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樂宗點 | jy.catholic.org.hk

   |     | 

首頁 > 快樂宗點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夜歸的孩子

刊登日期: 2018.01.13
作者: 黃宗顯  

陳太最近十分苦惱,因為就讀中五的兒子每晚都很夜歸家,大概晚上十一至十二時左右,這情況已維持了多個月。陳太是家庭主婦,十分留意兒子的一舉一動,見到兒子有此改變,非常擔心,於是每天詢問兒子的生活時間表,也會每天叮囑他要早點回家。當兒子很晚仍未回家時,她便不停打電話給兒子;假如兒子沒有接聽,她會表現得十分焦急,責罵丈夫沒有緊張孩子的動向, 使她承受大部份的管教壓力。當兒子回家後,她又向兒子大興問罪之師,令兒子對媽媽愈來愈反感。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2018新年進步

刊登日期: 2018.01.06
作者: 黃宗顯  

2017年過去,2018年來臨,在跨越新年的時候,不少人會回顧上一年的種種事情,為自己的經歷作個總結。隨著互聯網的普及,不少人會把回顧寫成文章,然後分享到社交媒體上,漸漸地把個人的事情變成集體回憶。在網路媒體上分享後,會吸引到其他人的閱後回應,無論是正面的意見或批評,都可啟發自己從不同方面思考, 作出深切反省,從而計劃改善和進步的方案。

除了個人生活回顧外,大家也會展望將來, 為未來一年作出計劃。有些人在生活中隨波逐流,見步行步,沒有想過計劃,也沒有生活方向,當生活上出現困難時可能方寸大亂,容易進入片刻癱瘓的情況。假如在新年開始時設定計劃,有明確的目標,做事時便有清晰的方向,可循序漸進地實踐,有問題時更有應對的方法。預期計劃可以讓人對將來抱持希望,也可減少混亂的情況,以及減低對將來的不確定性和焦慮情緒。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聖誕禮物

刊登日期: 2017.12.23
作者: 黃宗顯  

記得小時候,在聖誕節那天早上起床時,總會在窗邊看到一份聖誕禮物,父母詐作不知情, 表現出驚喜,又告訴我應該是聖誕老人送給乖孩子的,我當然深信不疑;之後每一年的聖誕節, 我都把聖誕襪掛在窗前,期待起床時收到意想不到的禮物。這個習慣維持了多年,直至有一年我發現父母秘密地把禮物帶到我的房間,我才知道事情的真相。我沒有怪責父母,反而知道可以直接告訴父母自己想要甚麼聖誕禮物,這是令作為孩子的我十分雀躍的事情。

有一年,參加了堂區神父安排的一次聖誕節探訪兒童院活動,神父請我們教友把家中的玩具捐助給那些被遺棄兒童,那是我第一次割愛,把自己心愛的玩具捐出,發現那些跟自己年紀相若的孩子們在接收到捐贈的舊玩具後,十分喜悅歡欣,於我們坐旅遊巴士離開兒童院時,他們仍不停跟我們鞠躬道謝。

這件事讓我深深體會到分享的重要性,學習到施比受更有福的道理。自那時起,我不再要求父母買聖誕禮物了。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遲來的真相

刊登日期: 2017.12.16
作者: 黃宗顯  

小明是一名剛剛開始大學生活的學生,攻讀數學科。多年來,他一直是一位較沉默寡言的學生,因為事事循規蹈矩, 所以在校內的品行被評為甲等;在成績方面,表現則比較參差,數理科目的成績一直名列前茅,但語文方面較弱。父母在他中學時,為他安排了私人補習老師在語文學科上協助他,學校老師和補習老師都不約而同地向父母反映他比較其他同齡的學生,似乎在溝通和對答上有點差別。父母說他自小至今都是較沉靜和孤僻的,認為這是他性格的特點,沒有甚麼突然轉變的情況,所以沒有擔心,也沒有任何跟進。

升讀大學後,小明沒有住進大學宿舍,繼續跟父母同住。他的大學生活跟中學有很大差別,沒有太多規範,有更多自由。開始大學生活半年後,父母開始感到有點奇怪,因為他返大學的時間很短,完全沒有參加任何校園的課外活動,大部份時間都留在家中,花更多時間上網。父母開始擔心他在學業上落後,也憂慮課程的自由令他漸漸退步,於是跟他討論這方面的情況,他聽後沒有任何回應或改善,最後父母因為擔心他成為「隱蔽青年」,又懷疑他患有情緒病,於是安排他見精神科醫生。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眨眼停不了

刊登日期: 2017.12.09
作者: 黃宗顯  

輝仔是一位乖孩子,今年就讀中三, 自小學起一直對自己的行為和成績有一定要求。他上課時特別專心,下課時也自動自覺地做功課;而他的成績也屬全級最優異的,品行也是甲等,父母從不需要為他的學業成績擔憂。前陣子,父母留意到他開始有不停眨眼的行為,最初主要發生在右眼,後來左眼也不停眨,有時連續多次,顯得很不自然,父母見他的眼睛活動出現異常,遂帶他去見眼科醫生。醫生檢查後沒有發現不妥,便請父母帶他去見精神科醫生。

經精神科醫生診斷後,父母知道這情況名為抽動症(Tic Disorder),輝仔已盡力控制眨眼活動,父母也不斷提醒他,但仍未能改善;他在一些緊張的情況下,例如功課量多或考試期間,眨眼的頻率相對比較高。雖然輝仔的學業成績優良,但他一直以來為自己設定的要求很高,所以容易緊張和焦慮,但父母一直以為他的成績和品行沒有問題,應該不會有其他大問題,因此忽略了他的心理健康。

因為抽動症的程度對輝仔生活構成影響,醫生安排他進行心理和行為治療,接受治療後,他的眨眼情況大大改善了,父母也開始對他的心理健康多加關注,跟他討論他對自己的要求是否恰當,會否令自己增添壓力和引致焦慮,並跟他一起練習減少焦慮的方法。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青春期的煩惱

刊登日期: 2017.12.02
作者: 黃宗顯  

阿祖是一名中一男生,剛剛步入青春期,身體出現不少變化,其中令他感到較困擾的,就是臉上和身體上長出較多體毛,其他同學之身體變化沒有他那麼快, 所以同學常拿他的鬍鬚來開玩笑。因為他性格內向,沒有在同學面前表達不滿,於是忍氣吞聲;又拿爸爸的剃鬚器把鬍鬚清除,也把腳毛剃掉,希望上體育課時不會被其他同學留意和取笑。但剃除毛髮後, 新的毛髮再次長出,而且更粗更黑。他只好常常躲在自己的房間,花不少時間處理毛髮問題,這令他感到十分困擾。

阿祖因經常被同學取笑,又被冠以花名,感到很不開心,老師見他常常悶悶不樂,又很少跟其他同學一起活動,大部份時間都孤立自己,於是約見他的父母,深入了解他的生活。父母因為平日忙碌工作,所以沒有太留意他的動向和轉變,得到老師的提醒後,才開始每日跟阿祖溝通,看看他的需要和困難。父母發現他比從前更留意自己的儀容和衣著,他每次外出前,都會徹底清理臉上的鬍鬚,也必定以髮泥替頭髮造型。另一方面,父母留意他鬱鬱不歡,比從前較少說話,很晚也不睡覺,而且只有很少朋友。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孩子的抑鬱漩渦

刊登日期: 2017.11.25
作者: 黃宗顯  

不少人以為情緒障礙,如抑鬱症是成年人或老年人的問題,其實這種想法是錯誤的,因為情緒障礙也可以發生在兒童或青少年身上。大部份成年抑鬱症患者都能說出其症狀,例如情緒低落、對日常活動失去興趣、精力下降、容易疲倦、有自殺念頭等。但是, 當兒童和青少年患上抑鬱症時,他們未必有能力清楚說出自己的問題,因此進行評估時有一定的難度。其實,病者的症狀可反映在日常生活的行為和習慣上, 家長應該細心觀察,假如孩子行為出現異常,應該為他們及早安排評估。

有些人認為孩子的生活無憂無慮,沒有絲毫壓力,但這種想法可能不再適用於現今社會的情況下。隨著社會愈來愈複雜,有更多家庭出現問題或改變, 例如父母因婚姻關係的問題而吵架,對孩子的情緒會有一定影響。另外,父母對孩子的期望,以及在生活上為孩子的安排,原本是出於好意,但亦可能對孩子構成一些壓力。孩子在學校的生活,也可能是壓力的來源,其一是學習、功課和考試的壓力,另一就是來自朋輩或社交的問題,父母及師長可以留意孩子在學校有沒有受到欺凌;對有上網習慣的孩子而言,網絡欺凌也可能是背後的一個重要因素。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孩子的抉擇

刊登日期: 2017.11.18
作者: 黃宗顯  

由出生以後,每個人的人生都要進行不少決定,小時候孩子未有成熟的心智, 大部份的重要決定都由父母全權負責。當孩子長大後,需要自行決定一些事情,很多時候父母也會從旁指導,因著經驗給予一些意見。孩子成年後,父母也年老了, 孩子除了獨立生活外,也需要幫助父母作出不少決定。

現在不少父母,希望孩子成為明日之星,不容他們輸在起跑線上,於是在孩子的成長路上作出不少具凌駕性的決定,不知不覺地成為「虎爸虎媽」,最後可能為孩子造成了反效果。

記得有一個家庭,孩子於小時候跟隨父母安排的老師學習游泳,然後對此運動產生興趣,父母和老師見他的游泳成績不錯,於是進一步為他安排更多的訓練,學校老師也安排了他進入游泳隊,有更多機會參與聯校賽事。他除了處理繁忙的功課外,還要每天用不少時間練習游泳,回家已經筋疲力盡;後來他提出希望暫時停止游泳訓練,但父母認為他應該繼續堅持, 他害怕不跟隨父母的決定而被他們責罵, 故不敢違抗,只好勉強地繼續課後的游泳操練。過了一段時間,他終於不能再承受壓力,開始出現情緒問題,不願意上學、成績退步,也不願意繼續游泳。接受抗抑鬱藥物治療後,雖然他的情緒穩定下來,但從此以後他拒絕再游泳, 也對游泳完全喪失興趣。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酒精與家庭

刊登日期: 2017.11.11
作者: 黃宗顯  

一些家長有飲酒的習慣,其中有些以飲啤酒為樂,有些會在用餐時慣性飲用餐酒,假如只是間中淺嘗的話,其實沒有太大問題,但是假如長期飲用,可能不知不覺造成一些難以察覺的生理問題,例如肝功能受損、胃部不適、心血管問題、癌症等,身體的不適進而影響日常生活,可能需要請假休息,停止工作或一切活動。在家庭中,父母身體不適,自然讓伴侶或孩子擔憂,是整個家庭一同面對的問題。

另外,酒精也可影響心理健康,因為酒精是大腦抑壓劑,長期飲酒的人可能出現情緒低落的狀態。酒精也可擾亂睡眠結構, 導致失眠,影響日間精力和表現。它也可降低自控能力,家長可因此要做出魯莽行為,例如醉酒鬧事或打人,在孩子心目中建立不良的形象,影響家庭和諧關係。

家長可能不知道酒精問題有不同程度,初期是有害使用(Harmful Use),後期有機會發展成酒精上癮(Dependence Syndrome),停止使用酒精可引致脫癮徵狀(Withdrawal State),出現手震、坐立不安、焦慮或失眠等情況。當出現酒精上癮情況時,是不容易處理的。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零用錢的管理

刊登日期: 2017.11.04
作者: 黃宗顯  

零用錢彷彿是孩子日常生活中重要的一部份,有些孩子時常期待父母「定期出糧」。過往有孩子為了零用錢的事宜與父母爭執,令關係惡化,2011年新聞報道指六成家長因零用錢和課外活動的經費問題與子女爭執,近年更有一些個案是孩子因零用錢問題與父母爭執後發死亡短訊,甚至墮樓自殺。可見零用錢問題是管教中一個重要事項,不容忽視。

記得小時候,我的父母在給予零用錢方面有一種特別的做法,就是沒有定時給我零用錢,但會將一些金錢放在家中,吩咐我有需要時可拿取運用,他們亦會定時檢查信封中的金錢數量,然後適時添加。一直以來,父母沒有過問我怎樣花錢,我認為這是他們與我之間的一份重大信任。而且,我見他們努力工作,知道賺錢的辛苦,讓我知道金錢得來不易,所以更要妥善運用。這做法很理想,但未必適用於所有孩子身上。

曾經有一家長投訴,孩子沉迷收集足球卡,雖然父母已給他足夠的零用錢,但因為他得到了一些心頭好後仍未滿足,渴望再買多些新的足球卡,由於已經用光零用錢,所以趁父母熟睡時,未經父母同意下擅自拿走他們的八達通和金錢,後來父母發現了,通知校方,班主任沒收了這孩子所有足球卡,由校方暫時保管,他因此跟父母的關係變得緊張。類似的個案,可能發生在不少家庭裡。

  COPYRIGHT KUNG KAO PO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不得轉載 聯絡我們 | 使用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