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漢青 | jy.catholic.org.hk

 

首頁 > 張漢青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談詩文中的景物

刊登日期: 2013.02.24
作者: 張漢青  

王國維在《人間詞話》中提出:「昔人論詩詞,有景語、情語之別,不知一切景語皆情語也。」不錯,感情是抽象的,最好能透過具體的事物來表達,而一般作家通常會選擇景物描寫,來抒發感情。

試看,隋唐時詩人王績的一首詩〈秋夜遇王處士〉: 

北場芸藿罷,東皋刈黍歸。相逢秋月滿,更值夜螢飛。

(北場,指北面的農地﹔芸,通耘,藿是豆葉,這裏指種豆﹔罷,指完成﹔皋,田邊高地﹔刈,用刀收割﹔值,遇見。) 

這首詩寫作者在田間完成了一天辛勤的工作,歸家途中,遇見王處士。遇到王處士時,心情如何,是高興還是不高興,沒有清楚說明。詩中只是說,相見時,天上正懸掛著團團的明月。試想,在漆黑寧謐的田野,一輪秋月,多美﹗那時,不單止「秋月滿」,更有「夜螢飛」——還有偶然出現的,無數的螢火蟲,乘興地的在週圍飛舞。不消說,這景象更美不可言,因而,可推想,遇見友人時,作者心中的喜悅,也必然是不言而喻的。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古時的雞是會飛的

刊登日期: 2013.01.13
作者: 張漢青  

我曾經見過鴨子飛翔。中學時,有一次在旺角火車站,看見一個來自新界的乘客,携帶了一隻鴨子,下車時,不小心,被鴨子逃脫。鴨子隨即鼓翼高飛,轉眼就在旺角的高樓間消失。看見的人都嘖嘖稱奇:有些鴨子原來是會飛的。

可是,我從未見過雞會飛,雖然有成語叫「雞飛狗走」。但讀古人的作品, 卻可以找到很多雞懂得飛翔的記載。

三國時,曹植與一班王孫公子,生活無聊,於是想到鬥雞的玩意。他有一首〈雞〉詩,描述兩雞搏鬥的情形如下: 

群雄正翕赫,雙翹自飛揚。揮羽邀清風,悍目發朱光。觜落輕毛散,嚴距往往傷。長鳴入青雲,扇翼獨翱翔。

「長鳴入青雲,扇翼獨翱翔」,勝利者在空中鳴叫飛翔,由此可見,那時的雞是會飛的。

唐朝的杜甫曾以羌村為題,寫過三首詩。第三首寫有客到訪,詩中也曾提到雞飛的情況。原詩如下: 

群雞正亂叫,客至雞鬥爭,驅雞上樹木, 始聞扣柴荊。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談默書

刊登日期: 2012.12.09
作者: 張漢青  

 

 中學時,學校很注重默書,文言文不用說也要背默, 語體文則必定要讀默或默生字詞語。因為經常默書,使我熟習課文,掌握字詞,得益很大。

記得除了平時要默書之外,每學期三次考試中,也要考默書。語文試卷的第一題,就是默書,主要抽默曾經默過的文言文。例如,默寫〈岳飛之少年時代〉,由「岳飛字鵬舉」起,至「盡得同術」止。或默寫白居易〈燕詩〉全首,等等。當時的老師認為,平時默過,很快就會忘記;重新溫習,再默一次,則可以記憶很久,甚至終身不忘。

我非常同意老師的看法。不錯,溫習再溫習,讀完再讀,可以歷久不忘。不難發現,很多人離校多年,還能背誦〈將進酒〉、〈陋室銘〉等詩文,相信必然是經過多次溫習的結果。

二十年前,我經常到學校探訪,偶然也發現學校有考默書的。但由於那時語文教學的側重點有所改變,有人認為語文教學是培養語文能力,語文試卷應考核語文能力, 不應考記憶。大勢所趨,默書的考核也漸漸絕跡。我覺得很可惜。現在強調學校校本,真希望學校能把默書列入語文考卷裡。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怎樣欣賞〈尋隱者不遇〉一詩

刊登日期: 2012.12.02
作者: 張漢青  

 松下問童子,言師採藥去。

只在此山中,雲深不知處。 

––賈島〈尋隱者不遇〉

 

這是一首好詩嗎?

我常常對學生說,名家的作品,不一定全都是好的,評定作品的優劣,應就詩論詩,不應受權威、名氣所影響。有一次,在課堂裡談到賈島這首詩,有一位欣賞能力頗高的同學就提出疑問:這詩只記敍作者當日尋訪隱者不遇的情形,內容簡單,毫無詩味。但奇怪這樣的詩,《唐詩三百首》和《千家詩》等詩集,竟然收錄,歷代傳誦不絕,真不知究竟好在甚麼地方?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朱熹教讀書

刊登日期: 2012.11.25
作者: 張漢青  

很多人埋怨學習中文特別困難,往往花了很多時間,也不容易寫一篇沒有口語,用詞恰當,文從字順的文章,甚或讀通一篇淺易的文言文。本文嘗試介紹朱熹教人的讀書方法,久學中文而發覺無效的人,不妨參考。

朱熹是宋朝的理學家,一生博覽群書,曾為《詩經》、《楚辭》、《論語》、《孟子》等重要的典籍作注解、著作等身,是名副其實的博學鴻儒。在《朱子語類》一書中,有一篇教人讀書的文章。他認為讀書前須先整理書桌,做到窗明几淨,書本要整齊的放好,身體坐直,態度要誠懇恭敬。讀書時要讀得字字響亮,不可誤讀一字,不可多一字,不可少一字,不可倒一字,不可只是讀,勉強記住,多讀幾遍,自然上口,久遠不會忘記。而且,他同意古人的一些看法:書如果讀得熟,不須解說,書中的道理也自然會明白。朱熹的讀書方法,應該是古時讀書人普遍採用的。明代的歸有光就有類似的經驗,他在〈先妣事略〉一文中,曾記載母親對他的嚴格要求:「孺人中夜覺寢,促有光暗誦《孝經》,即熟讀,無一字齟齬,乃喜」。「熟讀,無一字齟齬」,歸有光在散文創作上卓有成就,相信與幼年用這方法來讀書,不無關係。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王昌齡〈出塞〉賞析

刊登日期: 2012.11.11
作者: 張漢青  

秦時明月漢時關,萬里長征人未還,

但使龍城飛將在,不教胡馬度陰山。 

(王昌齡〈出塞〉)

有歷史學者說,在人類歷史中,戰爭是常態,和平反而不是。看中國歷史,的確如此。沙場殺戮是殘酷的,所以,歷代詩壇,都出現過為數不少,以反對戰爭,祈求和平為題材的詩。王昌齡的〈出塞〉是著名的一首。

首句「秦時明月漢關」,從這一句,我們可以想像一個唐朝前線的士兵,抬頭看天上的明月,發覺與秦時的明月沒有兩樣,而戍守的關是漢朝時的關。作者這樣寫,好像殊不合理,但卻巧妙地表達了戰事非始於今日,由秦漢以來,直至唐朝,已經連綿千載了,可憐的老百姓,受戰爭的折磨,已經有悠久的歲月了。作者下筆之時,心情是沉痛的。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介紹《青年向上歌》

刊登日期: 2012.10.21
作者: 張漢青  

中學時,學校的早會經常唱《青年向上歌》,每年唱的次數僅次於校歌,所以那時的同學常笑,這是第二校歌。這首歌比校歌有意義,校歌只是簡單地述說創校的艱難及創校的目的,而這首歌則顯示了教育的理想和願景。

離校後,也經常哼這首歌。歌詞往往會通過樂聲、旋律給我勉勵和提醒。歌詞如下:

1. 我要真誠,莫負人家信任深;

我要潔淨,因為有人關心;

我要剛強,人間痛苦才能當;

我要膽壯,奮鬥才能得勝,

我要膽壯,奮鬥才能得勝。

2. 我要愛人,愛敵也愛淪落人;

我要施贈,心誠,義重,財輕;

我要虛懷,不忘我身多弱點;

我要向上,學主榜樣助人,

我要向上,學主榜樣助人。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望月懷人詩

刊登日期: 2012.10.05
作者: 張漢青  

有一首曾經膾炙人口的流行曲《明月千里寄相思》,由吳鶯音主唱。不知愛好舊歌的人有沒有印象?

讀舊詩文,發覺「望月懷人」這個習慣,原來已有頗悠久的歷史。古時的人以為地球是平的,月亮由海上升起時;地面的人,不論身處何方,都可以看見同一個的月亮。於是,那些天涯遊子,閨中思婦,雖然不能見面,但卻能夠在同一時間,望見天上同樣的月亮,大概也可因此而得到一些慰藉。那時的人或許會相約好,在月亮離地上升之時,就一同望月,互吐相思,遙寄祝福。張九齡的「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時」就說明天下間的有情人,都曉得把握這珍貴的時刻。

望月懷人這主題最早在甚麼時候出現呢?似乎是在南北朝時謝莊的〈月賦〉:

「美人邁兮音塵闕,隔千里兮共明月。」

到唐朝張若虛的〈春江花月夜〉,已有細致而詳盡的描述: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幾個寫錯了的字

刊登日期: 2012.09.28
作者: 張漢青  

春、赤、得。假如有人說這三個是錯字,你同意嗎?

戰國時,由於各國的文字不完全相同,秦始皇統一六國之後,於是命李斯等人,用秦國的文字為基礎,整理各地的文字,稱為小篆,這是我國文字第一次的統一。

我國文字是象形文字,小篆多少還能保留造字時的原意,但也因為小篆書寫困難,不利於普及應用,因此,稍後有與現在的楷書相似的隸書出現。由小篆變為隸書,我們稱為隸變。或許由於隸變時,未經深思熟慮的緣故,很多字變得不太合理。春、赤、得三字就是其中的例子。

春字小篆寫作  ,由艹、屯、日三字組成。艹是草,屯則像小草破土向上生長之狀。從艹、屯、日三字,可知草生之日就是春天了。所以,隸變應變作萅才對,寫作春則不能見到文字本來的意義,是不理想的。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從一首詩談起

刊登日期: 2012.09.20
作者: 張漢青  

 

碧山深處絕纖埃

麵麵軒窻對山開

谷雨乍遇茶事好

鼎湯初沸有朋來

幾個月前遊深圳東部華僑城,發現這一首妙詩。這詩用正體字書寫,第二句「麵麵軒對山開」,「麵麵」二字,令人費解,但相信是「面面」之誤。而「谷雨」亦可能是指「穀雨」,是二十四氣節之一。這詩字寫得不錯,書寫的人應有一定的學養,但又怎會犯這樣簡單的錯誤呢?

我猜犯錯的原因,大概由於原詩用簡體字,再用電腦「繁簡對轉」軟件,轉為正體字所做成。簡體字簡化其中一個原則,就是把同音的字合併,取筆劃最少的一個代表其他的字。例如,麵、面兩字同音,於是取消麵字,用「面」字代表兩字。入中國大陸,如果見店鋪的招牌寫「刀削面」,不必驚恐有刀要削你的面,其實是指「刀削麵」而已。

  COPYRIGHT KUNG KAO PO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不得轉載 聯絡我們 | 使用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