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流無極限 | jy.catholic.org.hk

   |     | 

首頁 > 潮流無極限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我思.我寫

刊登日期: 2012.06.23
作者: 陳家曦  

兩年的時間轉眼過去。這段時間裡,在《喜樂少年》與大家分享音樂趣事、報導、流行音樂、電影音樂與音樂創作的資訊,有點像撰寫教學資料或活動報告。因為讀者群大部份是中、小學生,執筆時便很自然地經常用年青人的角度,閱讀自己的文字,避免出現難以明白的音樂術語,與含糊不清的論點。


這些年,我誠心感謝編輯積極的協助。在文字創作上,有些詞語、句法,都要麻煩她來糾正。還有工作單位共事的老師們,他們是一群可愛的讀者。他們除了跟我分享每次細味文章後的感受,中文老師更與我熱烈討論,談談寫作,表達白話中文時更言簡意精。坦白說,我感受到幸福。大家都很愛護及支持我。我自己也感覺到用中文書寫時,已較往日流暢,更能具體表達自己心中所思。這種進步,製造了空間,並給予我膽量去嘗試不同題材,由音樂創作到古今樂曲介紹。這樣,更能照顧不同讀者群的音樂背景及口味吧。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我思.我寫 【陳家曦】

刊登日期: 2012.06.24
作者: 陳家曦  

 

兩年的時間轉眼過去。這段時間裡,在《喜樂少年》與大家分享音樂趣事、報導、流行音樂、電影音樂與音樂創作的資訊,有點像撰寫教學資料或活動報告。因為讀者群大部份是中、小學生,執筆時便很自然地經常用年青人的角度,閱讀自己的文字,避免出現難以明白的音樂術語,與含糊不清的論點。

這些年,我誠心感謝編輯積極的協助。在文字創作上,有些詞語、句法,都要麻煩她來糾正。還有工作單位共事的老師們,他們是一群可愛的讀者。他們除了跟我分享每次細味文章後的感受,中文老師更與我熱烈討論,談談寫作,表達白話中文時更言簡意精。坦白說,我感受到幸福。大家都很愛護及支持我。我自己也感覺到用中文書寫時,已較往日流暢,更能具體表達自己心中所思。這種進步,製造了空間,並給予我膽量去嘗試不同題材,由音樂創作到古今樂曲介紹。這樣,更能照顧不同讀者群的音樂背景及口味吧。

離別,生命裡下一個樂章的前奏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與作曲家對話 ——從作曲家角度,思索音樂作品的處理 【陳家曦】

刊登日期: 2012.05.27
作者: 陳家曦  

 

學習古典音樂,除了鞏固演奏技術,還需認識不同音樂種類及時代風格,使演奏的音樂讓聽眾感到「有味道」,同時也忠於原創者的意願。例如學習歐洲巴洛克樂期鍵盤音樂,老師都會指導學生,要減少連音。原來當時十七世紀的鍵盤音樂,都是為風琴或古鍵琴(Harpsichord)譜曲,現在常見的鋼琴還未發明呢!古鍵琴的構造很特別。每個琴鍵都是連繫著一組木槌,而木槌則附於一組琴弦上。每當演奏者按下琴鍵,木槌就會勾(pluck)該組相應琴弦,發出的聲音有點像勾結他線,並不持久。所以,現在以鋼琴來演奏巴洛克樂期音樂,都盡量模仿那種半斷音的演繹,使音樂聽出來較爽快,和聲也不會重疊而變得模糊不清。這是基於作曲家生長時代、背景而作出的考慮。

文藝復興的教堂音樂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西方古典音樂 與 當代政治的聯想 【陳家曦】

刊登日期: 2012.05.13
作者: 陳家曦  

 

君主專制統治下的藝術發展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從文學引發音樂創作 【陳家曦】

刊登日期: 2012.02.26
作者: 陳家曦  

 

筆者喜愛閱讀,從《詩經》到現代詩歌散文,中國或外國著作,有空時都會翻閱。這嗜好是一種奢侈,一種享受。在閱讀過程中可以隨意想像,天馬行空,沒有任何束縛。有時又好像與那些生於不同時代的作家、文豪,產生跨世紀的溝通。透過文字,他們把喜、怒、哀、樂及藝術的真善美,遺留給我們。

從徐志摩的詩詞中尋找音樂意象

首次接觸徐志摩的文學作品,大概是中學時代的中文課吧。我與大部份「八十後」一樣,〈再別康橋〉算是我們的集體回憶。徐志摩的作品,不僅是詩句字裡行間的韻律及節奏,他的作品在字裡行間滲透出那種意象,如「輕輕的我走了,正如我輕輕的來」,已描繪了一幅踏步於雲端的優雅圖畫。直到真正地學習作曲,我才懂得藝術的昇華是透過藝術媒介去表達一種理念,或一個故事,最真切的體會就是透過美學欣賞,讓自己思考,引發想像。套用時下流行語,一字記曰:「有feel」!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愛沙尼亞音樂初體驗 【陳家曦】

刊登日期: 2011.10.09
作者: 陳家曦  

 

去年,筆者曾撰文介紹愛沙尼亞古典音樂家及民族、宗教歌曲。其後,偶然的機會下,獲贈一本愛沙尼亞旅遊指南。今年暑假,我靈機一觸,決定為原訂的倫敦音樂節旅程加添壓軸節目。

立足中世紀的古城

到達愛沙尼亞(以下簡稱「愛國」)首都塔林,從機場到市中心路上,沒有廣闊的新植林或區域重建的痕跡,眼前只有六、七十年代典型東歐蘇俄式建築。方型的外表設計覆蓋面頗廣闊,一座座不同顏色及功能的建築,都被從前的當權者整齊地排在大街旁。計程車駛進市中心舊城區後,觀感完全不一樣。中世紀(泛指公元後五世紀至十五世紀文藝復興前的歐洲,亦是東羅馬帝國沒落後)的建築與不同型式的摩登品牌,相互輝映,結合成熙來攘往的遊客區。舊城區依山而建,沿著富有中世紀色采、較窄的階梯(僅足夠馬匹行走)拾級而上時,不難發現自己已脫離了水平線。回頭看見的不是斜路,而是散落在小城裡幾座偉大奪目的教堂。

男聲頌唱經典聖詩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藏樂,一個怎樣的音樂國度? 【陳家曦】

刊登日期: 2012.04.22
作者: 陳家曦  

 

你心目中的香格里拉,是怎麼樣的?那是美麗遼闊的大草原,是一座座崇山峻嶺,還是高海拔的湖泊冰川?我就像其他愛行「萬里路」的旅遊者一樣,走進這個被英國作家James Hilton Lost Horizon, 1933)喻為世外桃源的國度,有一種莫名其妙的興奮。這種感覺,是一股衝動,彷彿與歷史的人和事結合,期待把幻想中的那片淨土收入眼簾。也許希望愈大,失望愈大,是次走訪這個位於海拔三千米以上的旅遊都巿,讓我感受到絲絲蒼涼。坦白說,現代及商業化的旅遊業破壞了此地的安寧,漂亮的風景名勝被「景點化」安排損害得體無完膚——入場門票,走馬看花式參觀景點,土產購物。這種典型大陸式旅遊景區開發,讓人厭倦。唯有駕車前往更偏遠地區,才能真切體驗當地風俗,及感受尚未被開發的土地。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以音樂作為生日禮物 【陳家曦】

刊登日期: 2012.04.01
作者: 陳家曦  

 

當摰友送上原創音樂作為生日禮物,除了感動,還會珍惜。因為樂曲除了蘊含藝術價值外,還有人與人間的情誼。友情是無價,人生匆匆數十載,大概只有年少時的校園生活比較真摰。與同輩一起於學習、玩樂中成長,這些日子通常會發展出一段段難忘的友情。長大後,不論大家身在何方,都會為這些回憶而回味。

 

一起在音樂藝術中成長

最近筆者親身見證一份「音樂」生日禮物。這份禮物是屬於台灣合唱指揮翁佳芬教授。她應邀來港擔任學校音樂節合唱組評委,負責中文合唱組比賽的評審。當中的一項賽事,參賽指定曲為《雪花的快樂》,是由台灣作曲家周鑫泉博士創作。這首歌約六年前由台灣青韻合唱團委約,並根據徐志摩同名詩編寫。此曲特別的地方,是樂譜上註明了「獻給翁教授」。所以,翁教授亦透露她這次來香港當評委,最期待這一組的賽事,因為她可以欣賞不同香港學校合唱團對這份「禮物」的演繹。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只有冠軍,才是勝利者嗎? 【陳家曦】

刊登日期: 2012.03.18
作者: 陳家曦  

 

每年均有幾萬參賽人次參加的香港學校音樂節,已經開鑼了。同學們為了能在比賽中展現最好的一面,多月來都努力練習。可是,充分的賽前準備技巧,加上演出時收放自如的發揮,也未能保證參賽同學可以獲得評判垂青。因為藝術比賽是主觀的評審,評判往往根據自己審美標準及喜好,於幾位較突出的參賽者中挑選出冠軍。所以,我們不應視渴望得到冠軍為學習藝術的目標,反而需要為追求藝術卓越的理想奮鬥。

為何學習藝術?

參與比賽,除了為自己訂下提升音樂演奏水平的目標外,更可向其他參賽者學習,吸收各種音樂演繹的優點,豐富自己的藝術鑑賞力及表現。假若在練習過程中,同學只懂盲目追求冠軍,以好勝的心態去堅持,忽略了音樂藝術本身的真、善、美,便不能體驗到純粹練習音樂的喜悅。這樣,亦會導致同學把學習藝術的真諦歪曲,當未能得獎時就彷彿「甚麼都沒有了」。其實,在學習的過程中,同學們已獲得不同的美學經歷,及演奏音樂的愉悅。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何謂多媒體藝術? 【陳家曦】

刊登日期: 2012.02.12
作者: 陳家曦  

 

去年筆者出席「新視野藝術節」,由許敖山創作的現代多媒體歌劇《利瑪竇的記憶宮殿》後,寫了一篇關於多媒體藝術的文章,淺談當代媒體藝術結合的可能性。因近年本地出現了很多不同形式的多媒體藝術組合,對於不太熟悉這種藝術的觀眾,尤其是青少年及學生,或會摸不著頭腦。

藝術與媒體

藝術可概括分為聽覺(音樂)、視覺(影像、舞台裝置與效果、肢體動作、戲劇、燈光等)、嗅覺(氣味)與觸覺(接觸)等。多媒體藝術(Multimedia Art)泛指兩種或以上藝術媒體給合,如音樂與肢體動作,便產生了舞蹈。這種於遠古時代已出現的藝術形態,被視為最能直接表達個人情感。當我們觀察他人的走路姿勢,或聆聽其步伐,會很容易察覺人的性格與心情。垂頭喪氣、氣宇軒昂等文字已有效地「繪畫」出整個形象。但於二十世紀的藝術領域中,多媒體藝術不再局限於以上的組合。本地或海外的發展,多媒體已與科技掛鉤。光影效果,影像,甚至新聲響都象徵了當代多媒體藝術。

  COPYRIGHT KUNG KAO PO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不得轉載 聯絡我們 | 使用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