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展瑋 | jy.catholic.org.hk

 

首頁 > 張展瑋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放下歧見 建立共融世界

刊登日期: 2019.05.24
作者: 張展瑋  

在現今網絡連繫你我之間的社會內,資訊交流變得日益緊密,傳播也非常迅速。筆者在學校內經常與學生分享自己在Facebook 上的見聞,縱使在今天,還在用Facebook被學生看來有點過時不入流,但我始終覺得, Facebook是一個能快速獲取資訊的渠道,特別是在一些社區群組,例如「大埔group」內便有11萬多成員。在那裡,你可以尋找失物、查詢家居維修方法、煲湯竅門、食肆品評、毒蟲殺害、人生煩惱、生活分享等,彼此間的凝聚力由此建立。

有一次,我在群組內看到有一名來自拉脫維亞的「大埔友」分享在巴士上被本地人指罵歧視的經歷。根據這位朋友的描述,事情起源於這位朋友在巴士上跟自己的子女聊天,可能聲浪有點過大,令鄰座的乘客以不文語言相向,還帶著族群歧視,要求他離開香港回到本國。這位外國朋友感到受屈,因而在網上向其他人訴說經歷。這令我想起類似情景──有一次我下班在巴士的路上,那時正值繁忙時間,車內沒有空位令有些乘客需要站著。巴士內眾人親密得像沙甸魚。突然車上出現一陣擾釀,原來是有一名乘客, 從衣著判斷應該是名建築工,因巴士急煞而把腳踏在另一名穿著西裝者的腳上,因而引發出語言衝突,衝突當中更帶有工作歧視的意味。我在旁邊看著,這名建築工有禮地道歉之餘,亦在解釋這是無心之失,但卻似乎沒有受到另一人的尊重。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接納自己的限制

刊登日期: 2019.03.22
作者: 張展瑋  

每一個孩子,在成長的路上,總難免會活在別人的期望下,特別是父母的期望,然後才慢慢地按照自己成長的步伐, 發展自己的人生。

小時候,我也算是一個循規蹈矩,成績中上的小孩。縱然偶爾有失手的時候,但經驗告訴自己,只要願意努力,一定能獲得理想的結果。

這個信念一直引領我走過升中、會考及高考的道路。那年,我第一年進入大學後,積極參加大學內的學生組織。在這段時間裡,我發現組織內的同伴,不論行政能力、語文能力、思維能力都比我優秀。為了不落後於隊伍,同時也想自己能獨自統籌一些活動,因此我不斷從他人身上學習他們的長處,希望自己能變得更強。一年過後,雖然自己在各方面的能力都有提升,但心裡知道,與他人,實仍存在一段距離,畢竟每一個人都有自己的極限與限制。

這是年少的領悟。

有些事情,即使在盡力過後,也不一定會完全獲得自己想要的成果。如果嘗試過一切方法後,情況仍沒有改變,那便要開始接受自己,其實自己也有限制。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往天堂的路

刊登日期: 2019.01.11
作者: 張展瑋  

傳說西齊弗因得罪了希臘眾神,被罰到一座山下,每天搬著同一塊石頭上山,每當這石頭快到山頂時,眾神又會把石頭,重新滾回到山下。如是者,每天迴環往復, 在這段熟悉的道路上,西齊弗只有自己一個,他為了讓自己的生命過得有意義,因而每天都安慰自己, 每一件事的存在,發生,都總有價值。

成長,就像是看一齣電影,開首時想「快放」進入戲內精采部份,在片末時又想回帶,重新回味當中片段。還記得小學,坐在校巴上,望著窗外的公園,每一天都在同一個時候,重覆地呆望著同一個公園。然後,當校巴轉彎上高速公路後,這個公園由近至遠,慢慢地消失在水平線上…… 

小學時,總盼望快點可以上中學,十七歲,會期待十八歲的生日。

人生就這樣一直向前行…… 

成為教師後,看著自己曾做班主任的中一同學慢慢長大,長江後浪推前浪,他們慢慢成為校園內的師兄師姐。然後,又有新生入學,然後,他們又會陸續離開這所學校, 追尋人生的方向……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我願意

刊登日期: 2018.11.02
作者: 張展瑋  

年少時愛跟朋友在一起,在優次選擇上,那時朋友絕對優先於家庭。說起來好像有點不像話,但年少確實如此。那時母親經常說,「到你大個就會明白父母嘅重要性」。母親經常分享她人生不同階段裡對父母看法的改變,從小時候的叛逆,至中年時對母親無微不至的照顧,都令我感到困惑。直至現在,外婆離開了,每逢時節母親都會帶備祭品,有時會找我跟父親,有時會獨自拜祭。有時我會想,她昔日曾對外婆的男女差別對待而有所介懷, 但在外婆生命中最後的十年時,她好像把一切都釋懷,而且願意每天都照顧著她。有時看來,看著今天的母親,好像看到將來的自己。

畢業數年,母親經歷了三十歲、四十歲至今五十歲的轉變,臉上的皮膚開始慢慢出現明顯的皺紋,而我也開始真正意識到,原來母親真的開始老了,而她也開始步入人生的下一階段。她也在學習如何面對「入五」這件事情,而我在經歷外婆離世後,更珍惜與母親的相處。

年幼時,我家旁邊便是老人院。那時母親經常都會說,「大個唔可以將媽媽送入老人院。」我那時當然不會明白「老人院」是甚麼概念。到後來,在認識到老人院的功能,及意識到個人生活在社會上所面對的種種限制時,便開始明白母親的憂慮。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電腦取代教師?

刊登日期: 2018.06.15
作者: 張展瑋  

近年電子教學興起,MOOC網上課程跨越時間與空間,把全球各地的學習者連結起來。學習者只要安坐家中,在電腦熒幕前便能學習到不同知識。因此,由電腦引伸的「新」學習模式,帶動著「學與教」的範式轉移,會否使「教師」有被取代的可能。

然而,若仔細思考,不難發現,認為電腦會取代教師的論者,當中抱著一個核心的假設,便是認為教師的功能只是負責「教書」,而電腦、網絡的發展,哈佛大學教授同樣地也能透過網絡做到「教書」的功能,因此便推論教育界很快會變成夕陽行業。

可是,我們作為前線教育工作者,有時自己會明白,「教育」又怎會單純地只是「教書」,在每天的教學工作內,我們真實地與每位學生相處,在課堂上,在知識的教授中,我們還會留意學生的學習進度,不斷調整,不斷引導思考,更會適時進行知識鞏固,這些都是源自我們對自己學生的理解。每一個學生都是獨特的,都需要被照顧。

學生除了有知性上的追求,處於青少年期的他們,還會面對來自朋輩、家庭、學業、升學等壓力。香港雙職家庭普遍, 父母長工時為生活打拼,我們教師便因此成為了他們成長上信任的人,對他們有著深遠的影響。所以,教師每天的工作,都是生命與生命互動的過程,而基於這項特點,電腦實是難以取代教師。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以信仰關心世界

刊登日期: 2018.04.21
作者: 張展瑋  

上一篇文章提到宗教課堂除了可以通過單向的教理講授,讓學生掌握天主教的信仰核心外,還可以通過各樣創新教學方式,例如結合資訊科技與虛擬實境技術(VR)以加強學生在課堂內的投入度。這些都是配合香港教育局《第四個資訊科技教育策略》而實踐的教學方向。然而,除了硬件的應用外,若要提高學生在課堂的參與度,在軟件上, 我們可以如何加入豐富教學內容呢? 

這年我在中四高中倫理與宗教的課程內,因應學生情感發展的需要,特別以兩節課帶出及強調「憐憫」這德性在生活中的重要性。然而,要讓學生有情感上的連結與觸動,從生活入手是重要的。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學校裡的Jesus Trail

刊登日期: 2017.12.02
作者: 張展瑋  

從香港坐上飛機,跨越高加索地區,取道土耳其,經過約十小時的航程,便到達以色列。在特拉維夫的本古里機場,旅客可先到特拉維夫或耶路撒冷,然後再往北走到納匝肋朝聖。

在納匝肋,旅客可選擇乘車,於一天內遊畢五餅二魚堂、加里肋亞湖、八福山等著名聖地。可是,這種朝聖方式未必符合每個人心目中的期望;因此, 既然來朝聖,有些人會希望能實在地、親身走耶穌走過的路。從納匝肋到迦百農的路途,當地有機構配合這種朝聖方式,把這段路命名為Jesus Trail。這段路修得工整,補給也方便,沿途標示也清晰。因此,不少人願意花上四至六天的時間,跨越時空,追隨耶穌的步履, 默想基督的教導。

在靜修的過程中,我經常思考一個問題,「究竟我如何從分享中,讓學生接受並追隨耶穌的足印?」我深深明白只透過每星期的宗教課堂,實在是不容易,因為宗教教育並不單單是知識的傳授,而是生命的觸動,學生能在當中感受生命中所欠缺,領悟生命中靈性滿足的需要,這才能成為追尋信仰的動力。

可是,如何做得到呢? 

  COPYRIGHT KUNG KAO PO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不得轉載 聯絡我們 | 使用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