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友特工 | jy.catholic.org.hk

   |     | 

首頁 > 教友特工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中醫的世界( 下)

刊登日期: 2018.11.02
作者: 陸彥維  

剛畢業的我滿腔熱誠希望可以幫助別人,用專業去改變病人的生活。不過我自知經驗淺,容易信心不足。我常希望中醫水平可以到達最高境界,最好成為「神醫」,可以治好別人都治不好的病。接著又想,那中醫的極限是甚麼呢?是否要做到「極限」才是盡責的中醫? 

極限與責任

西醫經常遇上不治的病例,可說是每天都有拯救性命。實際上西醫要面對大量急症意外、手術、絕症等等。因為有很多案例,足夠定下指標去判斷治療效果,以及能否救治。相反地,中醫大多數面對慢性病,如膝頭痛、皮膚病、咳嗽等,絕少病人來應診時要我作出生死攸關的決定。用生死分辨極限很易,但慢性病要多久才痊愈、多嚴重才不可回復等問題的確是難以回答。我認為這些疑問本身是有問題的,在於問題只在意「中醫如何幫助病人」。

一個七十多歲的婆婆,自小做農耕工作,身體亦很重,膝關節負荷龐大。她十分幸運地到近年才出現行走時膝頭外側疼痛及變形,但因此生活甚受影響。我當時開了六天中藥,以及教導她用我送的橡皮帶做下肢拉伸動作,並囑咐她每天做兩次。結果兩星期後,我見到她健步如飛的回來覆診。原來她每天都超額做足三次拉筋,兩星期都有堅持,自然進步飛快。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中醫的世界(上)

刊登日期: 2018.10.26
作者: 陸彥維 中醫師  

中學時我發覺自己特別能照顧病人。高考後JUPAS頭兩位選了西醫科, 而第三就是浸大中醫科。我本身對中醫不多認識,未看過中醫,卻因為中醫也能醫治病人而不反感。結果高考成績不俗,達到西醫科的入讀要求,可是面試後卻緣慳一面,入讀第三志願中醫科。因為入學成續突出,我得到多於兩年學費的獎學金。

從懷疑、慌亂到自信

雖然有獎學金的榮譽,但新生年的我只有「如何最快學好中醫?」這困擾。那年我沒有很享受,只是伏頭苦幹於考試之中。成績是不錯的,但沒有對中醫產生很大的興趣。我對「讀中醫」 這決定抱著懷疑。

浸大中醫課程要讀五年,其中包括很多西醫科內容,入學就要早上學陰陽五行,下午學肌肉解剖。五年間驚險的事情有很多,有一次與同學練習針灸時,一位女同學在我面上入針,但角度不準確,觸碰到面部神經,結果我右邊面部僵硬了一整天。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領孩子改善行為(下)

刊登日期: 2018.10.19
作者: 夏宛君  

在中心工作了十多年,有很多難忘的經驗。記得最初入行時,有次和一位四歲自閉症小孩上堂,他每次都會用打人的方式吸引我注意,縱然他知道這是不對,但仍想藉此令我責罵他,增加對他的關注度。

有次我和他玩拍鐘時, 他不斷拍打我手背,我沒有理會並繼續唱歌,忽然「啪」的一聲他在我臉上打了一巴掌,從未試過被打臉的我於那刻仍然要不理會他直到下課,免得讓他以為這方法得逞, 回校會打其他小朋友或回家打家人,我亦忍耐沒有責罵他,但待他離開後我卻忍不住哭。現在這孩子已十六歲,仍然每星期都會和我唱歌彈琴呢! 

還有一件難忘事,有一個能力較弱、於五歲時還未能說話的自閉症男孩來上堂,我用了很多方法都未能令他說話,但他十分喜歡音樂,亦很喜歡我模仿他的舞姿。

過了八堂,有次上堂時我用了剛學到的技巧刺激他的語言系統,當他看食物圖片時,我說出食物的名稱,亦同時捉著他的手在鼓上拍打名稱相應的數量,最初兩堂他沒太大反應,但到第三堂時他跟著我說出食物名稱,雖然咬字不太清楚,但我當時開心得想哭出來。他的家人很感激我,這令我明白到只要有「信念」加上「努力」,方法總比困難多。

我感恩可以利用音樂去幫助有需要的小朋友,亦有機會培訓家長及教職員。二○一三年我報讀香港第一屆「國際認證行為分析師」課程。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領孩子改善行為 (上)

刊登日期: 2018.10.12
作者: 助理行為分析師 夏宛君  

我是Vienna,夏宛君,是位助理行為分析師(BCaBA)。

記得中七暑假,我探望新西蘭居住的家人時順道看看當地大學資料,當時看到「音樂治療」這科,感到好奇,加上自己一直想在大學讀音樂,所以上網搜尋相關資料,這是我第一次接觸「自閉症」。

後來幸運地被中文大學音樂系取錄。大二時,我想起音樂治療,便嘗試向這方向發展,遂副修心理學。到第三年,當計劃畢業後做甚麼,其一選擇是負笈外國修讀音樂治療,但因為自己從未接觸過有特殊需要的人,擔心自己做不來,唯有擱置;但其時已決定要先做一些關於特殊教育的工作以了解他們的需要。

畢業後,我寄自薦信到全港特殊學校,我從未擔心過找不到工作,因本身性格隨遇而安,亦深信天父會安排。最後到了保良局余李慕芬紀念學校當教師,而學校當年申請的音樂治療訓練為我也很吸引。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北斗星

刊登日期: 2018.10.05
作者: 社工 鍾威龍  

用「北斗星」形容社工,我猜是因為北斗星在古代沒有人造衛星可以輕鬆導航的時候,晚上於洶湧的大海為船隻指出正確的方向,就像社工為有需要的人,提供一個方向去面對其困難一般, 於是人們便稱社工為「北斗星」。

但事實是否真的這樣簡單呢?

我是一位中學駐校社工,以前做過小學駐校服務、家庭服務,但自己最喜歡的工作,仍然是中學駐校服務,因為我很想為青少年及其家庭服務。有時學生會問我,是教甚麼科目,我會開玩笑地說我是教同學做人道理。但其實,做人的道理並不是可以單憑教導就可以傳遞的。

很多時候,有行為問題的學生都是由老師轉介給我,希望由我來輔導,改善學生的行為問題,而我現時的做法就是奉行「讓學生思考」的宗旨去工作, 因為有行為問題的學生都會被不同的老師╱親人╱甚至輔導人員「告知」應該如何改善自己,但明顯地,未必能對所有的人都能有效。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沙畫的生命教育

刊登日期: 2018.09.28
作者: 沙畫師 胡藹的  

上次談到天父在以沙說故事,祂在編寫你我的生命故事。以下三句話將表達沙畫對我在信仰及生命教育的啓發。

「過去讓它過去」人生由時間片段組成。過去、現在和將來,一段段時光合起來,叫作人生。沙畫則以動態呈現。上一幅剛留下印象,下一幅已經展開,這是流動的畫藝。

在教學過程中,我遇過學生要變化下個沙畫畫面時,不願放棄前個畫面,不斷想前一個畫面的不好。這有礙發揮新的創意;所以,我會提醒沙畫研習者,Let it be! 「過去讓它過去」,你不能改變前一幅沙畫,正如我們不能只是回望過去;就讓沙畫教會我們,輕輕擦掉上一幅沙畫,展開新的一幅,過去讓它過去!新一頁,讓它更美!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祂在以沙說故事(二)

刊登日期: 2018.09.21
作者: 沙畫師 胡藹的  

上次談到我在四年前有機會成為全港首辦為退休人士及長者而設的沙畫工作坊導師,我喜歡愛因斯坦一句至理名言「A person who never made a mistake never tried anything new」,這是很真實的,若果我們沒有嘗試過,又怎會知道自己成功與否,本著這種信念,我決定接受新來的挑戰。這句說話也令我想起學生們常以 「Mistake!Mistake!」如此稱呼我,說到此你心裡一定很疑惑,何來學生會如此稱呼老師,就讓我說說這個稱號的由來。在當沙畫導師的初期,我也是抱持嘗試的心態,思考沙畫課程是否需要調節以配合「老友記」的手眼協調、思維模式,後來我發現這些考量其實是出於我對老友記的前設,跟首班退休人士及長者學員互動接觸過後,我有了深切的反省和體會。我們很多時也誤以為創意一定會隨年日減退,創意思維是年輕人的專利,但其實不是,「Mistake」寓意「Miss 的」(我的名字是胡藹的),就是我首班的老友記學生幽默地構想出來的,憑藉這個創意已推翻了我對老友記舊有的框架。教學當中我經驗到沙畫能幫助長者們說出他們生命的故事,不但能助人抒發情感,更建立了他們的自信;因著這份滿足感,我一邊當全職護士,一邊投身沙畫教育及表演,在接受不同的訪問以及帶領學員表演的過程,我慢慢萌生了當全職沙畫師的夢想。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祂在以沙說故事(一)

刊登日期: 2018.09.14
作者: 沙畫師胡藹的  

這是天父世界,祂創造的天下萬物都在述說著祂獨有的故事。

  COPYRIGHT KUNG KAO PO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不得轉載 聯絡我們 | 使用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