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小羽絨,圖 小吉 | jy.catholic.org.hk

   |     | 

首頁 > 文 小羽絨,圖 小吉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耶穌遇見了 自己的母親

刊登日期: 2018.04.07
作者: 文 小羽絨,圖 小吉  

江思維修女於聖羅撒學校擔任牧靈工作,每天會安排與六位同學共晉午膳,閒話家常——當「與修女飯聚」的時間表一出,一眾小學生會「鬥快」報名,因此飯聚組合每次也不一樣,高班低班,共冶一爐。修女希望藉此短短午膳時間對同學的家庭、學校生活有所認識,當窺探到某些問題狀況,能及早伸出援手或轉介社工跟進。今天飯聚,修女與同學們分享剛在四旬期時於學校拜苦路的故事。

江修女:今年我邀請了基督小先鋒一起拜苦路,其間她們須輪流高舉十字架,拿蠟燭。禮儀後,我叫同學細想苦路中哪一處最觸動她們⋯⋯大部份表示最深刻印象是耶穌復活:「復活後便不用再受苦!」、「耶穌受了太多苦,他復活後會開心一點!」、「沒有復活,便沒有復活節呀!」。

(聽到這些可愛、窩心、有趣答案,一眾同學哈哈大笑) 

修女續道:有些同學選耶穌被釘十字架,其理由比較循規蹈矩:「如果耶穌沒有釘十字架, 我們不會得救。」、「祂甘願受此苦刑,代表祂很愛我。」一些則選西滿負擔耶穌的十架:「西滿最初被迫背十架,但最後是出於自願,我也要學西滿,愛主愛人,努力幫助其他人。」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切不完的意大利火腿

刊登日期: 2018.01.20
作者: 文 小羽絨,圖 小吉  

子澄專誠到筲箕灣慈幼會修院,把寫滿眾人祝福的生日卡送給一月十三日八十六歲生日的陳日君樞機。兩人談天說地,聊到早前子澄送給爺爺的巴馬火腿。

樞機爺爺:你可知道,這塊火腿令我們忙過不了!為了認真地對待它,我與李東彪修士努力於修院找回那座塵封已久的切肉機…… 吃完火腿後,為了不浪費那番尋找的心機時間,我遂與彪叔到市場買了不同火腿如莎樂美腸、意式肉腸等繼續「試機」……其間我又將這事告訴了幾位正修習意大利文的學生,豈料他們知道後,又再買大片火腿給我們。唉!這切火腿故事真的沒完沒了。

子澄:真開心知道你們喜歡!上次的火腿是媽媽買來給你與神父修士於聖誕節分享,我再叫她買多些送給你。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修道人的 千倍賞報

刊登日期: 2017.12.02
作者: 文 小羽絨,圖 小吉  

慧慧好久不見黃碧珍修女,故今天特意往寶血女修會探望她。兩人的認識源於二○一二年一次波蘭朝聖,慧慧猶記得那次她們返港時遇猛烈氣流,飛機在未有預警情況下急降十多層樓,當時修女因鄰座上洗手間而解開安全帶,即時被拋上機頂,再跌回座位…… 

碧珍修女:我跌回座位時屈著左腳, 當晚患處更腫起來,隨後看了一段時間跌打及物理治療才有改善;但隨著年紀愈大,舊患逐漸浮現,現在行路亦很容易扭傷。

慧慧:但我從來未聽過你因此而抱怨? 

碧珍修女:為甚麼要埋怨?那次急降純屬意外,機師可能也預料不到;相比之下,那次朝聖為我人生卻是很大的得著──旅程中探訪了聖若望保祿二世故居,得到神師陳日君樞機給我覆手祝福,又認識了很多好朋友;受傷後則遇上一位分文不收的物理治療師。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穿上別人的鞋」走路

刊登日期: 2017.11.18
作者: 文 小羽絨,圖 小吉  

於七月二十九日領受司鐸聖秩的黃君右神父服務聖瑪加利大堂,這天主持主日彌撒後,他到茶座2與教友攀談,席間見到詠琛與志恩這對好朋友漲紅了面,彼此不瞅不睬, 似乎因意見不合而鬧翻,遂過去加以了解,原來二人因為一點小事而決定「絕交」,神父向他們分享一個小故事。

君右神父:記得有次在主日茶座, 一位小朋友委屈地走過來,向我投訴另一位小朋友如何「整蠱」自己。我對他說:「我明白他的行為確會惹得你不高興,但你可否嘗試將自己代入他的處境去體會,細想一下他如此待你,是否因為其朋友不多,故此令他不太懂得與人相處?再從另一個角度看,可能他純粹只想與你做朋友,但表達方式有誤,錯用了方法,想你更快能接納他,卻不曉得你並不喜歡這些行為、說話。」

小朋友聽完後,心結似乎解開了一點,並向我解釋他一直不開心,因以為對方不喜歡自己而加以作弄; 他更答應我以後會嘗試先仔細想想對方有此行為的背後原因。(神父轉而問詠琛與志恩)你們又如何? 是否要「含怒到日落」? 

詠琛(細想剛才的衝突起因):可能我說話鹵莽了些,志恩,我向你道歉! 

志恩(拖著詠琛的手):我也太小器了!對不起!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醫院牧靈(下)──放下生死 跨越宗教

刊登日期: 2017.11.04
作者: 文 小羽絨,圖 小吉  

(續上期)沙爾德聖保祿女修會的陳婉如修女探望因病入院的卓晞婆婆,與卓晞及婆婆攀談時憶起不少醫院牧靈的往事。

陳修女:也是二十多年前,有一位患糖尿病、五十多歲的男病人因胰臟受感染,醫生已診斷出沒方法可醫治,他不甘心:「死不是問題,但我就是不明白。」於是我送了《生命的價值》這書給他。出院後不久他再入院,我探望時他已開刀,但一如醫生所說,甚麼也做不了。

當天是星期五,他突然說:「我想領洗。」我遂打算先請神父為他講道理, 但週六自己一直事忙,至星期日亦因為神父較忙而未能安排。再探他時已是星期日晚,他竟拿起我的手說:「倒水吧!不要再等!」我立刻為他領洗,並為他改了善終主保聖若瑟1的聖名,翌日早上十時他便去世了。

他兩位女兒是基督教徒,當時她們問我們一位法國修女:「爸爸洗禮了,是基督教還是天主教?」修女答:「耶穌死,是為全世界,沒有分天主教或基督教。」

(聽到這裡,婆婆與卓晞感動得眼眶通紅) 

修女:這些年間,我遇過有病人面對死亡時說:「若天主給我多兩年,我定會為教會服務。」我不禁想,其實天主已給予多五年的時間,但你一直仍是冷淡教友……令我欣慰的是這病人最後也辦告解,且領臨終傅油。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醫院牧靈(上)──不執著,信天主安排

刊登日期: 2017.10.21
作者: 文 小羽絨,圖 小吉  

卓晞的婆婆最近因心臟問題須留院觀察,卓晞探她時遇到在醫院負責牧靈工作的陳婉如修女和越南籍的阮蘭修女,不禁問修女醫院發生的難忘事。

陳修女:分享醫院故事前,我想先說一個有關生與死的趣事!記得阮蘭修女十多年前初來香港,有天我和其他修女帶她到市場買菜。阮修女當日打算弄越南酸辣湯,需要買魚,我見她指著魚檔的生魚,便問: 「是否要買生魚?」修女竟回答:「不一定,死魚也可以。」我們與魚檔老板忍不住大笑。

阮蘭修女(漲紅面尷尬地說):我的意思是死了的魚也可以嘛! 

婆婆(微笑著安慰阮修女):不錯,生與死,並不需要太執著。

陳修女:說到醫院難忘事實在有太多…… 廿多年前,有天巡房時我看見一位太太在病房外哭泣,原來病者是她的母親,因肺癌須經常進出醫院。我亦常常探望這位老太太,她曾說:「我拜神,不會信教,但你探我,讓我好像多了個女兒,感受到被愛的感覺。」我從不會與她談信仰,只會分享生活點滴。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脆弱生命裡活出價值

刊登日期: 2017.10.07
作者: 文 小羽絨,圖 小吉  

感恩祭後,方濟會黃國華神父看見芷忻雙眼通紅地走出聖文德堂,一問之下才知道從小伴著她的金毛尋回犬毛毛離開了, 對死亡從沒有概念的芷忻一下子未能接受。

芷忻:天父為甚麼要拿走我最心愛的毛毛?為甚麼要有死亡? 

黃神父:讓我告訴你一個故事。去年年底,於九龍華仁書院授課後1,我如常坐巴士到天樂里下車,待行人過路交通燈轉為綠色人像及身旁車子停下,我才過馬路,豈料一輛垃圾車突然從轉角急駛出來;站在斑馬線最外圍的我,眼看必首當其衝被撞……猶幸那司機立刻意識到自己看錯交通燈並急煞車,當時車頭與我膊頭的距離非常接近,相信若他未能緊急煞車,我已被撞倒,而在那千鈞一髮間, 我或許連最後的懺悔機會也沒有。

芷忻:啊!感謝天主! 

黃神父:也許,死亡就是要我們學習珍惜,要我們在脆弱的生命中活出價值。這次經驗教我想到聖經中那兩個推磨女人2,她們際遇不同,但生命皆是掌控於天主手裡。而無論孰長孰短,每個人也應活好生命,做更多有價值的事,亦需要在信仰方面對自己更有要求⋯⋯話說回來,今次天主保守了我,可能是祂認為我仍有未完成的事要辦,在世上積存的分數未夠;亦想我藉著這次瀕死經驗,更珍惜時間。

註1:黃神父是香港天主教聖經學院講師,逢週五會到學院授課。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差點被拒的聖召

刊登日期: 2017.09.23
作者: 文 小羽絨,圖 小吉  

於八月十六日慈幼會會祖鮑思高神父二百零二周年誕辰慶典、會士修女晉鐸發願周年暨兩修士發永願的感恩祭上,中華會省省會長斐林豐神父講道中介紹慶祝發願八十周年、一百零二歲胡子義神父(Gaetano Nicosia)的故事。有份參加彌撒的雋希記得數年前曾與父母到聖瑪利安老院探望胡神父。

斐神父:你們可知道,胡神父曾被修院認為沒有聖召?(雋希睜大雙眼,不敢置信)當時的初學師畢少懷神父1知道後, 提議長上延長其初學期半年,以十八個月作觀察, 到時若不合適才叫他離開。胡子義最後於一九三七年耶穌聖心瞻禮當天發願。原來此前一天,畢神父才告訴他:「大家都同意了,明天彌撒禮成後你出來發願。」胡神父立刻俯伏在地親吻畢神父的腳。

雋希小聲地向身旁的媽媽說:幸好有畢神父,我們今天才能認識謙遜可愛的胡神父。

斐神父:當時畢神父勉勵胡神父:「你發聖願後, 以後可不要令我失眠( 擔心)。」事實是,胡神父不但沒有令畢神父失眠,更於一九六三年於澳門開始為痲瘋病人服務,六七年文化大革命後再進入大陸照顧癩病人…… 

那天探訪胡子義神父的回憶這時油然而至 ── 雋希記得當時買了一盒大大顆士多啤梨給神父,但神父只取數顆,便要他們替他分享出去。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掃帚「拍」出來的友誼

刊登日期: 2017.06.24
作者: 文 小羽絨,圖 小吉  

寶血女修會於六月十八日慶祝九十五周年會慶暨修女入會周年紀念,韻妍於彌撒後的茶會上「搜索」慶祝入會廿五周年的張銀珊修女,發現她正與張心銳神父滔滔不絕地敘舊。張神父笑著向韻妍憶述與修女認識的經過。

張神父:二十多年前, 慈幼會有兩名備修生──我和劉偉傑神父1到大嶼山聖母神樂院避靜,當時神師是莊宗澤神父。我們有天幫忙除草,突然,我發現劉偉傑頭上有東西圍著團團轉, (聲音開始顫抖,猶有餘悸)一看之下竟然是一羣蜜蜂!原來我這位「落力」的兄弟不止除草,連蜂巢也不小心搗毀了!我倆當然二話不說逃竄! 

張修女(瞇瞇笑):當時我剛發初願,在神樂院退省。正在掃地的我,突然看到兩位「大細路」大呼小叫地亂奔,最初以為他們在捉迷藏;直至其中一位(心銳神父)喊叫:「蜜蜂呀!」我趕忙拿起手上掃帚撥他頭頂上不斷盤旋的蜜蜂! 

張神:修女,你不是撥,你是整把掃帚拍在我頭上! 

韻妍(想到當時修女「拍打」神父的情景, 不禁大笑):張神,那你與劉神父有沒有被蜜蜂螫傷?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活在當下• 悅樂天主

刊登日期: 2017.06.10
作者: 文 小羽絨,圖 小吉  

晉曦到聖猶達堂上主日學時巧遇麥英健神父,看見麥神前額近眼部那條明顯疤痕,他擔心之餘,不禁問個究竟。

麥神父:四月初於聖神修院與一眾修士踢足球,比賽期間太激烈,弄爆了眼鏡,因而  傷額頭。

晉曦:天主保佑!真危險,玻璃差一吋便會刺向眼睛! 

神父:當時血流得很厲害,我立時想起自己的主保聖人聖類斯公撒格1。有次他與友伴正在玩耍時,有人問他:「若天使這時突然出現,向你說十五分鐘後你將死去,你會如何反應?」聖類斯回答:「我會繼續玩耍,因為我相信這些遊戲能悅樂天主。」

神父續說:聖人明白到,當我們享受生命中的每一刻、每件事,天主便會因此而快樂。他讓我懂得要以活在當下、享受生命的態度去面對身處的環境及所遭遇的困難。故我當時雖然受傷,但深信主耶穌會與我一同跨越障礙。

晉曦:麥神,受傷後你完全沒有抱怨? 

麥神父:沒有,這次受傷更讓我看到信仰如何改變自己── 以前的我,踢波受傷後一定會埋怨:「唉!又爆眼鏡!真『黑仔』!」亦會擔心被媽媽責罵;但今次,除了信仰力量的支持外,過程中我亦看到天主的祝福, 受傷後祂透過身邊不同的人向我展現關心。

晉曦(很開心地大聲宣佈):你說得對,我就是天父派來關心你的其中一位天使! 

  COPYRIGHT KUNG KAO PO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不得轉載 聯絡我們 | 使用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