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教神父修女話當年 2.0 | jy.catholic.org.hk

   |     | 

首頁 > 主教神父修女話當年 2.0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我要努力儲錢照顧你!」

刊登日期: 2018.06.15
作者: 文 小羽絨 圖 小吉  

鄧美欣修女(Lilly Duggimpudi)服務澳門聖羅撒英文中學,每逢週四會安排小學部小一至小四的學生朝拜聖體,修女其後會與她們講故事、攀談。今天,大家聊起修女於印度家鄉發生的趣事。

Sr. Lilly:每隔三年,我會回印度南部安得拉邦一趟探望家人,我的姪兒, 即弟弟的兒子Michael習慣跟弟弟及弟婦叫我「家姐」。當二○一四年我返印度時,Michael將努力儲下三年的二千印度盧比(約港幣二百多元)零用錢給我,說:「家姐,你是修女, 沒有錢,這筆錢給你。」

一眾小學生異口同聲地說:你的姪兒好可愛呀! 

Sr. Lilly:當時,我兩位姐姐問姪兒: 「我們呢?我們可是常常買玩具給你的啊!」Michael答:「你們問我爸爸媽媽拿吧! 家姐是我的家人(Family)嘛,我們有相同的姓氏; 你們的姓氏卻不一樣(因兩位姊姊已嫁人,取了夫姓),你們不是家人, 只是親戚(Relatives)。」哈哈! 在Michael的小小腦袋裡,家人與親戚是有分別的。

記得當時Michael的公公婆婆也湊熱鬧:「你是我們湊大的,但一毫子也從沒有給我。」姪兒很認真地解釋: 「家姐是修女,她沒有錢,我們要照顧她。」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掛起翅膀的小天使

刊登日期: 2018.06.01
作者: 文 小羽絨 圖 小吉  

耶穌會劉勝義神父(Russell John) 是香港教區的教會法律專家,但認識神父的都知道他絕不嚴肅,是個平易近人的可愛神父。這天思諾與父母來探望神父,與Father Russell 傾談閒聊,順便練習英文。

思諾:Fr. Russell,小時候你有沒有頑皮過? 

Fr. Russell:從小開始我已是一位很乖的小天使,(微微笑說) 但天使有時也需要「掛起自己的翅膀」(hang up your wings),偶爾玩玩一些戲弄別人的小把戲。記得小時候,約十二、三歲在愛爾蘭都柏林生活時,夜幕低垂後,加上街燈昏暗,我最喜歡與姐姐每人手執橡筋繩一端,分站街道兩旁,有路人經過時,因四周黑漆漆, 他看不到那條橡筋繩,但卻會在不斷前進的同時感到那份拉力;若那人穿著的是一些防水衣物,當接觸到橡筋繩時更會發出很古怪的聲音,但在暗黑環境下他們找不到原因。

Fr. Russell頓了頓,續說:當橡筋繩愈拉愈緊,姐姐或我會在適當時間鬆開自己手中的橡筋繩,被捉弄的人在漆黑中只感覺到攔腰那股不知名的阻力忽然消失,不知發生何事。

思諾:噢!那些被捉弄的人有甚麼反應?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天主的召叫(二) —— 差點殉道的聖週四

刊登日期: 2018.05.18
作者: 文 小羽絨 圖 小吉  

上回講到閻德龍神父與小輔祭攀談時,說到自己小時候認為自己不能勝任神父的三大原因:神父需要講道,但他很怕說話;他不能喝酒,故對聖祭禮其中神父要將聖血一飲而盡很是擔心;以及他害怕看見屍體。但最後他也毅然踏上這條聖召之路。

閻神父:但有一次主持感恩祭卻差點因喝聖血而出事——有一年我到墨爾本為當地華人天主教會主持聖週禮儀,該聖堂平常只領聖體,但當天是最後晚餐,即耶穌建立聖體聖血的日子,故我鼓勵他們兼領聖血。

有見聖堂坐滿教友,我遂準備三杯葡萄酒以成聖血。當地教徒不用手蘸聖血,而是直接從聖爵恭飲,當地華人教友可能不習慣這方式,故很多只領聖體,剩下一杯半聖血。

當時與我共祭的另外兩位神父,一位不能喝酒,另一位酒量很好,故我留下一整杯給他,自己則負責半杯;隨後是朝拜聖體時間,跪了不知多久,我突然倒下。聽在場人士複述,我不省人事向後倒下時,幸得身旁神父及時扶著我,又幸運地當時聖堂內有醫生,他吩咐其他人將我雙腳抬高讓血液倒流腦內,這時我慢慢恢復意識, 但當預備起身時,竟再次暈倒,他們急忙將我抬進祭衣房,之後我被送到醫院作詳細檢查。

小輔祭七嘴八舌:為甚麼暈完又暈?醫生可有驗出毛病?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天主的召叫(一) —— 避無可避的聖召

刊登日期: 2018.05.04
作者: 文 小羽絨 圖 小吉  

閻德龍神父於紅磡聖母堂主持彌撒後,常會問一眾小輔祭將來可會打算做神父,得到的答案總是:「沒有打算!」

閻神父(不禁搖頭):告訴你們,嬰兒領洗的我小時候做輔祭時,每當神父問我可有興趣做神父,我也會答: 「有!」其實只是為避免他繼續囉嗦。豈料神父真的帶我這位小三學生到某修院見負責人……幸好得到的答覆是:「他年紀仍太小。」哈哈!我當時的感覺是「逃過一劫」! 

小學畢業後,另一位堂區神父又問我這聖召問題,惟一不同的,是他提議我除了走神父這條路外,也可考慮當修士,讀多些書以投身教育。他又坐言起行為我向聖母昆仲會寫推薦信,當時院長收信後叫我等消息,不久後果然收到修院接納我入初試院的電話。爸爸此前並不知情,但他支持我的任何決定:「你若真想入修院而又被接納,便去試吧!」

其實當時我完全不了解神父、修士需要做甚麼。入了昆仲會三年,修院卻忽然通知說第四年不再開辦,叫我們十多位初試院同學回家,以後只需要每個月聚會作深化培育。本堂神父知道後,竟繼續鍥而不捨地為我寫推薦信,這次是寫去香港仔聖神修院……兜兜轉轉,我終於正式回應聖召。

撫心自問,其實我從未想過做神父,原因有三:首先,神父要講道,以前的我很怕羞,最不喜歡說話……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聖母神樂院之「走.牛..記」

刊登日期: 2018.04.21
作者: 文 小羽絨 圖 小吉  

每次一眾義工為神樂院打掃後,莊宗澤神父總會遞上十字牌鮮奶及修院所種的香蕉作慰勞,又會帶來神樂院曲奇以供售賣。今天小嘉樂忙碌過後,捉著神父要他講述以前修院養牛的故事。

莊神父:六十年代初,有教友贈送乳牛給修士,希望提供牛奶予他們飲用。修院派了兩位修士到美國帶回二十隻祖父母輩均曾獲獎的乳牛。

當時通訊不發達,故我們不太清楚兩人會何時帶牛回修院。一晚約午夜十二時,忽然有人拍門,說修士與乳牛已坐船抵達神樂院碼頭,修院十多人遂在睡眼惺忪下衝落山到碼頭援手。(神父這時笑謂)看!我們多聽命! 

我們以為趕牛上山到牛房很輕易,卻未想到這些牛不似本地牛,牛群裡沒有首領帶路。上山期間,牠們逕自前進,有些更走上分叉路,修士辛苦地領牛上山後,發現有七、八隻走失。後來有村民於梅窩發現牠們的蹤跡,終於在早上七時多,我們才找回所有乳牛(嘉樂想到當時修士們的狼狽,忍不住大笑)。

神父續說:擠牛奶也發生不少趣事,那些乳牛懂得戲弄新手 —— 可能牠們嫌當時仍是初學生的我擠奶技巧不純熟,過程中會不斷推我到欄邊。後期有修士設計出用真空導管擠牛奶,我們便再不須用人手。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耶穌遇見了 自己的母親

刊登日期: 2018.04.07
作者: 文 小羽絨,圖 小吉  

江思維修女於聖羅撒學校擔任牧靈工作,每天會安排與六位同學共晉午膳,閒話家常——當「與修女飯聚」的時間表一出,一眾小學生會「鬥快」報名,因此飯聚組合每次也不一樣,高班低班,共冶一爐。修女希望藉此短短午膳時間對同學的家庭、學校生活有所認識,當窺探到某些問題狀況,能及早伸出援手或轉介社工跟進。今天飯聚,修女與同學們分享剛在四旬期時於學校拜苦路的故事。

江修女:今年我邀請了基督小先鋒一起拜苦路,其間她們須輪流高舉十字架,拿蠟燭。禮儀後,我叫同學細想苦路中哪一處最觸動她們⋯⋯大部份表示最深刻印象是耶穌復活:「復活後便不用再受苦!」、「耶穌受了太多苦,他復活後會開心一點!」、「沒有復活,便沒有復活節呀!」。

(聽到這些可愛、窩心、有趣答案,一眾同學哈哈大笑) 

修女續道:有些同學選耶穌被釘十字架,其理由比較循規蹈矩:「如果耶穌沒有釘十字架, 我們不會得救。」、「祂甘願受此苦刑,代表祂很愛我。」一些則選西滿負擔耶穌的十架:「西滿最初被迫背十架,但最後是出於自願,我也要學西滿,愛主愛人,努力幫助其他人。」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拉不動的牛牛

刊登日期: 2018.03.17
作者: 文 小羽絨 圖 小吉  

耶穌會羅仕強神父於九龍華仁書院教授宗教與倫理,這天他向中二級學生講述一個有關拉牛的故事。

羅神父:在城市居住的表弟到鄉間探表哥, 表弟很享受鄉村一片青葱、仍用牛耕田的悠閒生活。一天,他自告奮勇要帶表哥養的牛牛到草地吃草,表哥囑咐他黃昏前回家;在牛牛悠閒吃草的同時,表弟睡著了,一醒來已過了大半天,他急著想拉牛離開,豈料任憑如何出盡九牛二虎之力也拉不動牛牛;他轉而用斥責、苦勸等方法,但牛牛充耳不聞,繼續吃草。

天已漸黑,表弟在徬徨無助下忽然看見四出找尋他們的表哥,立刻哭訴自己的困境;表哥這時輕輕執起一撮草於牛的前方引路,牛牛隨即緩緩而行。表哥說:「你要牛緊隨你的步伐,先要了解牠的特性。」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一個喪禮.一個婚禮. 一個晉鐸禮

刊登日期: 2018.03.03
作者: 文 小羽絨 圖 小吉  

聖高隆龐傳教會文可寧神父( J i m Mulroney)去年十二月底從英文公教報副總編輯一職退下來。因父母的緣故認識神父多年的小銘恩想約神父飯聚慶祝他榮休,但神父一直不在香港;恩恩終於在二月初才見到神父。

恩恩:Fr. Jim,你嚇到我了,我以為你返回澳洲,再也不回來! 

Fr. Jim:我的確去了澳洲——這三個星期, 我已連續去了數個地方。退休只是幾天,忽然收到姐姐Pat去世的消息,我立刻趕往阿得萊德與弟弟商討如何籌辦姐姐的喪禮、與律師見面、安排安葬姐姐骨灰的地方。

(恩恩這時輕拍Fr. Jim的膊頭,安慰神父) 

Fr. Jim:那是一個感動且美麗的喪禮,眾多家人、姐姐的朋友也紛紛到來向她道別;席間讓我有最深感受的要算是弟弟的分享,一直負責照顧姐姐的他分享這些年來的喜怒哀樂,這是我們從來不能體會的。最後,我們一起到小時候初領聖體的道明會學校小聖堂,懷緬過去點滴。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修女也瘋狂……玩水

刊登日期: 2018.02.03
作者: 文 小羽絨 圖 小吉  

米仔、聰聰與道生會的瑪利亞進教之佑陸修女相熟源於去年暑假聖伯多祿聖保祿堂的一次水戰,那次與修女神父們的水戰令他們對修道人的嚴肅印象完全改觀。今天兩人於彌撒後在操場遇上修女,回憶起那次大戰的美好片段。

米仔:水戰好好玩呀!今年要

繼續!這主意是誰想出來的? 

修女:我的初學期於台灣度過,當時堂區主要服務阿里族原住民,他們多不是教徒,但其孩子卻很喜歡參加教會類似慶禮院的活動。平日我們教他們禮儀、念玫瑰經,暑假時則會舉行連續五天水戰,對孩子而言這幾天猶如獎勵,他們會玩過不亦樂乎,更會瞄準修女作目標; 故我被派回香港服務後,遂提議將這活動帶到這裡。

另外,我們又會與孩子一起打籃球,互相切磋。

聰聰:為甚麼你們打籃球時仍穿著這身會衣,只換上球鞋?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切不完的意大利火腿

刊登日期: 2018.01.20
作者: 文 小羽絨,圖 小吉  

子澄專誠到筲箕灣慈幼會修院,把寫滿眾人祝福的生日卡送給一月十三日八十六歲生日的陳日君樞機。兩人談天說地,聊到早前子澄送給爺爺的巴馬火腿。

樞機爺爺:你可知道,這塊火腿令我們忙過不了!為了認真地對待它,我與李東彪修士努力於修院找回那座塵封已久的切肉機…… 吃完火腿後,為了不浪費那番尋找的心機時間,我遂與彪叔到市場買了不同火腿如莎樂美腸、意式肉腸等繼續「試機」……其間我又將這事告訴了幾位正修習意大利文的學生,豈料他們知道後,又再買大片火腿給我們。唉!這切火腿故事真的沒完沒了。

子澄:真開心知道你們喜歡!上次的火腿是媽媽買來給你與神父修士於聖誕節分享,我再叫她買多些送給你。

  COPYRIGHT KUNG KAO PO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不得轉載 聯絡我們 | 使用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