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丁日記 | jy.catholic.org.hk

   |     | 

首頁 > 新丁日記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回頭一看

刊登日期: 2018.06.22
作者: 文.海綿 圖.小金  

寫了這個專欄已一年,數數手指,當記者也有一年多的時間,已經不再是新丁而是老丁。回想過來,從實習記者到正名記者, 從最初由同事帶領工作到後來自己一手一腳完成整個採訪,這些經驗都見證了自己的成長。從小到大,我都沒想過當記者,卻成了大學畢業後的第一份工作,我不是讀傳理系,也不是一個外向的人,感恩天主的安排,也感恩公司給我嘗試的機會,讓我看到自己的另一面。

在這段時間,我走遍香港各處,留下不少腳毛,有些甚至是我從未踏足過的地方, 看到不同的人與事、學生的燦爛笑容,總叫我想起我小學時的愉快回憶,但最令我滿足的,是受訪者在報導結束後的回應。工作初期,我跟對方的聯絡只限於受訪當天,直至有一次,我收到受訪者回覆電郵道謝,令我十分驚喜,自此間中也會收到一些簡短的回覆。驚喜在於有人讚賞我用心寫的文章,對我來說已是一種肯定。想起最初寫得不好, 讓同事大篇幅地刪改,也因此感到羞愧而發惡夢。看到這些回應,那些滋味已經不再重要了。

一年多的回憶匆匆就過,連鄰座也換了兩個人,現在只餘空櫈一張;我也快將離開這公司,踏上人生新旅程。未來的路是怎樣,我不知道,但相信「祂能照他在我們身上所發揮的德能,成就一切,遠超我們所求所想的。」(弗三20)在這公司、出外採訪等的段段回憶,將銘記在我心中。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Happy School

刊登日期: 2018.06.09
作者: 文.海綿 圖.小金  

近年家長開始為小朋友選擇Happy School,希望他們能愉快學習。我採訪過的學校有部份也是Happy School,例如有「無功課日」,下午只上課餘活動等。

早前看了一套講述學童自殺的生命教育劇場,其後的座談會討論上,有觀眾分享其弟弟是個小學生,不單學業上要應付很多功課,放學後還要參加多項課外活動。回想我的小學是半日制,早上上學,下午可任我選擇喜歡的課外活動。雖然我當時既跳芭蕾舞,又跳中國舞,還常常被導師訓話動作做得不夠完美,但因為這是我喜歡的活動,我從不覺厭倦。為何現在的學童就算天天參加不同課外活動也不開心呢? 

我很感恩媽媽從來沒有催谷我的成績, 她不是不理會,而是覺得只要我盡了全力就已經很好了,所以這些年來我的學業生涯過得尚算輕鬆。這套教育劇場所呈現的壓力, 有些我也曾面對過,但有些卻是第一次去理解去認識,看完後亦讓我開始明白為何有些人會走上自殺之路。當然,自殺原因很多, 不只有學業及家庭,但我不禁想是不是讀了Happy School,小朋友就一定會Happy?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夾雜中英普

刊登日期: 2018.05.25
作者: 文.海綿 圖.小金  

升上大學後,運用英文及普通話的機會反而少了很多,工作上也大多以講廣東話為主,直至有次要訪問一位台灣老師,便知道出事了。過程不詳說,不過那位老師對我說:「你可以說回粵語,我聽得懂。」⋯⋯ 

更甚的是,我的英文水平也不算很高, 性格也比較怯。試過為了訪問一位外國人, 我搜尋了許多有關受訪者的文章、想了很多問題,但最後仍是笨嘴拙舌,聽得受訪者有點辛苦。亦試過到了場地才發現受訪者需要用英文溝通,便馬上轉換語言,令我特別慌張。最深刻的一次,是有嘉賓在台上說了二十分鐘演講,當時的我,嘗試記著他所說的重點,他說得頗快, 我記錄不下來。到他說完後,我再看回自己寫的文字,完全不能歸納,只能回去反覆聽錄音,最後寫出來的文字當然也未能得心應手。

以前的我總認為,學習能力夠上大學就可以了,於是一上到大學便荒廢不少學業, 現在回想過來還有很多可以進步的空間。聖經內有一句:「划到深處去」(路五4),除了指人們應該划到生命的深處去朝向天主、尋找天主外,也能應用在日常生活上。在大學時我有點井底之蛙的心態,沒有再深造、沒有再進步;而划到深處正正需要一份謙卑、勇氣,如果當初我有謙卑的心去學習、有勇氣去嘗試,或許便不會耽誤學業了。不過我相信只要真心悔改,有求變的精神,總會有進步,天主也會賞賜我們所需的恩典。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成長的蛻變

刊登日期: 2018.04.28
作者: 文.海綿,圖.小金  

一、

「Hi!」

「Hi?」

「⋯⋯」

這群小孩在幹甚麼?原來他們見我準備錄音,感到十分有趣,便七嘴八舌地向著錄音機打招呼。

「糟糕了,這樣記者之後便聽到我們剛才說甚麼。」

剎那間,小朋友全都閉上嘴巴。

二、

「我⋯⋯不想⋯⋯說話⋯⋯呀⋯⋯」一位幼稚園生在回答問題時這樣說。但當我問其他同學而他們不敢回答時, 他又搶著答: 「咪XXXX囉!」當再追問時,他又尷尬地望著媽媽,跟她悄悄話。

三、

我進入一年級課室進行拍攝,一位女生看著我大叫:「午安,記者姨姨!」(我才剛畢業一段時間而已⋯⋯) 

雖然被喊作「姨姨」令我傷心了一陣子,但每當我寫稿前重聽錄音,聽回小朋友可愛的聲音都感到特別溫暖,總覺得這些聲音就是推動我繼續工作的動力,亦令我想到週日照顧主日學小朋友的經歷。他們有的會因為很小事,甚至很無厘頭的事便咯咯大笑,有的年紀比較小卻很用力地渴望表達意見。在主日學裡,看著他們一星期一星期的進步;聽著錄音也幻想到這群受訪學生的未來,亦會蛻變成長。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咔嚓,唉呀!

刊登日期: 2018.04.14
作者: 文.海綿 圖.小金  

聽到「咔嚓」一聲,就知道是按下照相機快門的聲音。還記得當初為了工作而買相機時,我一點也不會拍照(我當然是鏡頭內的主角呀!)別說要從照片中帶出甚麼意境,連正常構圖、怎樣用相機功能我都不會。因此在我工作初期,總是被點評拍攝技巧不太行──太光、太黃、矇了等等。有時甚至拍了百多幅,都沒一張能被選用。

除此以外,我還遇上各種有關相機的問題,例如忘了替它充電等等,當然這歸咎於我的不小心,也是對攝影的不重視。試過有一次,一眾嘉賓在我面前站好,誰知我不知亂按了甚麼,竟停在功能表上,忙亂之下我好像怎樣按也回不去攝影畫面。幸好,當時有另一位攝影師教我按快門按鍵就能返回,但我已經感到十分尷尬。他之後跟我說:「初初我也是這樣,慢慢你就會摸熟它,能運用自如了。」雖然經過他的安慰,我的心情仍是有點失落,但卻令我和相機產生了與以往不同的關係。

自此以後,我有時會帶著相機外出,拍拍風景、照照食物,希望拍攝技巧會有所進步。最近我旅遊時還喜歡拍攝影片,再參考網上的教學,學習製作簡單的旅遊短片。現在,雖然我的攝影技巧仍有待進步, 

但我覺得相機就像戰友一樣,

與我一起並肩作戰,完成各項不同工作。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金金之死

刊登日期: 2018.03.24
作者: 文.海綿,圖.小金  

大概半年前, 我寫了一篇有關公司飼養金魚的文章,令同事們十分雀躍。早前,那條頑強多時的「金金」離世了。

自從過年後,牠便常翻轉身軀,也不再怎樣游動,即使吃東西也要靠同事推一推身體才能進食,而牠的胃口亦愈來愈小。就在負責照顧牠的同事去了旅行的某天早上,「金金」一動不動地躺在繁殖箱內,水面佈滿一堆發脹了的食糧,牠就這樣靜靜地離開世上。

看著魚缸只剩下一尾金魚,感覺好像缺少了甚麼。這些日子裡,「金金」的生命力很頑強,每天都掙扎求存地生活。同事笑說一直有人建議讓「金金」安樂死,但她覺得牠並不痛苦,每天只是平和地攤著休息,所以她回憶起

小時候爸爸怎樣養魚,便利用各種方法去拯救「金金」,例如用粗鹽去洗刷金魚的身體。即使最後「金金」死了,她也無悔。

剛去世的物理學家霍金,在二十一歲時證實患了罕見的肌萎縮性脊髓側索硬化症,醫生診斷他只有兩年壽命,但他最後卻活到七十六歲。霍金曾說:「二十一歲時,我已近乎絕望。但其後所得都是額外恩賜。」如果在「金金」初到時就判定牠的死亡,又有誰會知道牠能支撐那麼久呢? 

復活節將近,雖然「金金」不能復活,並隨著死亡而逝,但無論人還是其他生命,終須一死,死亡反而讓我們珍惜相聚的緣份,也知道應該更善待和尊重生命。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親親我好嗎?

刊登日期: 2018.03.10
作者: 文.海綿,圖.小金  

在一次採訪親子活動中,家長跟小朋友合共一百多人齊集一起,但這不是親子旅行、運動會之類需要一整天的活動,而只是一個放學後的聚會,當天還下著微雨。校長笑說可能有些家長會因為天雨關係而不來參加,但事實上當天仍是坐滿整個禮堂。我第一個反應是驚訝,沒想過這樣小小的活動竟吸引這麼多人,有些家長還帶著小朋友的弟妹一同到來。活動中,小朋友和家長互相依偎,有些小朋友更餵媽媽吃小食,雙方流露出滿滿的愛意。我不禁想:這是我平時熟悉見到的狀況嗎? 

平日我去茶樓飲茶時,都見到家長和小朋友各自做不同事情,或各自看著電話,沒有交流。那共坐一桌還有甚麼意思?曾經有一個小女孩說喜歡玩電子遊戲,我問她為甚麼不跟家人出外遊玩,她說媽媽都不跟她交流,自顧自「煲劇」。我聽著覺得可憐,但女孩說得很平淡,可能已經習慣這種模式了。

記得在第一個活動中,講者問家長:「你們每天放工後會對孩子說的第一句是甚麼?功課做完沒有?今天默書怎樣?」家長不妨細想,你問這些問題時有沒有真正關心孩子需要、你又有多久沒帶孩子到戶外暢遊呢?看著活動中的小朋友主動攬著媽媽、親親媽媽,其他小朋友也可以想想, 

你有多久沒有擁抱父母、跟他們說聲「我愛你」呢?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天氣不似預期

刊登日期: 2018.02.10
作者: 文.海綿,圖.小金  

最近天氣急降至幾度,我還是喜歡安坐在辦公室暖洋洋工作的感覺。上星期我到了郊外地方採訪,冷得我穿著厚衣、包著圍巾還是感覺陣陣寒風,只能咬著牙關完成。

不過香港天氣冷的日子並不多,所以每次出外工作,我總會帶備一樣物品,就是雨傘,用來遮陽擋雨,不過總不能在工作時開著傘子。有一次我出席一個運動會, 在烈日下完成早上活動,那天除了流了很多很多汗外,活動完結後只見我的手腕還曬出一條錶印,久久未能散去。

雨傘最重要的作用就是擋雨, 我總有幾次倒楣碰著下雨天。有天下午需要出外採訪,外面下著滂沱大雨,我的鞋底卻穿了小洞,如果出外必定會滲水。我只好在公司拿出後備涼鞋, 穿著到學校門口。那間學校有個小斜坡,我逆風而上,全身濕透,還要抹乾雙腳再替換鞋子, 十分狼狽。

這些難忘經歷倒是提醒我平日多幸福, 以前我只愛躲在室內──晴天怕流汗,雨天更是討厭濕漉漉的感覺,但有很多人天天在戶外工作,例如清潔工人、消防員等,我這一陣子苦算得上甚麼呢?最近看到一句聖經金句:「凡敬畏上主的人,真是有福,喜歡他誡命的人,真是有福!」(詠一一二1) 

我想,只要與天主在一起,不埋怨陰晴幻變、謙抑自下,天主還是會像《足印》歌詞中:

“前路有你共行,留下雙雙足印。 ”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新年「新」開始

刊登日期: 2018.01.27
作者: 文.海綿,圖.小金  

今次的內容說不出甚麼大道理,純粹想分享一單親身經歷的笑料。雖說「新一年有新開始」,但我在新年第一次採訪便出師不利,事緣是這樣的⋯⋯ 

那天我要到一間小學採訪,當時到達後大概早了半小時,雖然看不到學校正門,但從遠處已看到大樓寫上學校名稱,便信心滿滿地心想只要沿著學校外圍肯定可以走到學校去,我亦安心地坐在附近公園作預備。

距離約定時間還有十分鐘,我沿著外圍,走著走著便看到一個學校停車場。我按了門鈴,話筒裡的職員叫我走前一點便會看到大門,我便繼續向前走。

一直走一直猜想怎會走得這麼遠,但同時眼前又出現一所學校大門,我便進去跟入口職員說約了採訪。

(職員打電話通知校務處後) 你確定真的是今天嗎? 

對呀。我約了校長下午一點半,還有學生⋯⋯ 

(另有一位老師下來) 你約了我們校長嗎?校長說沒有啊,我們是XX中學,你確定是這裡嗎? 

⋯⋯那刻真是想找個地洞鑽下去。

後記: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熱心的老師

刊登日期: 2018.01.13
作者: 文 海綿,圖 小金  

 
從小到大,一直遇到不少熱心的老師,有的會在我功課簿上寫上長長鼓勵性的評語, 有的不介意在課後替學生補習, 所以我的學業路程尚算順利。在採訪過程中,也曾遇過不少熱心的老師,從他們的眼中看到一團火。
有一次,一位老師負責採訪安排,他在我到臨前,已多番打電話確認詳情。由於活動涉及一些科學知識,他亦在電話中簡述內容,讓我能在到達前有所準備。在活動當天, 他一絲不苟地為學生講解活動,並教導相應的知識。這些在我腦中認為很複雜的科學原理,被他以實驗和簡單句子解釋後,都變得容易吸收。活動過後, 他怕我有些重點不清晰,又再次用電郵來作補充。這種敬業樂業的精神真的令我很敬佩。
另有一所學校的校長、老師都十分熱心,為了我的來臨,他們特意預備了簡報、短片,希望我對活動有全面的概念。每位老師都有所預備的侃侃而談,幾乎解答了我心中所有疑問。到最後,有位老師捉著我的手說:「多謝你的到來。」我頓時心頭一震,要多熱誠的老師才能講出這番由心而發的說話? 

  COPYRIGHT KUNG KAO PO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不得轉載 聯絡我們 | 使用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