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友特工 | jy.catholic.org.hk

   |     | 

首頁 > 教友特工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死亡,不必忌諱

刊登日期: 2018.11.30
作者: 善別服務幹事 嘉百列  

十年人事幾番新,跟舊同事久別重逢,有人榮升虎爸虎媽,有人仍在電視台打拼,有人如魚得水,然而我的新工作卻意外地令人感到好奇,兩年前我毅然離開comfort zone不再寫稿, 嘗試挑戰人生,一頭栽進陌生的社福界當上「服務幹事」,到底這工作是做甚麼的?

帶活動、宣傳、編寫季刊、家訪、探病、 電話慰問......說了大半天仍然令人難以明白, 那麼不如說回我的服務對象吧!在香港有一群無依長者,過去他們像大多數人一樣,辛勤勞苦大半生,如今垂垂老矣卻孑然一身,眼見膝下無兒無女,他朝百年歸老「後事」該誰來支援? 開明睿智者自然百無禁忌,懂得委託機構做好生前規劃,從選用棺木、穿甚麼衣服、遵行何種儀式到邀請哪位親友......每一項細節皆由當事人繼續「話事」,最後一程的劇本寫好,時機一到機構便會不負所託地執行。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花果山」?

刊登日期: 2018.11.23
作者: 墳場主管 劉慧瑩  

在天主教聖地工作並不枯燥,經常接觸到不同種類動物、植物和昆蟲,特別在清明節和重陽節, 聖地就變得特別熱鬧,一班經常活躍於金山郊野公園的「朋友仔」,被掃墓人士帶來的食物飲料吸引,通通相約前來聖地一同慶節,整個聖地頓變為 《西遊記》的「花果山」。 

猴子們大大小小浩浩蕩蕩的恭候「來賓」,但牠們可真沒禮貌,常不問自取人家所帶來的食物飲品,猴大哥們更不客氣地強搶人家的袋子,牠們以為內裡有天下間美食,簡直無法無天;牠們的惡行不只令女士被嚇得花容失色,牠們的粗暴行為也會令人受傷。

聖地工作之員工對這班不速之客大感頭痛,整片地方被洗劫過後,傾側翻倒的垃圾桶,支離破碎的飲品盒,隨地棄置的食物袋, 果汁汽水一地都是,弄污先人墓地,可憐是那些每天為猴大哥們善後的清潔叔叔嬸嬸,人數不足以應付猴群;更因為猴子在本港屬於受保護動物,所以只能驅趕,不可傷害;我們通常用雷射筆驅趕猴子,但這方法只會觸怒牠們,而另一方法是拷打鐵柱用噪音把牠們嚇走。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以誠與愛送別先人(下)

刊登日期: 2018.11.16
作者: 陳展禧 遺體防腐師  

防腐師的另一個主要工作,是為遺體清潔消毒及盡力地使遺體保持最佳狀態,希望能給其家人留下一個最後,但亦是最美好的回憶,直至大家於天主懷內再聚。

每一天在殯儀館內看見人們生離死別,總是帶給別人一種悲哀的感覺。在靈堂內哭哭啼啼地悼念先人,總會為人們帶來不安的情緒。有時看到不同的家屬,為了先人的喪禮事宜而爭吵是最為無奈的。各種不同的悲傷、表現,往往最能顯示人性最真實的一面。

在殯儀館靈堂的嚴肅和教堂的莊嚴成為強烈對比。後者帶給人開心快樂、平安和諧的氣氛, 前者總是和悲傷難過、脫離不了不安緊張的情緒。我的特殊工作環境中,見到別人生離死別, 總覺得有一種叫人不安的感覺。幸好我的信仰, 相信天主一直在我身邊保護我,支持我,才能保持冷靜及帶出正面的能量。祈禱是我平靜心情最快,最有效的的方法。

我經常問自己:「生命的開始和生命的終結到底相隔多遠?」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以誠與愛送別先人(上)

刊登日期: 2018.11.09
作者: 陳展禧  

我是一位在殯儀館工作的遺體防腐師。很多朋友不期然會問: 「其實你的工作包括甚麼 ?」我大概可以說是從不同角度去幫助有需要的人吧。老實說,我本人覺得我的工作並不特別。現今社會上,每一份工作都是獨一無二的,亦有專人去負責,只不過大家較少聽到或親身接觸到「遺體防腐師」這個工種。

大家覺得我的工作與天主教能否扯上關係?我大概只能說是和教會一起幫助別人吧。我是在一個傳統天主教家庭中長大的,耶穌基督的偉大,其實在我心目中是無人能及的。

事實上,我的工作其實可算是較為厭惡性的。我的家庭和宗教信仰,亦即是天主教的精神,時常給我很大的鼓勵和勇氣。當我感到困惑時,或在我因工作關係而感到難過時,主耶穌成為我的帶路人,與我肩並肩走出黑暗,令我更有勇氣繼續行屬於我的道路,幫助更多有需要幫助的人。

我一直以主耶穌為榜樣,學習主的仁愛;當親友離世,陪隨著悲傷的同時,總會感到徬徨、無助乏力,我會用我的專業知識,加上天主教導我的耐心與愛,盡我所能去協助家屬,陪同先人走完屬於他們的最後的一段旅程,以「誠」與「愛」送別先人,這亦是我工作的一部份。

每一天的早上,我獨自一人走進冰冷冷的化妝室,面對著一排排銀灰色的手術床,床上則躺著一具具等待被處理的遺體,呈現在我面前就是一張張僵硬、了無生氣的臉孔;這就是我一天工作的開始。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中醫的世界( 下)

刊登日期: 2018.11.02
作者: 陸彥維  

剛畢業的我滿腔熱誠希望可以幫助別人,用專業去改變病人的生活。不過我自知經驗淺,容易信心不足。我常希望中醫水平可以到達最高境界,最好成為「神醫」,可以治好別人都治不好的病。接著又想,那中醫的極限是甚麼呢?是否要做到「極限」才是盡責的中醫? 

極限與責任

西醫經常遇上不治的病例,可說是每天都有拯救性命。實際上西醫要面對大量急症意外、手術、絕症等等。因為有很多案例,足夠定下指標去判斷治療效果,以及能否救治。相反地,中醫大多數面對慢性病,如膝頭痛、皮膚病、咳嗽等,絕少病人來應診時要我作出生死攸關的決定。用生死分辨極限很易,但慢性病要多久才痊愈、多嚴重才不可回復等問題的確是難以回答。我認為這些疑問本身是有問題的,在於問題只在意「中醫如何幫助病人」。

一個七十多歲的婆婆,自小做農耕工作,身體亦很重,膝關節負荷龐大。她十分幸運地到近年才出現行走時膝頭外側疼痛及變形,但因此生活甚受影響。我當時開了六天中藥,以及教導她用我送的橡皮帶做下肢拉伸動作,並囑咐她每天做兩次。結果兩星期後,我見到她健步如飛的回來覆診。原來她每天都超額做足三次拉筋,兩星期都有堅持,自然進步飛快。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中醫的世界(上)

刊登日期: 2018.10.26
作者: 陸彥維 中醫師  

中學時我發覺自己特別能照顧病人。高考後JUPAS頭兩位選了西醫科, 而第三就是浸大中醫科。我本身對中醫不多認識,未看過中醫,卻因為中醫也能醫治病人而不反感。結果高考成績不俗,達到西醫科的入讀要求,可是面試後卻緣慳一面,入讀第三志願中醫科。因為入學成續突出,我得到多於兩年學費的獎學金。

從懷疑、慌亂到自信

雖然有獎學金的榮譽,但新生年的我只有「如何最快學好中醫?」這困擾。那年我沒有很享受,只是伏頭苦幹於考試之中。成績是不錯的,但沒有對中醫產生很大的興趣。我對「讀中醫」 這決定抱著懷疑。

浸大中醫課程要讀五年,其中包括很多西醫科內容,入學就要早上學陰陽五行,下午學肌肉解剖。五年間驚險的事情有很多,有一次與同學練習針灸時,一位女同學在我面上入針,但角度不準確,觸碰到面部神經,結果我右邊面部僵硬了一整天。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領孩子改善行為(下)

刊登日期: 2018.10.19
作者: 夏宛君  

在中心工作了十多年,有很多難忘的經驗。記得最初入行時,有次和一位四歲自閉症小孩上堂,他每次都會用打人的方式吸引我注意,縱然他知道這是不對,但仍想藉此令我責罵他,增加對他的關注度。

有次我和他玩拍鐘時, 他不斷拍打我手背,我沒有理會並繼續唱歌,忽然「啪」的一聲他在我臉上打了一巴掌,從未試過被打臉的我於那刻仍然要不理會他直到下課,免得讓他以為這方法得逞, 回校會打其他小朋友或回家打家人,我亦忍耐沒有責罵他,但待他離開後我卻忍不住哭。現在這孩子已十六歲,仍然每星期都會和我唱歌彈琴呢! 

還有一件難忘事,有一個能力較弱、於五歲時還未能說話的自閉症男孩來上堂,我用了很多方法都未能令他說話,但他十分喜歡音樂,亦很喜歡我模仿他的舞姿。

過了八堂,有次上堂時我用了剛學到的技巧刺激他的語言系統,當他看食物圖片時,我說出食物的名稱,亦同時捉著他的手在鼓上拍打名稱相應的數量,最初兩堂他沒太大反應,但到第三堂時他跟著我說出食物名稱,雖然咬字不太清楚,但我當時開心得想哭出來。他的家人很感激我,這令我明白到只要有「信念」加上「努力」,方法總比困難多。

我感恩可以利用音樂去幫助有需要的小朋友,亦有機會培訓家長及教職員。二○一三年我報讀香港第一屆「國際認證行為分析師」課程。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領孩子改善行為 (上)

刊登日期: 2018.10.12
作者: 助理行為分析師 夏宛君  

我是Vienna,夏宛君,是位助理行為分析師(BCaBA)。

記得中七暑假,我探望新西蘭居住的家人時順道看看當地大學資料,當時看到「音樂治療」這科,感到好奇,加上自己一直想在大學讀音樂,所以上網搜尋相關資料,這是我第一次接觸「自閉症」。

後來幸運地被中文大學音樂系取錄。大二時,我想起音樂治療,便嘗試向這方向發展,遂副修心理學。到第三年,當計劃畢業後做甚麼,其一選擇是負笈外國修讀音樂治療,但因為自己從未接觸過有特殊需要的人,擔心自己做不來,唯有擱置;但其時已決定要先做一些關於特殊教育的工作以了解他們的需要。

畢業後,我寄自薦信到全港特殊學校,我從未擔心過找不到工作,因本身性格隨遇而安,亦深信天父會安排。最後到了保良局余李慕芬紀念學校當教師,而學校當年申請的音樂治療訓練為我也很吸引。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北斗星

刊登日期: 2018.10.05
作者: 社工 鍾威龍  

用「北斗星」形容社工,我猜是因為北斗星在古代沒有人造衛星可以輕鬆導航的時候,晚上於洶湧的大海為船隻指出正確的方向,就像社工為有需要的人,提供一個方向去面對其困難一般, 於是人們便稱社工為「北斗星」。

但事實是否真的這樣簡單呢?

我是一位中學駐校社工,以前做過小學駐校服務、家庭服務,但自己最喜歡的工作,仍然是中學駐校服務,因為我很想為青少年及其家庭服務。有時學生會問我,是教甚麼科目,我會開玩笑地說我是教同學做人道理。但其實,做人的道理並不是可以單憑教導就可以傳遞的。

很多時候,有行為問題的學生都是由老師轉介給我,希望由我來輔導,改善學生的行為問題,而我現時的做法就是奉行「讓學生思考」的宗旨去工作, 因為有行為問題的學生都會被不同的老師╱親人╱甚至輔導人員「告知」應該如何改善自己,但明顯地,未必能對所有的人都能有效。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沙畫的生命教育

刊登日期: 2018.09.28
作者: 沙畫師 胡藹的  

上次談到天父在以沙說故事,祂在編寫你我的生命故事。以下三句話將表達沙畫對我在信仰及生命教育的啓發。

「過去讓它過去」人生由時間片段組成。過去、現在和將來,一段段時光合起來,叫作人生。沙畫則以動態呈現。上一幅剛留下印象,下一幅已經展開,這是流動的畫藝。

在教學過程中,我遇過學生要變化下個沙畫畫面時,不願放棄前個畫面,不斷想前一個畫面的不好。這有礙發揮新的創意;所以,我會提醒沙畫研習者,Let it be! 「過去讓它過去」,你不能改變前一幅沙畫,正如我們不能只是回望過去;就讓沙畫教會我們,輕輕擦掉上一幅沙畫,展開新的一幅,過去讓它過去!新一頁,讓它更美!

  COPYRIGHT KUNG KAO PO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不得轉載 聯絡我們 | 使用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