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海綿,圖 小金 | jy.catholic.org.hk

 

首頁 > 文 海綿,圖 小金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熱心的老師

刊登日期: 2018.01.13
作者: 文 海綿,圖 小金  

 
從小到大,一直遇到不少熱心的老師,有的會在我功課簿上寫上長長鼓勵性的評語, 有的不介意在課後替學生補習, 所以我的學業路程尚算順利。在採訪過程中,也曾遇過不少熱心的老師,從他們的眼中看到一團火。
有一次,一位老師負責採訪安排,他在我到臨前,已多番打電話確認詳情。由於活動涉及一些科學知識,他亦在電話中簡述內容,讓我能在到達前有所準備。在活動當天, 他一絲不苟地為學生講解活動,並教導相應的知識。這些在我腦中認為很複雜的科學原理,被他以實驗和簡單句子解釋後,都變得容易吸收。活動過後, 他怕我有些重點不清晰,又再次用電郵來作補充。這種敬業樂業的精神真的令我很敬佩。
另有一所學校的校長、老師都十分熱心,為了我的來臨,他們特意預備了簡報、短片,希望我對活動有全面的概念。每位老師都有所預備的侃侃而談,幾乎解答了我心中所有疑問。到最後,有位老師捉著我的手說:「多謝你的到來。」我頓時心頭一震,要多熱誠的老師才能講出這番由心而發的說話?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反應兩極

刊登日期: 2017.12.09
作者: 文 海綿,圖 小金  

一般受訪學生,都喜歡分享,喜歡說話。這樣輕輕鬆鬆便完成了一個訪問,但若果有幾個這類型的學生你一句,我一句的議論呢?他們過於活躍的反應,好像連笑一聲也會震破課室似的。這樣,便不能任他們隨意發言,搶著鬥大聲地回答。

我當初覺得這樣訪問很困難,他們每個都很踴躍,那怎麼辦呢?我只好著他們舉手後才答問題,並且在回答前先說自己的名字,以防我記錄時調轉人名。霎那間,這羣小朋友突然變得像認真上課的學生,等待著舉手答問題的機會。每次我發問後,他們都馬上搶著舉手回答,生怕被遺漏了一樣。有些學生答問題前,因為沒說名字,引來其他同學大笑:「你要說自己名字啊!」有些學生看到自己仍未被點名,會顯出憂心忡忡的樣子。但當輪到他發言時, 又會展露笑容地表達意見。就這樣,會議室裡充滿了生氣,我也感到很有活力。

不過,每個人的性格都不同,我也曾遇過另一類學生。

有類學生大概比較慢熱和害羞,當要回答問題時,往往只是睜大眼睛看著我。就算老師在旁輔助,他們的嘴巴仍是緊緊閉著。不過校長、老師很喜歡挑選這類學生作採訪,除了希望他們練習說話能力外,還有就是因為這類學生,往往在學術以外有卓越的成就。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望鏡頭,「笑」

刊登日期: 2017.11.25
作者: 文 海綿,圖 小金  

由於平日飲食不健康,也疏於使用護膚品、化妝品的緣故,我每天的臉色都是一貫的「白」──不是白裡透紅,而真的是面無血色、像白紙一樣的白。偶然只會在外出採訪時亂塗些化妝品在臉上,但也掩不住我蒼白的臉色。假如受訪學校的老師拍攝採訪片段,我便會坐立不安,生怕他照得我的臉像殭屍一樣蒼白。

相比起來,鏡頭下的學生眉飛眼笑,表現得輕鬆自在。試過有一次,我打算拍攝學生正在專注地進行活動,誰知有學生發現自己上鏡,不單向著鏡頭笑嘻嘻,還馬上叫身旁同學一同舉起「V 型」手勢。一次如是,第二次當我想再偷拍時,又被他發現了,又是同一的動作、同一的笑容,真令我啼笑皆非。

不但學生喜歡拍照,有些老師也特別喜歡上鏡。有時當我整理相片,總會發現有些老師的樣子「老是常出現」。也曾試過有嘉賓即使在台上表演,仍不忘捕捉鏡頭,每幅照片都是他準確向著鏡頭,露出招牌笑容。

發自內心的笑容,是最具吸引力的,會讓身旁的人也不自覺地跟著笑。像剛才所說的人物,每每令我在重溫照片時帶著淺笑。這倒讓我有所反思,我常常面容拉緊,不苟言笑,導致與身邊人產生距離感,甚至可能令受訪者緊張。回想過來,擔心只會令我面色更蒼白,也忘記了「你們在主內應當常常喜樂,我再說:你們應當喜樂!」(斐四4),這提醒我即使在工作中也應如此。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VIP

刊登日期: 2017.11.11
作者: 文 海綿,圖 小金  

Very Important Person,簡稱VIP。怎樣才能成為VIP?成為政府高官? 抑或有名有利?想不到我這樣一個小記者,也會有成為VIP的一天。

很多時候,我去採訪的主辦單位會為我準備名牌,簡單介紹流程,這樣已經令我感到很窩心。但有時,他們為我做的,是出乎意料之外。平常我到學校採訪,即使有活動環節,一般都是自由參觀。但在一次開放日中,老師安排了一名學生帶我到處參觀,並幫我找到已約定的老師作採訪。那位學生很盡責,每帶我參觀一個攤位便附上一輪講解。在我採訪老師時,她更是打算一直站在門外,直至老師著她休息,她才敢進課室。看著她在外邊等待,我心裡便有種踏實和溫暖的感覺。

又有一次,我參加一間學校的表演活動,學生們坐在禮堂地下兩旁,我則跟校監、校長坐在一旁的椅子。沒想到司儀在活動前,首先介紹我的身份,接著全校學生一起拍掌,這令我十分感動,也有點害羞。至完結時,我跟著校監、校長一併從學生中間的通道率先離開。這時司儀鼓勵學生懷著感激之情,伴隨音樂拍掌,有些學生更向我揮手。我當然不敢說這場面跟耶穌榮進耶路撒冷差不多,但那百人圍著的感覺已令我滿面通紅,腦袋一片空白。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童言無忌

刊登日期: 2017.10.28
作者: 文 海綿,圖 小金  

家長們肯定曾被小孩說的話弄得哭笑不得。在聚集著眾多小孩的學校裡,這些笑料更是層出不窮。

有一次,某幼稚園請來一位培訓導師,以有趣的方式進行課堂教授。下課後,我便對那些可愛的小朋友進行訪問,而該校的老師則坐在一旁協助。當我問到:「你們喜歡這位外來的老師授課嗎?」其中一名活潑的小女孩突然含羞答答地說喜歡。正當以為她是說喜歡課堂既可以玩耍又可以跳舞時,她原來是說⋯⋯ 

我們時常渴望找尋天主的真理,但在哪裡尋?聖經曾記載耶穌的話: 

「你們讓小孩子來吧!不要阻止他們到我跟前來,因為天國正是屬於這樣的人。」(瑪十九14) 

或許有家長聽到女孩這樣說,會認為她沒有禮貌。但天主正是告訴我們,天國是屬於這樣的人。孩子身上有很多可學習的地方── 特別是那顆純潔的心。小朋友思考問題時,不會花費太多時間,他們總會把心裡浮起的話馬上說出來。正是因為這顆心,使他們與天國的距離更接近。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談談金魚

刊登日期: 2017.10.14
作者: 文 海綿,圖 小金  

如果你看到一尾金魚「倒栽蔥」地沉於水底,你認為牠的壽命會有多長呢? 

早前,公司收養了兩尾金魚,同事們馬上布置了魚缸、裝設過濾器等,還放了不少飾物在缸底。哪知道其中一尾來到時,就已是病厭厭的樣子,翻轉挨著氧氣泵,看來是牠的魚鰾出毛病而失去平衡。

看著牠辛苦地呼吸,想必命不久矣。有同事為牠取名「金金」,替牠打氣。日復一日,牠仍在努力生存, 特別是吃魚糧時更會奮力游上水面進食。牠的情況時好時壞,同事們有時用手敲敲魚缸,牠才會勉強擺動魚鰭,但很快又沉到水底。

最近, 魚缸增添了繁殖箱安置「金金」,讓牠不用再沒氣沒力地浮游在氧氣泵附近,吃魚糧時也不用過於費勁。現在牠比以前減少了翻肚,有時更會游出箱外,牠亦好像認得自己的箱子般,游出箱後總會再努力游回箱內。

說來奇怪,另一尾金魚「兼兼」好像也知道同伴生病了,牠並沒有愉快地暢游水中,反而是安靜地在「金金」身邊陪伴左右。

「兼兼」特別喜歡圍著箱子游,有時更會游到箱子裡,跟「金金」擠在一起呢!但同時牠十分警惕,雙眼精光四射,當察覺有人看著牠在「金金」的箱子時,牠便會雙眼盯著陌生人,慢慢游離箱子。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路癡

刊登日期: 2017.09.30
作者: 文 海綿,圖 小金  

一個懂得看地圖的人,很難明白一個路癡的感受,可恨的是,我作為一個「專業級」的路癡,卻常常要外出採訪。想到這裡,真要為自己每次都能成功到達目的地而鼓掌。

每次出發前,我必先在電腦搜尋網上地圖及路線,又要開「街景」看看能記認的標誌。我一般會較應用程式建議的時間早半小時出門,就是預備「迷路」的時間。

下車後,哈哈哈⋯⋯才是惡夢的開始。我開啟手機的導航系統,並走向鐵路站的地圖,確定路線後便開始起行。正當我以為可以鬆一口氣時, 我走的路大多跟導航系統指示的路線距離愈來愈遠。我曾試過想去彩虹附近的地方,卻迷迷糊糊進了一條隧道,原來指示牌寫著往九龍灣方向;也試過走著走著,想去的地點卻在主幹道路的另一邊,那看得到卻走不過去的距離,真是「這麼近,那麼遠」。

怎麼辦呢?在危急關頭,我當然不能「停一停,諗一諗」,又或先祈禱,等候主賜我一條正確的路。最直接的方法就是問路,幸好不少路人都熱心幫助,甚至有路人教導我如何簡單地看導航系統指示的路線。雖然每次都走多了一大段「冤枉路」,還跑得滿身是汗,但我總能夠有驚無險地在預定的時間內,到達目的地。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新鮮薯仔

刊登日期: 2017.09.16
作者: 文 海綿,圖 小金  

不要誤會,我不是寫食評,只是作為一個剛進職場的畢業生來說,我就像新鮮的薯仔。

幸運地在畢業後,我很快便找到一份報社的工作。心裡想:這工作挺適合我, 我又喜歡想些奇怪東西、又喜歡小朋友, 一定做得十分得心應手。

可是,我發現到這工作不是這麼簡單──獨自外出採訪。我本是一個文靜得好像沒存在著的人,以前在學校裡,我跟人合作、溝通去完成一份功課,絕對無問題,因為每個人都有不同的強項,像我說話能力不太好的,便可以從其他方面彌補;但是現在卻要身兼多職地完成一個採訪,應該怎樣做呢?我只好硬著頭皮,本著「一試無妨」的心態,嘗試跳出自己的舒適區(Comfort Zone)。還記得第一次與受訪者傾談時,我的口不停地震,直至完了訪問,我還是一直口齒不清的樣子。

要走出舒適區是一件挺困難的事,人會焦慮和感到有壓力,但現在回想過來, 其實不需要特別做甚麼,只要變成一種習慣就可以了。一次又一次外出採訪的練習、一次又一次面對突如其來的問題,即使想逃避,但也只能面對,我的說話能力好像真的好了一點。聽著小朋友的歡笑聲,看到大朋友的感謝留言,我又會有多點力量再繼續做下去。當然,我們沒必要一步便走出舒適區。例如,平時整天玩遊戲機而不溫習的學生,沒必要一天便溫完整本課本,只要一步一步慢慢增加溫習的頁數,把溫習變成習慣便可。

  COPYRIGHT KUNG KAO PO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不得轉載 聯絡我們 | 使用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