整個家庭更容易溝通和融洽。看到他們這一家的喜樂,讓在旁的美玲也期望將福傳的種子帶給丈夫和兒子,使他們的家也成為公教家庭。 聖瑪加利大幼稚園宗教科朱婉珊老師指:為推動家長多認識天主教信仰,該校每年學期初也會向父母雙方都是非公教徒的家長派發邀請函,了解家長對認識天主教信仰的意願。隨後,學校會跟家長個別接觸,提供學生居所鄰近堂區的慕道班資料,並定期作出跟進。復活節假期結束後首天上課,該校會舉行新教友家長歡迎會,邀請新教友家長到校,在早會或午會時間贈以小禮物,作為恭賀。校內亦會定期舉行公教家長聚會,早前便以「慈悲禧年」作為聚會的主題,藉此鞏固家長的信仰。(敏 / 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