丘建峰 | jy.catholic.org.hk

   |     | 

首頁 > 丘建峰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你看得多遠

刊登日期: 2018.02.10
作者: 丘建峰  

與較年輕的友人聚餐,看她照顧女兒的方式,我有點覺得,人真的很不容易看清楚自己想怎樣。

朋友的照看模式,不過是今天香港父母的常態,也是我自己當年的做法。用濕紙巾抹餐桌,小心拭淨餐具,餵食一個一歲半的小女孩。

為一個孩子是一歲半的母親來說, 這些都是很自然的舉動,但為一個子女已是青少年的父親眼中,卻有點「欲語還休」。

自小就為他們搞衛生,總怕他們患病,結果呢,他們對異常的環境,非常敏感,例如踏沙都覺得骯髒,只要不是他們看慣的常態環境,他們都不願接受,習慣父母把一切都弄好,開飯要擺好餐具,真是難如登天;現在每天都要提醒兒子多喝水,骨瘦如柴的他,好像還要我餵食似的。更不幸的是,即使你願意餵,今天的他也不願接受了。

不過,我也沒有對朋友的行動說三道四,因為她也是要經過十多年後,才會明白,今天種下甚麼的因,最後結下甚麼的果。再者,以上提到的各點,都只是生活小事,當然會帶來麻煩,卻不算甚麼人生大事。我更想說的是,在人生更重要的事情上,我們其實都很容易受限於現時當下的觀點與角度,不能看到子女十年後、二十年以至五十年後的人生,如何由今天開始「被塑造」。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考試的信仰幅度

刊登日期: 2018.02.03
作者: 丘建峰  

聖誕前後是香港中學的考試季節,兒子考在聖誕前,女兒在後,而我就好好享受假期,不用再理會他們的考試。兒子生性瀟灑,還要嘮叨幾句;女兒就完全自動波,我常要「突然想起」,才意識到她正在考試。

要享受放手之樂,是一個不斷放手的過程。一直以來,我家奉行學校的歸學校,屋企的歸屋企的指導思想,父母盡量不理會子女的學業,從他們小四開始, 已經完全不看功課。兒子中學開始,沒有家課冊,從此我倆就與他的學業脫鈎了。這樣做的最大好處,就是子女做回學習的主體,不會有越俎代庖之弊。

因此,當他們學習出現問題,他們意識到自己有困難,父母出手相助,這就有助他們意識到自己在學習。如果父母一直密切關注他們的學業,往往是父母發現問題,指出弱點,提出解決方法。久而久之,子女就覺得,父母才是學習者。

兒子都曾經在考試中挫敗過,而在低分中,他們真實地意識到,這是自己不努力的後果,而這才是自主學習的契機。如果父母過度投入,子女逐漸就覺得,自己考得不好,是因為父母不出力催迫自己,這就是災難的開始。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相信

刊登日期: 2018.01.27
作者: 丘建峰  

最近在臉書上常常看到父母貼出幼稚園的收錄函,父母歡愉之心,透過熒光幕都能清楚感受。這心情不難理解:近年媒體常說幼稚園有人滿之患,一位難求; 做父母的,難免擔心,結果有位,還不僅一個位,自然喜氣洋洋。

不過,這事有趣之處有二:首先, 按統計數字,即使在學位最緊張的那一年,全港的幼稚園學位都是足夠的。換言之,從來沒有「沒有學位」的問題,只是「大把選擇」與「較少選擇」之間的分別。其次,在臉書上看到的「得獎者」, 沒有人只有一個選擇,於是,父母的新煩惱是:選哪個。

父母在子女讀幼稚園已經操心非常,固然因為傳媒大肆報導幼稚園學位緊張的情況,卻反映今天的父母,總活在憂心當中。幼稚園只是一個開始,繼而是小學,再來中學,甚至是大學。愈有能力的父母,憂心愈多,今天更有不少父母還要為子女買下樓房,希望子女一直可以舒坦地生活。

如果幼稚園其實有足夠的學位,如果大部份的小學都是不太差的學校,如果父母自己都是在沒有人照看下還可以好好成長,父母是否也該理性一點, 有理由地相信, 自己的子女,不用父母以極大的憂心與關注,一樣可以成為真正的大人呢?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變與不變

刊登日期: 2018.01.20
作者: 丘建峰  

許久以前,看過一本書,談一名教友在性格上有點問題,家人勸他改變,他做不到,家人因此灰心;朋友熱心幫助他矯正,可他還是做不到,朋友也因而感到失落。這人因此而煩惱,覺得自己一無是處,於是向天主祈禱:「主呀!求你令我改過。」天主在他的心中回答說:「你不用改變,無論如何,我還是愛你的。」

結果,因為天主的接納,這人把自己性格上的問題,改過來。

這故事,是說給子女還小的父母聽的,是一個子女已經長大的父母的忠告。

子女還小時,我們想他們變成自己期望的樣子,結果往往事與願違。不斷關注他們的學業,他們卻畏書如虎;想他們事事小心,發現他們更漫不經心。愈想子女做的,事情總不似預期。

其實,你期盼的,他們本來就會做到,只是你的錯誤介入, 反而變錯了模樣。

我家兩小的英文算是不錯,可在他們成長的過程裡,我們既沒有在家說英語的習慣,也沒有上補習班。小學階段,還會幫他們從圖書館裡借幾本英文書來看,現在就完全放任了。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保持距離

刊登日期: 2018.01.13
作者: 丘建峰  

在慕道班授課時,總有慕道者問這問題:為何天主不直接來幫助我呢? 

過去也有很多不同的答案, 但當子女升上中學,我覺得做父母的經驗, 最能解釋,為甚麼天主不臨於我們眼前,手把手,教我們怎樣做一個好人。

當我兩個子女都升上中學,個人的性格已經形成,做父母的回頭看, 會看到他們為何形成這性格的種種原因,而父母影響的引力軌跡,清楚地烙印在其中一些性格。

舉例來說,兒子與女兒爭執時,罵人的樣子,令我有點後悔,在他們小時候,我不應該這樣火爆。那種口吻、那種語氣,就是自己的翻版。當看到其中的不當重現在子女身上,我感到有點不安。

這不安是源自: 我還有甚麼影響子女,而自己不自覺呢? 

父母教養子女,固然用說話, 但父母本身就是一個教導,如同地球以引力引導月球,按一定的軌跡行走。這引力非常巨大,即使星體自身沒有甚麼意識要引導較小的星體,那引力仍然自然而然,發揮它的作用。

正因為引力如此強大,如果父母還自行加重引力,很貼近地影響子女,子女的軌跡,就很容易偏差了。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基督是我家之主

刊登日期: 2018.01.06
作者: 丘建峰  

不少教友家中都會掛起寫上「基督是我家之主」的匾額,以顯示自己基督徒的身份, 也代表自己願意按天主的旨意來生活。

不過, 這句話究竟是怎樣的意思呢?這幾天發出兩件事,事後想想,也有點「基督是我家之主」的味道。

事件一:女兒起牀後,沒有收拾牀舖,我經過看到,著她要收拾好: 「你老是不收拾的! 」出口時已經知道是自己慣口,因為女兒雖有不收拾的情況,但更多時是自己執拾好的。果然,女兒走來收拾,同時反駁:「甚麼老不收拾?昨天也是我自己做的。」

我老老實實地說:「對不起,你確非老不收拾。」

事件二:叫兒子準備吃飯,再請, 三請,他還是不動身。我氣呼呼地走進廚房拿筷子,兒子才慢吞吞過來,結果我大喝一聲:「不用來了!」便自己拿東西。轉身看見他站在廚房前,雙手交叉胸前,瞪住我。我心中一怒, 卻想到自己不應把負面情緒擴散, 遂照常開飯,吃飯。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Are You Ready

刊登日期: 2017.12.23
作者: 丘建峰  

由於自己較年長,又曾經是老師, 不少父母閒聊時都會談到子女的升學問題,大家往往都覺得一步錯步步錯。這時候,我就會想起聖母與若瑟。

大家對子女都有各種幻想,期盼他日子女成為偉人、傑出人士、有成就的成功人士等等。不知大家有沒有想過,如果你有朝起來,天使坐在你牀邊,向你說:

「天主在你身上要行大事,你要有一個兒子,要把自己的民族, 由他們的罪惡中拯救出來。」  

又或如路加福音的記述,天使告訴聖母那樣,她的兒子將會救世,王權永世永代。

如果你是聖母或若瑟,會怎樣反應呢? 

就算如同若瑟和聖母那樣,接受這使命,但往後的日子,他們都很難過。在簡陋的馬廐中分娩、被追殺,兒子成長時也看不到怎樣神聖,上聖殿還玩一把離家出走。或許聖母與若瑟都會在半夜時,想想,這救世主的說法,可是真的?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當下的喜樂

刊登日期: 2017.12.16
作者: 丘建峰  

「我們下個月五號去遠足, 你去不去?」

「好啦。」

轉眼間,下一個月。

「甚麼?五號去遠足? 我真的不想去。」

「你本來答應了。」

「那麼⋯⋯ 好吧。」

以上的對白, 是兒子升上中學前,我和他經常出現的經典場面。兒子性格瀟灑,所以提早問他是否參與家庭活動,他經常都順口答應。但當活動迫在眼前,他又經常反悔,最有趣的,到最後是: 

「今次遠足好玩嗎?」

「非常好, 下次再一起去!」

為兒子來說,當一個他從沒有參與過的活動,迫在眼前時,他害怕陌生的情緒,就掩蓋了嘗試新事物的好奇心。不過, 當他經歷了好幾次後,逐漸就明白,陌生的事情,不一定是壞事,而我們的人生, 本來就是要不斷面對全新的挑戰。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堅決地慢

刊登日期: 2017.12.09
作者: 丘建峰  

最近讀的書談到德國幼稚園的教育方法,其中有兩個重點:第一是慢,就是大家不要這麼快介入孩子的生活,才可以讓孩子好好成長。書中舉的一個例子,老師教一兩歲的小孩穿褲子,就是要他學曉穿好兩個褲管這一步驟。老師教過後,在換衣服,就要孩子自己來穿。作者看到其中一個小孩,穿來穿去都穿不上,就想幫忙,但另一位老師就示意不需要。果然,再過一會兒,小孩果然穿上了。

兩歲不夠的孩子,可以自己穿衣服,重點在於照顧者願意按小孩能力, 給予他們足夠時間學習;而不是按成年人的標準,在出門前五分鐘,要把一切都弄好。

不過,那小孩雖然把褲穿上,卻是把褲子前後倒轉了。不過,幼稚園老師沒有提醒他,原因在日常生活的學習上,只要不妨礙實際活動,老師不會告訴這麼小的孩子他們做錯的。

原來,德國幼稚園老師為了不打擊小孩的主動性, 盡量都不會用指出錯誤的方式作為指導。以穿褲子為例,他們相信,只要穿多幾回,孩子自己就能正確分辨,這種自主又主動的發現,比他人提點,更具意義。

道理上,明白的父母不少;但要具體做到,無論是慢還是堅守原則,就非常不容易了。我的建議是: 讓信仰在此發展作用,把養兒育女,視作信仰上的修行。

要慢,就是要想想天主的時間。用人的角度,此時此刻是刻不容緩,但在天主眼中呢?許多時候,我們也是窮忙而已。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十字架的成功

刊登日期: 2017.12.02
作者: 丘建峰  

看媒體,不時會看到一些有關成功的報導,而媒體所取的角度,往往是「醫科畢業生棄醫從事小丑」,又或是「Band 3學生奪世界xx比賽冠軍」。簡單來說,要麼就是由本來高尚的位置, 走向沒那麼高尚的位置,又或是本來應該是沒有能力的階層,結果顯出自己也有別類的實力。

這些報導,個別地看,沒有問題, 但看得多,漸漸就覺得,雖然他們好像在肯定社會不一定要從事高尚行業,又或是一定要讀書才有成就,骨子裡,那種成功的定義,仍然是很主流。

這主流,就是所謂成敗,還是要別人認同的。如果Band 3學生可以好好做人,是否成功呢?雖然他們讀書不好, 但有同情心,做一個小小的零售員,懂得照顧老人家,他是否成功呢?為甚麼Band 3學生要證明自己成功,就要在某一方面,達到世界水平,才算是成功? 

如果醫科生不做醫生,改做小丑就是追求人生;那一位讀書不成的青年, 專心做小丑,又是否贏得人生呢?為甚麼沒有報導說「Band 3生棄文科做三行」? 

保祿沒有教我們如何養兒育女,但他曾指出十字架是我們信仰的對象,而十字架的奧秘,其中一點——「失敗就是成功」。人的失敗,可以是天主成功的開始。耶穌最後考試不合格,猶太人全體都給他一個零分,但天主卻在全然失敗的耶穌身上,好讓我們看到基督的救恩。

  COPYRIGHT KUNG KAO PO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不得轉載 聯絡我們 | 使用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