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園隨筆 | jy.catholic.org.hk

 

首頁 > 校園隨筆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我們都是天主尋找的羊

刊登日期: 2017.04.22
作者: 吳偉恩老師  

今年的逾越節守夜禮在四月十五日晚上舉行,十一年前的同一個晚上正是我接受聖洗聖事,回應天主對我的愛的一個大日子。不經不覺就十一年了。

還記得那些年,我在天主教小學任教。當時的宗教科主席邀請全校非教友的同事參加慕道班。我以為是一般的講座,為了累積進修時數,便與另外九位同事一起參加了。怎料,上了一次之後,我們才發現慕道班是為期兩年的。結果,許多人都退出了,只剩下「四隻迷途羔羊」(包括我)願意逢星期一放下案頭上的簿本,到聖堂聽神父講道理。

神父講解得非常清晰,許多比喻都令我茅塞頓開。從那時開始,天主藉著神父,每星期都與我相遇。之後,我透過參與彌撒、閱讀聖經及每天祈禱等,與天主成了熟悉的朋友。不過,完成兩年慕道班後,我並沒有領洗,因為我沒有信心遵守十誡,我怕自己未達到成為教友的標準,於是我拒絕了回應天主。

那年的復活節,有一位朋友在九龍玫瑰堂領洗。當我踏進這間已有過百年歷史的聖堂時,看見百多名候洗者穿著潔白無瑕的衣服, 坐滿大半個教堂;女士們披上頭紗,像快要與天主訂下山盟海誓的新娘一樣。我立刻被那莊嚴而隆重的場面感動了,心想:本來我也是其中一位新娘,但我卻悔婚了!天主揀選了我, 為何我不回應祂呢?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愛與寬恕

刊登日期: 2017.04.01
作者: 黃雪茵  

前兩星期早上當值的時候,有兩位小朋友氣沖沖地走到我面前,他們互訴對方的不是,原來其中一位小朋友是我班的東東,另一位是隔鄰班的智智。

智智氣憤地告訴我:「黃老師,東東在校車打我。」東東不服氣地說:「他也踢我呢。」大家你一言我一語地,互數對方的不是,我惟有暫停他們爭吵,問他們有沒有受傷,著他們坐在一旁,並叫他們今天不能與對方一起玩耍,因為他們仍然互相仇恨對方。上課鈴聲響起,我叫他們回到班隊。

上完兩課節後,又到小息時間,我當值時,遠處見到兩個熟悉的樣子,便行前幾步,見到東東和智智一起吃食物和聊天。於是,我問他們為何一起玩呢?他們才如夢初醒地記起,並請求我讓他們一起玩,因此我著他們不可以再打架,而他們也答應,不會再打對方。

在他們的行動中,我明白耶穌喜愛小朋友的原因,就因為他們的純真,容易做到寬恕別人。有時候,當別人得罪我的時候,我會很容易發怒,也不易原諒他人; 但東東和智智只是嬲對方一陣子,就互相寬恕對方,這點真是我需要學習的地方。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信天主在科學之上

刊登日期: 2017.03.18
作者: 吳偉恩老師  

「老師,我認為世界上是沒有天主的,因為我從來沒有見過祂,亦感覺不到祂的存在,所以我認為天主是假的。」

三年前,一位六年級的女學生每次上宗教課時,都表現得極不情願,經常伏在桌上或故意與鄰座的同學聊天。但那一天,就在我要向他們講述基督的苦難時,她竟然主動發表上述的意見,我相信這是已存在她心中良久的一個難點。我心想:這是一個切入點,如果能解答到這個難點,她或許會因此而信主。於是,我問她有沒有到過或見過火星? 她當然答沒有。我追問她信不信有火星的存在。她說因為科學家證實了宇宙中有火星,而且有探測器拍到火星的照片,因此她相信。

「科學家都沒有踏足過火星,你為何這麼堅信他們的話呢?」我問。她說:「不只一個科學家說的,是有許多科學家及天文學家有同樣的研究, 得出同樣的說法。老師,我經常看有關天文及科學的書籍,亦會上網搜尋資料,這方面,我很熟悉的。」我說:「你真的很厲害啊!其實你也可以從書本上或很多人的見證中,找到有關天主是否存在的答案啊!你有沒有看過聖經?」她答道:「老師,無論你怎樣說,我也不會相信的。」我知道這不是說服她的時機,只好衷心祝福她說:「或許你將來入讀一間天主教中學,那就有機會繼續探索了。」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溝通

刊登日期: 2017.03.04
作者: 黃雪茵  

去年聖誕節與家人到日本旅行,由於爸爸行動不太好,我們又不想參加旅行團,於是我們選擇包車的自由行活動。

在旅行前, 我先聯絡當地的司機──唐先生,因他懂得中文,故可用手機的程式去跟他溝通,他很熱情地介紹當地的景點。到達日本後,我們初次見到唐先生,他會說普通話,但我的普通話卻不靈光,當時我有一想法,只要我把廣東話說「歪少少」,那就是普通話了;我厚著臉皮與唐先生對話,當然弄出不少笑話。

其實,只要我們不怕「瘀」,知道自己錯誤的地方,從而改善,一定會成功。雖然我的普通話不好,但唐先生會用心地告訴我們每個地方的特色,例如我們想去天主教教堂參觀,他也會為我們引路。他也會告訴我,在日本的天主教徒主要是韓國人,其次是日本人,怪不得當地聖像的樣子多似韓國人的模樣。他說這是第一次載客人到天主教堂,他自己也未進過去呢!我心想:「我們是否在傳教呢?」不過我們沒有向他傳福音。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這是我的羊

刊登日期: 2017.02.18
作者: 吳偉恩老師  

任教十多年以來,我都當過了一至六年級的班主任及科任老師。通常任教五年級的老師,會與學生一起升班。我起初認為這制度不可取,因為如果遇到一班學生與自己的教學風格不配合的話,兩年時間實在太長了,更何況這兩年是他們升中選校的重要關口,壓力實在太大呢! 

不過,當我初次成為五年級班主任時, 我才發現原來世上沒有甚麼固定的教學風格啊!學生想怎樣學,我就怎樣教,他們的學習取向,就成了我的教學風格。而且五、六年級的學生不會像小一生般猜想你的答案, 即使他們知道你心中的答案,但他們必要說出自己所想的。「誰怕誰?這就是我!」, 所謂「初生之犢不畏虎」,而我當然也不是虎,我是他們備戰升中的 「同行者」。

面對高年級的學生,我經常會動之以情,有時會「以子之矛攻子之盾」,有時會「知人善任」,有時會像父母一樣關心他們,更重要的是需要付出更多時間彼此溝通和了解。當他們對我感到佩服,感到知遇之恩,感到信任的時候,他們就成了我羊棧裡的羊兒了。教授高年級的回報不只是滿足感,還有隨他們而去的一份祝福和那帶不走的回憶。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沒有中獎的原因

刊登日期: 2017.01.21
作者: 吳偉恩老師  

一年一度的明愛賣物會及售賣明愛獎券活動,已經圓滿結束,你可有中獎呢? 

這一次,我除了在校外買獎券,還在校內為我班六年級學生認購了三疊獎券。捐款與否是個人的選擇,若每名學生能買一張獎券,兩、三疊獎券應該很快售罄的。誰知,過了一星期,賣出的獎券還不到一半。當我問學生為甚麼不買獎券時,有一位男生大聲說:「買嚟都冇用嘅!」

我立即把我對明愛的少少認識告訴他們,包括明愛醫療、教育及安老服務等。我說:「為自己的利益出發而買明愛獎券,當然未必有用,因為中獎的機會極微;但為有需要的人而言,集腋成裘的捐款的確可以幫到他們啊!」那位男生仍然嬉皮笑臉。我再說:「為甚麼每次開生日會時,都有同學願意買食物,甚至給全班買飲品,為甚麼這份慷慨不能推廣至我們不認識,而有需要的人呢?天主早已在我們心裡種下一顆愛心,當你肯為別人付出,那怕只是小小的行動,就已經代表你和天主一起中獎了。這份獎品就是幫助別人後得到的喜樂,它比真正中獎的快樂更甜美,更難得呢!今次決定不買獎券的同學, 可以用其他方法幫助有需要的人,彰顯天主給你的愛心啊!」

翌日,另一位男生充滿喜樂及自豪地對我說:「老師,我想買三張明愛獎券。」當我用懷疑的眼神加上欣賞的笑容回饋他時,他主動補充說:「是用我自己的零用錢買的。」我心想, 又多一個人中獎了。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凡事相信 凡事感恩

刊登日期: 2017.01.07
作者: 黃雪茵  

當你遇到困難時,你會怎樣做?嚎哭、唱歌、還是其他呢?年幼時,每當遇到困難,我一定找父母或師長幫忙;但隨著年齡增長,若遇到困難的事,卻難以找別人幫忙時,我只有祈禱。所以我很感謝父母讓我加入天主教,成為天父的兒女。

多年前, 我曾在學校擔任牧民工作。有一次,我手頭上有很多工作要處理,所以決定暫停開放祈禱室,好讓我專心地工作。突然,我聽到校務處外面有一把聲音說要找我,原來是一位小二的同學,因為她擔心公公要做手術,故她想我和她一起祈禱,我聽到後立即放下文件, 與她到祈禱室祈禱。當她祈禱後,心情變得輕鬆了,我也回到自己的座位工作。

第二天早上,正當我準備早禱的資料時,我聽到有同學找我,我立即轉身望著她;她就是昨天午膳時要找我祈禱的同學,她面帶笑容地告訴我,公公的手術很成功,已經沒事了。她說了一句令我感動的是:「天主真是聽了我的禱告,公公手術很成功。」我立即邀請她到祈禱室向天主感恩。在這次祈禱中,除了她之外,另一位同學也向天主道出感恩之心,原來他的爸爸失業多月,但現已找到了新工作。他們的臉上流露著甜絲絲的笑容,讓我也感受到他們的喜樂。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做個默默撒種的人

刊登日期: 2016.12.17
作者: 吳偉恩  

天主教在香港辦學已有過百年歷史,昔日許多神父及修女,都積極參與學生宗教培育,他們有些能抽空在學校教授一至兩節聖經課,與學生保持緊密連繫。學生可以利用上課前後及小息,跟神父及修女談話,對學生靈修生活有莫大裨益。不過,由於現在神職人員數目減少,許多天主教學校都沒有駐校的神父,那些非教友學生只有在定期的祈禱會中,才可見到神父,聽神父講道理。儘管如此,福傳的種子總會有機會遇到好土壤,然後發芽、成長。

記得幾年前,我在一間修會學校任教時,一位年過九十歲的外籍神父,每個月都堅持要為教友學生舉行彌撒。每當神父選定了日期,他就會在五、六年級的教友中,選幾個當輔祭及讀經員。在彌撒前一天的小息,神父會親自幫他們分工,教導他們要注意的地方。在彌撒當天,輔祭、讀經員及聖詠團,會先跟神父到小聖堂準備。對於初次在彌撒中參與侍奉的同學而言,他們未必明白彌撒中每一個環節的意義,但聖堂的莊嚴及神父對聖體的尊重,給他們留下深刻的印象。神父每次帶學生進入聖堂時,必定要他們跪下,向聖體祈禱;是跪下祈禱,而不單只是鞠躬行禮啊!經過十分鐘的綵排後,同學們便懷著戰戰兢兢的心情,參與感恩聖祭。看到這些小伙子在天主的殿宇中,一本正經的樣子,我明白這全因為神父對開彌撒的堅持,及對天主的信賴所致。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思念父親

刊登日期: 2016.12.03
作者: 焦正君  

「明天又可以跟外公見面了!」小女兒突然回頭開心地跟我說。正想開口問她甚麼意思,案頭的月曆就已經告訴了我。噢!明天可是爸爸的忌日啊! 

屈指一算,爸爸離開我們有二十年了。這二十年來,我偶然會在夢鄉裡遇上他,而每次的相遇,他總會給我帶來一股生命力量,就像他還在世時一樣。

爸爸是一位典型的北方人,個子高大, 體格魁梧。年青的他可是一座暖爐,一點也不怕冷。我小時候身體不好,很怕冷,每年到了冬天,儘管已經穿得像一團小棉球,手腳還是不爭氣的,冰冷冷,晚上根本就沒法睡得好。這時候,爸爸就會替我搓暖手腳: 「你這麼怕冷,以後怎麼回老家住呢?」我心想:有爸爸在,我才不怕呢! 

歲月催人,爸爸年紀愈來愈大,身體已大不如前,經常要進出醫院。而在家的大部份時間,他都顯得很疲累,老愛躺在被窩裡。那時候,我每次回家,兩歲的女兒都會蹦蹦跳跳地朝爸爸的房間跑去,「外公,外公,我來看您啦!外公講故事!」每次,爸爸都會睜開惺忪睡眼,慢慢地打開被窩,憐愛地看著我女兒說:「好吧!你這佻皮鬼, 上來吧!」直到那一次在醫院裡,任憑女兒的小手再如何用力地搖晃著爸爸的被窩,再如何大喊「外公,外公,我要聽故事」,爸爸也沒有再睜開眼睛,也沒有再理睬她了。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心中的他

刊登日期: 2016.11.19
作者: 黃雪茵  

教學多年,每一個學生都是我的小天使,他們每一個行動總讓我快樂和自信;也讓我有反省和擔憂的地方。

記得教學生涯第二年,遇到一位小二的同學,他是一位很平凡的小朋友,我最喜歡稱他為棠棠。學期初,他上課時最喜愛周圍走,老師怎樣「罰」他也沒用處,於是我向他的婆婆說出他上課的情況(因為婆婆常常來學校接他放學);但他沒有任何改變,我於是向棠棠說,要見他的媽媽,他提議我找他的「姨姨」,我便將事情告訴他的「姨姨」。第二天放學時,他的婆婆請我不要同他的「姨姨」說他的不是;原來當晚他的「姨姨」用「雞毛帚」打他,婆婆覺得很心痛,這也不是我心軟的地方;當他婆婆說出棠棠的身世給我聽,原來他稱「姨姨」的人是他媽媽,我開始對棠棠很偏心。

我當年教棠棠英文,知道他最怕英文, 我就在午膳,找多兩位小朋友與他一起玩英文小遊戲,在英文課時也會鼓勵他答問題, 希望他對英文有信心。他最愛在午膳幫助同學打掃課室,我就讓他找多一位同學與他一起打掃,有時候也會邀請他做我的小助手, 我與他建立了良好關係,雖然他有時仍會在上課時離開座位,但次數已經減少,而且後期在英文課也有進步。

  COPYRIGHT KUNG KAO PO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不得轉載 聯絡我們 | 使用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