昔日文章

進階搜尋
關鍵字
專欄
年份
期數
icon70
種子的力量
2014.03.09
謙遜友愛的種子 安貧小姊妹會
   法國,一個寒冷的冬夜,余剛貞從街上背了一位失明、癱瘓的孤獨老婦回家,並把自己的床讓給了她……在安貧小姊妹會成立的八十多年後,這個起源於法國、專注於安老服務的修會,本著會祖聖余剛貞(St. Jeanne Jugan, 1792-1879)「永不要忘記,貧窮弱小者是我們的主」的訓誨,於1923年應師多敏主教(Bishop Domenico Pozzoni, 1861-1924)的邀請,抵港服務。 當時,香港有很多老人流離失所,欠缺照顧。安貧小姊妹會的修女在該年二月份展開服務,她們首先接收了由嘉諾撒修女暫時運作、位於九龍塘的安老院,當時約有八十名院友。修女們款待貧苦長者,令他們在如同家一般的院舍中,活出生命的價值,喜樂幸福。 修女們亦秉承會祖的守貧精神和她訂立的準則,「一切收入有賴信友們的捐助和修女們出外募捐」。為了服務更多有需要的長者,修女們花了四年省儉儲蓄,加上得到修會總院的幫助,於1927年購得一所位於牛池灣的中國式大宅,加以擴建,成立聖若瑟安老院,收容的人數增加至接近四百,有十七、八位修女服務。 在安貧小姊妹會的團體中,修女們各司其職,有的負責募捐,有的專注醫護服務,有的投入照顧長者日常起居的雜務⋯⋯各有崗位。生於西班牙的夏德蓮修女(Adelina de Ste Anne, 1902-2002)是早期來港服務的小姊妹之一,她十九歲時已加入修會,1931年在法國總院矢發永願後,奉派往東南亞省區服務。1933年,夏修女獲派來港,除了在聖瑪利安老院服務六年,她奉獻了六十多年的歲月,在聖若瑟安老院服務長者。 第一位香港土生的安貧小姊妹劉類斯修女(1905-2000),生前則主要負責募捐工作。她1939年在上海發初願後,便回港在聖若瑟安老院服務。她每日出外到住宅、公司或巿場籌募善款,到她年紀漸長、雙腳無力,便負責聖堂禮儀,教授道理,協助院內長者預備領洗。劉修女直至出入需輪椅輔助,才完全退休。 修女們懷著謙卑的心,款待每一位長者;除了提供起居飲食和醫療照顧,她們於長者面對死亡時,守候在旁,為他們祈禱,陪伴他們走向天父的家。多年來,修女們悉心照顧長者,也服務教區不少年邁的神父,照顧神父、修女們的年老父母。      九十一載香江情  1958年,安貧小姊妹會應白英奇主教(Bishop Lorenzo Bianchi, 1899-1983)的邀請,在黃竹坑設立第二所安老院,名為聖瑪利安老院。聖瑪利安老院位於半山,四面環海。當時,修女們出外募捐,必須上山下山,並乘搭小艇。1962年聖瑪利安老院的工程全部峻工,並奉聖母無玷聖心為主保,修會的服務由九龍區擴展至港島區。 至於位處牛池灣的聖若瑟安老院,為迎合安老服務設備的相關條例,須進行維修或改善工程。於是,修會於1996年以牛池灣院址與發展商交換用地,於上水興建一所設備完善的新院舍;新院舍於2003年落成,聖若瑟安老院亦遷往現址。     「神貧的人是有福的,因為天國是他們的。」(瑪竇福音5:3)安貧小姊妹會的修女們一直以「甘願謙小,愈謙愈愛」的精神,扶持、協助和陪伴長者走完他們人生的旅程,進入永生。
kjy06_20140302
icon70
種子的力量
2014.03.02
從不纍積經費的聖雲先會
嘉諾撒仁愛女修會來港十年後,1871年,高神父(Fr. Timoleone Raimondi, 1827-94)曾表示天主教在香港辦學的努力,令他感到非常欣慰。慈善事業是他所關注的另一個焦點。化神父(Fr. Gaetano Favini, 1829-68)與高神父同屬米蘭外方傳教會,他們是好朋友。年輕的化神父1859 年來港後,參與醫院和監獄的牧民工作,同時負責照顧葡萄牙籍天主教信徒團體,1863年7月12日在香港成立聖雲先會,高神父成為香港區會的名譽會友。 聖雲先會是一個信友團體,奉教會慈善事業主保聖雲先(St. Vincent de Paul)的名義,致力實踐仁愛,以行動回應福音的教導。1833年,年僅二十歲的法國青年奧撒南(Frederic Ozanam, 1813-53)與數位朋友在法國巴黎成立聖雲先會。此後,歐洲及美加各地的天主教會瞬即對聖雲先會表示熱烈的歡迎。 奧撒南成立聖雲先會後三十年,在化神父的推動下,兩位英籍天主教徒、一群居住香港的葡萄牙籍天主教徒在香港成立聖雲先會,標誌著香港天主教會平信徒的生活,揭開了新的一頁。成立初期,這個小規模團體主要是男性會員組成,他們已不是年輕小夥子了。他們走遍城市裡最貧困的角落,親身到訪有需要援助的家庭; 突破當時社會貧與富互不相干的觀念,擺脫國籍的界限, 無分宗教信仰,以實際行動關懷赤貧家庭的急切需要:提供即時的金錢援助、轉贈衣履鞋襪。聖雲先會的服務使那些接受關懷的市民大眾,亦感到驚訝——那是十八世紀中期的香港!  聖雲先會在香港始創慈善服務,曾被譽為英屬殖民地——香港值得引以為榮的理由。那時,除了沙爾德聖保祿女修會、嘉諾撒仁愛女修會及米蘭外方傳教會照顧社會上被遺棄的一群,極少其它的慈善服務,因而聖雲先會的仁愛工作很快獲得香港社會的認同。 聖雲先會的經費依靠會員手持捐獻箱,每月一個特定的主日在聖堂門口向信友募捐,會友間亦有捐獻。成立後首年,他們每星期給八個貧苦的家庭發放物資。翌年,已有十七個家庭接受賙濟, 各方面捐贈的經費亦增加兩倍多。 1880年,受照顧的家庭增至二十六個。為開拓主要的經費來源,聖雲先會開辦每年一度賣物會, 這項創舉持續發展,吸引更多人關注他們的工作。1889年開始,港督德輔(William Des Voeux)每年定期捐款。獲得更多捐款後,他們把部份捐款贈予聖類斯孤兒院及嘉諾撒仁愛女修會,支持修女們推行醫療服務,同時透過修女們的關懷,給殘障及患病者帶來希望和適切的照顧。 隨後五十年,聖雲先會在香港活躍發展,不少善心的婦女早已透過捐款,參與服務。當時的會長曾說過:「沒有一種慈善工作是在聖雲先會以外的。」不錯,聖雲先會早在此時,創辦售旗籌款的方式,同時獲得婦女的協助。1920年安貧小姊妹會來港開辦安老院,更獲得香港聖雲先會的全力支援。     在希望中侍奉 聖雲先會會徽   中央是一條魚;魚的眼睛代表天主的眼睛,祂向窮人伸出援手,魚尾部份重疊的線條則代表會員間的團結,他們與貧窮者合而為一。圍繞會徽的圓形象徵聖雲先會是一個國際組織。拉丁文「serviens in spe」意指在望德中服務,而這份望德是來自耶穌基督。 真福奧撒南 奧撒南及數位朋友成立聖雲先會時,他仍是個大學生。他意識到言詞有限,願意懷抱服務和分享的精神,以行動履行教會在世界傳福音的使命,而最能實踐這項使命便是委身於關懷貧窮和弱小者的愛德行動。 奧撒南的想法深受聖雲先所啟發:「藉著我們雙手的工作,愛天主」。具備深厚文學根柢的奧撒南,擁有美好的家庭生活,可惜英年早逝。他畢生關注最缺乏照顧的人,更重視人與人之間的接觸,無分宗教信仰、國籍、身份和性別,他們就是耶穌所說的最小兄弟中的一個(瑪竇福音25:40)。     教宗若望保祿二世學生時期,曾是聖雲先會的會員。1997年普世青年節,教宗宣布奧撒南列入真福品,並邀請在場的年輕人在迎向千禧年來臨前,以真福奧撒南的生活見證,積極投入關切赤貧者和處於社會邊沿的人,了解他們的真正需要。
kjy02_20131103
400 400 專題報導
小學專題
2013.11.03
跟隨聖母信德足印
 十月為玫瑰月,教會鼓勵教友敬禮聖母,熱心誦念《玫瑰經》。各天主教學校亦於玫瑰月舉行不同宗教活動,讓師生親近聖母,認識基督。長洲花地瑪聖母堂於十月六日舉行主保瞻禮感恩祭,毗鄰的長洲聖心學校(小學部)三位基督小先鋒成員亦有參加。記者走訪長洲,與該校其中一位參加者陳慧心同學訪談。慧心樂意分享她參與禮儀的感受。 同慶花地瑪聖母瞻禮 (本報專題)就讀六年級的慧心,自小四起參加基督小先鋒。雖然她並非教友,卻積極參與宗教活動,幫忙在早會中帶經,亦有參加玫瑰堂舉辦的讀經比賽。她表示老師邀請同學們參與主保瞻禮感恩祭,「考慮到明年升中,這個可能是最後一次參與彌撒的機會,我和兩個好朋友討論後決定參與。」 當日感恩祭由陳日君樞機主禮,參與教友眾多。「當天有很多非長洲居民特意來參加,非常熱鬧,加上這是我和同學第一次參與主保瞻禮,心情也很興奮」, 慧心形容。她指每個年級每週也會到聖堂一次與該堂主任司鐸楊正義神父見面,神父會訓勉和鼓勵他們。「但這天的氣氛和平日不一樣,在樞機講道時,大家都十分專心,非常安靜。」 接觸聖母, 也是由學校的宗教活動和課堂開始。「我認識到聖母是仁慈的,她堅信天主」, 慧心表示聖母順從天主的旨意,懷孕耶穌的事跡,令她深刻印象。「聖母不怕困難,不怕別人的目光,我們應該學習她的信德。」對於花地瑪聖母的顯現,慧心相信聖母是滿懷慈愛的。她亦十分好奇,「為甚麼聖母不在香港顯現?我也希望看見她呢!」(澄)  花地瑪聖母的顯現 1917年5月至10月,每個月第十三天,聖母六次在葡萄牙一處小鄉村花地瑪(Fatima)顯現給三位小牧童。她站在橡樹上,穿著潔白的衣服,右臂掛著一串念珠,雙手合併,作念經的姿勢 。這六次顯現正值歐洲爆發第一次世界大戰期間,當中,聖母自稱為「玫瑰經之后」,她要求牧童們奉獻自己, 每天誦念玫瑰經,為世界和平祈禱;聖母亦向他們顯露她的無玷聖心,要求人類皈依天主。    
kjy02_20130630
400 400 專題報導
小學專題
2013.06.30
鴨脷洲聖伯多祿天主教小學結校 繼承傳統 展望將來 2
(續上頁)   師長寄語 發揚主保精神 臨別依依,學生以外,該校師長心中亦滿是不捨之情。協助策劃結校話劇的林淑儀主任表示,話劇的劇本由同學構思,「每一幕都是為他們最深刻的人和事,表達他們真實的回憶和感受。」她形容學校就像一個大家庭,師生間關係緊密,縱使百般不捨,她仍祝福學生,「希望他們面對困難時能像聖伯多祿般,堅毅地撐過去; 縱使我們分開,但大家也要好好生活下去!」 「我希望一直和學生一起,直至最後一分鐘」,本著這份心意,已於兩年前退休的陳少珍老師本年度回到校園,擔任整學年的代課老師。她在該校任教二十三年,絕對捨不得學校結束。「正如我們在散學暨結校感恩禮中選用的福音章節,記述耶穌升天前訓誨門徒,雖然面對離別, 可是天主仍然和我們在一起,我們並不孤單。」她鼓勵同學勇敢面對新環境,並實踐延續伯多祿精神的使命。 該校王國強副校長在學校渡過整整二十九個年頭,和陳老師一樣,經歷學校的種種變遷。「多年來,我們一直致力將伯多祿的精神,灌輸給學生,希望學生們都能自豪地說:『我們就是伯多祿傳人!』」王副校亦對學生和同工寄語祝福,「祝福同學盡快適應新的學習環境,老師們則善盡本份,日後在不同崗位上,繼續發熱發亮。」 回憶過去兩年在學校的時光,該校黃玉嬋校長表示學校的關愛氛圍和老師的團隊精神給她留下最深刻的印象。「老師們總會把學生放在第一位,去旅行時給學生準備大量食物、自己孩子的衣服不合穿又會送給同學等等。」黃校長以牧羊人比喻老師們,「即使過去兩年面對很多挑戰, 但他們一直悉心照料小羊,希望老師繼續懷著善牧心,將他們的熱誠帶到將來服務的學校,影響更多學生。」 她亦鼓勵同學善用資訊科技,與本校熟悉的老師、同學保持聯絡,同時積極面對轉變,珍惜在新環境認識更多老師和同學的機會。「我們要向前看,但不忘在本校學到的熱誠委身;同時對天主充滿信德,相信祂會繼續帶領。」(澄)    校監:林銘副主教.無限祝福  「我一想起你們,就感謝我的天主;我每次祈禱,總懷著喜悅為你們眾位祈禱。」(斐1:3-4)  擔任鴨脷洲聖伯多祿天主教小學的校監已有十二個年頭,學校是以耶穌的愛徒聖伯多祿命名,多年來致力培養學生良好的品德,具備聖伯多祿宗徒熱誠、正直、樸實、勇於自省、樂於承擔的特質,並能獨立思考及明辨是非,從而建立正確的人生觀。  看著這兒的孩子長大,我心中感到無限欣慰!最值得感恩的是學校有機會為南區的學童提供教育服務,足足四十五年了。而在天主的眷顧下,學校有著一群默默耕耘的老師,也有著一群信任學校的家長, 大家攜手同心,栽培了不少學子成材。一直以來,這兒的同學和家長跟老師亦有著特別親切的關係,對學校有很強的歸屬感,家校之間因而孕育了濃情蜜意,更結下了不捨的情懷。 藉著聖神的光照,四十五年以來,學校已結出了很多美果。雖然學校要結束,但相信這些果子不會乾枯,祝願這些果子能被分享,潤澤心田而結出更美好的果實,也祝願我們大家都能成為伯多祿傳人,共融團結,互助互愛,主愛傳承,福滿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