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行天主路 | jy.catholic.org.hk

   |     | 

首頁 > 同行天主路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停留不了

刊登日期: 2017.09.23
作者: 丘建峰  

在社交網站上,經常看到朋友貼上孩子的生活照,父母之愛洋溢於網絡上。朋友或會恭喜羡慕,或會覺得父母迫人喜愛自己的子女,好煩。

雖然我當年沒有很瘋狂地張貼相片,也從沒有覺得自己的子女特別可愛,但看著自己子女的面容,為很多父母來說,又確是非常美好快樂的時刻。

這讓我想起耶穌在大博爾山顯聖容的經過。話說耶穌帶了幾位門徒上山,在祈禱後,耶穌也顯出自己的聖容,「他的面容改變,他的衣服潔白發光。」(路九29)伯多祿看到耶穌的天主真貌,興奮不已,就說:「我們在這裡真好。」(路九33)希望留在此地,不再離開。

自己的子女都進入中學階段,突然, 就開展了空巢期的序幕。打開相簿,回看他們過去幼稚的臉容,只能回憶,因為一去不返。但是,我很慶幸在那些日子,能夠與子女一同生活、一同玩、一齊經歷、經營關係, 所以當他們不再以可愛臉容取勝的這一刻, 一家人還是其樂融融。

伯多祿想留在那一刻, 不想離開,其實也是我們不少父母的迷思:很想子女永遠都是可愛的一團麪粉,捏在自己的手裡。很可惜, 耶穌沒有理會伯多祿的冀望,因為耶穌知道,門徒若要成長,就要面對挫折、失敗、擔心、迷茫,唯有能經歷那一切,才是真正的門徒。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飛鳥、百合與孩子

刊登日期: 2017.09.16
作者: 丘建峰  

新學年開始,孩子上學, 如是小一及中一,就要進入新的學校開展自己的生活。到了九月一日,父母都必須接受, 兒女將會在這所學校生活六年,相信有人歡喜有人愁。

無論你是開懷的家長,或是落寞的家長,不妨陪伴我來幻想一下。有一位小芬同學, 她的新學年可能是: 

小芬進了一條龍的小學, 讀了十二年,進入大學; 

小芬進了一條龍的小學, 小四時患上抑鬱,轉了校; 

小芬進不了心儀的小學, 但仍開心地完成六年小學; 

小芬進不了心儀的小學, 愈讀愈差,然後入讀第三組別的中學; 

小芬…… 

父母為子女籌劃未來,很希望前面的路是按自己的方向逐漸實現,其實用心良苦,值得嘉許,但我卻又不能推薦此做法。因為,人生本來就是不能計劃的。子女可能在這階段按部就班,下一步就脫離父母的原定計劃,走了一步連父母想也想不到的「絕棋」。

這幾年, 看新聞、聽分享,不少本來期盼子女按部就班走上青雲路的父母,最後卻深深後悔,他們過往自己只顧看前路,沒有細察子女前路的蹣跚,最後得到傷心,甚至傷痛的結果,父母傷心,子女往往傷身又傷心。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第七天

刊登日期: 2017.06.24
作者: 丘建峰  

暑假將至,這小小的專欄與大家暫別,一起放假。那麼,暑假應怎樣過呢? 

某一個星期五,由於一家要前往較遠的地方參與彌撒,於是晚上七時出門,結果在港鐵站,兒子遇上幾位同學。寒喧句後,分道揚鑣。上了車,我問兒子,他們為甚麼這麼晚還在街上,兒子瞄了我一眼,淡淡然說:「補習囉。」

「只是星期五才這麼遲回家吧?」

「當然不是,其中幾個,天天都如此。」

「這麼辛苦……不過快暑假了,可以休息一下吧。」

「當然不是,其中幾個,暑假幾乎天天都有補習。」

「……」

每個家庭各有不同,我也不知道兒子同學家的狀況,但為我,在暑假期盼的是與子女有一段生活。

不是甚麼走入仙境的旅遊,也不是上甚麼親子班,只是很真實的生活。能夠的話,一起吃頓早餐、聊聊昨晚的電視劇、談談兒子正在讀甚麼書、八卦一下子女同學間的瑣事等。

天主創世,合共用了六天,卻把休息的一天,都列作創世的部份,正好說明, 沒有工作不代表與工作沒關係,反而應該視之為不可分割的雙生兒。也可以這樣理解:創造需要一點空間。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選科

刊登日期: 2017.06.17
作者: 丘建峰  

中三的兒子要選科,家中分成兩派。父母派主張兒子因材施選,兒子強在語文,興趣也是寫作,所以選多一點文科會較合適;兒子派主張取短補長,覺得科學需要正規學習,這三年不接受正規的科學訓練,將來就沒有機會。結論是:利害已經告訴你,子女的人生畢竟是他們自己的,兒子下此決心,也就由他而去。

透過這裡也可得知,今天做父母的困難與限制。從「兒子可能有一百歲」這概念來看,我其實同意兒子的選擇。前路漫長,人生多變,今天要學物理、化學、生物,也就由他去吧?真的要再受文科的系統訓練,人生悠長,總有機會。

兒子正知道自己對理科的興趣,不如文學那麼大,所以在這時期,為自己在文理學科打下更全面的基礎,是一件好事。

但是,父母卻知道,這當然是很理想的規劃,也可以是很不切實際的。若選修科考不好,便入不了大學,人生路就要崎嶇得多;倒不如先鍛鍊自己的強項,走一段順境之路,日後才打算吧? 

每逢到這類人生交叉點的抉擇,我就想:「全能者在我身上行了大事。」(路一49)其實基督徒心裡,有沒有這種看法呢?我們是否相信,天主會如待聖母般, 在自己身上行了大事呢?又能否接受,子女走一條別人從未走過的道路呢?如果聖母說:「我只是一個很普通的巴力斯坦女子,只想嫁一個好丈夫,平淡而安穩地活一生。」那麼,誕下救世主的大事,就不能成就在她身上了。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芥子的信心

刊登日期: 2017.06.10
作者: 丘建峰  

前一陣子,在餐廳吃午飯時,侍應端來咖啡,女兒一手接過咖啡與牛奶,「待我來放牛奶!」我放手讓女兒來,結果牛奶一邊流進杯中,一邊流到桌上,相當狼狽;我任由她處理,笑而不語。

再有機會助我弄咖啡,女兒這回倒得很好,雖然沒有拉花,但咖啡有奶,桌面清爽。原來,只要實習一回,女兒就可以做到,問題是父母有沒有給予機會,讓子女實實在在做事。女兒已經十二歲,讓她攪拌咖啡是很小也很簡單的事,但回首來看,我們要給子女多大的信心,才放手讓他們實踐呢? 

也許今天的生活太急促,也許父母反應也太快,也許我們總怕麻煩。總而言之,眼中所見,大部份父母都會用最快的速度,制止子女弄到一塌糊塗的局面。所以一、兩歲的孩子要餵飯,甚至到四、五歲也如此,因為父母認為孩子自己吃飯, 會弄到一桌都是飯粒餸菜,實在太煩人, 又或者,孩子實在吃得太久了。 

說到底,是信心的問題。所謂信,就是眼前未見而予以肯定的事情,而應用在教育子女,就是眼前子女雖然做到一塌糊塗,但父母要相信,這一塌糊塗會引領子女走向齊齊整整的。當然是不容易的,因為有信心本來就很困難,不然耶穌不會對門徒說:「假如你們有像芥子那麼大的信德,你們向這座山說:從這邊移到那邊去!它必會移過去的。」(瑪十七20)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最好的一份

刊登日期: 2017.06.02
作者: 丘建峰  

福音裡有這樣的記述:耶穌到訪瑪爾大家,家中有瑪爾大與瑪利亞兩姐妹,她們得到耶穌這貴客光臨,自然用心招待。瑪爾大因此奉茶上水果,忙碌不已;瑪利亞就與耶穌對坐,娓娓談心。做到一頭汗的瑪爾大見狀,大感不悅,就向耶穌投訴妹妹甚麼也不做。

耶穌的答案,實在值得我們教養子女時緊記:「瑪爾大,瑪爾大﹗妳為了許多事操心忙碌,其實需要的惟有一件。瑪利亞選擇了更好的一份,是不能從她奪去的。」(路十38-42) 

我想,我們的子女,其實都想父母是瑪利亞,而不要永恆地做瑪爾大。

為了愛,父母找playgroup、四出奔波看幼稚園、打探小學入學攻略、揀興趣班、捉錯字、陪背默書。我們都如同瑪爾大那樣,為子女這貴賓,上蹦下跳,但子女卻如同耶穌那樣,不為所感動,還是安安穩穩地坐下去。

耶穌會對瑪爾大說:「最好的那一份,該是坐下來,與我談心。」真的,為子女奔波不是不重要,但養兒育女,不就是建立一份親情嗎?況且血脈相連,也需要時間來表達的。

可惜的是,子女不是耶穌,在他們牙牙學語時、在他們蹣跚學步時、在他們背上小小書包上學時、在他們還要乘校巴時,他們還是一個未完全凝聚自我的稚幼靈魂。所以他們其實都如同耶穌那樣,明白甚麼是最好的一份,只是父母太忙,未能察覺。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一百歲的信仰

刊登日期: 2017.05.27
作者: 丘建峰  

最近讀到《100歲的人生戰略》,覺得是一本很好的書,值得父母一讀,雖然作者沒有提到信仰,但它的核心,實在觸及信仰。

這書指出,出生於二OO七年(或以後)的成熟社會的孩子,有一半機率,活過100歲。簡單來說,人生七十古來稀正式報廢,或許工作到七十歲,甚至更老, 將會是普遍現象。即使退休,要活的日子還很長,不宜用等死的角度來對待。

身為有信仰的父親,這書給我兩個重要的啟示: 

(一)不要妄想掌管明天。書裡提到,過去的人生週期,就是學習成長到二十歲,工作到六十歲,退休到死的三段法;不少父母仍然以此想法來培養子女, 希望他們有一技傍身,平平安安活到老的。但書中作者卻大潑冷水,指出人生未來的工作時間會增長,而社會變化急速, 所以期盼一技終老的機率很低。這些能活到一百歲的孩子,固然從小要學習技能, 更重要是擁有轉變能力與心態。很有可能,他們會目睹兩至三個行業的巨變,自己也要因此應物變化,才有可能得到幸福。因此,今天父母想為子女規劃好未來,成功率將會很渺茫。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我若說得不對

刊登日期: 2017.05.20
作者: 丘建峰  

星期天早上,我與子女上聖堂。假日一早起牀,兒子拖拖拉拉出門,老大不願。路上我沒話卻找話來說說:「你好幾天都出外,很累吧,今天去完聖堂,就回家休息,溫習一下。」兒子聽到溫習,即時火光:「溫甚麼?我早已有溫習,白癡!」

我即時冒火三丈,想破口大罵,但口裡只是淡淡地說:「不用這麼大反應吧?父母總是這樣提點,你不喜歡也不用惡言相向吧?」

然後,我一直沒有作聲。不是因為憤怒,而是在整理自己的情緒:我為甚麼這麼憤怒呢?平日,兒子也常有類此的惡言,他未必是出於惡意,更多是時下年輕人輕率用語,又或是青春期的不規則火氣。平常的我即使不喜,也只是出言規勸,為甚麼這早上如此憤怒呢? 

原來,最近三星期,太太都在小病當中。照料太太及子女之餘,還要擔心小病會否長此下去。夫妻都情緒欠穩,睡眠質素也不好,而兒子在這時刻說這樣的一句話,為我來說,就是不能體貼父親這幾星期的苦,而我因此很憤怒。

但是,我冷靜下來想,他真的不知道。十四歲的男孩,難道我還能期盼他洞察人心,明白父親的苦與累嗎?這時,我想起若望福音的一段敘述: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凡事有時

刊登日期: 2017.05.13
作者: 丘建峰  

兒子放學回來,一臉倦容。「今天怎樣呀?」「沒甚麼。」看來是有點不如意的事。「是否有甚麼不開心呢?」「沒有。」逕自走去廁所,把門一關,再無聲氣。

若你是父母,會有怎樣的反應? 

最近讀了一本名為《情感勒索》的書,當中就提及這個很常見的情節。書中描述不少父母很容易就會氣惱子女的反應,覺得子女為甚麼不能體諒父母的關心,而帶來好轉的心情。原本父母一心想關心子女,希望子女得以紓緩心情的行為,結果卻令子女的心情變得更糟,而父母同時也陷於不快的雙輸困局中。

為甚麼好心會做壞事呢?因為父母沒有意識到,自己與子女的感情、關係再親密,大家都是獨立的個體;而人與人之間,是需要一個合適的應有距離,而彼此也要尊重對方的空間,不要錯誤地入侵。

兒子心情不佳,是他的事,如何收拾心情?何時收拾好,只有當事人才能做決定。父母可以適當地關心對方,卻不能左右,甚至擺佈對方。問題是,父母往往把子女個人的感受,錯覺地以為這是自己的責任;結果當子女的心情不按父母自己的預望轉好時,就引發不快了。

各位父母其實可以想想:自己也有諸事不順,心情欠佳的日子。當自己心情低落,別人的一聲慰問,是否就藥到病除,笑口即開呢?答案是沒有這回事。情緒是自己的,要解決,也是在於自己的。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給兒子的信

刊登日期: 2017.05.06
作者: 丘建峰  

亞希: 

爸爸現於教會內做培育的工作,正如你所見,晚上往往要工作,因為不少培育課程都是在晚上授課的。為早睡的爸爸來說,這當然要適應,但是爸絕對不是最辛苦的那一位。

由於爸任教不同的課程,知道有兩個很厲害的學生。第一位是當時快退休的叔叔,他同時修讀兩個信仰培育課程,兩邊一起上課。雖說兩個課程合共起來,一星期最多也是上三個晚上,但為了信仰,願意每星期付出三個晚上, 學習一些不容易的內容(其中一個還是神學來的),這相比安坐家裡看電視, 其實需要很大的信德。

也許你會說,叔叔年紀不輕,又快退休,這是沒事找事,消耗時間而已。那麼,另一位哥哥就更值得你效法了。這位年輕的教友,同樣是每星期用三天時間上培育課程,而他工作與上課的地點距離還很遠,結果晚上七點的課,他雖全力趕來,往往還是遲到十分鐘。即使這麼不容易,他仍然堅持要在信仰上進益,並且樂於如此。

我不知這兩位「同學」這麼努力尋找信仰的原因,但他們的堅毅,作為導師的我來說,也是一種鼓勵。實在,為自己覺得重要的事情,悉力以赴,這本身就是一個美好的人生經驗。耶穌曾經說:「由洗者若翰的日子直到如今,天國是以猛力奪取的,以猛力奪取的人, 就攫取了它。」(瑪十一 12) 

  COPYRIGHT KUNG KAO PO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不得轉載 聯絡我們 | 使用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