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行天主路 | jy.catholic.org.hk

   |     | 

首頁 > 同行天主路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六年鋼琴夢

刊登日期: 2016.12.17
作者: 丘建峰  

女兒學鋼琴前後六年,剛剛考過八級琴試,如無意外能夠合格的話,算是完成習藝的一個階段。為了考得級別,她合共考過五次試,分別是三級、五級、七級及八級,另加一次五級樂理考試。五次考試,都是我陪伴她去應試的。

考三級時還是小一生, 考場剛巧在她學校附近, 上午的課完後,我到學校接她,由長長的石梯走下來,到考琴的琴室附近,吃了一頓快餐。坐在琴室等候時, 我悄悄地問她:「害怕嗎?」她咧嘴而笑:「不怕,很好玩。」

考樂理反而是最緊張的一次,因為要理解樂理,女兒總覺得不太懂。送她去考場,雖然等了一小時,但這是等待最長的一次。

到了剛考完的一回,女兒再沒有無知者無畏的心情,明顯是有點緊張。接待的小姐問她考哪幾首樂曲,她說不出編號, 不免有點慌張。無論如何,考過八級,升上中學,相信有朝一日,她會面對更高級的考試,不再需要老爸帶路了。

不過,六年的考試路,老爸卻有幸與女兒一同走過。

談到「足印」的故事,不少人都深受感動,就是在人生的低谷時,是天主背起了我,走這不容易的路。有時我想,這也叫天主太沉重吧!又或是說,似乎只有在大問題、大困難的時刻,與主相遇才為我們有價值。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回頭的那一位

刊登日期: 2016.12.10
作者: 丘建峰  

新約裡,耶穌曾經治好十個癩病人(路十七 11-19),結果只有一個回來感謝耶穌。在主日的講道中,很多時候都把焦點放在不回來的九個病人,神父會問: 「為甚麼他們不回來?」

是的,我們對於做錯事的人,特別關心。

但是,不回來的人,不是也很有道理嗎?他們病了許久,離開家人很長時間, 突然痊癒了,第一時間想到要回去見自己心愛的人,也許是有點忘恩負義,但也是人之常情吧? 

如果願意這樣想,那麼,會回來的第十個癩病人,其實更值得欣賞,因為他能突破常情,真心地回來感謝耶穌,這不是該受到強烈的讚賞嗎? 

各位父母,你們平日老是看到那九個做錯事的人,還是留意到更值得注意的哪一個呢? 

耶穌雖然也問到那九個傢伙,但他沒有喋喋不休地咬緊那九個人不放,不在只回來的那一位臉前,老是說「為甚麼他們不回來」、「為甚麼他們會這樣」、「下次再是這樣我就不再幫他們」等等。耶穌沒有這樣說,反而是說這一位回來的,得救了。

其實,這真是每一個父母都要好好讀的一段聖經:把焦點放在做得好的那一點上,而不是做不好的九個地方,即使好的只有一個。我們撫心自問,子女做得好的地方與做不好的地方,是否也是一比九呢?我相信,一般來說,都是好壞參半, 也許做錯的地方多一點點,但不可能「只做錯、不做好」。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專業地不專業

刊登日期: 2016.12.03
作者: 丘建峰  

今天做父母的其中一個大敵,名叫「專業」。由於資訊發達,兒童成長的各方面,都有指引建議可瀏覽,結果令父母很容易變成「專業人士」。子女該如何吃東西,父母搖身一變,成為飲食專家; 子女如何學走路,父母又研習書卷,變身人體力學專家。

問題是:我們實則不是專家,只是假專家而已。用假貨,好容易會出亂子。

假期中,與女兒到屋苑的球場打羽毛球,其實我對羽毛球的認識,停留在開波與接波,不過女兒有興趣,做爸的便隨著女兒了。女兒初打,老是不能發球,於是我就開始指導她:球拍高一點,把球這樣擲,手勢該這樣那樣。還不成,自己就放下球拍,捉住她的手來試打。

結果,球固然開不了,女兒也開始沒勁,想打道回府了。就在此時, 我突然想到:我究竟是誰?我來這裡是做甚麼?我不是羽毛球教練,我不是來這裡教導如何打羽毛球;同樣地,女兒不是學生,也不是來受訓的。

於是,我放開一切,變身玩伴。她揮了空拍,樣子趣怪,我就哈哈大笑;她偶爾把球打過來,我就擋回去。氣氛回暖, 女兒也變得興致勃勃地打球起來。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天主也要放手

刊登日期: 2016.11.26
作者: 丘建峰  

子女相繼進入青春期,我深深感受到放手的重要與困難。

我們這一代父母,算是有心有力,總想為子女鋪出一條星光大道;即使較豁達的父母,也免不了要把崎嶇人生徑填平一下,不想子女吃苦。為他們選遊戲小組, 為他們選幼稚園、小學、中學甚至大學選科;為他們培養興趣,努力迫他們苦練不同的技藝。

有些父母要全面掌控,也有些父母積極鼓勵,但是全面放任的父母,今天真的很少。

當子女還小時,父母的培養仍可以順暢地施行,無論適合與否,子女基本上都會主動或被動配合。但是,終有一天,子女開始長得比你高,對世界有自己的看法,由自己的髮型到人生目標的看法都與你南轅北徹了。那時候,父母可以怎樣辦呢? 

天主都曾經面對這情況。天主創造原祖父母,給他們永生,讓他們住在樂園, 一切都完美了。但是,原祖父母卻犯了天主唯一的限制。當然,經文原來的意思, 是人犯了罪,被天主逐出樂園,並且受罰。不過,從父母的角度來看,我會如此想:天主是一位有最大能力的父母,如果祂願意,甚至可以改變原祖的想法,讓他們乖乖地按天主的路,繼續幸福地生活。但是,天主沒有這樣做,因為這樣做的話,那人生,就不再是原祖父母的人生了。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同行,還是同行

刊登日期: 2016.11.19
作者: 丘建峰  

我家的兩個孩子都算喜歡閱讀,自己會找書來看,我讀到好書,他們知道,也會借來瞄瞄,真的感興趣,同樣會讀下去。朋友知道這情況,總會問有何妙法。說到這裡,我就有點無話可說。原因是: 說有方法確實有方法,卻不是一般人想的那些「方法」。

今天坊間提供好多方法,往往都是「捷徑」,只要使用某些東西,或是用某種策略,就可以解決問題了。但是,要孩子喜歡閱讀,不是買什麼書、買什麼閱讀器、給什麼獎賞,可以做到的。或者說, 可吸引子女閱讀於一時,要讓他們持續, 那麼秘訣技巧,並沒有決定作用。

要子女閱讀的唯一方法,就是有閱讀的父母。父母是子女身邊最大的影響因素,舉凡深刻的生活習慣,子女往往都是由父母處學來。為今天社會來說,閱讀已經是落後之舉,生活上很多玩意,表面上都比閱讀來得有趣吸引,所以要子女愛上閱讀,必須要一個很權威的人士,顯出無比的興趣,才能引起子女的好奇心:老是對住白紙黑字,為什麼父母都一動不動呢? 

要子女閱讀,首先是你陪他們一起讀,由小開始,講床邊故事。這部份,難不到富愛心的母親,但再進一階,陪他們去圖書館時,不要老是指點他們讀這讀那,而是要自己也落水,找一本喜歡的書,並肩齊讀,一同享受閱讀的樂趣。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凡事相信

刊登日期: 2016.11.12
作者: 丘建峰  

許多時候,子女其實是天主給你的測試器,讓父母了解一下,自己的信德究竟如何堅固。其中一條測試題:孩子多少歲,你才讓他單獨乘自己所居住大廈的升降機呢? 

想清楚,這其實是非常安全的一回事。在自己屋苑內,一切都熟悉;升降機是密封的,在內一定不會出事。只要子女能夠辨認自己居住的樓層,獨自乘升降機應該是非常簡單的一回事。

這事件最大的困難,是當升降機關門後,子女就消失在父母的視線內。我們不能夠如同上主一樣,無時無刻關注他們了。

我還記得,最初讓兒子單獨乘升降機,是在他六歲時。兒子想獨自乘搭,我與太太就目送升降機關門,然後乘下一部升降機。一路保持笑容,實則暗暗心焦。門開了,看到笑嘻嘻的兒子,才鬆一口氣。

其實,這擔心是多餘的。回想當年, 我妹妹四、五歲就嘗過在街上迷路的滋味,幾乎要警察叔叔帶她回家。但是,一來她還是平安回家,二來是往後的小孩子也是這樣自由進出,也不見得有甚麼事。到了今天,我們放手讓子女做更加安全十倍的事情,為甚麼卻會有這麼多擔心呢? 

做父母的,我們都不是天主,不可能把子女永恆地置於自己的視線之內。

即使天主能夠無時無刻都察看我們, 祂也沒有為我們的安危做甚麼,因為祂知道一個人之為一個人,還是要自己活出自己的路。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你願意子女成聖嗎

刊登日期: 2016.11.05
作者: 丘建峰  

我想是兒子小一、小二時,在兒童彌撒裡,當神父問:「誰願意來日做神父呀?」他舉起小小的手,一臉踴躍地說:「我願意 ! 」媽媽聽到,樂了半天,嘴也合不攏。後來也常常「培育」他,只是日漸成長,這種恩寵未見發芽,但來日方長,誰也說不準。

今天不少父母都很著意培育自己的子女,小小年紀, 琴棋書畫, 俄法日英。據說夏其龍神父曾經舉辦的暑期速成拉丁文班,就有父母「強力勸喻」而來的中學生,說是為他們日後做醫生打好基礎。

這些苦心,只要不過量,未必是壞事,大家想一想:父母是否能夠有廣闊的心胸,培養自己的子女成聖呢?如果我們是公教父母,人生的最終目標應該就是得享天國的筵席;而成為聖人,就是無可置疑地,與天主一起。從這個角度來看,兒女可以不做醫生、不做律師,但是不可以不走成聖之路。

今天的父母,對子女的關顧,可以是一步一足印,一字一驚心。行路怕子女跌倒,奔跑憂心他們橫屍馬路;寫字不得不端正,筆劃不可不分明。總之, 細節上無一不關心;而總相信,此刻不好好關顧,子女就不能好好成長。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知之不如樂之

刊登日期: 2016.10.29
作者: 丘建峰  

天主教倫理神學有一個名詞,叫作「罪的氛圍」:指我們活在一個有罪的環境,因此免不了犯罪。人的意志固然重要,但環境恆常存在,影響力往往更大。

因此,今天不少專家都呼籲父母, 讓子女獨立一點,多做家務,學習自理。為我自己的經驗是:環境決定一切。

兒子兩歲,女兒剛出生時,我家曾聘菲傭。約三年後,就沒有再聘請了,成為無工人的環境。二者相比,深深感受到有人可指使,與自力更生的微妙分別。

我家菲傭離開以後,日常家務主要是我和太太負責,瑣事繁多,已經相當吃力。有一趟,兒子飲水時,一不小心,滿杯清水灑在地上。太太一看到, 氣得要命,連忙拿來地拖,把水漬抹掉。兒子站在一旁,誠惶誠恐。在過去,做錯事的恐懼,主要是害怕父母的責難,但是在沒有工人的日子,這種害怕又多添幾分內疚,因為自己闖的禍, 要父母收拾,不再是家裡有一個專人, 專門解決自己的問題了。因此,孩子對自己做事,會上心一點。

如果說上例是負面,也有正面的結果。沒有菲傭後,媽媽要親自下廚,而媽媽有時會邀請孩子幫忙,孩子會覺得很有趣。這有趣,既是新鮮事物的吸引,也是做助手的成功感。因此,孩子一不怕熱,二不怕危險,對於洗菜切瓜,顯得很有興趣。媽媽煮飯,孩子幫忙,一同用膳,寓生活技巧、親子溝通、團體協作於一身,是家有傭工者, 難以達到的教養境界。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天主很苦, 但天主不說

刊登日期: 2016.10.22
作者: 丘建峰  

遇上挫折困難,教友有時也會抱怨天主:為什麼祢不出手呢!祢是大能者,要解決我的問題,只是動一動指頭就成,為什麼都不願﹗ 

當我做了爸爸後,倒有點明白天主之苦。

多年前到訪朋友家,當時朋友的女兒兩歲左右。我們閒聊之際,正是小女孩吃飯之時。她坐在餐桌前,自己用匙羹吃飯,每一口飯,一半進了她的小嘴,一半掉到餐桌上、地板上。我一邊聊天一邊看她吃飯,腦裡不斷冒出「杯盤狼藉」這成語。小女孩吃到一半,我禁不住問友人:「妳由得她這樣吃,行嗎?」友人的答案,我一直銘記在心: 「要學會用匙羹,就會是這樣啦﹗」

對,要子女學會一樣事情,就是要讓他們去試,而在他們未掌握這能力的過程裡,往往會產生很多問題;而做父母的,不是代替子女做這事,而是為子女解決做這事產生的副作用。正如朋友在女兒吃過飯後,要清潔餐桌,收拾飯粒,洗抹地板。

由此,我反省到,事無大小都管制子女,究竟自己是出於愛心,還是因為那份愛不夠大。讓子女親身經驗各種事,從中學到他們該學的東西,應該是較自然、較佳的方案。但是,這方法就要面對各種未知數,父母要承受的東西或者會是更多。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萬事有時

刊登日期: 2016.10.15
作者: 丘建峰  

我認罪:子女一閒下來,我總有指揮他們做這些、做那些的衝動。兒子躺在沙發,我就會問:溫習沒有?做功課沒有?收拾衣服沒有?真的沒完沒了。女兒在看電視劇,自己就會瞄她的書桌, 看看是否整齊。

我想,自己也不算是特別的家長,大家大概也有這種心態吧。

如何紓解這悠閒之心呢?我會問:究竟誰有問題?是子女有問題,還是我有問題?當自己還是這年紀時,自己真的是時刻都韋編三絕、臥身嘗膽、懸樑剌股嗎?「沒有」。小時候,最討厭正正經經做事,終日看無聊書和玩無聊遊戲。

既然如此,為甚麼自己不能承受子女的悠閒生活?說到底,就是不放心。不想小朋友閒下來,只是反映大人內心的焦慮,總覺得未來不知道會怎樣,所以今天要好好努力。未來真的如此多艱嗎?今天多做100條加減乘除,真的可以改運嗎? 

當我們以家長、大人、「老餅」的角度來看小朋友玩甚麼,總免不了一種功利主義的腐敗氣質。我們很容易介定踢足球是「有益身心,無益學業」,值5 分;看書呢,中文圖畫書值7分;英文故事書就10分滿分了。所謂有益,多多少少,都是我們自身的投射,所以我一看到兒子發呆就按捺不住;反映的,其實是自己多多時間都不夠用的心態。

  COPYRIGHT KUNG KAO PO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不得轉載 聯絡我們 | 使用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