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友特工 | jy.catholic.org.hk

 

首頁 > 教友特工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設計中尋真道(下)

刊登日期: 2020.06.26
作者: 室內設計師 陳柏盈  

對我而言,地盤經驗尚淺的我仍在學習當中,而且性格內向和成長的經歷,我原本是個害怕溝通和表達自己的人;經過年月的成長和發掘自己能靜心思考細節、分析力強等優點,在處理住宅項目的過程中,練習起信心來,能以平靜的心跟師傅及合作者溝通。即使有很多事情我是不認識的,只要我在不明白時虛心發言說:「我想學習這些東西⋯⋯你可以解說嗎?」對方也會很樂意地跟我講解。這些都是我在職場上領悟到的溝通技巧。

有一次因為客人趕著入伙,在沒有足夠時間下,地盤開工清拆時我也未能完成全屋整套施工圖,以致圖紙分配上也會疏忽了細節。地盤先行水電工程,那時在天花加了個燈位,但後來才覺察那兒是個全高櫃,櫃門會頂著燈而不能完全打開,幸好尚在施工的初期,師傅願意幫我改好位置也不計較沒討改動費用。

又有一次幫朋友處理小型辦公室裝修,由於經費有限,那個舊單位有五米高, 牆身亦有很多凹凸不平和小釘子,翻修需要很大工程,最後決定以歐松板封蓋牆身。到差不多完工時,客人說在半空的橫樑底好像也加上歐松板會好看一點,於是跟師傅溝通下,他願意安排安裝,因初時我沒有為意那部份有點不好意思;但師傅卻對我說:「這麼多事處理,有時會意識不到,加了好看很多呢。」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設計中尋真道(中)

刊登日期: 2020.06.19
作者: 室內設計師 陳柏盈  

每次接觸的專案空間,大小及形狀都不同,遇上新專案時也面對不同的挑戰和創新。三年前我開始接受朋友的邀請,一個人處理整個住家的設計項目,發現跟以往在設計顧問公司所做的商業項目有很大的分別; 以往所做的商業項目要求突出的視覺效果。而住家項目中,的確用家才是屋企的主人, 亦是長久使用者,在專責住家設計項目時更需要站於業主的角度著手。

我曾因著重視視覺效果或因為覺得自己的美學造詣高而堅持,也曾因為這樣而自視過高,覺得設計師想出來的案子是最好的;但後來我發現做住家項目時,不能像以往的態度去處理。曾有一回跟客人首次洽談時,客人跟我說曾找設計師來做舊屋的住家設計,但因為當時的設計師堅持己見,結果鬧得不愉快。

我回應他說:「我也很明白,我在外面工作時,也曾遇到老闆和客戶出現這情況,有任何事都可商量,當然我會著重於在美學上給予建議,但如你有意見也可提出,看能否作取捨。」

就這樣,那次洽談客人也沒有其他意見了。透過緊密溝通理解和聆聽客人的需要,重新把自己所想的簡化,這個也是一個學習捨棄自己的堅持,成就別人。

(下期談與設計工作夥伴的溝通)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設計中尋真道(上)

刊登日期: 2020.06.12
作者: 室內設計師 陳柏盈  

我是一名室內設計師,專責構思空間的善用及美化生活環境。在學時,老師曾經說過室內設計師就像是一名電影導演,帶領人進入一個空間,經驗不同的設計視覺之美,以感官感嘗整個空間內呈現出來的結構、顏色冷暖及質感。藉著室內設計師精心的設計,帶給用家享受更理想的生活環境。

我的爸爸是個建築工人,家中的大小維修及翻新也是爸爸擔當,小時候我也曾幫爸爸把家中的牆翻新和貼上新的牆紙,爸爸所做的事也影響著我對美工的要求,漸漸朝著室內及環境設計這方面出發。而且很多事情我也喜歡著手做,中學時我很喜歡躲在美術室繪畫和做雕塑,也曾在美術老師指導下, 跟同學製作大型壁畫;這些個人和集體創作也同時刺激我的獨立思考和享受與人完成大型製作的歷程。回想這些片段確立了我發展室內設計事業的基礎。

室內設計師並不只是坐在房間內一整天構思設計,有時候需要外出尋找物料、接觸新的產品及參與一些展覽,得以提升自己的專業知識,把最新的科技及美學資訊提供給客人。除了因應客人的需要作設計概念,還要跟不同範疇的承辦商、物料供應商及地盤師傅溝通,如遇上大型的商廈或機構項目, 更需要跟參與項目的建築事務所及管理部門作協調,所以室內設計師要參與的會議、在文書和電話上的洽談協調工作確是很多啊。一般每次會議完成後也需把工作程序分配給不同單位才能有效地管理工作進度,使工程順利在合約所定的時間內完成。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護理病弱的白衣天使(下)

刊登日期: 2020.06.05
作者: 護士 Odelia  

深信知識與技巧,在護士的工作層面是必需,然而作為護士,同理心及溝通技巧卻是非常重要。不知道大家有沒有想過如何與一位很年輕但不幸因腦血管瘤破裂而導致中風的病人溝通?由以往平日不用費力舉高手,說話,吃東西到需要每天做物理治療訓練只能郁動一隻手指?用胃喉餵飼,更遑論用口喝水及說話。在治療期間,大部份時間醫療人員專注病人肉體上的康復進度,但為甚麼病人愈來愈不想做,不願與人溝通? 

在護理期間遇到這樣一位病人,對醫護人員不瞅不睬,同事們亦束手無策。我曾被編配負責他的個案,自己開初沒自信的照顧,我只是深呼吸在心裡跟天主說「我會盡力的」然後便去工作了。病人開初沒理會我,我每天都會跟他打招呼,與照顧其他病人一樣看他有沒有特別需要,如是者日復日堅持著,平常心去面對。直至在第三個星期他第一次拿筆跟我說他的需要。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護理病弱的白衣天使(上)

刊登日期: 2020.05.29
作者: 護士 Odelia  

護士的工作, 就世界衛生組織所述:「 護理包括在各種環境下對不同年齡、家庭、群體和社區中生病或健康個人的自主護理和合作護理。它包括健康促進、疾病預防,以及對病人、殘疾人和生命垂危者的護理。」

看到這個定義,護理工作好像很廣泛,在不同嘅領域也有護士的存在!對,就世衞數據顯示,護士的人力資源佔整個醫療系統的百分之五十。護士的工作涉獵不同的範疇, 例如基層健康服務(primary health care),在社區舉辦健康教育講座或工作坊讓大眾認識及預防常見疾病,作初步健康評估以及轉介相關病人作下一步醫療評估。又或者在醫院(tertiary health care)衝鋒陷陣的同事。可想而知護士在整個醫療糸統有着舉足輕重的影響。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建築夢(下)

刊登日期: 2020.05.22
作者: 建築師 張俊堅  

大學的建築課程是怎樣學習的呢? 我們需要學習世界的建築風格歷史、城市規劃、物料運用和建築結構等等的基本知識,也有基礎的人手和電腦繪圖、攝影、人物速寫等訓練。另外,我們每星期與導師見面,聽取他們對我們的設計方案的評論,從而刺激我們多角度思考,完善設計。

大學教授曾帶我們全班去斯里蘭卡考察當地的建築,並寫生、拍攝紀錄所見的。更重要的就是在當地置身建築和大自然環境內,親身感受人和空間的關係。

在英國讀建築的時候,我有一個夢想,就是設計一所教堂。所以,我選擇了研究設計一所天主教靈修退省中心,作為我的畢業作品。我希望利用不同光影的運用,來設計現代神聖的空間。

在機緣巧合下,我現在是一個專門做文物保育的建築師,有份參與前中區警署建築群的大館保育工程。建築群包括多座建築物,有警署、法院、監獄、宿舍、槍房等等。其中一座大樓有一個停屍間,你夠膽量的話,現在還可以去參觀呢! 

現在,我為教區古道行工作小組服務,為西貢的歷史小堂做保育復修工作。這些小聖堂沒有傳統教堂的外貌,卻像客家村屋,與本地村落融為一體。這類聖堂通常是學校、老師宿舍和聖堂集中在同一小小的村屋型的建築物。更開心的是我有機會認識到當地的村民。言談間,我了解到他們小時候在小聖堂的生活點滴。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建築夢(上)

刊登日期: 2020.05.15
作者: 建築師 張俊堅  

甚麼是建築?建築就等於高樓大廈?那公園算是嗎?家裡的檯凳呢?廣義來說,以上所說的通通都是建築。

建築師所建築的,當然是使用不同的物料,為了不同的需要和美觀,大家到處都見到的建築物。但我們更希望設計的, 其實是建築物所提供大家使用的空間。不同的空間大小、光影配搭、物料顏色、質感等等,造成了每個地方獨特的性格和氣氛。所以,傳統的聖堂空間通常都是樓底高、玻璃窗有彩繪描述聖經故事,來令信徒感受天主高高在上的神祕和神聖感。

建築師的日常工作,當然需要做設計。我們可以手繪草圖、用電腦畫立體效果圖、砌模型等等的方法去表達。同時,我們也會保持對周圍環境的觸覺,在平常生活或旅行時,隨時拍攝或繪畫自己認為美麗的建築、大自然環境、人物、動物等等。說不定,這些發現可能成為將來設計的靈感呢! 我自己十分喜歡畫畫,所以去旅行時,我必定帶備紙和筆,以便隨時寫生。

我認為建築師也是一個藝術家,因為我們往往為了對美的追求和堅持,會日以繼夜的設計以達致最好的成品。其實,建築師未必懂得太多的數學計算,因為關於力學和結構的設計是由工程師負責的。反之, 只要你對美有追求,又願意思考設計來改善人類的生活空間的話,不妨考慮一下將來做一個建築師啊!(待續)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推廣本地有機農業(下)

刊登日期: 2020.05.01
作者: 有機教育工作者 黃嬿樺  

香港有機資源中心各個教育項目中,最主要的一項就是為中學及大專學生而設的「有機大使培訓計劃」,活動內容包括有機講座、有機種植班、本地有機農場參觀體驗、義工服務等。當中有機種植班和農場體驗,最令同學感受深刻。同學們能夠親身參與和經歷種植過程,體驗有機農夫的苦與樂,同時亦能透過觀察植物的成長過程,發現大自然的奧妙。除了教育活動,我亦參與了部份期刊出版工作,透過訪問農夫,了解他們的故事。 

很多人對有機產品的印象都是一個字——「貴」。事實上,貴與否是取決於該有機產品是從哪裏生產和哪裏出售的。若在超市買美國出產的有機車厘茄,價格當然偏高。一方面超市的上架費已反映在價錢上,同時車厘茄保鮮的時間短,需要以飛機運輸才能由地球另一邊的美國送到香港,碳排放亦高,運費固然不菲。相反,如果從本地的有機農墟或農場購買,有機農產品與非有機的農產品的價格其實相差不大。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推廣本地有機農業(上)

刊登日期: 2020.04.24
作者: 有機教育工作者 黃嬿樺  

大學時主修化學(環境研究),第四年去了芬蘭當交換生。除了能夠體驗最有名的教育系統,也能親身感受最幸福的國家是怎樣的。剛到埗的時候正值冬季,日短夜長, 最短只有四小時日照, 最冷的日子只有-25℃。在寒冷的冬日,只要偶爾見到太陽,就有種幸福的感覺。夏天的來臨,令人們興奮地走到森林裡摘野莓。盛夏的太陽光不僅為芬蘭人帶來温暖,還為人們帶來了幸福感。

香港地方雖小,但資源都應有盡有,且網購盛行,各國產品都能輕鬆訂購。然而, 不管物質多豐盛,物質始終無法填補心靈的空虛。「你們為甚麼為那些不能充食的東西花錢, 為那些不足果腹的東西浪費薪金呢?」(依五十五2)其實幸福快樂很簡單,就是健康和感恩。其實飯前祈禱已經是很好的感恩練習,去感謝主賜予安全健康的食物;吃到最後而不浪費任何一點飯菜,就是對農夫最好的道謝了。

香港人習慣城市生活,與大自然的距離愈來愈遠。城市人的生活往往講求快捷方便,享用食物時根本不會費神思考食物的來源、生產過程。缺乏與大自然的聯繫,而漸漸忽略大自然的重要。但大家又可有想過城市的食物都是出自農地,一旦遇上糧食危機或食物污染,本港不能再依賴進口食物,到時單靠本地的出產,到底夠我們吃多久?就如近期的口罩供應短缺,大家應該明白本地生產的重要。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地球守護者(下)

刊登日期: 2020.03.27
作者: 環保工作者 張韻琪  

我是一位行動派,在環保工作上,我相信只要堅持每一小步的行動,自然會帶來更大的改變。因此,我常認為這不是一份工作,而是終生的使命。

在過去二十年中,我參與了不同的前線環保工作,很多經歷都令我難以忘記。最經心動魄的一次是到中國內地考察工廠的污染。當地全是小規模的家庭式山寨工廠,有拆解電子產品、紡織品漂染、電鍍五金等行業。

令我久久不能釋懷的,是採訪一個家庭,大人小朋友全都在忙著把手機或電腦中有用的金屬配件徒手拿出,沒用的部份就放到火爐中燒,或乾脆丟到河流中。全家人都患上皮膚病、鼻炎和腸胃問題,亦有小朋友重金屬中毒。至今我仍不忘他們憂苦的眼神與面孔,他們說別無選擇,如果不捱下去,就只能討飯,是生存與生活兩者間的抉擇。

另一回是有幸到北極參與科研工作。我隨綠色和平的「極地曙光號」,與船上的科學家一起測量北極海冰的厚度,以了解全球暖化的趨勢和對北極的影響。無數的驚喜:第一次面對一望無際的北極海冰,並在刺骨的寒風中抬著沉重的器材工作;第一次見到北極熊就在自己眼前,距離只有一百五十米,既感到興奮, 又對牠們產生無限的憐惜;第一次差點掉進冰海裡,明白甚麼是如履薄冰。

  COPYRIGHT KUNG KAO PO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不得轉載 聯絡我們 | 使用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