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園隨筆 | jy.catholic.org.hk

 

首頁 > 校園隨筆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用心聆聽

刊登日期: 2016.05.14
作者: 馮敏兒  

二十五年教學生涯中,與學生交往無數,對我來說,孩子的每張面容、每項需要、每個故事,也是獨一無二的。

偉業是一名活潑好動的小男孩,他擁有一雙雪亮的眼睛,對世界充滿著好奇。他是家中獨子,極受父母和長輩的疼愛。有一次,我請他幫忙將一疊宗教作業放在地下的簿櫃內。他立即回答:「我甚麼也不懂!不要請我做,好嗎?」「偉業,工作很簡單,你一定可以完成。我請多一位同學陪同你吧!」久而久之,他便成為了宗教科的科長了。第二年,他憑著甜美的聲線被選為聖詠領唱團之團員。每天早會祈禱時,他便與其他團員一起領唱聖詠。有一天早上,正當我找領禱員時,剛巧碰見偉業。我邀請他幫忙,今次,他竟然一口答應。雖然,他第一次領禱確實有點緊張,總算表現不俗。隨後,偉業每天早上也自動自覺來找我,看看他可否有機會在禮儀上作出幫忙的地方。現在,偉業已成為一位領禱小天使。

另一位小天使庭欣,害羞怕事,對一切陌生的環境感到膽怯。眼睛無時無刻也流露著渴望鼓勵和機會。可惜,她從來不敢說出半句的要求和期望。在老師的安排下,她被選為聖詠領唱團的團員。每天早上,庭欣提前到校參與聖詠領唱團練習,從不間斷。每逢考試前夕,她便偕同團員以歌聲為同學打氣加油。

在老師的眼中,若我們多給予孩子學習機會,定展現他們的能力和進步。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感恩

刊登日期: 2015.06.27
作者: 林美雲  

 

 「主領導來到綠茵清溪水泉旁,當黃昏偕天主一處行。此棧羊隻屬於主的都強壯。我是主的羊。」(編按:《我是主的羊》,Orien Johnson 作曲,陳鈞潤詞,取自聖詠23篇)每當聽到同學們詠唱《我是主的羊》這首聖詠的時候,腦海中不期然浮現一幅美麗的圖畫— —我看見在羊棧內一隻隻純潔可愛的小羊,有的在青草地上你追我逐、有的乖乖躺在小溪旁休息喝水,有的依偎在羊媽媽身旁,撒嬌的撒嬌、聽故事的聽故事,每一隻的羊都是健康、快樂和強壯的。看!這幅美麗的圖畫不就是我校同學的寫照嗎?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毅行者校長(下篇)

刊登日期: 2015.06.20
作者: 葉介君  

 

 2009年毅行路上,我的右腳小腿舊患復發。這舊患是我在2008年五月初登上泰山時遇到意外,引致右腳的脛骨骨折,即時在當地醫院接受外科手術,以鈦金屬片及八顆螺絲釘固定斷骨。我康復神速,同年十一月已可完成聯合國兒童基金會慈善跑10公里賽。可能這是自信和驕傲的原因吧! 

在小腿的抽痛和惡劣天氣的試煉下,我的身體發生叛變 ——「撞牆」現象。我問隊友為甚麼有幾公里的路程,我們竟會環繞著幾幢村屋不停地跑呢?其實,我們當時是沿著大欖水塘前行,何來有幾幢村屋?雙腳仍可以運作,但大腦則已舉起白旗,出現跑圈的錯覺。歷盡艱辛,我隊以42小時32分完成,到達終點:元朗保良局賽馬會大棠度假村。

2010年再度參加,當時的天氣很好,我對那年毅行的印象反而有點模糊。

2011年那次,首晚下著傾盆大雨,山路舖滿泥漿,一步一驚心。爬馬鞍山時,有如在瀑布中行走,幾乎全程迎難而上。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毅行者校長

刊登日期: 2015.06.13
作者: 葉介君  

 

 2015年4月25日,尼泊爾發生強烈地震,造成超過7,500人死亡,數以萬計的人受傷。根據樂施會的網頁消息:聯合國估計受災人數達800 萬,超過當地人口四分之一。當中280萬人無家可歸,300萬人急需糧食援助。尼泊爾是世界上最貧窮的國家之一,地震對該國造成沉重的打擊,災民目前境況極為嚴峻,需要清潔食水、糧食、棲身之所及醫療等支援。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爭氣

刊登日期: 2015.06.06
作者: 周偉強校長  

 

 去年聖誕節假期,到戲院欣賞了一齣在學界深入讚賞的紀錄片《爭氣》(英譯My voice, my life)影片內容記述幾位中學生及幾位在心光盲人學校讀書的失明學生,參與音樂劇《震動心弦》的演出。在綵排的過程中,他們得到校長、老師、導師及導演等人的鼓勵及指導,最終都能夠排除萬難,成功演出了音樂劇。

這群學生來自不同的家庭,有的是小康之家、有的是低下階層。他們遭遇不同的問題,有的非常反叛,成為「邊緣青年」; 有的放棄學業,沒有人生目標。這些本質不錯的青少年,以反叛的態度與長輩相處,引起了不少問題,令師長非常頭痛。幸好有一群對他們不離不棄的教育工作者,循循善誘,令這群青少年最終找到自己的理想。此外,他們為了實踐自己的理想而努力不懈,重拾自信,積極地演好自己的角色,闖出了一片新天新地。

影片的內容令人感動,尤其是見到那些被判斷為頑劣難教的學生,經過校長、老師及導師的勸勉後,漸漸地成長,全心全意投入音樂劇的演出,並且改變對身邊親人的態度。見到他們的父母及師長感動落淚的情景,我也被感動了。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畢生難忘的步行朝聖

刊登日期: 2015.05.30
作者: 余佩琴  

 

 2013年暑假,我跟教區校監校長團到以色列朝聖,有幸到主基督的故鄉,對信仰有更深的體驗。2014年暑假,我和朋友一行八人走過另類朝聖的路。那是按聖雅各伯宗徒的路線,從葡萄牙邊境向北步行往西班牙聖地牙哥座堂,全程約一百二十公里。

這是另一種體驗。幾經轉折,才到達西葡邊境一個小鎮,找到了起點的聖堂。我們先祈禱,求主帶領和照顧,然後領取朝聖護照。這護照給我們在旅程上收集沿途的印章,完成旅程後,便會到終點,換取證書。

祈禱和領護照後,我們沿著黃色箭咀和貝殼圖案,尋找路線和蓋印章。我們都不知道前面的路是如何,還要背負著十多公斤重的背包,邊行邊找指示和住宿的地方,真是個很大的挑戰,心情既興奮又緊張。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將水變酒

刊登日期: 2015.05.23
作者: 謝至美  

 

 「他無論吩咐你們甚麼,你們就作甚麼。」(若望福音2: 5)這是五月份第一次與學生在早會上分享的金句。

為加強孩子的抗逆力,我們希望向孩子播下「奉行主旨」的小種子。雖然孩子的閱歷比我們成年人少,但部份孩子所承受的壓力, 卻往往是我們無法想像的。就如電影《五個小孩的校長》對香港所帶來的衝擊,記得復活節期間,朋友們碰面總會談及電影中五個孩子的遭遇及家庭狀況,有否在我校出現等問題。亦聽到身邊的人談論:「那是電影,劇情當然會誇張一點吧!」 

事實上,我相信每所學校皆有一直努力掙扎、又不懂尋求支援的孩子。我曾經處理過孩子拒絕上學的個案,箇中原因竟是由於學生的母親情緒不穩,孩子害怕會失去她,故決定留在家中「睇住媽咪」。也曾遇上孩子哭著回校,查問下,原來孩子早上聽到父母衝口而出說要離婚。平日沉默寡言的孩子突然主動與人打招呼,這樣的改變原來是為了隱藏心底的傷痛。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珍貴的禮物

刊登日期: 2015.05.16
作者: 楊翠珊  

 

 在天主的引領下,我懷著感恩的心情,第一次迎接聖若瑟瞻禮。我不是第一次進入聖方濟堂,也不是第一次參加學生朝聖活動,卻是第一次帶領全體師生為慶祝聖若瑟瞻禮,由學校步行往聖堂參加感恩祭,一步一步的帶著希望向前走。

到達聖堂後,學生被聖堂的莊嚴氣氛吸引著。他們安靜地坐下來,細心聆聽天主的聖言,誠心跪下向天主祈禱, 投入頌唱讚美天主的歌曲。腦海中,突然想起我小時候在學校參加感恩祭的情景……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親近天主

刊登日期: 2014.03.16
作者: 余佩琴  

 

 我本身不是出生受洗的教友,小時候不認識天主。直到升讀一所天主教中學,我才開始認識天主。修女們在宗教課堂上講述很多聖經故事,教我們唱很多動聽的聖詠,讓我認識主。

記得中學的校園有一個細小的祈禱室,那裡佈置簡潔,有一個十字架,一尊聖母像和幾排跪椅。聖堂在彩窗微微透進來的陽光襯托下,氣氛柔和。每次在那裡祈禱,感到主是那麼接近我,為我帶來內心的寧靜與平安。就是這樣, 我認識了主,加入教會。

離開了中學,讀預科和教育學院時,我只是主日教友,更多次因為人性的軟弱、疏懶,有時會不參加主日感恩祭。天主卻總是像慈父般向我招手,把我拉回頭,使我有幸成為主的工具,在天主教學校服務,為主作證。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耶穌與兒童

刊登日期: 2014.03.09
作者: 廖慕賢  

 

 耶穌說:「你們讓小孩子們到我跟前來,不要阻止他們!因為天主的國正屬於這樣的人。」(路加福音18:16)是誰窒礙孩子到耶穌跟前來?是人類不再重視婚姻的盟約? 是人類過於嚮往物質生活,追尋金錢重於親情? 

一位愛笑的小孩,今天,他的笑容消失了。他皺著眉對我說: 「我已經知道爸爸和媽媽決定要分開了。我長大了!我懂得怎樣去處理的,你放心吧!」凝視年紀小小的他,我的心裡不禁暗暗地問:他真的明白爸爸和媽媽有甚麼解決不了的問題而必須分開嗎?他真的知道未來日子要走的路,比其他孩子困難得多嗎?他真的懂得在缺乏父愛或母愛下,自己如何面對困惑?他會怎樣健康快樂地成長?這個孩子曾告訴我: 他的家有爸爸、媽媽、姊姊和「我」,日後他就只有⋯⋯我感到心酸,孩子的心卻是充滿著疑問。「耶穌,請你開解他,帶領他。」

  COPYRIGHT KUNG KAO PO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不得轉載 聯絡我們 | 使用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