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教神父修女話當年 | jy.catholic.org.hk

 

首頁 > 主教神父修女話當年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掃帚「拍」出來的友誼

刊登日期: 2017.06.24
作者: 文 小羽絨,圖 小吉  

寶血女修會於六月十八日慶祝九十五周年會慶暨修女入會周年紀念,韻妍於彌撒後的茶會上「搜索」慶祝入會廿五周年的張銀珊修女,發現她正與張心銳神父滔滔不絕地敘舊。張神父笑著向韻妍憶述與修女認識的經過。

張神父:二十多年前, 慈幼會有兩名備修生──我和劉偉傑神父1到大嶼山聖母神樂院避靜,當時神師是莊宗澤神父。我們有天幫忙除草,突然,我發現劉偉傑頭上有東西圍著團團轉, (聲音開始顫抖,猶有餘悸)一看之下竟然是一羣蜜蜂!原來我這位「落力」的兄弟不止除草,連蜂巢也不小心搗毀了!我倆當然二話不說逃竄! 

張修女(瞇瞇笑):當時我剛發初願,在神樂院退省。正在掃地的我,突然看到兩位「大細路」大呼小叫地亂奔,最初以為他們在捉迷藏;直至其中一位(心銳神父)喊叫:「蜜蜂呀!」我趕忙拿起手上掃帚撥他頭頂上不斷盤旋的蜜蜂! 

張神:修女,你不是撥,你是整把掃帚拍在我頭上! 

韻妍(想到當時修女「拍打」神父的情景, 不禁大笑):張神,那你與劉神父有沒有被蜜蜂螫傷?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活在當下• 悅樂天主

刊登日期: 2017.06.10
作者: 文 小羽絨,圖 小吉  

晉曦到聖猶達堂上主日學時巧遇麥英健神父,看見麥神前額近眼部那條明顯疤痕,他擔心之餘,不禁問個究竟。

麥神父:四月初於聖神修院與一眾修士踢足球,比賽期間太激烈,弄爆了眼鏡,因而  傷額頭。

晉曦:天主保佑!真危險,玻璃差一吋便會刺向眼睛! 

神父:當時血流得很厲害,我立時想起自己的主保聖人聖類斯公撒格1。有次他與友伴正在玩耍時,有人問他:「若天使這時突然出現,向你說十五分鐘後你將死去,你會如何反應?」聖類斯回答:「我會繼續玩耍,因為我相信這些遊戲能悅樂天主。」

神父續說:聖人明白到,當我們享受生命中的每一刻、每件事,天主便會因此而快樂。他讓我懂得要以活在當下、享受生命的態度去面對身處的環境及所遭遇的困難。故我當時雖然受傷,但深信主耶穌會與我一同跨越障礙。

晉曦:麥神,受傷後你完全沒有抱怨? 

麥神父:沒有,這次受傷更讓我看到信仰如何改變自己── 以前的我,踢波受傷後一定會埋怨:「唉!又爆眼鏡!真『黑仔』!」亦會擔心被媽媽責罵;但今次,除了信仰力量的支持外,過程中我亦看到天主的祝福, 受傷後祂透過身邊不同的人向我展現關心。

晉曦(很開心地大聲宣佈):你說得對,我就是天父派來關心你的其中一位天使!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學懂向聖母媽媽交託

刊登日期: 2017.05.27
作者: 文 小羽絨,圖 小吉  

五月是聖母月,廖敏慧修女今天到聖母小學講早訓時,向學生憶述有關自己和聖母媽媽的故事。

修女:我小時候讀聖母幼稚園時,當上課聽到救護車或警車響號,修女總會叫我們為車上的病人或當時的危急情況祈禱。這習慣讓小小的我明白到,縱使力量微小,也可以藉著向天父祈禱參與其中,幫助其他人……天主又會時常派遣聖母陪伴我──我自小怕黑,爸爸甚至要在夜晚為我亮起一盞燈;但入修院後這開燈習慣不能繼續,故當夜深進出修院房間,我會求聖母陪著我跨越這恐懼,有她在旁,令我心安。

修女: 還有一件尤為深刻的記憶── 二○○○年一月一日,教區於大球場舉行二千禧年慶典,修女們於前一晚慶祝除夕一起吃火鍋,餐後我開始頭皮發麻、痕癢,全身包括面部更紅腫起來,塗藥膏也不見效!唉,難得於二千禧年教區大聚會,(靦腆一笑)「貪靚」的我當然害怕給人看到面腫如豬頭的樣子……當晚輾轉難眠,不斷祈求聖母一月一日當天只要不讓我面腫便好了,在半夢半醒之時,突然感覺似有人向我面上吹了口氣。元旦日清晨五時多我起牀照鏡子,竟真的發現全身雖仍紅腫,但面頰已回復正常,我深信聖母媽媽已聽到我的禱告! 當天去看醫生,證實是皮膚敏感,打針後變硬的手腳也輕鬆了不少,亦幸運地能順利參加慶典。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天上多了位快樂主保

刊登日期: 2017.05.13
作者: 文 小羽絨,圖 小吉  

四月二十五日,小蘊出席於聖依納爵小堂舉行的陳有海神父追思彌撒1。陳神父服務香港及台灣多年,小蘊有機會在二○一五年一次茶敘中認識這位耶穌會神父;席間神父更答應她若到聖地朝聖,他可充當導遊2。回憶著這位可愛的神父與那些落空了的承諾,小蘊的眼淚簌簌而下……禮儀完畢,與神父相交近四十年的阮修女輕拍她的膊頭安慰。

阮修女:現在回想,有關陳神父的回憶盡是開心事。他服務長洲思維靜院時,為免前來避靜的人被蚊釘,會特地為整座舊會院自製紗窗。又有一次,神父須從台灣回港接待當時的代辦,為方便接載,他要我幫忙詢問朋友借車… …事後朋友發現車子被刮花,神父知道後竟只笑笑抱歉: 「對不起, 哈哈!」真教我哭笑不得!其實,這源於他是個不拘小節、沒有計較的人。(聽到這裡,小蘊破涕為笑)他對神父修女亦很好, 九○年代初神父剛到台灣服務,知道有一班初學修女來報到,便請纓帶隊到日月潭遊覽! 

神父的多年朋友吳伯伯這時也回憶說:記得陳神父於明愛醫院任駐院司鐸時,我的父母相繼生病入院,他縱使非常忙碌,也會經常抽空探望兩老。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畫出生命的可愛甜美

刊登日期: 2017.04.29
作者: 文 小羽絨、婷婷 圖 小吉  

法國畫家德詩雅修女(Marie- Anastasia Carré)於剛過去的一月底再來香港參與「Art for God 藝術顯主榮」1活動,其中包括到寶血兒童村教授孩子們畫畫。一眾小女孩圍著她團團轉,並透過翻譯員婷婷姐姐向修女問這問那。

子欣:Sister Carré,你是否如耶穌一樣,特別愛小孩子? 

德修女:在家中我是大姐姐, 有一個弟弟、兩個妹妹,最小的妹妹跟我相差十四年,但他們很愛纏著我,故小時候我已習慣跟孩子玩耍,照顧並管教他們⋯⋯但事實是, 青年時候的我不太喜歡跟小朋友相處。

(孩子流露出懷疑眼光,似乎不太相信修女所言) 

修女續說:直至二十四歲時,我加入「真福團」(Community of the Beatitudes) 成為初學生;這團體很特別,有修女、神父、修士及平信徒,我們一起祈禱、傳教,還有很多小孩子跟著爸媽來修院祈禱、參與彌撒⋯⋯當中有幾個孩子深深「愛上」我這個初學生,有個三歲小男孩很喜歡跟著我到處走——我在廚房做飯, 他會在我腳邊安靜地玩玩具;我到聖堂敲鐘,他又嚷著要幫忙!他令我漸漸喜歡小孩子,喜歡他們的純真;而孩子的簡單、直接,常常給我很多啟發。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實踐聖方濟的手足情

刊登日期: 2017.04.08
作者: 文 小羽絨,圖 小吉  

志恆今天參加了伍維烈修士主持的靈修講座,完堂後,趁天氣還冷呼呼的,他邀請修士去吃熱騰騰的蛇羹。

伍修士(搖頭拒絕):我是吃素的,你找錯人了!告訴你,我自小害怕蛇,記得七、八歲與媽媽逛街時,會兜路避開賣蛇羹的店舖;迫不得已路經,也寧願行出馬路以避得遠遠……(微笑地回憶)長大後,對蛇的恐懼未有減少, 甚至翻英文字典到「S」字首也會無形地緊張起來,因為害怕揭到「Snake」那頁時看到圖片。

志恆:如此嚴重? 

修士:沒有誇張!加入方濟會後,有曾做社工的兄弟提議我進行一些處理這恐懼的治療,當時我不置可否。直至數年前到嘉道理農場為一眾學校老師主持一個有關生態靈修的講座,有職員手握農場的蛇展示,我其時想到修會主張的「微末心,手足情」1,又想到會祖與狼也可以成為兄弟,終於放膽用手指觸碰那條蛇。到第二次再到農場主持講座,我作出更大的突破,嘗試抱那條蛇,其時更浮起一個念頭:如果自己養一條蛇,以後便可以在講座上展示了。

志恆:看來你已徹底治愈了對蛇的恐懼!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樞機爺爺被「綁架」?!

刊登日期: 2017.03.25
作者: 文 小羽絨,圖 小吉  

小芬女與芳芳很羨慕堂區的哥哥姐姐去年有機會到波蘭參加普世青年節1, 無奈自己因年紀太小,只有在一旁聽分享的份兒。她們知道陳日君樞機過往曾為香港參加者舉辦教理講授,故一有機會見到爺爺,便追問有關情況。

陳爺爺:噢!你們提起世青節,教我聯想到多年前到菲律賓參加亞洲青年節2的「驚險」事! 

小芬女:原來青年節也分世界及亞洲……甚麼驚險事? 

爺爺:那次主辦單位安排了人接機。當到達機場後,看到有接機人士拿著有我名字的名牌,我便不假思索登上他的「麪包車」。時間一分一秒過去,車子駛進愈來愈偏僻的小路,我開始懷疑他並非真正接送的司機…… 那刻,我暗暗後悔自己太易信人,但想到若被綁架, 也已「肉隨砧板上」;唯有祈禱,將一切交託給天主,漸漸擔心之情亦紓緩了不少! 

孩子(七嘴八舌):他們是不是壞人?想綁架你? 

樞機爺爺:車子繼續行,終於去到一個類似倉庫的地方,這時大閘打開(爺爺此時故意放慢說話速度,裝出一副神神秘秘的樣子)……只見…… 很多神父修女已在那裡。

芳芳:啊……他們全部被綁架?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努力去活好生命

刊登日期: 2017.03.11
作者: 文 小羽絨,圖 小吉  

最近有不少學童自殺新聞,聖母無玷聖心書院校監鍾妙嫦修女藉今天與剛升中一學生見面的機會與他們傾談,以了解他們的適應及學習情況。看著這群剛由小六升上初中的孩子,修女憶起一段往事…… 

鍾修女:約二十年前,有一位患先天性皮膚不能愈合症狀的同學考進學校讀中一, 開學前我先與駐校社工作家訪以了解他的需要。第一次見面,只見這位同學成仔全身皮膚泛紅,沒有手指腳趾, 身高亦只有一米。

梓蘊:沒有手指,他如何寫字? 

修女:他需要用手臂夾著筆桿才能寫字。我猶記得當時他媽媽說:「醫生於成仔出生後判斷他只能生存兩個月,但成仔現在已十二歲。」母親唯一願望,便是兒子能享受上學的時光,她亦對成仔不上特殊學校的決定表示支持……家訪後,學校師長均贊成要讓成仔享受校園生活,准他不用交功課。而最教我感動的,是成仔身邊的人都會主動留意其需要──他不夠高,木工老師立刻為他打造一個腳踏;要轉課室上堂時,同學又會為他拿書包、腳踏。

鍾修女(閉上眼繼續憶述):還有一件事印象深刻,由於成仔的身體狀況,我們不建議他考公開試,但他卻堅持參加,考試局亦通融讓他加時作答……那幾天考試,成仔從早到晚努力地一筆筆認真答題,最後應考的四科全部合格。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護守天神,讓我合格!

刊登日期: 2017.02.25
作者: 文 小羽絨,圖 小吉  

最近一連串的考試測驗讓軒仔叫苦連天,這個主日在大埔聖母無玷之心堂參加感恩祭後他捉著張樂天神父,「哀求」神父提供一些「考試攻略」給他。

樂天神父:記得二〇〇九年,當時仍在聖神修院修讀的我準備應考當代哲學科,考試形式要求我們從四題中選答兩題。因為時間不足,我有整整兩個範疇未有溫習,惟有在考試前求護守天神, 最後竟然可以安然過關,僅僅懂得回答其中兩條題目……

軒仔(雙眼發光):我真的要好好背誦《護守天神經》1,待有需要時大派用場! 

神父:哈哈!但故事未完,到第二次哲學科考試,經歷第一次成功後,心存僥倖,想到時間緊迫,更加上自己少少懶惰,再一次在未有充足準備的情況下求護守天神,結果卻未能過關!這教訓告訴我,當我們有需要時,當可求護守天神,但自己也須先付出努力。

軒仔:我明白了,樂天神父! 放心,我求護守天使的同時, 亦會努力溫習。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聖母護佑下的神樂院

刊登日期: 2017.02.10
作者: 文 小羽絨,圖 小吉  

剛過去的聖誕前夕,汶汶到大嶼山聖母神樂院1服務,她很高興又能探望「老朋友」莊宗澤神父;今次她更有機會一邊幫神父裝置馬槽,一邊聽他「話當年」。

莊神父:記得三十多年前我負責牛房2,當時僱有兩名工友。有天我們需要用拖拉機, 但在前一天檢查時發現其中一邊輪胎洩氣,嘗試注入六十磅氣也未能成功, 兩位工友惟有一前一後以鐵鏈拉它到車房;豈料上斜路時,拖拉機突然失重心靠牆的一邊倒下,後面工友急忙喊停, 但前面那位卻聽不到而繼續前行。 

神父續說:鐵鏈這時突然斷裂,車上鐵尺只差半吋便打在工友頭上,而斜路上的拖拉車更整架在工友面前平飛而過,猶幸未有撞到他。當我走過去檢查拖拉車時,竟發現日前那條完全不能注入胎壓、扁平的輪胎竟自動脹滿了,這實在沒辦法解釋。

汶汶(緊張得舒了口氣):嘩!若兩條輪胎不平衡, 拖拉車可能不會平飛,而會衝向後面那位工友叔叔! 

神父(點頭認同):不錯。我立刻想到是聖母救了他,因我在意外發生約一星期前送了一個露德聖母3聖牌給這位非教徒工友,相信是聖母護佑,讓他倖免於凶險。

汶汶:神父,我也想要一個聖母媽媽聖牌! 

  COPYRIGHT KUNG KAO PO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不得轉載 聯絡我們 | 使用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