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園隨筆 | jy.catholic.org.hk

 

首頁 > 校園隨筆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學校裡的Jesus Trail

刊登日期: 2017.12.02
作者: 張展瑋  

從香港坐上飛機,跨越高加索地區,取道土耳其,經過約十小時的航程,便到達以色列。在特拉維夫的本古里機場,旅客可先到特拉維夫或耶路撒冷,然後再往北走到納匝肋朝聖。

在納匝肋,旅客可選擇乘車,於一天內遊畢五餅二魚堂、加里肋亞湖、八福山等著名聖地。可是,這種朝聖方式未必符合每個人心目中的期望;因此, 既然來朝聖,有些人會希望能實在地、親身走耶穌走過的路。從納匝肋到迦百農的路途,當地有機構配合這種朝聖方式,把這段路命名為Jesus Trail。這段路修得工整,補給也方便,沿途標示也清晰。因此,不少人願意花上四至六天的時間,跨越時空,追隨耶穌的步履, 默想基督的教導。

在靜修的過程中,我經常思考一個問題,「究竟我如何從分享中,讓學生接受並追隨耶穌的足印?」我深深明白只透過每星期的宗教課堂,實在是不容易,因為宗教教育並不單單是知識的傳授,而是生命的觸動,學生能在當中感受生命中所欠缺,領悟生命中靈性滿足的需要,這才能成為追尋信仰的動力。

可是,如何做得到呢?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行善.見善

刊登日期: 2017.11.18
作者: 鄭小鋒  

每年十一月份,我的學校都會響應明愛賣物會(九龍區) 的義賣活動。透過籌備攤位遊戲和組織義賣小組,師生都希望能為賣物會貢獻綿力,籌募善款,幫助有需要的人。

作為本校每年一度的大型宗教服務活動之一,整個賣物會的籌備工作早於暑假前就開始了,邀請善長捐贈義賣物品、設計攤位遊戲、規劃工作計劃等。到了九、十月期間,便進行宣傳、招募學生參與服務、盤點義賣物品及定價等。最後還要為參與服務的學生舉行簡介會,安排賣物會當日的工作流程、分工、膳食等,希望一切妥善,避免缺失。

天主常眷顧一切行善的工作。每一年,學生均積極地報名參與活動,參與服務的學生多達八、九十人之多。服務的學生當中,有許多已由中一開始參與活動,直至高中。因此, 每年在賣物會的攤位中,我總看到昔日「初出茅廬」的小師弟、小師妹,隨年月增長、經驗增加,漸漸成為能「獨當一面」的大師兄、大師姐,領導著、教導著小師弟、小師妹服務的態度和技巧呢!這既是一種教育,也是一種精神的承傳,是最讓老師欣慰的。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通往幸福的計程車

刊登日期: 2017.11.04
作者: 吳偉恩  

乘搭的士,除了可以點對點到達目的地之外, 有時在確保交通安全的情況下,我們還可以在短短的車程裡,完成福傳的使命。 

記得有一晚,慕道班完結後,我乘的士由尖沙咀玫瑰堂趕回馬鞍山住所,司機一聽到是長途便很高興, 說自己這天很倒霉,開工後一直沒有生意,最幸運就是遇到我,給他這宗「大生意」。看他高興的樣子,我覺得這百多元的車資十分有意義。司機見我從教堂出來,便問我一些關於信仰的問題,我向他簡單講述了兩個朋友的經歷。司機聽了很感興趣, 下車時,他問我貴姓,怎樣可以再認識多些有關天主教的事情。我沒有告訴他我姓甚名誰,畢竟只是萍水相逢而已,但我告訴他可到我上車那裡的教堂,聽聽神父講道,或找牧民助理, 了解一下慕道班的資料。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愛是無價

刊登日期: 2017.10.21
作者: 黃雪茵老師  

今個暑假,我和家人去越南胡志明市旅行。

越南曾經被法國統治,所以胡志明市有很多天主教聖堂。在聖堂內,我感到很舒服,好像回家了。最有印象是聖母抱著已死的耶穌屍體聖像,我知道這聖像是七苦聖母像,這個情景讓我感到聖母痛苦經歷,她失去兒子,但她沒有仇恨人類,仍然關心世人受苦的情況,她會為我們向天父轉禱,因為她深知世人受苦的心情。

這令我想起聖德蘭修女生平的事跡,她踏足貧民窟,探訪家庭,替小孩清洗瘡疥,曾照顧一眾病患,如露宿的患病老翁,及患肺病、極度飢餓的垂死女士。她的工作見證了愛的喜悅、人的尊嚴,事無大小都以愛心盡力而為, 她的力量來自愛天主。

今年我是小一班主任,有一位小男孩寫字雖然很慢,但他知道坐在隔壁的同學不懂得寫手冊,於是他先幫助同學寫手冊,然後才寫自己的。當我知道他的好行為後,我在班上表揚他,也告訴他的父母,他的爸爸說:「他平日也是這樣,當他知道媽媽忙於做家務時,他會同年幼的妹妹一起玩,甚至妹妹咬他的小手, 他也會忍著痛,因為不想媽媽太辛苦。」這小朋友實在太可愛了,他雖然年紀小,也不是教徒,但當他明白到別人的痛苦時,他願意伸出雙手去幫助人,不計較付出,這可從他愛家人和同學的表現中看出來。我反思自己的行為, 有時因為我的自私而不願意幫助別人,還要找很多藉口給自己,其實,我班的小朋友才是我的「老師」。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教學是一場遠遊

刊登日期: 2017.10.07
作者: 張展瑋老師  

站在三十多位學生面前,手握著粉筆,每一個全新的概念字,我與學生之間對答著,來來往往,教學日子,每天大同小異。

「張Sir,為何每個國家的麥當勞餐都不一樣?」

「哦,這是因為麥當勞要迎合每個國家不同人的口味。」

「若是如此,為何德國麥當勞有啤酒賣,而香港則沒有?香港人也喝啤酒啊⋯⋯」

學生的問題顯示出當中曾深思熟慮,在頃刻間,我也無法想出一個很滿意的回覆,而我會選擇於下一堂才再作補充。所以,每天的師生互動,都是我不斷學習的機會。然而,我很深的體會到,知識的學習尚是容易,靈修的旅途卻是充滿挑戰,特別是遇上學生的挑戰。

阿強是一名高中學生,那天他在小息時違規使用手機作私人用途,剛好遇上我當值,我便要求他交出手機。那刻他有很大的情緒,不願交出,後來更對我說了些不太禮貌的話。我把事件轉交訓導組同事處理,而他在陳述事件過程時,作了與事實不符的陳述,這使我很生氣,令我一直未能放下這件事。

我們經常念天主經,要求上主寬恕我們的罪過,「如同我們寬恕別人一樣」。可是,當我們反躬自問,自己一直執著於別人的過失,又無法放下時,究竟是甚麼原因令自己寬恕不了別人?當天耶穌被假見證中傷時,他的心情是怎樣的呢?他選擇寬恕時,又是如何放下呢?他為何能做到為傷害他的人祈禱?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每天的「歷險」

刊登日期: 2017.09.23
作者: 鄭小鋒老師  

「每天進入學校,就是一次『歷險』的開始。」如果我以這句話作為引子,你會產生甚麼聯想呢?這位老師應該在調整心態,來迎接新一天的教學工作吧!或他即將需要處理甚麼學生問題吧!都不是。對我來說,每天把車子駛進學校,把車子泊好,便是一次「歷險」。

我所工作的學校校舍面積不大,劃撥為停車場的位置於小食部的出口處,那裡總是人來人往;而停車場的面積「三尖八角」,且有很多樓柱阻礙,可作泊車的位置十分有限。在這小小的停車場內,卻要泊上十部汽車。

每天早上, 當我把車子駛進停車場後,需要在這狹小的停車場內,不斷扭動駕駛方向盤,這是「歷險」的開始。有時候, 有些同學會走到車前,跟正在泊車的我說句「哈囉」;有時候,一些同學則在我車後快速地竄過;又有時候,同學們會定定的站立在我即將駛往的方向……因此,我必須小心翼翼,總得左顧右望,並提醒同學們小心車子。此外,我還不時看看倒後鏡,來避開樓柱、牆壁和其他車子。曾有好幾次,我把車子開得太貼近樓柱或牆壁時,就為車子留下了「深深的烙印」。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一次難忘的朝聖之旅

刊登日期: 2017.06.24
作者: 吳偉恩  

不經不覺,暑假就快到了,無論老師、學生,甚至家長都可以藉此機會輕鬆一下。近年,每逢暑假,我都會去朝聖, 每次都有不同的感受,而最深刻的莫過於七年前的「以色列朝聖之旅」。

記得那一次,一位長駐以色列的方濟會吳神父,帶領我們一班慕道組的導師及陪談員,在以色列經歷了一次與主相遇的奇妙旅程。我們像門徒一樣,跟隨主耶穌的腳步,走過他出生、傳教、死亡及復活的路。期間,我們一行二十人也曾像門徒一樣埋怨、愚昧、有分歧……但主耶穌卻在不知不覺間,來到我們當中。我們要打破自己固有的框架,像小孩一樣,重新學習互相幫助,大家在旅途中有說有笑,享受著這個朝聖之旅。晚上有時間,我們便聚在一起討論聖言的真理。究竟耶穌是甚麼時候來到我們中間呢?是在伯多祿堂的那塊石頭旁?是在約旦河畔?抑或在他的空墳墓裡?其實主耶穌從一開始已經與我們同在,只是我們沒有把他的聖容彰顯出來而已。

回到香港後,我仍然記起聖地中,許多神職人員所住的教堂及修院,都被其他教派人士略奪。他們只得偷偷地回到曾經屬於我們教會的地方,向天主祈禱。而我呢?我可以隨時隨地到家附近的教堂祈禱,每個主日都可以領聖體。香港的教友真是有福呢!在聖地裡堅守著的神父及修女們,已等待超過半個世紀了,他們甚麼時候才可以回到屬於教會的家呢?我這個有福的人,可以為他們,為天主做些甚麼呢?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信任

刊登日期: 2017.06.10
作者: 黃雪茵  

同學,你最信任誰呢?你的爸媽?老師?朋友? 

有一個主日,我在巴士總站等車時,有一位大約五歲的小朋友手上拿著垃圾,他問准媽媽可否把垃圾拿去掉(因為要橫過隔鄰線才有垃圾筒),他媽媽說可以,他便行過去,當他丟下垃圾後, 又問媽媽可否行過來,媽媽說可以,他毫不懷疑地走回媽媽身旁,此行為表示這位小朋友對媽媽懷有信心。

這時令我想起聖母媽媽信任天父的情景,就是當她知道將要懷有主耶穌時,她雖然有憂慮, 不過仍深信天主的安排,毫無懷疑地接受了這個使命。

最近我在小息當值時,有一位學生在操場上執起地上一張二十元紙幣,並把它交給我處理;我相信很多學生都會像他一樣,對老師懷有信心,為他解決困難;我立即拿起咪來,問問哪一位學生遺失了金錢。原來是一位小一生,這紙幣是他在默書中取得好成績,而獲家人獎勵的;當他尋回後,連忙說謝謝。原來人與人之間的信任,是多麼美好的! 

當你的朋友有困難找你傾訴時,你會怎樣幫助他們呢? 

天主教會每年定六月為耶穌聖心月,耶穌將他的心顯示給我們,「他的心就是他對世人愛的記號,表示他救贖人類的工作已圓滿」。教會請求我們為耶穌被刺透的心而祈禱作補贖。同學們,你信任耶穌嗎?他被刺透的心是愛我們的標記,他請求我們多為世界和平和受苦者祈禱,為他人祈禱是很重要的。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送給聖母媽媽的禮物

刊登日期: 2017.06.02
作者: 吳偉恩老師  

話說十月份的時候,我千辛萬苦才給這班小一生講述了「玫瑰月」的真正意義。記得當時,他們對於「玫瑰月」及聖母卻完全不認識。他們初次接觸天主教信仰,認識的詞彙只有天主、耶穌及聖神等,所以任何天主教的節慶都是與耶穌有關的。其實,這種單純的想法,不正是我們信仰的核心嗎?不過,在我們成聖的路上, 不得不認識一個重要的人物,就是聖母瑪利亞, 她的芳表很值得我們學習,她為天主救贖工程的付出更值得我們感恩。因此,我總會把握機會, 向學生講述聖母的事跡。

踏入五月份的第一節聖經課,我提問學生五月份有甚麼特別。當時我心中的預設答案是母親節。我一心想從母親節引入,讓學生思考與母親的親密關係及經歷,再類比耶穌與瑪利亞的關係,然後推論至我們與聖母的關係。聖母是耶穌的母親,是教會的母親,也是我們的母親,我們也應孝愛她,如同愛我們的媽媽一樣。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上主真的存在嗎?

刊登日期: 2017.05.27
作者: 黃雪茵  

記得當年教授高班宗教科時,不少高年級的同學問我:「黃老師,這世界真的有天主嗎?天主是否存在這世界?」我反問他們:「你們相信嗎?」他們大部份都是非教徒、心裡總有疑惑,有些堅決不信。

我出自公教家庭,嬰孩時已領洗,祖母自小已教我「相信天主,若對天主有懷疑, 天主會懲罰我們。」所以小時候的我,已相信天主存在。中學時,我參加了學校舉辦的天主教同學會,經常參與宗教活動。修女曾與我們分享她們的聖召,好使我感到天主的慈愛;原來天主是「愛」,只要那地方有愛,天主就在那裡。天主給予我們一份使命,要我們作祂的工具,讓人認識祂,因為我們是按照天主的肖像而造成的。

還記得我在讀小學時,曾到元朗探望親友。途中遇到一位身穿殘舊黑袍的人,手中拿著幾大袋物品,爸爸上前與他交談,並想將錢給予「這人」;他沒有接納,相反著我們為貧困的人祈禱,這刻我只感到他應是一位熱心教友。當我們與「這人」分開後,我好奇地問爸爸有關他的資料,隨後親友加以補充。原來「這人」是一位神父,是爸爸昔日的老師,在元朗生活,每當他知道有人遇上困難時,他就立即作出幫助,就算口袋裡只有數十元,他也提出全數來幫助。親友雖然不是教徒,但已被「這人」的行為深深吸引著,她說「這人」好像神一樣。每當我想起這事,我也反問自己有沒有做好自己,讓其他人在我身上看見天主呢? 

  COPYRIGHT KUNG KAO PO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不得轉載 聯絡我們 | 使用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