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間百合 | jy.catholic.org.hk

   |     | 

首頁 > 田間百合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手足情,微末心

刊登日期: 2015.12.19
作者: 冼啟聰老師  

「手足情,微末心」—— 秉承方濟會精神, 聖文德堂進行名為方濟廚房的服務,逢週一至週五在聖堂茶座提供晚膳給予有需要的長者。我校因心靈教育而成立了「心靈大使」小組,組織同學在週五課後參與義工服務,為期大半年。

同學放學後便立即到聖堂當義工。四時許, 同學幫忙準備晚飯,包括桌椅和碗筷擺設,把一盤盤的菜餚和特大電飯煲搬進茶座。當長者坐下來,同學便會遞上暖水。五時,方濟廚房的晚膳開席了,同學負責帶領祈禱,然後把一碟碟的飯菜端上。若長者有需要,會為他們添飯菜。晚飯後同學還會主動地收拾餐桌、清洗和抹乾碗筷、掃地洗地等等,直至六時許才結束服務。

記得第一次去服務時,教我吃驚的是三位中三同學在自我介紹時十分積極和主動。當他們被邀請帶領飯前祈禱時,不但沒有拒絕,而且樂意帶領。雖然他們不是教友,但能以溫柔的聲調和長者一起虔誠地祈禱。最初把適量的飯菜從飯煲和鍋裡舀在碟上的工作,是聖堂義工負責的。原來要把飯菜平均分配,實在不易。後來,這項重要的工作交由同學來負責,可見同學因認真的工作態度而漸漸得到聖堂的認同和信賴。跟長者接觸時,同學臉上總是掛著親切的笑容。因此,長者也很喜歡和他們聊天。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學生的信仰培育

刊登日期: 2015.12.12
作者: 李玉瓊老師  

在大部份學生是非教友的學校裡,進行信仰培育的工作,絕非易事。我們常強調要愛主愛人、學習聖人的德行,對學生來說,這些與自己是毫無關係的。正因如此,作為公教老師,首先是要讓學生明白愛天主、愛近人是一件很普通的事情。

我的媽媽是一位虔誠的天主教教徒, 雖然她沒有讀過書,但她常教導我們八兄弟姊妹幫助別人不是吃虧的事情,別人有需要,我們也應盡量去幫忙。小時候,我們並不認識「愛德」這個名詞,反正媽媽著我們要留心別人的需要, 「幫得就幫」,幫助別人是一件很普通的事情。

為了發揮同學的愛心,老師會跟他們說: 「請你教一下這位同學串英文字吧!」「這位同學忘記帶課本,旁邊的同學,你可以與他一同看課本嗎?」「地上有些食物包裝紙,你可以幫忙把它掉進廢紙箱嗎?記得洗手呀!」通常小朋友都不會拒絕幫忙的,練習的次數多了,他們見到別人有需要,都會主動提出幫忙。服務別人其實是一件很普通的事情。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平安與美善

刊登日期: 2015.12.05
作者: 莫培渭老師  

回憶小時候的我,就讀慈幼會屬校,在上學途中,背著沉甸甸的書包,在俗稱「長命斜」的路上跑著回校上課。有一次,我一不小心,在路上跌了一跤,書包裡的書本瀉了一地。正在我不知如何是好、徬徨無助的時候,一位慈祥的外籍神父,扶著拐杖,彎下身子,為我拾起滿地的書本,放回書包裡,並輕拍我的肩膊。這位神父讓我明白「天主是愛」的道理,也讓我的信仰萌芽生根,立志跟隨基督,從事教育工作。

成長後,天父讓我服務於方濟會屬校,為主作生命的見證。多年來,在方濟會多位神師的指導下,讓我加深了解聖方濟的宗教理念,包括生命的真義和環保精神的真諦。聖方濟的靈性生活是以天主為中心; 他以基督的善表,教導我們如何徹底回應天主的愛情。從他的環保理念中,讓我了解聖人在數百年前,已經實踐天人合一的精神。聖方濟在他的作品《太陽歌》裡,頌讚全能萬善的天主,祂創造宇宙萬物,讓一切受造物以弟兄姊妹相稱,整個宇宙在主內就是一個大家庭。因此,人類不應以擁有者自居,只是天主安排在世界上的管理者,人類和萬物理應和諧共融,以簡樸和犧牲的生活態度,努力實踐基督福音的精神。在日常生活中,我們更應關顧弱小,以謙誠的態度,獲取智慧。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持續進修

刊登日期: 2015.11.28
作者: 鍾佩蘭老師  

今天,作為老師,除了課堂教學外,還要經常進修學習。

數年前,我參加了一個進修課程,有機會到一間照顧自閉症小孩的學校參觀,其中令我留下深刻印象的,是一位全身包著紗布的小朋友。據了解,他是因為過敏,就算是風吹過,也會有不適的感覺;加上他是患自閉症的小孩,情緒容易激動。為免刺激他引起過敏,須替他的皮膚包上紗布,避免皮膚與風產生接觸。遇到他,我有一種心痛的感覺,試想風吹過為我們是何等清爽的感覺,然而對於他卻是何等的滋擾。

在我任教的學校,有自閉傾向的小朋友,最常見是有固執的特性。他們會為工作紙上忘記了寫上班別,但工作紙被老師收去而哭鬧不止,直至老師給他們再補回才可平伏情緒。他們也有些是恐龍迷或巴士迷,我試過無數次偶然在操場上遇到他們,他們便會向我介紹某一個恐龍家族的成員,又或是背誦某一條巴士路線沿途各站的名稱,還背得滾瓜爛熟的,這時我便得乖乖地受教了。我也喜歡看著他們在操場上轉圈,他們有些會在原地伸開雙手自轉,更常見的是在操場上走大圈。看著他們一圈一圈的走著,他們是多麼滿足又自得其樂。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特別的你

刊登日期: 2015.11.21
作者: 鍾佩蘭老師  

是下課的時間了,路經校外的斜坡,一陣風吹來,斜坡上長著的青草,一起一伏的,就如當年我來學校面試時一樣。

那年,這座屋邨剛落成,住在城市的我,第一次來到鄉郊,看到同樣的情景,不禁讚歎: 「嘩,真美!」還記得當時的工友姨姨怎樣笑我少見多怪,一轉眼便那麼多年了。能夠成為老師是一份祝福,能夠成為公教老師更加是一份莫大的恩賜,因為公教老師傳授的不僅是知識,更是傳揚天國的喜訊。一張張可愛的笑臉,每天向我迎面說早晨,足以使我樂上一整天;尤其是近年較多接觸有特別學習需要(SEN)的小朋友,更加令我覺得老師的責任重大。

記得第一次正式接觸SEN小朋友是大約十年前的事,那時的我沒有這方面的經驗,反而是小朋友的家長提點我如何接觸她的兒子。她有如此豐富的經驗,不僅因為她是孩子的母親,也是因為她在相關方面努力學習的成果。據我所知,舉凡能提昇她兒子學習能力的訓練,她都會帶同兒子參加,牢記訓練方法,回家後便會繼續讓孩子接受訓練。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苦中有真意,留待你發現

刊登日期: 2015.11.14
作者: 李青霏老師  

「功成十架血成溪,百丈恩流分自西。
身列四衙半夜路,徒方三背兩番雞。
五千鞭韃寸膚裂,六尺懸垂二盜齊。
慘慟八埃驚九品,七言一畢萬靈啼。」
(清,康熙〈十架頌〉) 

康熙帝以其豐富才情,在短短五十六字內, 精煉地描述了耶穌自最後晚餐至身殉十架的歷程。基督降世,犧牲自己救贖世人,被釘死於十字架上,本是家喻戶曉的事。可是,也許文字敘述始終隔著一種「藝術的距離」來反映,未必能有效觸動人們困瘁、蒙塵的心靈 —— 認知上知道,未必等於有深刻的感悟。

導演米路吉遜以實錄式手法拍攝電影《受難曲》(The Passion of the Christ),透過畫面活活地呈現耶穌的受難歷程,為觀眾帶來強烈的視覺衝擊。它雖富爭議性,卻帶出了痛苦的主題, 對人的啟迪因人而異。的確,基督受難的真正意義,不能單從畫面表達,須觀眾自行體會領略。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我的信仰生活

刊登日期: 2015.11.07
作者: 廖艷芬老師  

你們有聽過「奶粉教友」這名詞嗎?相信我這類「老教友」對這個名詞一點也不陌生。我未彌月已被父母抱到教堂領洗,成為天主大家庭的一份子。六、七十年代香港人生活艱難,教會本著慈善的心,為教友提供生活上基本需要(奶粉、餅乾……),以解大家燃眉之急。於是「奶粉教友」紛紛出現。我們一家九口就是一個好例證。雖然這樣,媽媽和我不是完全的「奶粉教友」,我們會常返教會,聽天主的道理。

可是,人漸漸長大,就開始察覺到有不少問題出現──我開始懷疑天主的仁慈、懷疑天主的愛、懷疑天主的公平……最重點的是:天主真的存在嗎?我甚至曾經埋怨父母:為何不讓我長大後決定自己的信仰?一連串的問題在腦海中徘徊不去,我有想過向神父、修女請教,又怕修道人會覺得我的疑問是對天主大不敬,以及質疑我對信仰的堅持。漸漸,我的信仰生活就好像以色列人民:只有在遇到困難、逆境時才「想一下天主」,我的信仰熱忱從已經不大熱衷漸漸變得冷淡,漸漸遠離……有一段時間,天主在我的心中更是消失得無影無踪。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信仰生活

刊登日期: 2015.10.31
作者: 黎佩雲老師  

時光飛逝,轉眼間,我校和慈雲山天主教小學聯合舉辦的信仰探討生活營, 已過了十一個年頭。回想當初,我的代母曹慧君副校長邀請我加入黃大仙天主教小學與慈雲山天主教小學的信仰探討生活營,在她的帶領及指導下,我慢慢的、一步一步的學習;加上慈雲山天主教小學胡鳳霞主任的協助,我也漸漸地掌握如何籌劃這項活動。我和胡主任亦從配角變成主角,每學期開始就為這一年一度的活動籌劃。當中有恩保德神父、葉寶林神父(當時是執事)⋯⋯擔任我們的神師。活動的主題也跟隨教會的禮儀年曆而有所變更。後來,馮賜豪神父成為我們這個信仰生活營的神師。馮神父一上任就維持了六年,現在這活動就好像他的子女一樣,經他悉心照顧下,我們也由三校的活動(慈雲山天主教小學、聖愛德華小學與馬鞍山聖若瑟小學),再加入秀茂坪天主教小學,成為四校的學生活動了。在馮神父默默的耕耘下, 活動中滲入不少的宗教特色,信仰的種子也慢慢地植根在兒童的心中。正如馮神父說: 「我們現在是播種的時刻。」那麼,收成就要靠天主了。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回應天主的愛

刊登日期: 2015.10.24
作者: 胡鳳霞老師  

教育本身就是生命影響生命的美事,作為公教老師的我們實不應該本末倒置,只注重知識的傳授,而忽略了福傳的使命。信仰生活中,總有些先入為主的觀念和想法,致使我們很難體會到天主對我們的愛。

前任校監伍國寶神父,邀請我為校內基督小先鋒舉辦信仰生活探討營,好讓福傳的種子播種。這樣,我才開始接觸到真正的信仰生活。在參與信仰生活探討營工作的過程中,我明白到信仰是要去尋覓、去體會;若只剩下了外在的禮節、條文的規定,而不注重信仰生活的實踐,就是捨本逐末。我們應該在日常生活中帶著天主的愛去工作,去生活,同時還要不計較成果有多少。

最初,我絕不認同信仰生活探討營是播種的工作;因只要有得玩,學生哪會深究活動背後的意義呢?我覺得這是勞民傷財,沒有福傳果效。可是,我竟然由開始至今,一做便是十八年了。當中,秀茂坪天主教小學的校監馮賜豪神父更連續五、六年出任我們的神師。伍國寶神父是這個活動的始創者,而馮賜豪神父則是這個活動的承傳者,因為他們都不約而同地肯定信仰生活探討營是播種的好時機,也感動了我去積極投入信仰營的準備工作,驅使我主動參加了很多靈修的工作坊。

  COPYRIGHT KUNG KAO PO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不得轉載 聯絡我們 | 使用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