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家琦 | jy.catholic.org.hk

   |     | 

首頁 > 林家琦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跟黑色做朋友

刊登日期: 2019.06.07
作者: 林家琦  

我和外子育有三名孩子,組成一個開心的「嬲」字。活在這個大愛的年代,我們都盡量教孩子有個開放的思想。例如留長頭髮並不是女孩子的專利,男孩子也可以的呀,看看前立法會議員「長毛」梁國雄?穿著裙子也不一定是女的,蘇格蘭的男士穿起格仔裙來,也很有型呀!其實心底裡更希望他們不要嘲笑三弟弟穿二姊姊兒時的粉紅睡衣。對,誰說男孩子不能穿粉紫和粉黃? 

我和丈夫都沒有美術天分,但生了個在繪畫上頗有能力的女兒。可能女孩子都是喜歡紅和橙那些「開心的顏色」,故此這些色調都成了女兒每幅作品的主要顏色。她常用這些顏料的程調,甚至把畫室的調色盤牢牢的染上了這幾隻顏色,怎也洗不掉!有一天,女兒突然的說:「媽媽,若所有人都不喜歡黑色,不跟它做朋友,那末它便會很不開心?」聽罷當下我來不及反應,只胡亂的說:「對呀,那你在畫作中也應多用黑色,不要千篇一律的用紅色了。」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媽媽,謝謝你迫我!

刊登日期: 2019.03.08
作者: 林家琦  

我和外子自問都不是虎爸虎媽。起碼我們沒有瘋狂地為孩子報讀很多興趣班,也沒有要求他們K1就開始認真的執筆寫字、K3 就看完所有中外寓言,贏盡琴棋書畫各大小比賽的獎項。我們為孩子選擇開心愉快的幼稚園,是認為先培養他們求知的態度和不恥下問的精神,比學術成績更為重要。我們沒有替孩子報考坊間那些給幼稚園生的英語和普通話考試。朋友知道後都替我擔心如何面對升小學這鴻溝,和在這變態的教育制度中生存。面對不知的未來,說沒有擔心是騙你的。所以在暑假時,我有給兒子做一些補充練習和串簡單的英文生字,好讓他熟習小學的模式。每天累積下來,待開學時他已掌握了一定數量的詞彙。慶幸小學一年級上學期沒有想像中的恐怖;雖然功課繁重,但是面對英文串字孩子倒表現得手到拿來。有一天他還跟我說:「媽媽,好在你在放暑假時迫我串字,不然老師現在每天要我串五個生字,待我現在才學必定死定了!」 聽罷我先怔了一下,雖然暑假串字並不是一個有趣的遊戲,但原來孩子是明白我的苦心!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一下一下向前游

刊登日期: 2018.11.16
作者: 林家琦  

兒時的我十分喜歡參加比賽,甚麼校際音樂節、朗誦節、學界田徑和區際水運會都會見到我的蹤影,有時幸運還會拿上一兩面獎牌回家。我喜歡比賽,是因為能推動自己進步。而在競賽過程中那種緊張刺激和令腎上腺素飆升的感覺,亦令我嚮往和著迷。所以當我的孩子有能力時,我便替他報名參賽,希望他也能體驗我對比賽的熱愛。

其實孩子有幾多「斤兩」,當父母的都心知肚明,因此我選擇參加比賽時都會量力而為。我會先和孩子商量訂立目標,希望透過該比賽完成一些任務:如在朗誦時要清楚大聲、吐字準確,在演奏音樂時要演繹出神緒等。若在比賽中做到,那便是贏了。我更會提醒孩子,一些藝文比賽跟體育項目不同,是沒有準則可言的,得獎與否取決於評判的口味。所以若他喜歡我們的演繹而把獎項頒給我們,那只是一個額外的加獎。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打怪獸

刊登日期: 2018.03.17
作者: 林家琦  

執筆之時,六歲的兒子正努力為下月的校際音樂節鋼琴獨奏比賽作準備。其實要一個幼稚園高班的小不點應付樂譜上那麼多的音符,還要克服技巧的問題、了解樂句、把音樂打造得精彩有畫面,最後在比賽時能發揮出來,實在很困難。故此在他學鋼琴的這兩年來,每次我都會在旁陪伴他練習,跟他分享我的經驗和學習竅門。當遇到困難的樂句時,會想辦法教他應付。我希望他知道, 在苦悶的學習過程中他不是孤單一個,而是有我這個同路人跟他一起面對!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小一大作戰之信靠天主就好了

刊登日期: 2017.11.18
作者: 林家琦  

快六歲的小兒,今年是小一大作戰的其中一員。

自從投考幼稚園起,我已深明這是一場「天主作主」的遊戲。一切都是謀事在人,成事在天;所以只要做好自己的本分,其餘的交託天主,便是最安心和令自己心境平靜的做法。可是,人總是善忘的,經常忘記了天主這個大靠山。

小兒有著不俗的條件,令我對他投考小學有一定的信心。然而,有些狀況真是人算不如天算!帶他去一間直資小學面試,老師問他可懂得寫字,他居然答:「老師,我梗係識寫字啦,你唔好講廢話啦!廢話留番喺屋企先講啦!」甚麼?說老師講的是廢話?那是甚麼態度?這小子從來都不會那麼沒禮貌的,為何選擇在重要關頭來破格?本來信心滿滿的我立時心情冷了一截, 惟有寄望其他學校吧! 

調教過這小子的態度後,隔個星期後帶他到我的母校面試。朋友都說我是舊生,而這幾年我都有為母校服務的關係,所以兒子很大可能會入選第二輪面試。平時活潑非常的兒子,從會見室走出來時木無表情的,我已心知不妙。原來在面試時,一位小朋友搶了他的玩具,還送了他幾下「李三腳」,踢得他雙腳瘀了兩小塊。兒子掛著兩行眼淚去告訴老師,在這狀態下完成的面試,表現不用說也知道不會很好吧!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小一大作戰之盡力就好了

刊登日期: 2017.11.04
作者: 林家琦  

就讀幼稚園高班的小兒,是今年小一大作戰的其中一員。快六歲的他已經頗懂事,不能像考幼稚園時半哄半騙的,說我們到學校去參觀玩玩,來逗他應付面試。幼稚園高班的小朋友都會討論週末去了那間小學應考、誰有第二次面試等等。有朋友的子女更因「全軍覆沒」而情緒低落,精神緊張得要去看心理醫生。

不知怎的,兒子的眼睛從上個月開始,便不由自主的經常眨動起來。初時我都不以為意,但後來實在太嚴重了。我帶他去看醫生,排除了是腦部問題後, 醫生說他的抽動障礙( tics disorder)很可能是和壓力有關,而考小學極有可能就是元兇!天啊 !我的孩子生性樂觀,而我和外子亦沒有把考小學的事在家中熱烈討論起來,他何來壓力?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對孩子有信心

刊登日期: 2017.09.23
作者: 林家琦  

五歲的兒子參加了校外合唱團,有幸被選上參與音樂劇的演出, 飾演一個小小的角色。

音樂劇是一個賣票的專業製作,從練唱、排演、走位、舞步等,都沒有半點馬虎。排演歷時多月, 在公演和之前的幾天,綵排時間更超過十二小時!製作團隊並沒有因為演出者是小孩而放軟手腳,相反小演員就像成年人一樣長時間工作,無論吃午餐、晚餐、上洗手間、換戲服等,都是他們一手一腳完成; 對一個只有五歲的幼稚園生來說,實在不容易。

在演出場地作最後綵排的那天,外傭姐姐帶著小兒首次前往沙田。儘管事前已把地圖和路線圖交給工人姐姐,但他們仍是迷路了。兒子不知哪裡來的勇氣向途人問路,可是問著位內地遊客,他們以有限的普通話「雞同鴨講」。後來兒子見到合唱團導師經過,便一手拉起工人姐姐跑向導師,最終平安到達會場。

演出期間,我們透過通訊群組傳來的照片,得知孩子們的狀況。我見他還是好端端的,就沒有請老師再代為關照這位年紀接近最小的演員了。畢竟後台有二百多位小朋友,要找到他,也不容易。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同理心

刊登日期: 2017.05.27
作者: 林家琦  

如何教導幼童有同理心,是一件很難的事。根據心理學家分析,三歲多的小朋友都是自我中心的。加上現代父母很多都溺愛子女,要令小孩明白和了解別人所需,實在談何容易! 

我那位三歲半的小女兒,是家中的小惡霸。若她遇上不如意的事情,她會發揮女性們的「殺手鐧」,一哭二鬧。或者是男性天生怕女士哭哭啼啼,所以快五歲的哥哥每次見到妹妹為著不得逞的東西而哭個不停時, 總會遷就她。久而久之,家中的小霸王就此形成了。我和丈夫都很不欣賞這樣的行為。若我們在家時,必定會擔當持平者的角色, 務求雙方都不會吃虧。我們嘗試把妹妹的處境代入他人的狀況,用設身處地的方法來教導她,希望她能夠明白體會多一點。例如, 昨天她哭著說不容許哥哥進她的睡房,及不容許看她的圖書。我說:「很好,那妹妹妳也不能進哥哥的睡房,玩裡面所有的玩具了。」她頓時知道自己理虧,即時讓哥哥進她的房間玩。今早她又哭著說,不喜歡哥哥「執她口水尾」,即重複她的說話。我又問:「那為何妳可以重複哥哥的說話,而他不可以重複妳的?」她沒有即時回答我,但似乎若有所想。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我很勇敢

刊登日期: 2017.03.18
作者: 林家琦  

四歲半的兒子最近有多個重要的大型演出。有的演出是跟專業樂團的售票音樂會,為一首有文字部份的樂曲,表演十五分鐘的朗誦;有的是由電台主辦,在現場觀眾和電台轉播的音樂會上獨唱。演出過後,很多親戚朋友都問我和兒子,表現如何、唱歌可有走音等等。但每次兒子都是定著眼睛的看著他們,回答說:「我不明白你在說甚麼,我只是很勇敢、盡力地去做。」

對,在演出時「不用怕羞、不要走音」等說話,是我和外子在培養兒子出台前,從來沒有說過的話。當然,我們在接受邀請前,都清楚了解兒子能夠勝任才答允。因此,我們更重視他事前可有認真練習、排練時可有專心聽講,和演出時可有勇敢表現;因那是更重要的素質。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有樂器老師介紹嗎?

刊登日期: 2017.03.04
作者: 林家琦  

之前跟大家談過「我的小孩該學甚麼樂器」,今個星期想說「如何選擇教授樂器的老師」。可能從事音樂工作的關係,這是繼學甚麼樂器後,最多媽媽級朋友問我的問題。跟之前一樣,每當我聽到這個提問後,也會納悶一下,然後心想:「我又不是孩子的媽媽,我怎會知道?」 

一天,朋友向我要一位獲獎無數的國際知名鋼琴家的電話,因為朋友想兒子跟那鋼琴家學藝,並以她為榜樣,在將來音樂路上的成就,同樣出眾。又有一天,另一位朋友向我要一位英俊非凡的小提琴演奏家的聯絡,說他這樣俊朗,定能激發起女兒學琴的動力!我聽後無言,良久未能回應。通常收到這樣的提問,我會問家長,你希望是男老師或女老師?年青或有資歷的?對老師的性格有甚麼要求?一定要上門的老師嗎? 你能接受最遠的授課地點, 在哪兒? 收費多寡是一個考慮嗎等等。或許你會覺得我很麻煩, 只是介紹老師,用不著那麼多問題吧!只因我相信,為孩子選樂器老師跟為他們選學校一樣,是依小朋友的性格考慮的。

  COPYRIGHT KUNG KAO PO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不得轉載 聯絡我們 | 使用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