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行天主路 | jy.catholic.org.hk

   |     | 

首頁 > 同行天主路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隱形的天主

刊登日期: 2018.04.14
作者: 丘建峰  

凜冬早上,子女陸續起來。我看準時間,開始弄早餐,力求在他們梳洗後,熱騰騰的早餐就在桌上,好讓寒冬的早晨,有一個醒神的開始。

早餐弄好了,可子女仍未坐在餐桌上。兒子夢遊似的行來行去,女兒就換了許久衣服,都未出來。我對兒子說: 「食早餐啦!」他弱弱地回應:「來了。」女兒更加姍姍來遲。 心中不禁無名火起:只有幾度的天氣,早早起來弄早餐,換回來的是如斯反應,老子不幹了。想到這時, 就反應過來:曾經也是這樣說這樣做,子女的反應是「那我們就出外食早餐吧」,沒有不捨也沒有挽留。 女兒還說:在家吃當然好,不過,出外食也不是大問題。 真的,原來煞有介事的,從來只有做爸爸的自己。想這想那,因而起來弄早餐,子女並沒有求過,自然難有感恩之心。不說一句「你自找的」,已是客氣。 我們常說天父的愛如同父愛一般, 實在是看輕了天主。

為我這個父親來說,要在沒有回報、沒有回應的情況下,堅持自己關愛子女,真的好不容易。

但是,天主卻一直為我們的好處, 弄早餐、午餐和晚餐給我們,即使我們意識不到這些是來自天主;甚至在我們抱怨祂沒有關心我們時,祂仍然在我們身邊,做祂該做的事。

當被子女視為隱形,只怕塵世間的父親,都難以繼續自己的關愛行動,而天主卻可以。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活在當下

刊登日期: 2018.04.07
作者: 丘建峰  

「你甚麼時候會把碗洗掉?」╱ 「你究竟甚麼時候才去洗碗?」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在失敗處成功

刊登日期: 2018.03.24
作者: 丘建峰  

上學期考試,女兒本身對考試成績相當認真,因此全力以赴。結果,各科的成績都不錯,唯獨是一貫弱勢的數學科,仍然徘徊在合格線附近。晚飯時聊起,她有點不忿,因為別人輕易考得好成績,自己卻不成。

看到女兒有點不忿,媽媽就開腔: 「亞女,先想想你自己在其他各方面, 情況如何呢?試想想,你讀其他科目, 只要用功一點,成績已經不錯;你耳朵很靈光,因此學琴又事半功倍;語文又有天份,自學外語也有一定的成績。試想想,你獲得的優勢已經很多了﹗」

女兒聽到,不能不同意,可對數學的困難,仍然覺得耿耿於懷。

媽媽再說:「試想想,如果你做每一樣事件,都不用太費力就完成,你會否用心去做呢?正如你現在每天只練琴十五分鐘,足可以應付上課及考試,你會否全力以赴呢?」

女兒:「不過,我讀書已經很盡力,不僅是數學,其他科也是﹗」

媽媽:「所以,你的數學不佳,其實天主是給你另一個重要的任務,就是學習忍耐與毅力。你在其他科目上願意用功,因為只要一用功,效果就很明顯。這固然鼓勵了你,卻不能給予你機會,鍛煉自身的耐性與毅力。」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天主的列車

刊登日期: 2018.03.17
作者: 丘建峰  

如果子女在平日放假,我們很喜歡一起看早場電影,一來價錢較便宜,二來可以經歷一下上班時間的滋味。

由於就近學校的緣故,子女平日步行上學,間或躲懶坐公車,也不過是一個站,而我家假日深居簡出,即使出外,往往也會避開人潮。子女一直都習慣悠閒自在的生活,為他們來說,這似乎是很尋常不過的狀況。

於是,有機會在上班日的八點左右,與子女一嘗上班族迫車的滋味,為我來說,是很好的學習時刻。

這讓我想起天主邀請亞巴郎上路, 尋找福地,又想起梅瑟帶領以色列民走進曠野,經歷重重困難,方找到福地的聖經情節。看這些情節,也許有人問, 天主擁有大能,為甚麼不直接把幸福賜予人呢?原因很簡單:沒有經歷而來的幸福,它自然會改名換姓,不再叫「幸福」, 而是「理所當然」。沒有看過路途上的一切,直接由起點就躍至終點,這個終點,就不是真正意義的幸福結局了。

在港鐵的月台上, 我們等候到第二班列車,才擠得上去,幾乎臉貼臉的情況下,我輕描淡寫地說:「香港大部份打工仔,早上都是這樣度過的。有朝一日,你也會如此。你願意嗎?」子女猛地搖頭。

當然,以民經歷了路途,不一定明白天主的旨意;子女擠了車, 是否明白出人頭地或是生活大不易的道理呢?這就不在於父,而在於他們自己了。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安息日

刊登日期: 2018.03.10
作者: 丘建峰  

「明天早上,我放假了!」

由於習慣早起的緣故,每天早上都是由我打理家裡各項事務:叫孩子起牀、準備早餐、弄熱午飯,都是我一手包辦。

這樣的家務,有甜蜜的一面。親暱地喚醒孩子,待他們梳洗完畢,奉上熱氣呼呼的早餐,一邊吃東西一邊聊聊, 一家人有十分鐘的早聚,感覺很好。

不過,事情不一定如此美好。有時候,子女老是不願起牀,或是拖拖拉拉;早餐不一定合心意,又或他們沒有胃口;自己也有不願早起的時刻。這些情況,早上的種種就成為苦差,稍有不慎,親子時間變成傷感情的時刻。

我的處理方法,就是每隔一段日子,當感到自己不再享受這家務時,放自己一天假。

原理就如處理壓力的故事般: 把水杯舉起一分鐘, 沒有困難;舉起一小時,會很累;舉一天,會死掉。但是,只要每隔一段時間,放下一分鐘,就可以一直舉下去。 

真的,只要放自己一天假,再回頭,世界又不同了。這假,不僅是給自己的,也是給子女的。當天天如是,他們未必會感到珍貴;來一天自力更生, 他們就會多一點明白父母的付出。

這固然是親子之道,也是人生的常理,所以天主創世之後,給我們一天安息之日。也許正是祂也明白,保持一點距離,人才能更好地明白祂的心意,讓我們更好地明白,天主創造打理世界, 不是想像中那麼理所當然的。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就在這一夜

刊登日期: 2018.03.03
作者: 丘建峰  

 友人的兒子經歷了十五年的學習路,考過大大小小的測驗考試,終於進了大學。

然後,無心向學。

當然,年輕人有自己的理由:老師太廢、上莊太忙、課堂太早、放學太遲。這些也許都是原因, 但我看來,失去目標,才是迷失的主要因素。

今天談「贏在起跑線」,這個贏,大家沒有明言,但終點線,其實就是大學。今天香港的學子入大學時,正正是18歲前後,成年又有大學可讀; 為父母來說,就是一個教養的終點,只是大家很少會想,這是子女人生的轉捩點。

在此以前,父母給他們明確的目標:這次默書、這年名次、這間學校、這個學科。一切都很實在,方法亦很具體,只要努力讀書,結果就清楚出現。但是,進了大學,具體的目標消散了,人生的路向再難以用名次來劃分,自己其實想怎樣呢? 突然間,在溫室鳥籠裡的幼雛, 可以展翅,但初壯的雄鷹卻迷茫,因為天空很大,雲很多,可能性叫他們目眩,而且,那鳥籠其實還是很溫暖。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你看得多遠

刊登日期: 2018.02.10
作者: 丘建峰  

與較年輕的友人聚餐,看她照顧女兒的方式,我有點覺得,人真的很不容易看清楚自己想怎樣。

朋友的照看模式,不過是今天香港父母的常態,也是我自己當年的做法。用濕紙巾抹餐桌,小心拭淨餐具,餵食一個一歲半的小女孩。

為一個孩子是一歲半的母親來說, 這些都是很自然的舉動,但為一個子女已是青少年的父親眼中,卻有點「欲語還休」。

自小就為他們搞衛生,總怕他們患病,結果呢,他們對異常的環境,非常敏感,例如踏沙都覺得骯髒,只要不是他們看慣的常態環境,他們都不願接受,習慣父母把一切都弄好,開飯要擺好餐具,真是難如登天;現在每天都要提醒兒子多喝水,骨瘦如柴的他,好像還要我餵食似的。更不幸的是,即使你願意餵,今天的他也不願接受了。

不過,我也沒有對朋友的行動說三道四,因為她也是要經過十多年後,才會明白,今天種下甚麼的因,最後結下甚麼的果。再者,以上提到的各點,都只是生活小事,當然會帶來麻煩,卻不算甚麼人生大事。我更想說的是,在人生更重要的事情上,我們其實都很容易受限於現時當下的觀點與角度,不能看到子女十年後、二十年以至五十年後的人生,如何由今天開始「被塑造」。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考試的信仰幅度

刊登日期: 2018.02.03
作者: 丘建峰  

聖誕前後是香港中學的考試季節,兒子考在聖誕前,女兒在後,而我就好好享受假期,不用再理會他們的考試。兒子生性瀟灑,還要嘮叨幾句;女兒就完全自動波,我常要「突然想起」,才意識到她正在考試。

要享受放手之樂,是一個不斷放手的過程。一直以來,我家奉行學校的歸學校,屋企的歸屋企的指導思想,父母盡量不理會子女的學業,從他們小四開始, 已經完全不看功課。兒子中學開始,沒有家課冊,從此我倆就與他的學業脫鈎了。這樣做的最大好處,就是子女做回學習的主體,不會有越俎代庖之弊。

因此,當他們學習出現問題,他們意識到自己有困難,父母出手相助,這就有助他們意識到自己在學習。如果父母一直密切關注他們的學業,往往是父母發現問題,指出弱點,提出解決方法。久而久之,子女就覺得,父母才是學習者。

兒子都曾經在考試中挫敗過,而在低分中,他們真實地意識到,這是自己不努力的後果,而這才是自主學習的契機。如果父母過度投入,子女逐漸就覺得,自己考得不好,是因為父母不出力催迫自己,這就是災難的開始。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相信

刊登日期: 2018.01.27
作者: 丘建峰  

最近在臉書上常常看到父母貼出幼稚園的收錄函,父母歡愉之心,透過熒光幕都能清楚感受。這心情不難理解:近年媒體常說幼稚園有人滿之患,一位難求; 做父母的,難免擔心,結果有位,還不僅一個位,自然喜氣洋洋。

不過,這事有趣之處有二:首先, 按統計數字,即使在學位最緊張的那一年,全港的幼稚園學位都是足夠的。換言之,從來沒有「沒有學位」的問題,只是「大把選擇」與「較少選擇」之間的分別。其次,在臉書上看到的「得獎者」, 沒有人只有一個選擇,於是,父母的新煩惱是:選哪個。

父母在子女讀幼稚園已經操心非常,固然因為傳媒大肆報導幼稚園學位緊張的情況,卻反映今天的父母,總活在憂心當中。幼稚園只是一個開始,繼而是小學,再來中學,甚至是大學。愈有能力的父母,憂心愈多,今天更有不少父母還要為子女買下樓房,希望子女一直可以舒坦地生活。

如果幼稚園其實有足夠的學位,如果大部份的小學都是不太差的學校,如果父母自己都是在沒有人照看下還可以好好成長,父母是否也該理性一點, 有理由地相信, 自己的子女,不用父母以極大的憂心與關注,一樣可以成為真正的大人呢?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變與不變

刊登日期: 2018.01.20
作者: 丘建峰  

許久以前,看過一本書,談一名教友在性格上有點問題,家人勸他改變,他做不到,家人因此灰心;朋友熱心幫助他矯正,可他還是做不到,朋友也因而感到失落。這人因此而煩惱,覺得自己一無是處,於是向天主祈禱:「主呀!求你令我改過。」天主在他的心中回答說:「你不用改變,無論如何,我還是愛你的。」

結果,因為天主的接納,這人把自己性格上的問題,改過來。

這故事,是說給子女還小的父母聽的,是一個子女已經長大的父母的忠告。

子女還小時,我們想他們變成自己期望的樣子,結果往往事與願違。不斷關注他們的學業,他們卻畏書如虎;想他們事事小心,發現他們更漫不經心。愈想子女做的,事情總不似預期。

其實,你期盼的,他們本來就會做到,只是你的錯誤介入, 反而變錯了模樣。

我家兩小的英文算是不錯,可在他們成長的過程裡,我們既沒有在家說英語的習慣,也沒有上補習班。小學階段,還會幫他們從圖書館裡借幾本英文書來看,現在就完全放任了。

  COPYRIGHT KUNG KAO PO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不得轉載 聯絡我們 | 使用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