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行天主路 | jy.catholic.org.hk

   |     | 

首頁 > 同行天主路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懷念博物館

刊登日期: 2017.10.28
作者: 丘建峰  

子女升中後,我最懷念的,是香港各間博物館。

當子女還小時,做父母的帶他們去甚麼地方玩,都有許多考慮。從子女的角度來說,希望開心地玩過痛快。做父母的,就希望玩得有意義、又安全,最好是自己不覺沉悶;而博物館,就最能滿足這四個意願。

舉例來說,帶子女去遊樂場,他們是超級開心,若打風落雨就不能去,而且老是在遊樂場玩跳碰,父母會覺得這活動既沒有學習價值,卻又沉悶。

博物館可不同。它是室內展覽,沒有受天氣因素的左右;而現今的展覽, 往往都有互動裝置,甚至有親子活動, 帶子女到訪,總有他們的快樂。有些時候,發現有自己想觀賞的展覽,便順帶子女一遊,與他們談論一二,彼此得益,一舉多得。間或子女對某些展覽題材非常熱情,如恐龍呀!玩具呀!他們反過來會請求我們帶他們去,陪行之餘,其實自己也有得益。

不過,待女兒都升中後,合家歡博物館遊突然間消失了。子女不再聽你指揮,即使展覽是他們有興趣的,同行者也不再是父母。

這轉變,固然讓我有點失落, 也反思到:究竟在親子關係裡,誰需要誰。也許子女年幼時, 他們必須依靠父母,因此顯得父母的重要性;待他們能獨立行動後,事實證明,回憶過往一家快樂日子的,相信是父母,而不是子女。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不冷也不熱

刊登日期: 2017.10.21
作者: 丘建峰  

這一年,預先體驗了子女放榜的過程。外甥是應屆中學文憑試考生,在7月10日成績放榜,考到入大學的邊緣成績;到了8月7日,大學聯招放榜,成功獲派第三志願。

我知悉他入到大學,便發信息恭喜他,結果與這兩個月的經驗一脈相承: 他沒有反應。真的,由成績放榜到大學聯招放榜,外甥都是平靜冷淡的,甚至帶點滿不在乎的態度;所以到了最後, 能入讀大學,也不見得他有多大的情緒起伏。

目睹整個過程,我的反應不是要怪責外甥,反而是要思考父母的角色,以及社會的狀況。以外甥這兩個月的情況, 我最強烈的感覺是「皇帝不急太監急」。雖然其父母及親友都沒有說些甚麼,大家卻在外甥放榜後做了不少工夫,為他出謀制策,可說是越俎代庖, 為外甥拿主意,未來該如何是好。老實說,父母是出於好意,親友也是基於關心,但為外甥來說,這正正是他變得冷漠的主要原因。為甚麼他沒感受?因為他沒有參與,決定都不是自己所選,自然沒有真情實意,變得冷漠。這不能說只是年輕人自身的問題,其實也是我們成年人的責任。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玩的訓練

刊登日期: 2017.10.14
作者: 丘建峰  

屋苑有一小片休憩空間,當中有一個小小的羽毛球場。有一天, 我和女兒打算打羽毛球,剛巧有一對母子正在使用。於是,女兒和我在旁邊的小路跑圈,看看他們何時打完。

原來那位母親採用訓練的方式與兒子打羽毛球。兒子應該是七、八歲左右,這場地也不算太正規,而且當時還是涼風送爽,把球打上天,清風會再送它一程。老實說,我與女兒不時也來這裡打球,但從不認真,在戶外晴日清風下,球的何去何從,都是聽天由命。

不過,那位母親卻不是這樣想。她不是來玩,而是訓練兒子的。七個羽毛球齊齊整整躺在白線前,小孩逐一拾起來,練習發球。「你專心點!」「這球好一點了﹗」「為甚麼打不到?認真點!」每當我們跑過他們身邊,都聽到類似的說話, 而且母親愈來愈「激氣」,語氣也愈來愈重。

在福音裡,小孩子出現的次數不多,印象最深刻的, 是讓孩童近我那一段。(參瑪十九13-15)門徒怕小孩子冒犯耶穌,耶穌卻讓孩子走到他身前,並且對門徒說,要像孩子那樣,才能入天國。耶穌沒有對孩子說甚麼人生的大道理,只是為他們覆手;因為耶穌知道,這時期的兒童,需要的是自由自在的成長,多於喋喋不休的道理。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收割有時

刊登日期: 2017.10.07
作者: 丘建峰  

兒子還是四、五歲時,我曾經買過另類的積木給他玩。當時覺得,這些積木有啟發性,而兒子好像對砌積木有點興趣,所以便買了一盒給他。

結果, 積木很快就沉在玩具箱底下,從此不見影蹤。

後來,女兒生日,友人送了一盒泥膠給她, 她興高采烈拿來玩,父母見到女兒高興,於是便買了不同顏色的泥膠和不同形狀的泥膠模具。

不到一星期,那些東西,又成為櫃中暗角的成員。

從此,兒子對另類積木的興趣,再沒有燃起過;相反,女兒對泥膠的玩意,卻在幾年後,一個偶然的機會發揮出來,也不知因由是甚麼。一天, 她找出那一大箱泥膠與模具,玩得不亦樂乎。往後的一段日子,女兒會獨自或與朋友一起玩泥膠,還參加相關課程,製作了數件泥膠作品。

在福音裡,耶穌曾經以麥子與莠子來比喻天國。故事中,麥子與莠子並生時,僕人問主人, 是否要在此時把莠子拔掉,主人說不用。有些解釋說,因為初生的麥子與莠子,樣子很相近,所以不會在此時拔掉,不然,很容易連麥子也拔去。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為甚麼孩子不聽話?

刊登日期: 2017.09.30
作者: 丘建峰  

養兒育女,最苦的,是子女不聽話。小時候尚有法可施,但子女長大,特別是在青春期的時候,子女有自己的主見和嘴巴,卻沒有你心,於是劍從口出, 父母難免傷心。

傷心的父母祈禱說:「主呀!為甚麼我的孩子變成這樣?為甚麼他們不再聽話?」人人處境不同,我不知道天主會如何回覆,但有可能,天主會對我當頭棒喝:孩子不聽話,你還不明白?是改變自己的時候! 

最近看到有關子女在青春期的統計調查,令我覺得很錯愕:大部份青春期的孩子,並不覺青春期有多特別,以及多難捱。相反,調查中的父母大多數表示,時常都有被在青春期的子女逼瘋的感覺。

這說明了,子女其實是按照一般的趨勢發展自己的人生,直至青春期,卻殺父母一個措手不及,而令父母難以接受。

因此我得到點啟示。孩子還小時,我可以按天時變化而規範其衣著;但到了青春期,兒子在34度高溫下要穿棉質長褲,你看在眼裡覺得自身幾乎流汗,但子女還是堅持自己的著法, 也許有道理,也許沒道理;無論有沒有道理,就是父母的道理沒容身空間。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停留不了

刊登日期: 2017.09.23
作者: 丘建峰  

在社交網站上,經常看到朋友貼上孩子的生活照,父母之愛洋溢於網絡上。朋友或會恭喜羡慕,或會覺得父母迫人喜愛自己的子女,好煩。

雖然我當年沒有很瘋狂地張貼相片,也從沒有覺得自己的子女特別可愛,但看著自己子女的面容,為很多父母來說,又確是非常美好快樂的時刻。

這讓我想起耶穌在大博爾山顯聖容的經過。話說耶穌帶了幾位門徒上山,在祈禱後,耶穌也顯出自己的聖容,「他的面容改變,他的衣服潔白發光。」(路九29)伯多祿看到耶穌的天主真貌,興奮不已,就說:「我們在這裡真好。」(路九33)希望留在此地,不再離開。

自己的子女都進入中學階段,突然, 就開展了空巢期的序幕。打開相簿,回看他們過去幼稚的臉容,只能回憶,因為一去不返。但是,我很慶幸在那些日子,能夠與子女一同生活、一同玩、一齊經歷、經營關係, 所以當他們不再以可愛臉容取勝的這一刻, 一家人還是其樂融融。

伯多祿想留在那一刻, 不想離開,其實也是我們不少父母的迷思:很想子女永遠都是可愛的一團麪粉,捏在自己的手裡。很可惜, 耶穌沒有理會伯多祿的冀望,因為耶穌知道,門徒若要成長,就要面對挫折、失敗、擔心、迷茫,唯有能經歷那一切,才是真正的門徒。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飛鳥、百合與孩子

刊登日期: 2017.09.16
作者: 丘建峰  

新學年開始,孩子上學, 如是小一及中一,就要進入新的學校開展自己的生活。到了九月一日,父母都必須接受, 兒女將會在這所學校生活六年,相信有人歡喜有人愁。

無論你是開懷的家長,或是落寞的家長,不妨陪伴我來幻想一下。有一位小芬同學, 她的新學年可能是: 

小芬進了一條龍的小學, 讀了十二年,進入大學; 

小芬進了一條龍的小學, 小四時患上抑鬱,轉了校; 

小芬進不了心儀的小學, 但仍開心地完成六年小學; 

小芬進不了心儀的小學, 愈讀愈差,然後入讀第三組別的中學; 

小芬…… 

父母為子女籌劃未來,很希望前面的路是按自己的方向逐漸實現,其實用心良苦,值得嘉許,但我卻又不能推薦此做法。因為,人生本來就是不能計劃的。子女可能在這階段按部就班,下一步就脫離父母的原定計劃,走了一步連父母想也想不到的「絕棋」。

這幾年, 看新聞、聽分享,不少本來期盼子女按部就班走上青雲路的父母,最後卻深深後悔,他們過往自己只顧看前路,沒有細察子女前路的蹣跚,最後得到傷心,甚至傷痛的結果,父母傷心,子女往往傷身又傷心。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第七天

刊登日期: 2017.06.24
作者: 丘建峰  

暑假將至,這小小的專欄與大家暫別,一起放假。那麼,暑假應怎樣過呢? 

某一個星期五,由於一家要前往較遠的地方參與彌撒,於是晚上七時出門,結果在港鐵站,兒子遇上幾位同學。寒喧句後,分道揚鑣。上了車,我問兒子,他們為甚麼這麼晚還在街上,兒子瞄了我一眼,淡淡然說:「補習囉。」

「只是星期五才這麼遲回家吧?」

「當然不是,其中幾個,天天都如此。」

「這麼辛苦……不過快暑假了,可以休息一下吧。」

「當然不是,其中幾個,暑假幾乎天天都有補習。」

「……」

每個家庭各有不同,我也不知道兒子同學家的狀況,但為我,在暑假期盼的是與子女有一段生活。

不是甚麼走入仙境的旅遊,也不是上甚麼親子班,只是很真實的生活。能夠的話,一起吃頓早餐、聊聊昨晚的電視劇、談談兒子正在讀甚麼書、八卦一下子女同學間的瑣事等。

天主創世,合共用了六天,卻把休息的一天,都列作創世的部份,正好說明, 沒有工作不代表與工作沒關係,反而應該視之為不可分割的雙生兒。也可以這樣理解:創造需要一點空間。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選科

刊登日期: 2017.06.17
作者: 丘建峰  

中三的兒子要選科,家中分成兩派。父母派主張兒子因材施選,兒子強在語文,興趣也是寫作,所以選多一點文科會較合適;兒子派主張取短補長,覺得科學需要正規學習,這三年不接受正規的科學訓練,將來就沒有機會。結論是:利害已經告訴你,子女的人生畢竟是他們自己的,兒子下此決心,也就由他而去。

透過這裡也可得知,今天做父母的困難與限制。從「兒子可能有一百歲」這概念來看,我其實同意兒子的選擇。前路漫長,人生多變,今天要學物理、化學、生物,也就由他去吧?真的要再受文科的系統訓練,人生悠長,總有機會。

兒子正知道自己對理科的興趣,不如文學那麼大,所以在這時期,為自己在文理學科打下更全面的基礎,是一件好事。

但是,父母卻知道,這當然是很理想的規劃,也可以是很不切實際的。若選修科考不好,便入不了大學,人生路就要崎嶇得多;倒不如先鍛鍊自己的強項,走一段順境之路,日後才打算吧? 

每逢到這類人生交叉點的抉擇,我就想:「全能者在我身上行了大事。」(路一49)其實基督徒心裡,有沒有這種看法呢?我們是否相信,天主會如待聖母般, 在自己身上行了大事呢?又能否接受,子女走一條別人從未走過的道路呢?如果聖母說:「我只是一個很普通的巴力斯坦女子,只想嫁一個好丈夫,平淡而安穩地活一生。」那麼,誕下救世主的大事,就不能成就在她身上了。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芥子的信心

刊登日期: 2017.06.10
作者: 丘建峰  

前一陣子,在餐廳吃午飯時,侍應端來咖啡,女兒一手接過咖啡與牛奶,「待我來放牛奶!」我放手讓女兒來,結果牛奶一邊流進杯中,一邊流到桌上,相當狼狽;我任由她處理,笑而不語。

再有機會助我弄咖啡,女兒這回倒得很好,雖然沒有拉花,但咖啡有奶,桌面清爽。原來,只要實習一回,女兒就可以做到,問題是父母有沒有給予機會,讓子女實實在在做事。女兒已經十二歲,讓她攪拌咖啡是很小也很簡單的事,但回首來看,我們要給子女多大的信心,才放手讓他們實踐呢? 

也許今天的生活太急促,也許父母反應也太快,也許我們總怕麻煩。總而言之,眼中所見,大部份父母都會用最快的速度,制止子女弄到一塌糊塗的局面。所以一、兩歲的孩子要餵飯,甚至到四、五歲也如此,因為父母認為孩子自己吃飯, 會弄到一桌都是飯粒餸菜,實在太煩人, 又或者,孩子實在吃得太久了。 

說到底,是信心的問題。所謂信,就是眼前未見而予以肯定的事情,而應用在教育子女,就是眼前子女雖然做到一塌糊塗,但父母要相信,這一塌糊塗會引領子女走向齊齊整整的。當然是不容易的,因為有信心本來就很困難,不然耶穌不會對門徒說:「假如你們有像芥子那麼大的信德,你們向這座山說:從這邊移到那邊去!它必會移過去的。」(瑪十七20) 

  COPYRIGHT KUNG KAO PO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不得轉載 聯絡我們 | 使用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