脊醫 尺甫 | jy.catholic.org.hk

   |     | 

首頁 > 脊醫 尺甫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行醫 ‧ 修德(下)

刊登日期: 2020.02.28
作者: 脊醫 尺甫  

在脊科醫學學院的生活雖然艱辛,但與同學共同努力溫習及實習,都一一考過解剖學、神經學、病理學、診斷學、X光原理及閱讀、心理學及營養學,還有脊科在人體各部位的手療法等等不同科目。除讀書外,我還到學院附近的中小學,為不同級別的學生檢查脊骨為社區服務,以致在我畢業前,地區及學院推薦及提名我當上了當年的「美國傑出青年」。

1988年畢業後,我決定回到土生土長的香港服務。由於當年在港沒有訓練脊醫的課程,所以該科不被政府承認。經過艱苦的奮鬥,政府在1993 年在立法局通過脊醫註冊條例,成為亞洲第一個為脊醫立法的地區。而「脊醫」這個名稱都是我跟政府商討時所提出。 後來我被邀成為衛生署屬下的香港脊醫委員會委員,並出任專業守則小組主席制定專業守則及後成為註冊小組主席,為第一批脊醫註冊。

在人生路上,我一直都感覺到天主的祝福, 聖母的眷顧,父母親的呵護,所以我時常都對天父充滿著非常感恩的心,因為所有東西都是祂白白給予我的恩寵。

在大學的年代,我被揀選為非常務送聖體員;在過去的歲月中,我曾在美國、加拿大及香港的不同堂區服務,到今年的聖母無染原罪瞻禮,就是我服務了40年的大日子,現時我是香港教區內資歷最深的非常務送聖體員。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行 醫 ‧ 修 德(上 )

刊登日期: 2020.02.21
作者: 脊醫 尺甫  

聖安當院長時常叮囑弟兄,時時要亡,每作一個行為要視為最後作的行為,才可修德成聖。修德成聖,也是我行醫的理念。

在初中時,我只顧參與課外活動,當然成績就是馬馬虎虎了。不過到了中二的時候,有一位年輕的神父由美國受訓回來,作我們的校長及教我們歷史科,他鼓勵我們用自己的時間作事工,我就寫了一本100頁長的《美國總統》。另外再加上他為我們開設領袖訓練班, 訓練我們的口才、辯論、思想及邏輯,突然之間我們的腦袋開了,精益求精。

父母後來為我轉去國際學校採用美國學制學習,這樣完全符合我求學的性格。

在新的環境我就戰戰兢兢去讀書,到了第一個學期結束的時候,轉眼間我由一個成績平平的轉變為甲級學生,於是我繼續努力向上,尋求更多艱辛的學科去完成中學課程,最後我決定成為一個醫生,希望透過大學的課程進入醫學院。

美國的學制是先要取得一個學士學位,才能繼續進入醫學院。所以在大學期間我主修化學及美術,並進修有關醫學準備課程,期間發現自己對生物化學非常有興趣。考取了高級榮譽理學學士之後,我就去了研究院攻讀生物化學。後來,發現自己的興趣在於與人接觸,所以再重新考慮念醫學課程。

在大學期間我認識脊科醫學,所以當時再作進一步對該科目的研究,發覺非常有興趣。就開始申請入學,幸好我被取錄了。

  COPYRIGHT KUNG KAO PO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不得轉載 聯絡我們 | 使用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