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友特工 | jy.catholic.org.hk

   |     | 

首頁 > 教友特工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遇上不可思議的大熊貓(下)

刊登日期: 2019.01.25
作者: 動物訓練員 小魚  

基地裡有一隻很聰明的大熊貓,牠從小體質不太強壯,跟同伴打架或爭奪食物時很難佔上風,所以牠選擇以「智取」來保護心愛的美食。每次訓練時拿到食物後,總見牠走到遠離同伴的位置,以植物作掩護,安安樂樂地享受牠的精美點心。這個畫面跟另一邊廂幾隻大熊貓的「食物保衛戰」形成強烈對比,我心中不禁驚嘆怎麼這隻大熊貓會想出如此精明的方法呢? 

實習生課程除了要學習照顧大熊貓,我也會上課學習大熊貓、瀕危物種和動物福利等知識。

最令我印象深刻的是教育人員講解大熊貓的天敵時所說的一句話:「成年健康的大熊貓是沒有天敵的,大熊貓的天敵是人類。」這句話讓我覺得身為人類的一份子, 實在非常羞愧。

天主創造了美麗的世界、各種生物及天然資源讓人類享用,同時也要求人類好好管理世界和適當地運用天然資源。可是人類卻不斷破壞環境及傷害各種動植物,沒有做好天主交給人類的管理員任務。

我們的確需要好好反省,也認真想想自己能如何為保護環境及愛護動植物盡一分力,這樣才是一個負責任的「地球管理員」呢!讓我們都一同努力,在日常生活中多加留意,以愛護地球的方式運用天主賜給我們的天然資源吧! 

(全文完)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遇上不可思議的大熊貓(上)

刊登日期: 2019.01.18
作者: 動物訓練員 小魚  

成為動物訓練員之前,我曾到成都大熊貓繁育研究基地(下稱 「基地」)當實習生, 跟經驗豐富的餵養員學習。在那段日子裡,我天天照顧大熊貓的起居飲食,也參與訓練大熊貓的工作,是一個讓我大開眼界和充滿驚喜的旅程。

記得第一天到熊貓基地學習,我被大熊貓弄得「落荒而逃」。話說我工作的獸舍有五隻大熊貓,為了更投入工作,我需要盡快認識牠們,建立我們之間互信的關係。

於是,我向師傅了解每隻大熊貓的情況,也記著牠們的名字。完成工作後,我站在獸舍的圍欄外靜靜地看著牠們,其間我輕輕地說出其中一隻大熊貓的名字,沒想到牠隨即轉過頭來看著我!那一刻我驚訝得馬上逃離現場,躲在一旁偷看牠。說真的, 我從沒想過大熊貓的反應那麼快、聽覺這麼靈敏。

除了知道自己的名字,大熊貓還懂得動動腦筋解決問題。基地裡的大熊貓日常會接受強化後肢訓練,飼養員會用一根約兩米長的竹竿把大熊貓喜愛的食物(如蘋果、窩窩頭)送到大熊貓面前引牠們像人類一樣只靠後肢站起來。

對大熊貓來說這個訓練其實更像一個 「美食爭奪戰」, 牠們都會非常努力並且爭先恐後地爭取食物,一旦食物到手更要一邊享用美食一邊小心翼翼地保護得來不易的心愛小吃,深怕稍有鬆懈美食就會被其他同伴搶走。(待續)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奇妙的創造

刊登日期: 2019.01.11
作者: 動物訓練員 小魚  

在海洋公園工作時,我有很長一段日子負責照顧企鵝。那時候,我每天總有數小時跟幾十隻企鵝共處一室,留下很多美好的回憶。

記得第一天到企鵝小隊工作,看到餵飼時企鵝的「紀律」及服從性,我不禁感到非常驚訝!當訓練員準備好餵飼的位置,巴布亞企鵝、國王企鵝和南跳岩企鵝合共七十多隻已經乖乖地在旁等候。牠們依著訓練員的指示一隻跟一隻走到訓練員面前享用牠們最喜歡的海鮮餐。當吃了足夠份量後,訓練員會向企鵝做一個手勢示意牠們離開,牠們就會合作地走了。

企鵝的好奇心很重,遇上一些牠們未見過或者很少機會接觸的事物,牠們都會很注意。有一次,我拿著一個綁在長桿上的網在比較高的位置工作,當我回過頭來,發現一大堆企鵝全都動也不動抬頭定睛看著我,就像看見異像似的。

訓練員偶爾會設計一些遊戲或活動讓動物動動腦筋,也能刺激一下牠們表現自然行為,而其中一個特別為企鵝而設的活動是「照鏡」。每次把鏡子放在企鵝的活動區時,牠們最常見的反應就是發現新大陸般走到鏡子前、仔細看著鏡中的自己,過了一會就很熱情地跟「對方」打招呼,因為牠們並不意識到那位「新朋友」其實就是自己。我站在一旁觀察和記錄時,總會被牠們傻乎乎的表現逗得笑起來。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為青年建立信心

刊登日期: 2019.01.04
作者: 教育心理學家 區美蓮  

 「你猜猜我在想甚麼?」這是我在向同學自我介紹後,最常聽到的一句說話。教育心理學家其實未有讀心的能力,卻喜歡觀察和了解人的想法和行為,因為心理學是一門社會科學,集中研究人類的行為、感情、思維、個性及成長。

在香港,心理學家分為臨床心理學家、工業及組織心理學家、輔導心理學家、及教育心理學家(其實是沒有一種職業叫心理醫生,只有心理學家和精神科醫生)。教育心理學家與其他心理學家雖然工作上有很多共通點,但是我們主要的服務對象是學校的同學們,而一般我們會服務七至十間學校。有時同學們會很好奇,為甚麼這位「姑娘」不時會在學校出現?她究竟在學校做甚麼工作?與老師和社工有甚麼分別? 

一般人認為我在學校的主要工作是為學生進行評估。的確,我在學校會與同學「傾吓偈」,了解他們在學習上面對的問題,繼而邀請同學完成一些與學校不同的測驗或任務,了解同學的強弱項和學習困難,然後與老師和家長商討一些讓同學學習得更有效和有信心的方法。

這是我的工作之一。老師和家長也是我重要的服務對象和合作伙伴。由於他們接觸同學的時間較長,所以我亦會透過會議和工作坊接觸老師和家長,讓他們了解同學的需要,在大家的共同努力下,使同學在學習及社交情緒上,有更好的發展。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引領嘉賓分享人生經歷

刊登日期: 2018.12.14
作者: Venus 唱片騎師  

一直覺得自己是幸運的人,正確而言應該是蒙受恩寵的教友吧。小時候領洗領堅振後,仍然處於混淆無知的狀態。直至二○一○年機緣巧合下能夠跟隨教區團前往西班牙普世青年節,途中確切感受到自身與天主的關係。當時十八歲的我感覺身邊都充滿著天主派來的天使,守護著我的生活,我的信仰。

但幾年後我走上職場,在電台裡工作, 成為「為城市選擇配樂」的唱片騎師。

在日夜顛倒,忙碌的工作中,我也慢慢地離開我的信仰。離開的那段時間裡,我認為工作比參與彌撒更重要,於是再沒有如常的回去了。

突然有一天,上司安排我參與一個新節目的製作,節目性質是透過不同嘉賓的人生經歷,給聽眾正面的影響。有的嘉賓分享信仰如何扶自己一把,好讓他們從容面對巨大的困難。

其實那時候的我,因為排山倒海的工作和壓力,經常情緒不穩,脾氣暴躁。現在回想,那個節目的出現,就好像一場及時雨。我因著工作把信仰拋諸腦後,然後天主就在我的工作中出現,提醒我:我需要祂去讓自己更強大和勇敢地面對人生、工作和生活。

認真的回想過去的日子,的確很多天使曾經出現去提醒我。活在信仰下的我,是無比幸福的。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死亡,人生必修課

刊登日期: 2018.12.07
作者: 善別服務幹事 嘉百列  

轉投社福界擔任「服務幹事」近三年, 工作中接觸得最多的便是來自各階層的孤寡長者,他們中有目不識丁的退休馬姐、桃李滿門的校長,亦有住半山的隱形富豪,而他們的共通點是缺乏親友支援, 為了能按個人意願踏上歸途,他們豁達得能為自己妥善安排後事,面對死亡他們並非無畏無懼,只是他們能比年青一輩更能看透生死。

我的工作跟後事規劃及生死教育有關,記得初入行時跟一位剛喪偶的80歲老太太講「死」,戰戰兢兢的我原以為必會被駡,誰知她竟幽默地說「我老公就叻啦!要我幫佢埋單,好彩我都唔輸蝕有機構幫我!」她的瀟灑讓我感到意外。

還有一次同樣深刻,90歲老先生的兩名兒子早已離世,孫子女非常孝順亦經常探望,但老先生仍想委託機構辦後事,原因是苦無傾訴對象,他說:「每次想同啲孫仔講後事都被人鬧,佢哋叫我唔好諗啲負面嘢喎!」老先生的話令我反思;也許長輩們最能了解自己的身體變化,面對必然的死亡自當會作好準備,相反後輩或許未懂生命無常,恐懼自是必然。

忌諱死亡這傳統思想根深蒂固,我們在成長階段中均以駝鳥式心態避言,從沒建立正確的死亡觀,結果當問題突然來襲便毫無防禦力,一時間百味雜陳,憤怒、無助、失落、悲傷……最終情緒困擾,久久未能渡過哀傷期,生活亦難重回正軌。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死亡,不必忌諱

刊登日期: 2018.11.30
作者: 善別服務幹事 嘉百列  

十年人事幾番新,跟舊同事久別重逢,有人榮升虎爸虎媽,有人仍在電視台打拼,有人如魚得水,然而我的新工作卻意外地令人感到好奇,兩年前我毅然離開comfort zone不再寫稿, 嘗試挑戰人生,一頭栽進陌生的社福界當上「服務幹事」,到底這工作是做甚麼的?

帶活動、宣傳、編寫季刊、家訪、探病、 電話慰問......說了大半天仍然令人難以明白, 那麼不如說回我的服務對象吧!在香港有一群無依長者,過去他們像大多數人一樣,辛勤勞苦大半生,如今垂垂老矣卻孑然一身,眼見膝下無兒無女,他朝百年歸老「後事」該誰來支援? 開明睿智者自然百無禁忌,懂得委託機構做好生前規劃,從選用棺木、穿甚麼衣服、遵行何種儀式到邀請哪位親友......每一項細節皆由當事人繼續「話事」,最後一程的劇本寫好,時機一到機構便會不負所託地執行。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花果山」?

刊登日期: 2018.11.23
作者: 墳場主管 劉慧瑩  

在天主教聖地工作並不枯燥,經常接觸到不同種類動物、植物和昆蟲,特別在清明節和重陽節, 聖地就變得特別熱鬧,一班經常活躍於金山郊野公園的「朋友仔」,被掃墓人士帶來的食物飲料吸引,通通相約前來聖地一同慶節,整個聖地頓變為 《西遊記》的「花果山」。 

猴子們大大小小浩浩蕩蕩的恭候「來賓」,但牠們可真沒禮貌,常不問自取人家所帶來的食物飲品,猴大哥們更不客氣地強搶人家的袋子,牠們以為內裡有天下間美食,簡直無法無天;牠們的惡行不只令女士被嚇得花容失色,牠們的粗暴行為也會令人受傷。

聖地工作之員工對這班不速之客大感頭痛,整片地方被洗劫過後,傾側翻倒的垃圾桶,支離破碎的飲品盒,隨地棄置的食物袋, 果汁汽水一地都是,弄污先人墓地,可憐是那些每天為猴大哥們善後的清潔叔叔嬸嬸,人數不足以應付猴群;更因為猴子在本港屬於受保護動物,所以只能驅趕,不可傷害;我們通常用雷射筆驅趕猴子,但這方法只會觸怒牠們,而另一方法是拷打鐵柱用噪音把牠們嚇走。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以誠與愛送別先人(下)

刊登日期: 2018.11.16
作者: 陳展禧 遺體防腐師  

防腐師的另一個主要工作,是為遺體清潔消毒及盡力地使遺體保持最佳狀態,希望能給其家人留下一個最後,但亦是最美好的回憶,直至大家於天主懷內再聚。

每一天在殯儀館內看見人們生離死別,總是帶給別人一種悲哀的感覺。在靈堂內哭哭啼啼地悼念先人,總會為人們帶來不安的情緒。有時看到不同的家屬,為了先人的喪禮事宜而爭吵是最為無奈的。各種不同的悲傷、表現,往往最能顯示人性最真實的一面。

在殯儀館靈堂的嚴肅和教堂的莊嚴成為強烈對比。後者帶給人開心快樂、平安和諧的氣氛, 前者總是和悲傷難過、脫離不了不安緊張的情緒。我的特殊工作環境中,見到別人生離死別, 總覺得有一種叫人不安的感覺。幸好我的信仰, 相信天主一直在我身邊保護我,支持我,才能保持冷靜及帶出正面的能量。祈禱是我平靜心情最快,最有效的的方法。

我經常問自己:「生命的開始和生命的終結到底相隔多遠?」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以誠與愛送別先人(上)

刊登日期: 2018.11.09
作者: 陳展禧  

我是一位在殯儀館工作的遺體防腐師。很多朋友不期然會問: 「其實你的工作包括甚麼 ?」我大概可以說是從不同角度去幫助有需要的人吧。老實說,我本人覺得我的工作並不特別。現今社會上,每一份工作都是獨一無二的,亦有專人去負責,只不過大家較少聽到或親身接觸到「遺體防腐師」這個工種。

大家覺得我的工作與天主教能否扯上關係?我大概只能說是和教會一起幫助別人吧。我是在一個傳統天主教家庭中長大的,耶穌基督的偉大,其實在我心目中是無人能及的。

事實上,我的工作其實可算是較為厭惡性的。我的家庭和宗教信仰,亦即是天主教的精神,時常給我很大的鼓勵和勇氣。當我感到困惑時,或在我因工作關係而感到難過時,主耶穌成為我的帶路人,與我肩並肩走出黑暗,令我更有勇氣繼續行屬於我的道路,幫助更多有需要幫助的人。

我一直以主耶穌為榜樣,學習主的仁愛;當親友離世,陪隨著悲傷的同時,總會感到徬徨、無助乏力,我會用我的專業知識,加上天主教導我的耐心與愛,盡我所能去協助家屬,陪同先人走完屬於他們的最後的一段旅程,以「誠」與「愛」送別先人,這亦是我工作的一部份。

每一天的早上,我獨自一人走進冰冷冷的化妝室,面對著一排排銀灰色的手術床,床上則躺著一具具等待被處理的遺體,呈現在我面前就是一張張僵硬、了無生氣的臉孔;這就是我一天工作的開始。

  COPYRIGHT KUNG KAO PO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不得轉載 聯絡我們 | 使用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