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偉恩 | jy.catholic.org.hk

   |     | 

首頁 > 吳偉恩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無可取替的妳

刊登日期: 2019.05.10
作者: 吳偉恩  

五月的第二個主日是母親節, 酒樓、餐廳、商場……到處都是來慶祝的家庭。人們的慶祝活動不外乎吃飯、切蛋糕及送禮物,許多紀念日都是這樣慶祝,母親節當然也不例外。

不過,曾經有一位學生分享說他在母親節會和媽媽一起打籃球。我問他為甚麼是打籃球,而不是吃飯呢?他說因為媽媽想他能長高一點,所以自小就經常和他一起打籃球,久而久之,打籃球便成了他倆的親子活動,他們覺得這樣慶祝母親節,既健康又愉快,真是一舉兩得。另有一位學生分享說母親節那天在外婆家吃飯,外婆煮了他及家中各人喜歡吃的餸菜。更有兩位學生說他們在母親節那天去了迪士尼樂園慶祝。我聽到後更加佩服他們的媽媽,原來在母親心目中, 子女的喜好就是她們的選擇。從許多母親身上,我看到甚麼是不求回報,不講條件,不設限期,不會後悔,以行動實踐無限的愛。

不過,許多學生到了五、六年級時,開始與父母鬧意見,尤其覺得媽媽嘮叨及對自己不信任。但試想想,每個人都曾經睡在母親的肚子裡,我們從父母而來的,我們和母親汲取同一份營養。母親十月懷胎,心理及身體都為胎兒而改變,母親與胎兒之間微妙的互動、協調和融合等,是天主恩賜的禮物。究竟為甚麼曾經這麼親密的母子關係會變得疏離?我相信是人的自我,把自己放在最重要的位置,卻忽略了在愛中的包容、寬恕、感恩及犧牲。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在失去中看見天主

刊登日期: 2019.03.08
作者: 吳偉恩  

在小五的宗教課程中,有一課是關於痛苦。人生總會經歷痛苦,這是不可避免的。有些人會埋怨及以逃避的態度去面對,有些人會以積極的心態去跨越痛苦,更有些人會把它「默存心中,反覆思量」。去年,在教授這一課題時,我聽完學生的分享後,也給他們分享了以下的經歷: 

大約年半之前,我和一位移居美國的小學同學Fiona重逢,因為我們同時懷孕了,而且都是男丁,預產期也十分接近,所以我們再次緊密聯繫起來,話題也特別多。當我生下兒子後,我滿懷喜樂,對Fiona說:「輪到你了!加油!期待與你的小寶寶見面啊!」過了幾天,當我出院後再次與她聯絡時,她竟告訴我她那三十七週的胎兒忽然停止了心跳,她正身處醫院,準備把沒有心跳的兒子生下來。那時,我簡直是晴天霹靂。天主, 為甚麼祢容許這些事發生?祢給了她一個兒子,為甚麼又要取回呢?Fiona要在同一時間面對愛兒的生與死,這究竟是不是一場夢? 我的心在淌淚,我抱著自己剛出世一週的兒子,深深感受到她作為母親的愛和痛。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帶回家中的禮物

刊登日期: 2018.12.14
作者: 吳偉恩  

聖誕節快到了,大街小巷隨處可見是聖誕裝飾,百貨公司擠滿來購物的市民,機場更有許多離港慶祝的旅客,究竟聖誕的真正意義是甚麼呢?你又會怎樣過聖誕呢? 

記得有一年聖誕節,我給學生的其中一份功課是寫一張聖誕卡給家人,感謝家人的照顧。當我舉例說可以寫給爸爸時,一個憤世嫉俗的男生大聲說:「我沒有爸爸的,我爸爸走了,他是一個衰人。」我感受到他內心的難過和憤恨。之後,我透過電話跟那男生的媽媽交談,得知她是一位年輕媽媽,早年已和丈夫離異了,男生的婆婆經常說父親的壞話,使男生覺得自己的出生令父母分開。於是那男生既嬲怒父親,更惱怒自己。我知道後,就請男生的媽媽必須肯定兒子的生命是有價值的,我建議她可以對兒子說:「因為爸爸媽媽相愛,更希望把這份愛延續下來,所以生了你這個可愛的小寶寶。雖然之後因各種原因而分開,但你的生命是來自愛的。」男生的母親聽後很感動, 她說自己也忘記了其實曾經深愛過。

之後,我也找機會和那男生交談,知道他已原諒了父親。雖然他的父親再沒有回來看他,但我請他在聖誕節裡為父親祈禱,希望天主讓他父親也能感受到愛。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你我都是天主的寶貝

刊登日期: 2018.10.19
作者: 吳偉恩  

踏入九月,新的學年又開始了。記得有一次,我和一年級生分享「我是寶」這個主題,我坦誠地與他們分享我對兒子的偏愛,我說:「不知道為甚麼人家吃東西時發出嘴嚼聲,我聽得全身起雞皮疙瘩, 覺得很沒禮貌,但當我的兒子吮奶時發出『嚼嚼』聲,我心想: 嘩!好可愛啊!我的兒子飲得很滋味呢!此外,當我看著兒子的『矇豬眼』,我就想起韓國明星, 我的兒子很帥啊!真是百看不厭,而且愈看愈想親他一下呢!有時候,兒子會向我伸伸腳,我竟然覺得是香噴噴的呢!」說到這裡,很多學生都哈哈大笑,我問他們:「為甚麼我會有這種想法?」他們都異口同聲地說:「因為他是你的兒子,你很愛他啊!」

我再追問:「你們都有同樣的經驗嗎?」許多學生搶著舉手回應,一人說: 「有呀!老師,我媽媽都經常說我『靚仔』。」另一個說:「爸爸都說我可愛啊!」還有一個學生說:「老師,我媽媽都經常聞我的腳啊!」全班又再一次大笑起來。

我說:「沒錯,這就是愛!我們的父母都很疼愛我們。那麼,我們除了是爸爸媽媽的兒女之外,還是誰的兒女呢?」學生齊聲回應:「天主!」我接著解釋,說:「天主是我們在天上的父親,祂好像我們的父母愛我們一樣。無論你的樣貌怎樣,無論你有甚麼缺點或曾經做過甚麼錯事, 在天主眼中,你永遠是最寶貴的,祂必定接納你的一切,包括你的好與壞。」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主日茶座的天使

刊登日期: 2018.05.18
作者: 吳偉恩  

我的兒子──星星只有三歲,每逢主日,我們都會帶他參加感恩祭,之後便會到主日茶座吃燒賣。星星每次想到參加感恩祭後可以吃燒賣,便會笑逐顏開,蹦蹦跳跳地出門。

有一天,負責主日茶座的姨姨跟星星開玩笑,她叫星星閉上眼睛,祈求天主賜給他燒賣,星星照著做。當他睜開眼睛時,碟子上果然有一粒熱騰騰的燒賣。星星笑得合不攏嘴。他吃完第一粒燒賣後,姨姨又叫他閉上眼睛祈禱。這次,他偷看了,發現原來是姨姨把燒賣放到碟上的。姨姨對他說,雖然燒賣是她放到碟子上,但所有食物都是天主的恩賜, 我們都要感謝天主和珍惜食物。不知道小小年紀的星星會不會明白,但他很喜歡這位姨姨,而且很認真地聽她的教導。

除了負責主日茶座,這位姨姨又會幫忙執拾圖書角。她說小學生都喜歡看書,但常常把圖書亂放,她每個主日都會執拾一下。我聽到這位姨姨的話,覺得她好像一位天使,默默地為教友準備主日的早餐, 為小學生執拾圖書,更會耐心地教導身邊的小朋友成為天父的好兒女。其實,我們身邊有幾多默默為我們付出的天使呢?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苦路同行, 決心定改

刊登日期: 2018.03.17
作者: 吳偉恩  

在四旬期內,校方為學生安排了很多活動,其中一項是拜苦路。我們編了時間表,讓一至六年級分班上禮堂拜苦路。我們會先講解拜苦路的意義,然後一起唱短誦,再由導言開始,透過經文及默想,讓學生了解基督的苦難和我們有甚麼關係。

雖然參與同一個活動,聆聽同一樣的經文和默想,但由於同學們級別不同,每個人的生活經驗和性格不一樣,學生的表現及感受也都不一樣。

一年級的學生第一次拜苦路,心情特別興奮,他們走到每一處都感到很新奇,不由自主地擁到最前,最近。許多對小眼睛盯著苦路畫像仔細觀察,當聽到默想內容與自己生活經驗有聯繫時,更會搶著舉手或與同學竊竊私語,分享自己的經歷和感受。

六年級學生較為內斂,一些同學愛退到人群後面,靜靜地默想和反思。當看到耶穌遇見母親聖母瑪利亞時,我們著學生默想自己與母親的關係,一位男生揉揉眼睛,其他同學立即注視著他。事後我請他們分享感受時,同學們都期待他說出經歷,但他卻說自己當時是「扮喊」。雖然大部份同學都不接受他的理由,但都尊重他的感受。其實「扮喊」的人何只他一個呢!當看到耶穌被埋葬時,同學們默想自己已去世的親友,有此經歷的同學都面帶愁容。許多同學眼泛淚光, 但不敢在人前流淚。其實,流淚可以是喜極而泣,或是觸動了憐憫之心,受聖神感動而流下的熱淚。流淚並不是弱者的表現呢!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你會在天國裡做甚麼

刊登日期: 2018.01.06
作者: 吳偉恩  

十一月是煉靈月,我們會特別為亡者祈禱,舉行祈禱會,與學生一起重溫一些為社會作出貢獻或犧牲的人物事跡。我們會教導學生善用生命,多做愛主愛人的行動,珍惜可以祈禱的自由意志。不過,原來死亡對大部份小學生而言實在太抽象,太遙不可及了,這的確是一種幸福。

談到死亡的話題,我們必須向學生提到「煉獄」和「天國」這兩個地方。學生對天國較為好奇。他們很想知道怎樣才可以去到天國。在天國裡,還要上學嗎?還可以打遊戲機嗎?天國可以容納這麼多人嗎?他們最愛的小貓、小狗、小倉鼠等也可以一起進入天國嗎?要回答他們的問題,真的要翻開《天主教教理》才可以解答得到。不過,我想由他們先想一想答案,於是要他們分組討論一下。有學生認為既然人已經死了,就不用吃食物,不用上學,更不會再經歷「生老病死」。有學生從書中找到一句金句:「我的靈魂頌揚上主」(路一46),於是認為死後沒有身體,只有靈魂,那麼就如金句的意思:在天上頌揚上主。至於怎樣頌揚上主呢?另一位學生想到是唱歌。不過,他恐怕唱歌唱得久了,會口乾,會喉嚨痛;另一個學生立即反駁他,既然都死了,又怎會口渴,怎會喉嚨痛呢?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通往幸福的計程車

刊登日期: 2017.11.04
作者: 吳偉恩  

乘搭的士,除了可以點對點到達目的地之外, 有時在確保交通安全的情況下,我們還可以在短短的車程裡,完成福傳的使命。 

記得有一晚,慕道班完結後,我乘的士由尖沙咀玫瑰堂趕回馬鞍山住所,司機一聽到是長途便很高興, 說自己這天很倒霉,開工後一直沒有生意,最幸運就是遇到我,給他這宗「大生意」。看他高興的樣子,我覺得這百多元的車資十分有意義。司機見我從教堂出來,便問我一些關於信仰的問題,我向他簡單講述了兩個朋友的經歷。司機聽了很感興趣, 下車時,他問我貴姓,怎樣可以再認識多些有關天主教的事情。我沒有告訴他我姓甚名誰,畢竟只是萍水相逢而已,但我告訴他可到我上車那裡的教堂,聽聽神父講道,或找牧民助理, 了解一下慕道班的資料。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一次難忘的朝聖之旅

刊登日期: 2017.06.24
作者: 吳偉恩  

不經不覺,暑假就快到了,無論老師、學生,甚至家長都可以藉此機會輕鬆一下。近年,每逢暑假,我都會去朝聖, 每次都有不同的感受,而最深刻的莫過於七年前的「以色列朝聖之旅」。

記得那一次,一位長駐以色列的方濟會吳神父,帶領我們一班慕道組的導師及陪談員,在以色列經歷了一次與主相遇的奇妙旅程。我們像門徒一樣,跟隨主耶穌的腳步,走過他出生、傳教、死亡及復活的路。期間,我們一行二十人也曾像門徒一樣埋怨、愚昧、有分歧……但主耶穌卻在不知不覺間,來到我們當中。我們要打破自己固有的框架,像小孩一樣,重新學習互相幫助,大家在旅途中有說有笑,享受著這個朝聖之旅。晚上有時間,我們便聚在一起討論聖言的真理。究竟耶穌是甚麼時候來到我們中間呢?是在伯多祿堂的那塊石頭旁?是在約旦河畔?抑或在他的空墳墓裡?其實主耶穌從一開始已經與我們同在,只是我們沒有把他的聖容彰顯出來而已。

回到香港後,我仍然記起聖地中,許多神職人員所住的教堂及修院,都被其他教派人士略奪。他們只得偷偷地回到曾經屬於我們教會的地方,向天主祈禱。而我呢?我可以隨時隨地到家附近的教堂祈禱,每個主日都可以領聖體。香港的教友真是有福呢!在聖地裡堅守著的神父及修女們,已等待超過半個世紀了,他們甚麼時候才可以回到屬於教會的家呢?我這個有福的人,可以為他們,為天主做些甚麼呢?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做個默默撒種的人

刊登日期: 2016.12.17
作者: 吳偉恩  

天主教在香港辦學已有過百年歷史,昔日許多神父及修女,都積極參與學生宗教培育,他們有些能抽空在學校教授一至兩節聖經課,與學生保持緊密連繫。學生可以利用上課前後及小息,跟神父及修女談話,對學生靈修生活有莫大裨益。不過,由於現在神職人員數目減少,許多天主教學校都沒有駐校的神父,那些非教友學生只有在定期的祈禱會中,才可見到神父,聽神父講道理。儘管如此,福傳的種子總會有機會遇到好土壤,然後發芽、成長。

記得幾年前,我在一間修會學校任教時,一位年過九十歲的外籍神父,每個月都堅持要為教友學生舉行彌撒。每當神父選定了日期,他就會在五、六年級的教友中,選幾個當輔祭及讀經員。在彌撒前一天的小息,神父會親自幫他們分工,教導他們要注意的地方。在彌撒當天,輔祭、讀經員及聖詠團,會先跟神父到小聖堂準備。對於初次在彌撒中參與侍奉的同學而言,他們未必明白彌撒中每一個環節的意義,但聖堂的莊嚴及神父對聖體的尊重,給他們留下深刻的印象。神父每次帶學生進入聖堂時,必定要他們跪下,向聖體祈禱;是跪下祈禱,而不單只是鞠躬行禮啊!經過十分鐘的綵排後,同學們便懷著戰戰兢兢的心情,參與感恩聖祭。看到這些小伙子在天主的殿宇中,一本正經的樣子,我明白這全因為神父對開彌撒的堅持,及對天主的信賴所致。

  COPYRIGHT KUNG KAO PO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不得轉載 聯絡我們 | 使用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