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友特工 | jy.catholic.org.hk

   |     | 

首頁 > 教友特工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愛跳舞(上)

刊登日期: 2019.05.24
作者: 舞蹈藝術工作者 顏麗娜  

愛跳舞! 

1234⋯⋯腳趾要繃到最尖最尖。

5678⋯⋯腰身要拉到最高最高。

一個個四五歲的小孩,聽著老師的指導,露出自滿的表情,竭力模仿。

1234⋯⋯大家要呼吸,不要僵硬

5678⋯⋯大家眼神要放遠放亮,注意表情。

一位位已退休的女士,認真地跟著老師,小心翼翼,努力模仿。

只要你喜愛,甚麼年紀都可以跳舞。

芭蕾舞、現代舞、中國舞、爵士舞、街頭舞、健康舞、還有現在流行的K-POP⋯⋯ 

舞蹈是藝術,是文化,是傳統,是創意,是興趣,是運動,是娛樂。

只要你願意,一定揀選到喜愛的舞蹈。

教授中國舞多年,一切循序漸進。訓練由最細微的腳趾尖開始,延展到全身每一部位,腰、腿、身軀、四肢、頭,每個動作都要好好配合協調,跟著音樂,配合節拍,舞動身體。訓練到此階段,還只是達到舞者自娛的目的,要達到表演藝術的水準,心神細緻的表達,各方面要求更高。

這是艱難又複雜的工作,時勢所趨,近年學生學習舞蹈除了為興趣,更多也是為一紙證書。作為舞蹈老師,除了要讓學生參與考試,更大的願望是幫助學生找到舞蹈的樂趣,培養真正的興趣,不但為成績而喜,更要為舞蹈而樂。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以同理心解憂(下)

刊登日期: 2019.05.17
作者: 輔導心理學家 郭倩衡  

我作為輔導心理學家,工作主要是利用談話治療方式幫人治療「心病」;但是,輔導心理學不僅「治病」,我也不稱呼來找我的人為「病人」,因為我的工作除了處理人們即時情緒困擾,更重要是幫人「預防勝於治療」, 找到自己的強項和優勢,保持心理健康。

我每天也走訪不同的地方,接觸不同年齡、背景的人;為他們提供心理輔導、講座或工作坊等服務。

我會談論的話題也很廣泛呢!可能關於性格、情緒、學業、工作、人際關係、生涯規劃等等。有時遇到一些不擅表達自己感受的人來求助,我會利用一些書籍、玩具、圖卡、甚至一些自創的工具,令輔導過程充滿趣味,雙方慢慢建立信任,找到「打開心窗」的鑰匙。

曾經面見過一位悶悶不樂的中學生,他一開始便對我說:「你不用勸我想正面點、開心點,我的痛苦,沒有人明白!」我沒有半句爭論或批評,反而默存在心,一直無條件地聆聽、回應他的感受,盡我所能運用同理心(Empathy),也就是設想自己代入他的處境,建立共鳴。經過一段時間輔導,他竟然對我說:「雖然很難找到同自己一樣經歷的人, 但有人聆聽和明白,真的很治愈!多謝你!」原來,心理輔導的重點不只是說話,反而是聆聽,沒有批判的聆聽!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以同理心解憂(上)

刊登日期: 2019.05.10
作者: 輔導心理學家 郭倩衡  

我是一位輔導心理學家(Counselling Psychologist)。大家聽到「心理學家」這個職業,會想起甚麼呢?有些人會說:「你會讀心術嗎?」「你是不是專門幫人做心理測驗?」⋯⋯ 

其實,心理學家的工作一點也不神秘,我們絕不會單憑人們的三言兩語, 便妄下判斷 ,也不會胡亂評論一個人的想法和感受。反而,我們必須透過科學實證、以及利用心理學的理論基礎來「拆解人心」。

也有人問:「那麼,你是心理醫生嗎?」其實,世界上根本沒有「心理醫生」這種職業呢!也許只是電影、電視劇約定俗成編出來的名稱,現實有的兩個專業分別是:「精神科專科醫生」和「心理學家」。

一般來說,精神科專科醫生主要會利用處方藥物為人治理精神或情緒病患;而我作為心理學家,則會透過心理輔導(Psychological Counselling),即談話治療(Talking Therapy)的方式, 幫助人們作抒發,從而找出困擾他們的問題根源、再一起尋找方法疏理,所謂「心病還須心藥醫」的「心藥」,其實就是一份無條件的共鳴與鼓勵——「同理心」(Empathy)是也。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自由的設計師(下)

刊登日期: 2019.05.03
作者: 自由工作者 小桌  

Freelancer的實際生活其實很需要自律,因為沒有人規定你的上下班時間。我會盡量規定自己按時工作,不過有時工作需要,也還是會忙得沒空午膳,也會工作至夜深。然後接到客戶的查詢或催促,無論那時是夜深或者星期六日,一樣都要趕工。而且設計、行政、宣傳一腳踢,真的很艱難。

辛苦不要緊,有時付出了努力,卻收不到應有的報酬,才是最惱人的。試過有些公司拖數幾個月,甚至半年,每次都有不同的藉口。可能我過去的經歷都比較簡單,初時也沒有意識要簽約或者收取訂金,有關版權的事宜也不太認識,所以都碰過不少灰。這些經歷讓我知道,人與人之間信任固然重要,但同時也要適當的保障自己。除了被拖欠工資外,Freelancer最害怕的,一定是沒有收入。早幾個月,我就試過完全沒有工作。看著銀行戶口,覺得很徬徨。也會質疑自己的能力,是否自己不夠好,是否自己不夠努力,好像每天都在浪費人生,沒有貢獻。

但我自己是個不能閒著的人,所以除了每天繼續按早前定下的規律起床外,我開始每天給自己一些功課和練習,可能畫一些不熟識的主題,或者試用不同畫具練習,也試試多看別人的作品。我也想起一些自己想畫,卻因為趕稿而沒時間畫的主題。其中一個,就是卡通聖人。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自由的設計師(上)

刊登日期: 2019.04.27
作者: 自由工作者 小桌  

最近和朋友見面,被問得最多的問題總是: 「其實你現在的工作是甚麼?」

我是一個Freelance graphic designer、插畫師及攝影師。Freelance的意思其實就是沒有老闆及固定的上班時間,可以是每天都工作,也可以是完全沒有工作,即是沒有收入。為甚麼就不「正正經經」打份工呢? 

嗯,就是不太想吧。我是個會不停問自己在做甚麼的人,在我成為freelancer之前,我曾經做過大專牧民、小學牧民助理及中學老師,雖然很喜歡教學工作,但心底裡總是覺得自己與制度格格不入。之後去了一年working holiday,人在外地,衝擊特別多,開始反思自己想追求的是甚麽。

自小就喜歡畫畫,但沒受過正統繪畫訓練, 只是自己亂畫。回來香港之後,覺得想要一些轉變,所以修讀了一個設計文憑課程,開啟了我人生另一頁。

我當時差不多是班上最年長的同學,因為目標清晰,上課特別認真,也得到老師的賞識,不時給予我工作機會,讓我去了解這個行業,開始接不同的設計案子,真正接觸這個商業社會。因為想充實自己,也去了修讀商業攝影課程,替不同客戶拍攝照片。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我在小島上班

刊登日期: 2019.04.12
作者: 保育工作者 石果豐  

在小島最有趣的工作,就是間中需要親身上陣,帶領一些導賞團。來自堂區、主日學、學校、社福團體也有。如何能讓不同背景的人士認識小島鄉情呢? 是一個很重要的課題。

帶領學生探險

例如我曾經有一團帶領小學生,他們來到郊外地方,歡躍不已,自然要讓他們體驗一下小島有活力的一面!走到紅樹林跟彈塗魚、招潮蟹打個招呼,如何分辨雄蟹或雌蟹呢?原來雄蟹擁有一隻大螯和一支小螯,雌蟹兩隻螯都是很小的,其他外觀上差不多一樣!單是分別雄雌,大家都花了不少時間,聚精會神留心觀察。

此外,環島一週的導賞團需要上山繞一圈。因山上沒有建築物,如果想令旅程有趣一點,就可以介紹沿途植物的用途。例如有一種植物,名叫崗松,我在山上摘下一小根枝條(如非教學用途,請愛護郊野植物),將葉片在手上揉碎,然後伸出手給大家聞「阿!很大陣藥油味!」原來村民叫這樹做「白花油樹」,有驅蚊的功效呢! 

除了生動的知識傳遞之外,作為一條天主教教友村,導賞的時候也要適時作信仰培育呢!如何將地鹽世光這段聖言生動地透過造鹽表達出來呢?我很喜歡用一個比喻,將鹽比作傳教士,投入傳教地區(一鍋湯)當中,會發生甚麼?鹽本身消失了(犠牲了自己),但是那一鍋湯餘下來的,還存留著鹽的味道。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我在小島上班(上)

刊登日期: 2019.04.05
作者: 保育工作者 石果豐  

如果要你想像一下將來會在一個怎樣的地方工作,你會如何回答?寫字樓?學校?醫院?還是地盤?有人會答「小島」嗎?西貢鹽田梓正是一個充滿恩寵的小島,而且有無窮無盡的工作等著人去完成。

很多人會問我,到底在一個小島上有甚麼東西可以做,可多了! 小時候初踏這島,人去樓空,村屋破落,當時實在想像不了這島竟會一步步地重生——由教堂、鹽場的復修,直至今天逐步發展成為以文化、宗教、生態和旅遊為重點的保育村落,都是由零開始的。

對於小島來說,我是一位半途加入的專業人士,作為一位可持續旅遊規劃師,是希望小島的資源可持續地運用及達致保育目標。

進入小島工作,首先我就被告知本村保育的四大重點之內,甚麼都可以探討,可以實行!所以在島上,除了一般接待遊客及朝聖者之外, 還有導賞、工作坊、專題體驗等等很有趣的項目需要處理。間中還需要到長者中心、大學等地主持義工訓練呢! 

然而,對當地村民來說,一個初來步到的教友對他們就是一位外人,是需要抱持一份謙卑的心,花很多時間去互相了解的。例如會問一下他們在村裡以前的生活、故事、島上植物的功用等。

工作了一年多,總算略為了解傳教士當初是怎樣走入村民當中,與他們一起生活,這也是傳教的體驗。(待續)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空手・人生・信仰(下)

刊登日期: 2019.03.29
作者: 空手道教練 李守政  

不經不覺我習空手道已經三十三年,當教練已廿五年了。由一無所知的初學者到現在黑帶六段資深教練,由初參賽的薯仔到代表香港出賽的個人型選手,再到港隊青苖教練。我從正規選手退役後,仍然在日本正剛館世界賽參加壯年組個人型比賽。目的是為了給徒兒一個學習的榜樣,不斷求進步,不斷求改變。好學及不屈的個性,推動我努力向前,與世界接軌,並將最好的教練法帶給我最愛的徒兒。

2007年我在聖神修院取得了我人生第一個學士學位(宗教學)。2008年我和太太Pinky步入教堂,許下我們的婚姻盟誓。2009年我和徒兒在香港空手道賽贏取了隊際型冠軍,並晉身港隊訓練,代表香港出戰。與此同時,我亦創立了自己公司慶禮院製作室。除了售賣聖物外,公司還有一個給我教授空手道的排練室。

與太太藉武術幫助兒童

我在空手道路上不得不提及我的太太Pinky,她是我在生命路上的好拍檔;她是一個黑帶四段的空手道教練,她很喜歡培育小孩。為那些有特殊需要的兒童,去修讀「感統訓練」,並放在她的空手道教練法裡。我們於6年前誕下了一個活潑好動的女兒樂童,她現在已是綠帶學員了。上主為我揀選了一個好助手,在婚姻生活、空手道及公司業務上互相扶持,互相滋養, 互相成就。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空手・人生・信仰(上)

刊登日期: 2019.03.22
作者: 空手道教練 李守政  

空手道是赤手空拳的武術。昔日沖繩人往來中國福州通商,學習了中國拳法,帶回沖繩,名為「唐手」。而沖繩那霸市衍生了空手道其中一種手法,名為那霸手,即後人稱之為「剛柔流」。我們剛柔流流祖宮城長順先生將剛柔流帶到日本本土。1939年正在立命館大學就讀的多田正剛館祖,加入空手道部跟隨流祖宮城長順先生學藝。館祖後來於1945年成立日本正剛館空手道士會,積極由西日本推廣至世界各地。而香港正剛館亦於1967年創立。

空手道不單是我的愛好,更是我一個發揮聖鮑思高神父精神的園地。在小學時,我被標籤為一個超級頑劣的人。不時與老師及長輩對著幹。在學業觸礁,整天活在比較及判斷之下,為了捍衛自我,就在歪路上汲取大家的目光。在這裡要向那些給我欺凌及拳打過的小學同學誠心致歉。回看過去,是誰改變了我?一是天主教信仰,二是空手道,三是中學時的歐啟忠老師。入讀香港鄧鏡波書院後,認識了鮑思高神父的故事,並在中二時加入了灣仔少年警訊空手道班, 隨鄒悅良師範學藝。

生於那,長於那,不能選擇。我沒有高學歷, 我家亦不富裕,但我沒有因此而放棄自己。這是我從空手道學到的「不屈」精神。

我有我的能力、智慧、豐富的人生經驗及一雙手,為我的未來努力打拚,我相信總有一天能夠有所成就。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螞蟻》的故事(下)

刊登日期: 2019.03.15
作者: 音樂監製 黃安弘  

上回解釋了作、編曲的工作。這一篇會分享監製、錄音和混音等方面。

部份監製只會制定project的大方向,如編曲和演繹的風格;其他如我也會負責後期製作。如果預算容許,我會為歌手安排最少兩、三個錄音session,每個約四小時。用十多小時灌錄一首三至四分鐘的歌可能有點誇張;但就算歌手本身發揮得好,要精益求精,例如保證咬字正確、有不同層次的情感表達,因此灌錄可以花很多時間。

善用科技灌錄

灌錄了很多takes,隨後的工作就是將最好的接駁起來。這也十分費時,例如要令每一句聽起來連貫,或要對每一個字的音量和長短作出調整,甚至要將不同takes裡的聲母和韻母合併。然後就是把音準較正,即坊間所謂的autotune,但其實還是需要人手控制。前輩說,在電腦音樂普及前,這一切都是天方夜譚。科技幫了歌手一把,但也令他們的演繹更臻完美。

混音是很多人有所誤解的環節。要將不同樂器的音軌放進一個mix,其實需要很多後期處理,例如對鼓、敲擊樂器的音量控制、令人聲在眾多樂器中仍能突出等。處理幾十甚至過百條音軌,要求不少技巧和經驗,亦需要軟體甚至硬體效果器的幫助,投資也比較大。我監製的作品中, 最喜歡的是符家浚的《回頭開始》。

  COPYRIGHT KUNG KAO PO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不得轉載 聯絡我們 | 使用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