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漢青 | jy.catholic.org.hk

   |     | 

首頁 > 張漢青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少數族裔 學中文

刊登日期: 2014.03.09
作者: 張漢青  

 

 最近看了一輯無線電視的《星期二檔案》,內容是報導少數族裔學習中文的情形。看後,留下一個印象 —— 少數族裔學習中文很困難。

要掌握一種語言,當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但如果懂得一點竅門,或許可以收事半功倍之效。比如,片中有一個片段播影兩個女學生正在温習中文,其中一個對居住的「住」字,應寫作「住」,還是多一撇的「往」字感到困惑。那時,在電視機前面觀看的我,心裡即時想到:假如她是我學生,我必定告訴她, 凡是用「彳」字做部首的,大多帶有「行走」或「道路」的含意。例如行、征、役(戍邊的意思)、徑、徐(慢步行)、徙(遷徙)、從(一個跟一個的走)、街、循(沿著走)等等。知道「往」字是去的意思,那就不會和「住」混淆了。

同時,我會順便的告訴她,辵()與彳兩字關係密切,同樣有「行走」或「道路」的意思。例如,達、遷、還、返、迎、追、逃、退、逐、途,逕、過、進、遊、遁、道、運等字,至今還保留了造字時的本義。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從「青年」一詞談起

刊登日期: 2014.02.23
作者: 張漢青  

 

 有人問我,最近政府施政報告有用「年青」一詞,而有人說應用「年輕」才對,究竟「年青」一詞是否可用? 

我的看法是,詞語是會不斷滋生的, 倘多人接受了(或者說超過百分之五十的人),則不能忽視它的存在,而編詞書的人也應考慮把它們收錄。

例如「姿采」,這是一個典型的香港詞。曾經有相熟的老師對我說,很多學生在作文中把「多姿多采」寫成「多姿采」。初時當然不能接受,要他們更正。後來連「多」字也闕如,變為「姿采」。「姿采」、「姿采」⋯⋯出現次數多了, 也只好無奈的接受。現在「姿采」一詞, 雖然一般詞典還未收錄,但報章雜誌隨處可見,在香港顯然已生了根,你能說它不規範嗎?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談中史教學

刊登日期: 2014.01.26
作者: 張漢青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介紹幾個 部首

刊登日期: 2014.01.12
作者: 張漢青  

    這陣子經常聽到少數族裔投訴學中文很困難的聲音。聽了心裡總有點不舒服。中文真的這樣難學嗎?
    我常覺得倘學得其法,難度必定會減少。學習語文首先要渡過識字這一關,清代文字學家王筠寫過一本學童識字課本《文字蒙求》,此書的序文中指出:「人之不識字也,病於不能分,苟能分一字為數字,則點畫不可增減, 且易記而難忘矣。」說明學童識字難,是由於不懂得把文字加以分拆的緣故,如果知道一個字可以分拆成幾個單字,那麼就不易寫錯筆畫,而且容易記憶了。本文嘗試介紹三個部首 —— 欠、斤、殳,看一看認識這些部首,是否有助於掌握字義。
    欠字,下面是人字,上面像人的口氣。 指一個人張口呼氣。現在「打呵欠」,「欠伸(意思是指打呵欠和伸懶腰)」等詞,仍然用這字的本義。而與欠構成的字,頗多還保留了由口出氣的意思。比如,吹字(口出氣)﹔歌字(用作動詞,是詠唱的意思,歌詠當然要由口出氣)﹔ 歐字(詠唱的意思,與謳字相通。「歐歌頌讚」,亦有人寫作「謳歌頌讚」)﹔欣字(高興而笑的意思)﹔歎字(歎氣,當然要口出氣了)﹔欷歔(感慨而歎氣)等等。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普通話教中文

刊登日期: 2013.12.15
作者: 張漢青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古詩〈庭中有奇樹〉賞析

刊登日期: 2013.12.01
作者: 張漢青  

庭中有奇樹,綠葉發華滋。攀條折其榮,將以遺所思。馨香盈懷袖, 路遠莫致之。此物何足貢,但感別經時。(〈庭中有奇樹〉)
〈古詩十九首〉歷來都是中學中國語文課程的選文,相信中學同學對〈庭中有奇樹〉一詩,不致陌生。〈古詩十九首〉最早見於蕭統的《昭明文選》,作者不確定,大概不止一人,寫作年份,一般認為在東漢末年。〈古詩十九首〉題材多樣化,而相思離別的歌詠,佔了很大的比重,〈庭中有奇樹〉屬於這一類。現嘗試略加分析。
這詩開頭兩句「庭中有奇樹,綠葉發華滋」,寫庭院裡有一棵「奇」樹, 奇是奇特,與別不同的意思,可以理解為一棵罕有的、特別美麗的樹。樹上開滿了花,樹奇可以想像,樹上的花,自然也是美豔不凡了。
第三、四句「攀條折其榮,將以遺所思」,寫詩中的主角見到樹奇花美,於是攀爬上樹,他要摘那罕有的花,送給他日思夜想的人。把最好的東西,送給最深愛的人,是人之常情。記得樂府詩〈有所思〉開頭幾句:「有所思,乃在大海南。何用問遺君,雙珠玳瑁簪,用玉紹繚之。」送給對方鑲以珠玉的玳瑁簪,也是用珍貴之物,來表示愛之深切。
這詩的頭四句,可以說,作者巧妙地用樹之「奇」,暗示花之「珍異」, 摘珍異之花來送人, 表示情之「深厚」。真可謂一字千金。如果首句改為「庭中有綠樹」,則趣味索然,完全起不到這樣的作用。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讀千家詩

刊登日期: 2013.11.17
作者: 張漢青  

 

 私塾年代,兒童入學的讀物是三百千千,即《三字經》、《百家姓》、《千字文》和《千家詩》。孔子曾說,「入其國,其教可知也,其為人也,溫柔敦厚,詩教也」,不知是否因為孔子的說話,使詩歌成為孩童必選的教材。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漫談老子

刊登日期: 2013.11.03
作者: 張漢青  

 (一)
最近翻閱一些科普書籍,有科學家認為,宇宙由一個奇點,經過大爆炸後形成,至今約有五十億年,地球的形成則約有三十五億年,而人類的祖先出現只不過二百萬年。
看到這裡,不禁想起《老子》一書的第一章和二十五章:
「無名天地之始,有名萬物之母。」(第一章)
「有物混成,先天地生。寂兮寥兮,獨立而不改, 周行而不殆。」(第二十五章)
老子與孔子同時,到現在也不過二千多年。那時科技不發達,沒有望遠鏡,雖然曉得夜觀天象,但一般人的觀念,只知道天是圓的,地是方的。老子又從何得知,眼前的山川河嶽,以至天地萬物,曾經從「無」, 變為「有」呢?為甚麼不是亙古如此的呢?
聖經《創世紀》第一章記載:「在起初天主創造了天地。大地還是混沌空虛, 深淵上還是一團黑暗⋯⋯。」說明天地起初由天主所創造,難道老子也看過《創世紀》麼?這的確是一個謎。
(二)
很多年前看過一齣中越戰爭的記錄片,好像叫做《反攻諒山》。有一片段播影解放軍從戰場歸來,受到群眾學生載歌載舞的歡迎,場面充滿節日氣氛。當時有點不舒服,戰場上多少同胞被殺,自己也可能殺了不少人,除了僥倖保命之外,不知有何歡樂可言。
老子第三十一章罕有的談到戰爭,原文如下: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談幾個常見的詞語

刊登日期: 2013.10.20
作者: 張漢青  

 先談「如廁」。我們經常會在公廁見到「如廁後請沖廁」的標語。「如廁」究竟是甚麼意思呢?上月,某報報道廣東龍門縣某公廁倒塌壓傷人,原文描述如下:
「公廁突然倒塌,正巧有一名男子在場內如廁,瞬間被埋在磚塊下……」,「如廁」在這裡,按上文下理,無疑應該是作動詞用,指「排便」。筆者不清楚「如廁」是不是廣東方言,但可以肯定是一個文言詞。記得中學二年級時,讀韓愈的《祭田橫墓文》,開頭兩句是「貞元十一年九月,愈如東京」,「愈如東京」是說韓愈往東京去。「如」解作「往」,可見「如廁」是往廁所去的意思。現在的解釋則由「往廁所」變為「排便」了。
「攻心計」三字,曾在某首時代曲出現,其實應作「工心計」才對。「工」作動詞用,有精通、擅長的意思。工心計是指人的心思細密,擅長計算的意思。「工」字, 中學課文魏禧的《大鐵椎傳》用過兩次,先寫宋將軍「工」技擊,最後稱大鐵椎,甚「工」楷書(擅長寫楷書)。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介紹幾個 和手有關的部件

刊登日期: 2013.10.06
作者: 張漢青  

同學們大概都知道「扌」是手字的另一種寫法,但是否還認識有其他部件,也代表手的呢?二千多年前,漢字由小篆演變為隷書時,手字依附不同的文字,變成很多不同的部件。以下就是一些代表「手」的部件。
「又」字是手的意思,譬如隻字是手持一鳥,雙是手持兩鳥。取字,從耳從又,有捕取之意,古時作戰,捕獲戰俘,須用手割取其耳,以記功論賞。(簡體字把多筆劃的部份用「又」代替,例如,漢寫作汉,鄧作鄧,則與手無關。)
「ナ」字,下加口字,表示右手﹔加工,是左手。「ナ」與上面的「又」字結合,成為朋友的「友」字。兩手相握,不就是朋友嗎?看,我國文字多有趣﹗「有」字,上面是手,下面是肉,古人以素食為主,普通百姓不容易吃到肉,能手持肉,就是「有」了。
「爫」,像手爪形。「采」是採的本字,像手摘取樹上的果子。「舀」字,粵音讀作繞,上面是手,下面是臼,舀是舂米器具。舀字是從舂米器具中取物。這字現在仍用,用勺取水,我們叫舀水(粵音口音叫「筆水」)。
「受」字,其中的「爫」和「又」都是手,一手把物件交到另一手就是「受」了。
「廾」字,是雙手的意思。「弄」,上面是玉,下面是雙手。玉是珍寶,弄是用手摩挲玩賞寶物之意。「舁」,上面不是臼字,而是兩隻手,下面又是兩隻手。舁是指兩人共舉一物之意。

  COPYRIGHT KUNG KAO PO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不得轉載 聯絡我們 | 使用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