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友特工 | jy.catholic.org.hk

   |     | 

首頁 > 教友特工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應用資訊科技(下)

刊登日期: 2019.10.25
作者: 資訊科技顧問 吳君臨  

當初入職IT公司後的第一項工作,是做收銀系統(POS)的技術支援,雖然不是設計程式的工作,但總算入行了,就由低做起吧。以前牧民工作者是對人的工作,而技術支援也需要經常與用戶聯絡,所以轉型沒太大難度,主要是由外展直接與人面對面接觸,變為坐辦公室用電話與客戶溝通。

及後因人事變動,我還有機會接觸其他商業系統,學習使用及設置。另外,我也向上司反映,希望有涉足其他工種的機會。當時另一小組正開發一個用於衛星通訊公司的衛星頻道預約及管理系統,他們正需要程式員,於是部份時間借調到開發小組,使我再有機會參與程式設計。

約兩年前,在機緣巧合下,我轉到另一組專門替客戶架設企業資源管理系統(ERP)的小組,學習開發新的系統,直到現在。ERP是一種商業軟件,以會計系統為基礎,再把行業專用的模組(Modules)如地產、物流、製造、採購、銷售等整合在內,因為所有與生意營運有關的開支及收益,最後都要記到帳簿上。雖然這套系統已有一系列完整的功能,但因應每間公司各有自己一套業務程序及要求,因此系統也提供客制化(Customization)的功能。我們用這功能,就能製作出合符客戶需要的新程式。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應用資訊科技(上)

刊登日期: 2019.10.18
作者: 資訊科技顧問 吳君臨  

我是一位資訊科技顧問,或者簡單說我是做IT的(即資訊科技)。說到IT,很多人會想到的是編寫程式,寫網頁,或者幫人砌機(自行組合電腦)。其實IT就是硬件和軟件組成系統,供用戶儲存和提取資料作不同用途。電腦系統包括負責管理並連結硬體和軟體的作業系統(Operating System),如電腦和手機上主流的Windows 、Linux、MacOS、Android、iOS等;在電腦、遊戲主機及手機運行的各類遊戲;文書處理軟件如大家每天都在用的Office軟件;還有協助醫生診斷的醫療影像分析設備、網上購物、人工智慧(AI)等,實在是五花百門。

IT工作範疇也很廣,工種粗略區分羅列出來, 大概有編寫程式(Programming),包括寫網頁(對!網頁也是以特定的語言編寫出來),還有數據庫管理(Database Management ) , 網絡工程( Ne tworking ), 硬件工程(Hardware Engineering),技術支援(Technical Support)等。因應工作崗位不同,可能需要同時涉足多個範疇。我的職位是顧問,除了基本的寫程式工作外,很多時候還需要直接接觸客戶,了解他們的需要,並提供合適的解決方案。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陪你找「心入面把聲」(上)

刊登日期: 2019.10.04
作者: 心靈教育培訓導師 游小允  

提起「心入面把聲」,大家會想起甚麼?對的!就是在《反斗奇兵4》中,巴斯光年遇到難題時常說的對白。

若你沒有看過此電影,容許我在這裡簡說一下:故事講述巴斯光年是一個內置了發聲器的玩具,但他誤以為發聲器預設的說話就是自己內心真正的想法,於是每當他遇到困難時,他便會按一下身上發聲器的按鈕,嘗試聽取「內心聲音」去採取行動,但由於這些預設說話與他的處境不太配合,便鬧出不少笑話。

「內心聲音」,大家知道在哪裡嗎?有聆聽過嗎? 

我是一位心靈教育培訓導師,我的工作是帶領人們認識、接觸和培育自己的內心世界。有人覺得內心很抽象,難以捉摸, 但其實她跟身體一樣,真實地與我們一起,只是生活忙碌,大家沒有察覺她,打個譬如:就好像呼吸,我們時刻都在呼吸,但我們卻沒有留意空氣何時進入和走出鼻孔。

因此,作為心靈教育培訓導師,我們透過不同的體驗,邀請大家親身經驗,學習留意事情為自己帶來何種反應。例如:為五官(眼、耳、口、鼻、皮膚)帶來甚麼信息麼?自己能否留意到身體出現哪些狀態(蹦緊、放鬆)?這些資料都是大家很少留意但卻存在的,當人能夠發覺並觀察到它的時候,它們就成為幫助我們進入內心世界的入口了。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手術室的護守天使(下)

刊登日期: 2019.09.27
作者: 麻醉科專科醫生 郭蕙漩  

我很喜歡麻醉科醫生的工作。除了有挑戰性,還可以和很多專科合作、見識不同的技術。的確,大大小小的手術都需要麻醉。由腦袋到腳趾,由生小孩到器官移植,總找到麻醉科醫生的蹤影。現在甚至延伸到各種檢查,例如內窺鏡檢查、或兒童磁力共振掃描、甚至精神科的腦電盪治療,都需要麻醉技術令病人無痛及安全。

在手術前,麻醉科醫生要先跟病人會面作詳細的檢查,預計可能出現的問題,計劃麻醉方法,建議病人如何準備好身體進行手術。

進行手術時,麻醉科醫生寸步不離,細心地悄悄地守護著病人。不同的手術有不同的要求。想像一下,一個八十多歲患有心臟病的伯伯,跟一個懷胎十月準備生產的年輕媽媽的需要就非常不同。又譬如,有些肺部手術需要病人只用另一邊的肺部呼吸,這如何處理呢?手術進行期間, 在病人無意識的狀態下,分分秒秒也可能有突發狀況,如血壓高、心跳過快過慢,誰保持警覺並替病人處理這些問題呢? 那就是麻醉科醫生了。

手術後,紓緩痛苦也是麻醉科醫生的任務。我們會利用麻醉技術和藥物減少痛楚,讓病人儘快恢復健康和正常活動。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手術室的護守天使(上)

刊登日期: 2019.09.20
作者: 麻醉科專科醫生 郭蕙漩  

你有試過做手術嗎? 你有過被麻醉的經驗嗎? 相對於內科、外科、兒科、急症科等大眾熟悉的專科,麻醉科似乎多一點的神秘。很多人會問我, 麻醉科是做甚麼的?麻醉科是不是打針後就完成工作了?還有其他工作嗎?

麻醉科是芸芸醫學專科的一種。要成為一個麻醉科醫生,要先在大學修讀醫科,畢業、完成實習,再接受至少六年的在職專科培訓,並成功通過所有專科考試。要求那麼嚴謹,因為麻醉不是簡單的事。

「麻」是「不痛」,而「醉」則是「無知覺」的意思。 換言之,「麻醉」是一種在手術當中利用藥物令痛覺及(或)知覺暫時消失的醫療技術,使病人在手術過程中感覺不到疼痛,同時方便施手術。

不過,原來現代的麻醉技術也只有170 年的歷史。在1846年乙醚(Ether)被發現能夠應用於麻醉以前,人們為了達到止痛的目的所使用的麻醉╱止痛方法還是很原始,有些甚至非常危險,例如利用電魚發電來麻醉病人,現在聽來當然匪夷所思,也非常危險。現代醫學之能夠進行多項複雜的手術, 如換心手術,我們必要感謝麻醉先輩們的努力,發展各式各樣的藥物和技術,讓我們今日能享有舒適且安全之麻醉品質。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排難解紛尋公義(下)

刊登日期: 2019.06.28
作者: 律師 Nelson  

回應上期文首,作為律師,我們心中的公義,其實和天父眼中的公義是沒有分別的。在我看來,有分別的,是人。

法律是人制定的一套制度, 但正如教父聖多瑪斯(Thomas Aquinas)說過,人心目中是有一套天生的法度,這個就是人心目中應有的公義(lex natura)。這個理論打從我修讀法律當中「法律史」及「法律哲學」以來,已經深深植根在我心中。

因此到今時今日,我在主打處理的民事索償案中,也是按這理念處事。我自信,這也是上主希望我作為一名公教律師,在法律上能夠做到的一點。為我們天主教徒,任何人都是上主在世上執行公義或者工作的一件小工具。

的確,在我人生暫時的數十年裡,經歷過不少不常見的,甚至是難以使人相信的事、風險和危機。也不是每次都是如我訂下的路徑或目標而行的。但每次我最煩惱的時候,事情就會有意想不到的轉機,而且結果往往是比我想像中來得更圓滿、平安。

就是這樣,天父在不同的地方,不同的時空下,給了我空間去為祂作證、服務。更讓我有意成為一位證婚律師(正式名稱為「婚姻監禮人」)。在為別人證婚的同時,我每次都會用些小故事,去為非教友的新人帶來婚姻的正面信息和意義;更希望為剛結婚的伴侶帶來一些啟發。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排難解紛尋公義(上)

刊登日期: 2019.06.21
作者: 律師 Nelson  

律師,是否一個超級市儈的行業?還記得在新約中,多少經師和法學士都是和耶穌對著幹的,表面上飽讀詩書的人(最「叻仔」那位都只是在問了耶穌問題後被主讚了一句「你離天國不遠了」)。這或多或少也為這個行業蒙上了一些負面的色彩。

事實上,律師口中的公義,是否就是和天主教教義中,「公義」有著不同的解釋呢?

我是Nelson,一位教友律師。要說我的故事,就要由四十年前說起了⋯⋯ 

當年高主教書院還是一所頗新的學校, 還是要「排凳仔」取入學表格的。家住中環的家父,當年就是聽說不少這所新學校的畢業生也有不錯的發展,所以就為我排了這條隊,也影響了我的人生—— 不論是事業,個人,還有宗教上的成長。

不少朋友也會想,我是不是由小朋友開始已經想做律師呢?哈,這回你猜對了,我真的是打從小學三年級開始,已經有在中文作文「我的志願」中,以律師作為我的職業的(其實那篇文章我更寫了要日後當法官的,這又是別論,暫按下不表)。這夢想, 大概在1994年夏天,初步實現了,因為當年就是香港大學法學院取錄了當時又矮又瘦弱的我。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小實驗 大挑戰(下)

刊登日期: 2019.06.14
作者: 大學生物科技實驗室技術員 林敏婷  

在本科畢業後,我有幸到醫學院深造,學習更多更深入、更先進的醫藥科學知識,踏上見習科研人員之路。先前在理學院學習基礎科學知識固然重要,在醫學院更能將所學習的應用到病人身上。

在研究院內,我不止學習生物醫學的理論和相關的實驗技巧,更要涉獵統計學和生物訊息學的範疇。自2005年人類基因圖譜測序完成,公共基因數據庫提供基因大數據,我學習了電腦編程和數據發掘方法,分析基因數據,以完成關於胃癌的研究課題。這項研究雖然找到和胃癌有關的基因靶點,但距離臨床應用還有一條漫長的道路。

研究細菌與胃病

畢業後,我留在醫學院工作,參與了一項更貼地的研究項目:研發非侵入性胃部幽門螺絲菌的檢測方法。

感染幽門螺絲菌會引致胃炎,以及胃潰瘍。胃部長期發炎甚至會演變成胃癌。當時檢測幽門螺旋菌主要靠內窺鏡檢查。內窺鏡檢查是入侵性的,需要切取胃部組織去檢驗,而且插入內窺鏡喉管會令病人不適。因此有需要研發一種準確可靠、非入侵性的幽門螺旋菌血液測試方法。由於涉及病人血液樣本,這項研究開展前需要得到臨床研究倫理委員會的批准。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小實驗 大挑戰(上)

刊登日期: 2019.06.07
作者: 大學生物科技實驗室技術員 林敏婷  

小時候,相信大家也會寫過一篇題為《我的志願》的作文吧。當時,從課本上看到了牛頓的故事,就寫下了我的志願——要成為一位科學家。

我自小對事物感到好奇,希望了解背後的原理,也喜愛閱讀普及科學的課外書籍,感謝老師的栽培,讓我能參與相關的課外活動,透過一些趣味小實驗,學習了科學方法。

科學方法包括五個步驟,第一步是觀察。照鏡子時,我們可以看到在自己背後的東西。第二步是假設。如果把兩塊鏡子組合起來,透過反射原理,我們是不是可以看到比自己視線更高的地方呢?第三步是實驗。我們可用一個長紙盒,在兩端適當位置切一個正方形開口,並在盒內對應開口的位置各放置一塊傾斜45度,平衡相對的鏡子,這樣便製作了我們的實驗道具—潛望鏡。使用潛望鏡,我們的確可以避開障礙物,看到障礙物後面的物件。第四步是分析。物件的光線原本被障礙物遮擋,不能直接進人觀察者的眼裡。但利用激光筆分析光的路線,讓我們看到光線從潛望鏡一端進入紙盒,被第一塊鏡子反射到在紙盒另一端的第二塊鏡子,再反射出去。第五步是結論。當物件的光線被潛望鏡的兩塊鏡面反射後,便能進入觀察者的眼裡。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愛跳舞(下)

刊登日期: 2019.05.31
作者: 舞蹈藝術工作者 顏麗娜  

授舞多年,喜歡看見學生上課時的認真專注,雖然教授同一舞蹈,但到每一位學生跳出來時,都不一樣,非常有趣。為舞蹈注入個別的生命, 都有自己獨有的個性,這是帶有生命的舞蹈。

生命源自靈活的軀體,第六天,天主創造人,打開了靈魂的窗囗,舞蹈就是用身體和眼睛去表達人的內心世界,這是最誠實而又最原始的語言,沒有矯飾的言詞。

每一種藝術都有自己獨特的內涵,舞者一舉手、一投足,都是美的表現,帶領觀眾進入舞者的世界。不同國家的民族舞帶領您走到各國的傳統文化領域: 

典雅的芭蕾舞,讓人感受到不凡的氣質。

中國古典舞,每一個呼吸都可帶您到達那很遠很深的詩一般的境界。

現代舞啟發您探討人生,思索周遭的事與物。蘊含濃厚地方文化的街頭舞,讓人發洩旺盛的精力,發揮叛逆的精采。K-pop, 更能表現年青男女的獨特個性。

現為人師,也曾為舞者,當年也會問自己,我的舞是甚麼? 

參與彌撒聖祭時,歌詠團用美妙嘹亮的歌聲讚美天主,讓人感動,一心總是羡慕別人。但可惜自己卻是五音不全,每種藝術都是要有天份的,沒有天分,歌聲變噪音,定會嚇走身邊的人,只好細細聲唱別人聽不到的歌。 

  COPYRIGHT KUNG KAO PO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不得轉載 聯絡我們 | 使用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