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友特工 | jy.catholic.org.hk

   |     | 

首頁 > 教友特工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手術室的護守天使(上)

刊登日期: 2019.09.20
作者: 麻醉科專科醫生 郭蕙漩  

你有試過做手術嗎? 你有過被麻醉的經驗嗎? 相對於內科、外科、兒科、急症科等大眾熟悉的專科,麻醉科似乎多一點的神秘。很多人會問我, 麻醉科是做甚麼的?麻醉科是不是打針後就完成工作了?還有其他工作嗎?

麻醉科是芸芸醫學專科的一種。要成為一個麻醉科醫生,要先在大學修讀醫科,畢業、完成實習,再接受至少六年的在職專科培訓,並成功通過所有專科考試。要求那麼嚴謹,因為麻醉不是簡單的事。

「麻」是「不痛」,而「醉」則是「無知覺」的意思。 換言之,「麻醉」是一種在手術當中利用藥物令痛覺及(或)知覺暫時消失的醫療技術,使病人在手術過程中感覺不到疼痛,同時方便施手術。

不過,原來現代的麻醉技術也只有170 年的歷史。在1846年乙醚(Ether)被發現能夠應用於麻醉以前,人們為了達到止痛的目的所使用的麻醉╱止痛方法還是很原始,有些甚至非常危險,例如利用電魚發電來麻醉病人,現在聽來當然匪夷所思,也非常危險。現代醫學之能夠進行多項複雜的手術, 如換心手術,我們必要感謝麻醉先輩們的努力,發展各式各樣的藥物和技術,讓我們今日能享有舒適且安全之麻醉品質。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排難解紛尋公義(下)

刊登日期: 2019.06.28
作者: 律師 Nelson  

回應上期文首,作為律師,我們心中的公義,其實和天父眼中的公義是沒有分別的。在我看來,有分別的,是人。

法律是人制定的一套制度, 但正如教父聖多瑪斯(Thomas Aquinas)說過,人心目中是有一套天生的法度,這個就是人心目中應有的公義(lex natura)。這個理論打從我修讀法律當中「法律史」及「法律哲學」以來,已經深深植根在我心中。

因此到今時今日,我在主打處理的民事索償案中,也是按這理念處事。我自信,這也是上主希望我作為一名公教律師,在法律上能夠做到的一點。為我們天主教徒,任何人都是上主在世上執行公義或者工作的一件小工具。

的確,在我人生暫時的數十年裡,經歷過不少不常見的,甚至是難以使人相信的事、風險和危機。也不是每次都是如我訂下的路徑或目標而行的。但每次我最煩惱的時候,事情就會有意想不到的轉機,而且結果往往是比我想像中來得更圓滿、平安。

就是這樣,天父在不同的地方,不同的時空下,給了我空間去為祂作證、服務。更讓我有意成為一位證婚律師(正式名稱為「婚姻監禮人」)。在為別人證婚的同時,我每次都會用些小故事,去為非教友的新人帶來婚姻的正面信息和意義;更希望為剛結婚的伴侶帶來一些啟發。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排難解紛尋公義(上)

刊登日期: 2019.06.21
作者: 律師 Nelson  

律師,是否一個超級市儈的行業?還記得在新約中,多少經師和法學士都是和耶穌對著幹的,表面上飽讀詩書的人(最「叻仔」那位都只是在問了耶穌問題後被主讚了一句「你離天國不遠了」)。這或多或少也為這個行業蒙上了一些負面的色彩。

事實上,律師口中的公義,是否就是和天主教教義中,「公義」有著不同的解釋呢?

我是Nelson,一位教友律師。要說我的故事,就要由四十年前說起了⋯⋯ 

當年高主教書院還是一所頗新的學校, 還是要「排凳仔」取入學表格的。家住中環的家父,當年就是聽說不少這所新學校的畢業生也有不錯的發展,所以就為我排了這條隊,也影響了我的人生—— 不論是事業,個人,還有宗教上的成長。

不少朋友也會想,我是不是由小朋友開始已經想做律師呢?哈,這回你猜對了,我真的是打從小學三年級開始,已經有在中文作文「我的志願」中,以律師作為我的職業的(其實那篇文章我更寫了要日後當法官的,這又是別論,暫按下不表)。這夢想, 大概在1994年夏天,初步實現了,因為當年就是香港大學法學院取錄了當時又矮又瘦弱的我。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小實驗 大挑戰(下)

刊登日期: 2019.06.14
作者: 大學生物科技實驗室技術員 林敏婷  

在本科畢業後,我有幸到醫學院深造,學習更多更深入、更先進的醫藥科學知識,踏上見習科研人員之路。先前在理學院學習基礎科學知識固然重要,在醫學院更能將所學習的應用到病人身上。

在研究院內,我不止學習生物醫學的理論和相關的實驗技巧,更要涉獵統計學和生物訊息學的範疇。自2005年人類基因圖譜測序完成,公共基因數據庫提供基因大數據,我學習了電腦編程和數據發掘方法,分析基因數據,以完成關於胃癌的研究課題。這項研究雖然找到和胃癌有關的基因靶點,但距離臨床應用還有一條漫長的道路。

研究細菌與胃病

畢業後,我留在醫學院工作,參與了一項更貼地的研究項目:研發非侵入性胃部幽門螺絲菌的檢測方法。

感染幽門螺絲菌會引致胃炎,以及胃潰瘍。胃部長期發炎甚至會演變成胃癌。當時檢測幽門螺旋菌主要靠內窺鏡檢查。內窺鏡檢查是入侵性的,需要切取胃部組織去檢驗,而且插入內窺鏡喉管會令病人不適。因此有需要研發一種準確可靠、非入侵性的幽門螺旋菌血液測試方法。由於涉及病人血液樣本,這項研究開展前需要得到臨床研究倫理委員會的批准。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小實驗 大挑戰(上)

刊登日期: 2019.06.07
作者: 大學生物科技實驗室技術員 林敏婷  

小時候,相信大家也會寫過一篇題為《我的志願》的作文吧。當時,從課本上看到了牛頓的故事,就寫下了我的志願——要成為一位科學家。

我自小對事物感到好奇,希望了解背後的原理,也喜愛閱讀普及科學的課外書籍,感謝老師的栽培,讓我能參與相關的課外活動,透過一些趣味小實驗,學習了科學方法。

科學方法包括五個步驟,第一步是觀察。照鏡子時,我們可以看到在自己背後的東西。第二步是假設。如果把兩塊鏡子組合起來,透過反射原理,我們是不是可以看到比自己視線更高的地方呢?第三步是實驗。我們可用一個長紙盒,在兩端適當位置切一個正方形開口,並在盒內對應開口的位置各放置一塊傾斜45度,平衡相對的鏡子,這樣便製作了我們的實驗道具—潛望鏡。使用潛望鏡,我們的確可以避開障礙物,看到障礙物後面的物件。第四步是分析。物件的光線原本被障礙物遮擋,不能直接進人觀察者的眼裡。但利用激光筆分析光的路線,讓我們看到光線從潛望鏡一端進入紙盒,被第一塊鏡子反射到在紙盒另一端的第二塊鏡子,再反射出去。第五步是結論。當物件的光線被潛望鏡的兩塊鏡面反射後,便能進入觀察者的眼裡。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愛跳舞(下)

刊登日期: 2019.05.31
作者: 舞蹈藝術工作者 顏麗娜  

授舞多年,喜歡看見學生上課時的認真專注,雖然教授同一舞蹈,但到每一位學生跳出來時,都不一樣,非常有趣。為舞蹈注入個別的生命, 都有自己獨有的個性,這是帶有生命的舞蹈。

生命源自靈活的軀體,第六天,天主創造人,打開了靈魂的窗囗,舞蹈就是用身體和眼睛去表達人的內心世界,這是最誠實而又最原始的語言,沒有矯飾的言詞。

每一種藝術都有自己獨特的內涵,舞者一舉手、一投足,都是美的表現,帶領觀眾進入舞者的世界。不同國家的民族舞帶領您走到各國的傳統文化領域: 

典雅的芭蕾舞,讓人感受到不凡的氣質。

中國古典舞,每一個呼吸都可帶您到達那很遠很深的詩一般的境界。

現代舞啟發您探討人生,思索周遭的事與物。蘊含濃厚地方文化的街頭舞,讓人發洩旺盛的精力,發揮叛逆的精采。K-pop, 更能表現年青男女的獨特個性。

現為人師,也曾為舞者,當年也會問自己,我的舞是甚麼? 

參與彌撒聖祭時,歌詠團用美妙嘹亮的歌聲讚美天主,讓人感動,一心總是羡慕別人。但可惜自己卻是五音不全,每種藝術都是要有天份的,沒有天分,歌聲變噪音,定會嚇走身邊的人,只好細細聲唱別人聽不到的歌。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愛跳舞(上)

刊登日期: 2019.05.24
作者: 舞蹈藝術工作者 顏麗娜  

愛跳舞! 

1234⋯⋯腳趾要繃到最尖最尖。

5678⋯⋯腰身要拉到最高最高。

一個個四五歲的小孩,聽著老師的指導,露出自滿的表情,竭力模仿。

1234⋯⋯大家要呼吸,不要僵硬

5678⋯⋯大家眼神要放遠放亮,注意表情。

一位位已退休的女士,認真地跟著老師,小心翼翼,努力模仿。

只要你喜愛,甚麼年紀都可以跳舞。

芭蕾舞、現代舞、中國舞、爵士舞、街頭舞、健康舞、還有現在流行的K-POP⋯⋯ 

舞蹈是藝術,是文化,是傳統,是創意,是興趣,是運動,是娛樂。

只要你願意,一定揀選到喜愛的舞蹈。

教授中國舞多年,一切循序漸進。訓練由最細微的腳趾尖開始,延展到全身每一部位,腰、腿、身軀、四肢、頭,每個動作都要好好配合協調,跟著音樂,配合節拍,舞動身體。訓練到此階段,還只是達到舞者自娛的目的,要達到表演藝術的水準,心神細緻的表達,各方面要求更高。

這是艱難又複雜的工作,時勢所趨,近年學生學習舞蹈除了為興趣,更多也是為一紙證書。作為舞蹈老師,除了要讓學生參與考試,更大的願望是幫助學生找到舞蹈的樂趣,培養真正的興趣,不但為成績而喜,更要為舞蹈而樂。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以同理心解憂(下)

刊登日期: 2019.05.17
作者: 輔導心理學家 郭倩衡  

我作為輔導心理學家,工作主要是利用談話治療方式幫人治療「心病」;但是,輔導心理學不僅「治病」,我也不稱呼來找我的人為「病人」,因為我的工作除了處理人們即時情緒困擾,更重要是幫人「預防勝於治療」, 找到自己的強項和優勢,保持心理健康。

我每天也走訪不同的地方,接觸不同年齡、背景的人;為他們提供心理輔導、講座或工作坊等服務。

我會談論的話題也很廣泛呢!可能關於性格、情緒、學業、工作、人際關係、生涯規劃等等。有時遇到一些不擅表達自己感受的人來求助,我會利用一些書籍、玩具、圖卡、甚至一些自創的工具,令輔導過程充滿趣味,雙方慢慢建立信任,找到「打開心窗」的鑰匙。

曾經面見過一位悶悶不樂的中學生,他一開始便對我說:「你不用勸我想正面點、開心點,我的痛苦,沒有人明白!」我沒有半句爭論或批評,反而默存在心,一直無條件地聆聽、回應他的感受,盡我所能運用同理心(Empathy),也就是設想自己代入他的處境,建立共鳴。經過一段時間輔導,他竟然對我說:「雖然很難找到同自己一樣經歷的人, 但有人聆聽和明白,真的很治愈!多謝你!」原來,心理輔導的重點不只是說話,反而是聆聽,沒有批判的聆聽!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以同理心解憂(上)

刊登日期: 2019.05.10
作者: 輔導心理學家 郭倩衡  

我是一位輔導心理學家(Counselling Psychologist)。大家聽到「心理學家」這個職業,會想起甚麼呢?有些人會說:「你會讀心術嗎?」「你是不是專門幫人做心理測驗?」⋯⋯ 

其實,心理學家的工作一點也不神秘,我們絕不會單憑人們的三言兩語, 便妄下判斷 ,也不會胡亂評論一個人的想法和感受。反而,我們必須透過科學實證、以及利用心理學的理論基礎來「拆解人心」。

也有人問:「那麼,你是心理醫生嗎?」其實,世界上根本沒有「心理醫生」這種職業呢!也許只是電影、電視劇約定俗成編出來的名稱,現實有的兩個專業分別是:「精神科專科醫生」和「心理學家」。

一般來說,精神科專科醫生主要會利用處方藥物為人治理精神或情緒病患;而我作為心理學家,則會透過心理輔導(Psychological Counselling),即談話治療(Talking Therapy)的方式, 幫助人們作抒發,從而找出困擾他們的問題根源、再一起尋找方法疏理,所謂「心病還須心藥醫」的「心藥」,其實就是一份無條件的共鳴與鼓勵——「同理心」(Empathy)是也。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自由的設計師(下)

刊登日期: 2019.05.03
作者: 自由工作者 小桌  

Freelancer的實際生活其實很需要自律,因為沒有人規定你的上下班時間。我會盡量規定自己按時工作,不過有時工作需要,也還是會忙得沒空午膳,也會工作至夜深。然後接到客戶的查詢或催促,無論那時是夜深或者星期六日,一樣都要趕工。而且設計、行政、宣傳一腳踢,真的很艱難。

辛苦不要緊,有時付出了努力,卻收不到應有的報酬,才是最惱人的。試過有些公司拖數幾個月,甚至半年,每次都有不同的藉口。可能我過去的經歷都比較簡單,初時也沒有意識要簽約或者收取訂金,有關版權的事宜也不太認識,所以都碰過不少灰。這些經歷讓我知道,人與人之間信任固然重要,但同時也要適當的保障自己。除了被拖欠工資外,Freelancer最害怕的,一定是沒有收入。早幾個月,我就試過完全沒有工作。看著銀行戶口,覺得很徬徨。也會質疑自己的能力,是否自己不夠好,是否自己不夠努力,好像每天都在浪費人生,沒有貢獻。

但我自己是個不能閒著的人,所以除了每天繼續按早前定下的規律起床外,我開始每天給自己一些功課和練習,可能畫一些不熟識的主題,或者試用不同畫具練習,也試試多看別人的作品。我也想起一些自己想畫,卻因為趕稿而沒時間畫的主題。其中一個,就是卡通聖人。

  COPYRIGHT KUNG KAO PO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不得轉載 聯絡我們 | 使用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