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LDA LO 盧曦然 | jy.catholic.org.hk

   |     | 

首頁 > HILDA LO 盧曦然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南美之旅(三)玻利維亞 老夫老妻

刊登日期: 2018.06.22
作者: HILDA LO 盧曦然  

假若從香港地上挖個洞,穿過地核, 便能到達地球另一端——玻利維亞。乘著座位寬闊的半卧式通宵巴士,蓋著車上提供的毛毯,我半開著窗子,讓涼風伴隨入睡。半張開眼睛,看見在旁的哥兒戴上帽子,收拾行裝,還以為他無法入睡,直至車子減速,才發覺原來天已亮,轉眼已到達期待已久的玻利維亞。

由於港人在玻利維亞的入境簽證眾說紛紜, 一直不確定能否安全入境,最後決定用英國海外護照(BNO)入南美賭一賭,一路上別人問我從哪裡來時,都不知回答英國還是香港。當到達玻國邊境時,海關大叔問我是否來自中國,我沒有否認也沒有承認,只是重複說來自香港。經三位大叔逐一審查後, 「chop」的一聲,印章在護照上蓋下,那刻心裡實在有猛然一跳的興奮,卻又不能表現出來。

烏尤尼 (Uyuni),是到鹽湖看天空之鏡的必經之地,經歷了數萬年的地理變化,盛滿海水的海牀隆起並逐漸乾涸,形成一望無際的雪白鹽地,加上這季節剛好有雨水淺浮於鹽地上,便成了無限的天空之鏡。因為此處廣闊無邊,又沒有指示牌,只能靠導遊帶路。打聽了數間小店,終於尋得一所以英文導賞的旅行社,繼而展開幾天沒網絡和熱水洗澡的簡樸之旅。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南美之旅(二)智利阿他加馬沙漠 豪邁的黑羊

刊登日期: 2018.06.08
作者: HILDA LO 盧曦然  

於玻利維亞邊境等待慢活的人肉過境檢疫,在車上呆待了一小時後,終於來到智利北部的阿他加馬(Atacama)。在這沙漠地帶,氣候乾燥得毫無生命的足跡,著名的月亮谷更因環境跟月球表面相似,被美國太空總署當作月球實驗室。因這裡是板塊地帶,歷年來火山爆發及地震使高山低谷內埋藏著許多天然礦物,當地人就是主要靠這些礦物及旅遊業為生。

除了像電影《火星任務》場景似的月亮谷外,還有因礦物顏色而形成的彩虹山谷、天然噴泉及無盡的沙漠,但讓我深刻的卻是女導遊 —— Sheryl。

登上的旅遊巴,幾乎滿座,唯獨前方司機和導遊席間有空位,最遲登車還有首席可坐, 我當然樂意坐到「大銀幕」前。Sheryl解說流利,可見她是位老練的導遊。經過十分鐘的無間斷英文和西班牙文交替講解,她終於坐回導遊席。她一邊把玩口袋的香煙盒,一邊用西文跟司機聊天,又不時親吻煙盒,好像蠻有吸煙癮似的。中途停站時,她當然不忘抽煙吧,她興奮的語氣和輕浮的形體動作,讓她看似吸食了輕微大麻似的。當然, 這只是我的瞎猜,決不能因外表而判斷一個人, 因此, 我善用坐在她旁的「地理優勢」,開始與她聊起天來,才發現原來她的輕浮舉止,只是源於她率性隨心的性格。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南美之旅(一)阿根廷 山中老人

刊登日期: 2018.05.25
作者: HILDA LO 盧曦然  

爾卡拉法特(El Calafate)是阿根廷南部的小鎮,以世上僅有仍會持續增長的冰川而著名,為一睹這條天然的藍色莫雷諾冰川,我與友人由智利中部飛往此處。

住處的老闆娘是位中年大媽,對我們擁有兩本護照(特區護照和英國海外護照)感到好奇,她一邊關心我們的政治背景,一邊建議我們接下來幾天的活動,除了莫雷諾冰川, 她還推薦了多處爬山地點。

海拔三千多米的菲茨羅伊峰(Fitz Roy)因長年籠罩在雲霧中,故被當地人稱它為Chalten,即點煙的山。菲茨羅伊峰位於世界最長的安第斯山脈,附近一帶盡是風景宜人的爬山熱點,難度由家庭級到毅行級,我們採納了老闆娘的意見,選了一條較長但風景較宜人的路線。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瑞士巴塞爾︰泰澤歐洲青年聚會(四) 共融的色彩

刊登日期: 2018.05.11
作者: HILDA LO 盧曦然  

從前,我是在自己堂區認識泰澤祈禱這玩意的,在一顆顆燭光及聖像畫前重複詠唱短誦、靜默、反思,那時還以為泰澤是一種樂曲的總稱,直至聽過曾到當地服務的義工分享後,才了解泰澤是一條村莊,亦是那些短誦的發源地。事實上,還有許多香港天主教徒仍認為泰澤短誦是天主教的產物,其實它們是起源自一位基督教徒, 羅哲修士(Brother Roger),他在二戰前路經泰澤並買了一所房子,二戰結束後,他與幾位同樣有音樂天賦的兄弟在那兒開始接濟弱小者,慢慢地不同基督宗教的青年都紛紛慕名而來,便逐漸打開了這幅共融的畫布。

剛過去的歐洲青年聚會於上年年尾在瑞士巴塞爾舉行,我在街上認識了兩位東歐青年, 他們都好奇為何每次遇上的香港人都是天主教徒,但來自台灣的卻多是基督教徒。這也許是關乎各教會對這祈禱方式的熱愛程度吧。在香港,較多天主教徒以詠唱泰澤短頌的方式祈禱,因此便較多天主教徒認識泰澤。在歐洲卻不是這麼單一,參加者不只有天主教或基督教徒,來自其他基督宗教包括聖公會和路德會的也不少,我在會期的接待堂區便是個好例子。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瑞士巴賽爾︰泰澤歐洲青年聚會(三) 喜樂的根源

刊登日期: 2018.04.28
作者: HILDA LO 盧曦然  

上回提到,我在飢寒交迫的深夜來到巴賽爾,準備隔天參與泰澤歐洲青年聚會,在那個「集中營」睡了數小時後, 便再次背上背包前往亞洲區的登記處,並等候分配到接待堂區。

按著義工的指示,我應乘電車往體育館登記,電車上沒有顯示屏,亦沒有讓人能聽懂的廣播,在沒有網路的情況下,我唯有用傳統的方法,就是問其他的乘客,一位正要下車的男生向我示意這個站是正確的,還推著車門,好讓我有足夠時間背起行裝下車。下車後,我才發現下錯車站,那男生只說了聲「I’m sorry」便匆忙離開了。那時,天還未亮,我在只有幾度的氣溫下等了二十分鐘, 才有下一列電車來營救。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瑞士巴賽爾︰泰澤歐洲青年聚會(二) 沒梳洗的兩夜

刊登日期: 2018.04.14
作者: HILDA LO 盧曦然  

去年年底, 我於瑞士的巴塞爾(B a s el)參與了泰澤歐洲青年聚會,一萬六千多個來自世界各地的參加者先後到達這個本來寧靜的城市。

如上篇文章所提及,我先跑了一趟德國,因此我是乘火車到巴塞爾的。零時零分,背著大背包的我踏出車站,寒氣穿透外衣,頓時湧現心頭的感覺是「這才是瑞士」,因為只曾在青山綠草的夏天到訪這裡,沒有幻想中的雪山相伴,而我這位來自亞熱帶地區的姑娘,總希望能再次遇上飄雪。在寒風中,藏在口袋裡的雙手是發紫的,在這深夜時份亦只能靠僅有的巧克力充飢,真正體驗何謂飢寒交迫。可是,隻身邁步未知的環境時,仍是要時刻保持精神飽滿的狀態。

在這裡,我並沒有網絡,別人都為我擔心, 但以前的旅行家不也是靠著地圖和指南針踏遍世界嗎? 

網絡成了都市人的保護網, 

有網絡才有安全感踏出家門。人們依賴科技,而科技需要電力,電力也總有被耗盡的一天,到頭來還是不太可靠。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德國科隆︰泰澤歐洲青年聚會(一) 與……的重遇

刊登日期: 2018.03.24
作者: HILDA LO 盧曦然  

生活在法國泰澤的一群修士和義工, 會於每年年底選出一個歐洲城市舉行泰澤歐洲青年聚會,讓更多人認識泰澤的簡樸、共融、喜樂。

幾年前,我曾在泰澤生活過,但從沒參與過泰澤歐洲青年聚會,為我來說,這次在瑞士巴塞爾(Basel)舉辦的聚會是一場重遇, 一場與老朋友的重遇。

有緣千里能相會,在會期,我們沒有相約對方,卻在街頭巷尾碰上一個又一個當年一起在泰澤當義工的朋友,很喜愛緣份讓人遇上的一剎那,

天地之大,能遇上, 

是誰的計劃呢? 

然而,有些朋友卻需要計劃才能重遇的,上篇提到的印度女孩Jenny便是其中一位。她也是天主教徒,幾年前在德國認識她,知道她是每週參與彌撒的教友時,已感到很驚喜。在歐洲,青年說自己是基督徒,不足為奇,因為有不少是在出生後便被父母帶著領洗的,但大部份都不會「守瞻禮主日」,極其量只是在平安夜和復活節到聖堂感受一夜氣氛,有些人更是一生只踏進聖堂三次︰出生、結婚及埋葬。

我在往瑞士參加青年聚會前,跑了一趟德國探望Jenny,當我發現她的家人也是虔誠的天主教徒時,我又再度感驚訝了。本以為印度人都是信奉傳統的印度教或回教,但原來南印卻佈滿了天主教徒的足跡,這是因為她鄰近海岸,傳教士便較容易來訪傳福音了。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德國科隆 印式聖誕

刊登日期: 2018.03.10
作者: HILDA LO 盧曦然  

剛過去的聖誕,我跑了一趟德國探訪朋友。從前在科隆生活時,認識了一位印度女孩Jenny,她是土生土長的德國人,曾多次帶我參與科隆教區的青年聚會和泰澤祈禱,也許因同是天主教徒,我們一見如故, 但這回卻是我首次造訪她家。那是一座三層的獨立洋房,我獨享了整層閣樓,那裡除了客廳及洗手間外,還有她哥哥以前的睡房, 雖然他現在因結婚搬走了,但還會不時帶著小孩回來渡假。從踏進家門起,我不是在閣樓與Jenny談天,便是在廚房用膳,卻從未走進大廳,Jenny說這是一個秘密、一個驚喜。

那幾天,剛好碰上平安夜,她說她們一家習慣在入夜前先到附近聖堂參與子夜彌撒,回家談天放鬆後,才享用聖誕大餐,還會於用餐後,一起家庭樂,玩玩遊戲才睡覺,能體驗當地人的節日家庭生活多好。

就在晚餐前,她終於讓我踏進大廳了,那是一個掛滿聖相、放滿聖像的大廳,走近通往花園的玻璃門,能隱約看到漆黑中的儲物小木屋,她說那裡是哥哥的孩子最愛的地方。我還未找到「秘密」,她和親友便邀請我坐在沙發上一邊談天,一邊吃聖誕獨有的玉桂甜餅和棉花糖心巧克力小蛋糕。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泰國清邁(二)五十多歲的嬰兒

刊登日期: 2018.02.10
作者: HILDA LO 盧曦然  

別人發覺我的旅行遊記有一特色,就是說故事,是人與人交流的故事。上次談及於清邁遇上的畫廊店主,這次遇上的是一位印度女士。

一如以往,無論身在何方,我也嘗試找當地的聖堂參與主日彌撒,在歐洲要找到聖堂不難,只要你願意走到街上,總會看見為你打開的大門、聽到震動心坎的鐘聲。可是,在泰國這個佛教國家卻不容易找到。幸好,我們在這資訊發達的年代,有決心的話必能找到。我在網上發現清邁只有三所聖堂,我決定往最近住處的聖心大教堂去,說是最近, 還是要從市中心走一條十分鐘的幽靜小徑。

晚上七時半,我準時到達大教堂,卻發現網上提供了錯誤的時間,結果遲了半小時,雖然神父已在講道,但我還是進去參與感恩祭,相信仁慈的天父不會因這無心之失責怪我的。

適逢是聖誕前的九日慶期,教友們於彌撒後一起享用茶點,一位熱情的叔叔邀請我喝了一杯暖豆漿和吃了一條像「油炸鬼」的麪包,閒談間,一位曲髮女人也加入了對話。她是一位體型略胖的印籍泰國人,雖然已五十多歲,但名字卻是Baby(嬰兒),因為她是十多位兄弟姐妹中最小的一位,故改名為Baby,但後來又多了一位弟弟,但改了便改了,至今,大人小孩都稱她Baby。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泰國清邁(一)畫廊的愛

刊登日期: 2018.01.27
作者: HILDA LO 盧曦然  

清邁是沒有那麼重都市味的小城市, 到處都是藝術街巷、滿目精緻的塗鴉和畫廊。

到埗那夜,我和友人經過一間畫廊,被那全高的玻璃櫥窗吸住了視線,裡面最大的展品就是背著櫥窗正畫著大象油畫的店主。我們走進店內細味每幅油畫,發現店內的油畫風格很廣,正在研究鉤勒時,溫文爾雅的老闆娘悄悄地走過來,問我們是否也屬畫畫的同好,然後我們便從以前的院校,聊至現在的工作,談及彼此的語言及文化等等,後來他們那乖巧的畫廊犬也加入了對話,這樣一談便是晚上十二時了。

老闆娘的名字發音像廣東話的「愛」,意思是甘蔗,我告訴她「愛」字的廣東話意思後,她很驚訝,也很喜歡,因為同是擁有甜蜜的感覺。我見她的樣子不太像本地的泰國人,一問之下,才發現她是在這裡出生的中泰混血兒,但只懂皮毛的中文, 在還沒有開始隨夫於畫廊工作前,是位教語言的老師。我眼見店內放滿泰國神聖的大象畫,亦很想與他們分享我人生的第二幅塑膠彩畫—— 一張大象畫,可惜那刻沒有網絡,未能找出畫作。我答應她,在離開清邁前,會再次到訪。

  COPYRIGHT KUNG KAO PO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不得轉載 聯絡我們 | 使用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