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廷公 | jy.catholic.org.hk

   |     | 

首頁 > 念廷公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分享 ﹣ 聖誕節

刊登日期: 2015.12.12
作者: 念廷公  

我自幼在教會學校讀書,所以對耶穌降生白冷(又稱伯利恆)的故事可以說是耳熟能詳。不過,聖誕節的真正意義是甚麼?我不太明白。

有一年,爸爸買了一棵塑膠造的聖誕樹,又買來一串長長的燈泡回家。一家人合力,要將這棵小樹弄好:爸爸負責安裝,我和弟弟負責將小小裝飾品掛在樹上,媽媽則從旁打點。當完成裝置,燈一亮,我看傻了眼。幾個小球,一閃一閃的小燈,和那一顆銀色的星星,很美麗。那一晚,我和弟弟嚷著,要爸媽提早把大廳的燈關掉,好讓我們可以在漆黑裡,一同欣賞那迷人的聖誕樹。

我很喜歡送聖誕卡給老師和好友。因為零用不多,我會很用心選擇。記得有一次,我精挑細選一張印有東方三賢士來朝拜嬰孩耶穌的賀卡,送給我敬愛的班主任。我細心留意老師的反應,希望看到他欣賞的微笑。等待的當兒,只見老師看完賀卡,就拿起剪刀,起勁的剪剪剪!我嚇得面容失色, 心想老師一定是不喜歡我的小小心意。快要哭的時候,老師跟全班同學說:「你們看,這張賀卡上的東方賢士,騎著駱駝,正好配合我們的壁報主題。來,我們一起從其他同學送我的賀卡中,選出一些配合主題的圖案。讓我們一同分享,好嗎?」老師把一個個圖案張貼在壁報板時,我明白分享是多麼可貴。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禮物

刊登日期: 2015.12.05
作者: 念廷公  

童年時,家庭經濟狀況一般,所以我不常有機會買玩具。

有一天,難得爸爸放假,他帶我去大街等候校車,送我去上課。爸爸碩大的手,握著我的小手,我覺得很滿足,也興奮。我記得,那一天,我蹦蹦跳跳的跟著他走到大街去。

大街天天都熱鬧,路旁一列商鋪和小販攤子,總是鬧哄哄的。那天,一個小販的貨品,吸引了我的視線。

販子站在遠處,用宏亮的嗓子喊叫「過來看看,過來看看!」只見那些產品,一閃一亮的,很特別。我望望爸爸,他點頭表示可讓我去看看。我便懷著懷疑的心情,去了解那究竟是甚麼。

他販賣的是水晶球。半球體有一個成人手掌般大,內裡充滿水,還有不同的景貌:有雪地小屋,有聖誕老人騎鹿車,有小孩在滑冰,還有我最喜愛的松樹和雪人。

販子對我說: 「小朋友, 拿起來玩玩吧!」我望望他,不敢動一個指頭,怕不小心把水晶球摔破。販子拿起其中一個,遞給我, 說:「搖搖它。」我一雙小手接過這玩意,小心翼翼地搖了搖。嘩!水晶球內立時漫天白雪,紛紛揚揚的,很美。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我遇上好老師

刊登日期: 2015.11.28
作者: 念廷公  

從前,我不喜歡中國語文科。

記得開始中學生涯後,上課最大的挑戰是學習文言文。老師開始授課,我似如臨大敵:老師逐字逐句的解釋,我則不停地抄錄,怕一不留神,錯過了老師的講解,這樣我便會跌入迷霧中,不知方向。自己的慧根有限,我感受不到老師怎樣將文章的美,演繹出來。每次下課,我只覺像剛參與一場自由搏擊,很累! 

升上中六,我遇上我的恩師,他教我中國文學科。

老師教學十分嚴謹。在他教導下, 我們不敢鬆懈,每天沒有備課,不敢走進課室,因為他排山倒海的提問,環環緊扣,你只要沒有細心預備,稍一不慎,立即兵敗如山倒;當我們以為自己的答案完美,老師可以立時引導我們,讓我們怎樣去看得更遠更廣。

為了提升我們的寫作能力,老師在學期初,要求我們每天寫一篇文章。他事先張揚,不會天天檢查我們的寫作本子,但一定要我們寫。那時,一班大男孩叫苦連天,抱怨老師瘋狂,要迫害我們。一個月過去了,老師要我們交賬,結果,大部分同學只有四、五篇習作,而我這個膽小鬼,也只得十二篇狗屁不通的文字。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父與子》漫畫

刊登日期: 2015.11.21
作者: 念廷公  

一直以來,我很喜歡奧.卜勞恩(E.O. Plauen, 1903-1944)的漫畫作品《父與子》 。

卜勞恩是德國人,他的傳世名作《父與子》在1934年面世。每篇漫畫由四至八幅圖畫組成。漫畫的兩位主角:父親與孩子,他們都是善良的人,待人以情,對物有愛。他們曾經流落荒島,又曾經突然得到一筆遺產,生活富起來,但他們不改平凡的生活,依舊熱愛生活, 對生命常懷著盼望。

有一篇漫畫寫到孩子在家中踢球,一不小心把玻璃窗弄破了。父親見狀,追著孩子要責打他(父親常以打屁股來教訓孩子)。孩子害怕起來,起勁的往屋外跑。起初,父親估量, 孩子總會回來,於是乾脆在家中等孩子回來才再追究。誰知一小時、兩小時過去了,還未見孩子蹤影,他慌亂了,就四出尋找孩子,結果不得要領。父親憂心忡忡地折返回家。突然,又一個皮球從屋內飛出來,另一隻窗給打破了——孩子又闖禍了!不過,這一刻,父親沒有動氣,反而激動得立刻把孩子擁入懷中。是的,孩子可以打破一百扇窗子,但可別打碎父母的心。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做家務

刊登日期: 2015.11.14
作者: 念廷公  

一個周日清晨,可能因為可以去外婆家玩的緣故,我的心情特別興奮,興奮得一早起床, 等待媽媽帶我往外婆家去。

半小時過去了,媽媽還未起床,我只好一邊拿著課本溫習,繼續呆坐等候。再過十五分鐘,媽媽還是沒有動靜。我的心裡,開始不安:莫非婆婆昨晚取消了聚會?還是因為我太頑皮,媽媽知道我沒有好好溫習,今天要我留在家中?大堆古靈精怪的假設,令我坐立不安。於是, 我走進廚房,要喝一口涼開水,安慰一下自己的心靈。

喝水時,赫然發現杯子裡有點污漬,就拿起清潔劑和抹布,清潔一番。接下來,我想到與其洗擦自己的杯子,何不連家人的杯子也洗乾淨?於是我小心翼翼將所有杯子,放在水盤裡,逐一洗洗、看看、擦擦,再看看,滿意了,就把杯子逐一放回原處。看著水杯一列排好,像剛沐浴的小兵,很滿足! 

不過,廚房始終是孩子的禁地,平日媽媽不允許我們隨意進入,所以我還是趁她未起床時,立即離去為妙。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廿四味木

刊登日期: 2015.11.07
作者: 念廷公  

從前一年四季,媽媽總是喜歡煲不同名目的涼茶給我喝,其中常常製作的,就是廿四味。

我並不喜歡這種黑壓壓的東西,只是每逢她端出一碗滾燙的涼茶,加上一句比熱湯更滾燙的命令 ——「趁熱把它喝完!廿四味連太子喝了也不傷身」,我不得不從。太子是誰,我不知。我想如果他喜愛這東西,定是傻的。我估計,我和他都是苦命人,要時時吞下一碗又一碗墨汁,有一天,我們都會全身發黑。

後來,媽媽將涼茶放在水壺裡,讓我在學校裡一整天都可以喝。記得有一位同學曾經帶一壺菊花茶回學校喝,已經遭一班橫蠻的小惡霸戲弄,我敢相信,萬一給他們嗅到我壺裡的廿四味,他們不會因為我吞得下這苦水而對我心生敬畏;相反,我預計我會成為他們眼中的病弱書生,從此,我只會成為他們的另一戲謔對象。我嘗試用各種方法,希望可以免除這份恥辱,甚麼老師不准許、涼茶放涼了不好喝……只可惜媽媽依然十分堅定,還是拋下一句:「廿四味連太子喝了也不傷身」。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背書麪包

刊登日期: 2015.10.24
作者: 念廷公  

我很喜歡看日本漫畫多啦A夢(又稱叮噹)。理由很簡單,因為我和很多小朋友一樣,希望有一個像多啦A夢這麼有本領、心地又良善的朋友。

從小到大,我很害怕上數學課。初小階段,數學科老師教授的加減乘除,我應付得綽綽有餘,成績也不俗。每次測驗,也總考取九十分以上的佳績。可是一進入高小階段,智慧沒有隨升班而增長;相反,更有下滑現象。

當時,老師教雙位數乘法。我在課堂裡, 魂魄不知往那裡去了。三十五分鐘的課堂完了,我很安心的記下老師安排的課業,合上手冊,就蹦蹦跳跳的跟同學一起到操場玩弄,根本不知道大難就在後頭。回家了,開始做家課,對著大堆題目,我還很得意,因為我懂得唸乘數表呢。題目12x31,我馬上填上32、4 8 x 5 9呢,我可以寫上2 0 5 6,如果題目是22x44,我當然會答88!做完習作,我就立即去看我喜歡的多啦A夢卡通片,那天大雄用的法寶,正是背書麪包。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重陽

刊登日期: 2015.10.17
作者: 念廷公  

再過幾天,便是重陽節。提起重陽,總叫我心痛。

童年時,家住公共屋邨。那時候的睦鄰關係很好。家家戶戶,互相照顧,每逢大小時節,就是經濟條件並不豐裕,都會彼此分享食物,糖果、糕餅、小吃、水果⋯⋯應有盡有。

住在我家對面的婆婆,十分迷信。孫兒生病,她就必定拜神燒香。每逢清明重陽,她就更起勁:果品香燭必不可少,冥襁至少五、六包,大大的,花半句鐘以上才燒完。

因著維繫好的睦鄰關係,大家很體諒婆婆獨力一人守住三個小孫兒的困難,對她在走廊拜祭,為家人祈福,大家都十分忍讓。只是我這個無知小孩,眼見燒祭品時產生的白煙,從門隙不斷入侵,紅彤彤的火光在緊閉的氣窗上舞動,弱小的心靈給嚇傻了眼,害怕自己快要葬身火海。

有一年重陽節前夕,我放學回家,走到樓梯附近,發現大堆祭品,心想婆婆又準備「縱火」了。想到又要受煙火之苦,無名火從心裡燒起,無名火又急又猛,於是我鬼鬼祟祟的,查看一下婆婆的蹤影。我看不見她,便一腳,再一腳,將婆婆在地上擺好的祭品踢得散亂,然後就匆匆離開。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又到開學時

刊登日期: 2015.10.03
作者: 念廷公  

一年之計在於春,一日之計在於晨。每年九月開課,老師都鼓勵同學在新學年開始時,訂下本年目標,努力完成這個目標。

小學時,有一年,老師邀請我們一班小朋友訂下全年目標。剛巧那一年,學校實行紀錄欠交家課措施。老師派發紀錄表格, 說明假若沒有交功課,老師便會登記,還要家長簽署。這種小小的懲戒,對我這個膽小鬼,實在不輕。於是,我訂下的全年目標就是保持這張「欠交功課紀錄表」乾淨潔白。

要確保自己不會欠交家課,別無他法,就是每天謹慎地將老師安排的課業寫在手冊裡,回家後將家課好好做完,最重要的是每晚睡覺前,親自檢查所有翌日上課要用的課本、文具、習作等是否已經妥善地放進書包內。

日子一天一天的過去,一星期、兩個月、上學期⋯⋯順利的走過了,我的「欠交功課紀錄表」光潔如新。每當看看自己的紀錄表,我總是喜悅,因為我的努力,沒有白費。

  COPYRIGHT KUNG KAO PO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不得轉載 聯絡我們 | 使用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