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滿窗前 | jy.catholic.org.hk

 

首頁 > 綠滿窗前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讀中文有 甚麼用

刊登日期: 2013.09.21
作者: 張漢青  

初在中學教書時,有一次學校小息,正與同事在教員室閒談,有一位年輕的英文教師怒氣沖沖的從外面走入來,口中不停的邊走邊咒罵某個學生。原來他剛處理完紀律問題,訓斥學生太動氣,怒氣還未消。他走到我們跟前,停下腳步,忽然自言自語,若有所思的說:「剛才罵學生很兇,如果他貌恭而心不服,真是枉費心機!」我頗驚訝。

「貌恭而心不服」(表面恭順,內心卻不順從)這五個字,出自唐朝魏徵〈諫太宗十思疏〉。這篇文章是當時中六預料中文課程的選文。教英文的教師竟然還有印象。當時我想:中文真的很有用,教曉他應該怎樣處理學生問題。

有一位經常到我聚會的教會講道的中年傳道人,每次講「有衣有食就當知足」的道理時,除了引用聖經外,總是用林覺民〈與妻訣別書〉: 「吾家日後當甚貧;貧無所苦,清靜過日而已」幾句話來說明。可見中學讀過的課文,對他影響深遠。

因此,不能不相信,中文科起的作用,不單止學會聽講讀寫,達意表情,更是學童德性的培育,灌輸正確價值觀。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談《射鵰英雄傳》的詩詞

刊登日期: 2013.06.23
作者: 張漢青  

 

 金庸的小說,幾十年來,家傳戶誦,可以說有華人的地方,就有人閱讀。近十年, 《射鵰英雄傳》被節錄為中學語文課的範文,在預科班更指定為課外讀物。相信同學們一看「四張機」四字,口裡就會唸唸有詞,忍不住把其餘的部分背出來。

初讀金庸的小說是小學畢業那年的暑假,對其中的詩詞大多一知半解,以為「四張機」是四張織布機。後來讀到宋詞才知道,「四張機」作者是宋代一位無名氏。金庸真聰明,借用為小說中某人物的作品。

無名氏的作品名叫〈九張機〉,這詞由九個片段組成。第一片段由「一張機」三個字起句;第二片段由「二張機」起句,如此類推。「四張機」是其中第四片段。這詞寫一位織女,一邊織布,一邊思念她的情郎。以下嘗試逐句分析。

「四張機」的張字,這裡作動詞用,指第四次張開織布機,第四次織布。

「鴛鴦織就欲雙飛」,這一次織了一對鴛鴦。鴛鴦織好了,自然想像牠們怎樣比翼雙飛,怎樣過甜蜜幸福的生活。固然,這也是織女日有所思的反映。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曾子大孝

刊登日期: 2013.06.02
作者:

 

 同窗好友大多從事教育工作,敘舊時,很自然的就談到學生問題。

「學生割手腕的情況非常嚴重,一不如意,就用刀片狠狠地在手腕亂劃」,「他們簡直身在福中不知福,視父母為他們所做的一切為理所當然,全不知感激」。我打趣的說:「學生所以如此,因為他們沒有讀過〈曾子大孝〉。」

不錯,現在的學生沒有機會讀〈曾子大孝〉。〈曾子大孝〉節錄自《禮記》,以前曾選入中文中學的國文課程。由於死記硬背的關係,至今腦海中還殘留「道而不徑,舟而不游,不敢以先父母之遺體行殆」(大意是為了孝順父母,保護屬於父母的身體;走路的時候,會選擇大路而不走小路,渡河時會坐船而不游泳)幾句說話。如果學生有一個觀念,覺得自己的身體不屬於自己,乃是父母身體的一部份;他們對父母會不會多一份敬意,對自己的身體敢不敢任意戕賊?甚至父母嘮嘮叨叨的,要求加飯添衣,相信也會加以諒解,不會顯得滿面不耐煩吧。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徐復觀的寫作經驗

刊登日期: 2013.05.26
作者: 張漢青  

徐復觀是新儒家學者,也是國學大師,寫過學術文章、政論文章凡數百萬言,受人稱譽為自梁啟超後的一枝健筆。本文嘗試介紹他學習作文的經驗,供有意提高寫作能力的同學參考。

徐復觀在〈我的讀書生活〉一文中,曾提及他學習作文的經過。他十五歲進武昌省立第一師範學校,當時改作文的是李希哲先生,兩星期作一次文,星期六下午出題,下星期一交卷,讓學生有充分的構思時間。發作文時,總是按好壞的次序發。當時他對旁的功課無所謂,獨對作文非常認真,並且對自己的能力也非常自負。但每一次都是發在倒二三名。他覺得這位李先生,大概沒有看懂他的文章;等到把其他同學的文章看過,又確實比他做得好,令他不明所以,好多次偷流著眼淚,總是想不通。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談李商隱的〈登樂遊原〉

刊登日期: 2013.05.19
作者: 張漢青  

向晚意不適,驅車登古原。夕陽無限好,只是近黃昏。

(李商隱〈登樂遊原〉) 

(向晚,傍晚。意不適,心情不好。古原, 

指長安的樂遊原,當時是遊覽勝地。) 

李商隱是晚唐著名的詩人。〈登樂遊原〉這首詩,寫詩人有一次心情不佳,駛馬車登上當時風景幽美、可居高臨下的遊覽勝地樂遊原。到了樂遊原,發現落日餘暉,美麗極了,令他陶醉不已。

坊間某出版社的教科書選了這首詩作教材,課後的練習有這樣的提問: 

提問一,作者為甚麼要去樂遊原? 

標準答案是,樂遊原的風景很美,那時作者心情不好,登上樂遊原,欣賞美麗的風景,可以消解憂愁。

提問二,作者登上樂遊原之後,心情有沒有改變? 

標準答案是,心情沒有改變,雖然日落的景色非常吸引,但作者忽然想到,這璀璨的景象是短暫的,轉眼黑夜就要來臨,所以心情沒有變得好。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王安石〈書湖陰先生壁〉賞析

刊登日期: 2013.05.12
作者: 張漢青  

 

 茅簷長掃淨無苔,花木成畦手自栽。

一水護田將綠遶,兩山排闥送青來。

(王安石〈書湖陰先生壁〉) 

(畦,田園中分劃的小區。綠,指綠色的植物。

排闥,推開門。書,作動詞用,寫的意思。) 

王安石做過宋朝的宰相,這首詩寫於他罷相期間,那時他在金陵紫金山下隱居。湖陰先生楊德逢是他的隣居,他們經常來往。這首是作者一次探訪湖陰先生時,在壁上題的詩。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富貴不能淫

刊登日期: 2013.05.05
作者: 張漢青  

「富貴不能淫」這句話經常有人引用,但大多誤解其意。

最近看一本附有譯文的《千家詩》,編者把程顥〈偶成〉一詩中,「富貴不淫貧賤樂,男兒到此是豪雄」兩句,翻譯作「身處富貴時,不可驕奢淫逸;身處貧賤時,應該樂天知命。一個男兒如能達到這個境界,那才算是豪傑」。單按字面,這樣的翻譯不能說是錯。但相信並不是宋代理學家程顥的意思。只是富貴不淫逸,貧賤時能快樂,就能算是豪雄麼? 

「富貴不淫」是出自《孟子》一書,原文如下: 

居天下之廣居,立天下之正位, 

行天下之大道; 

得志與民由之,不得志,獨行其道; 

富貴不能淫,貧賤不能移,威武不能屈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談張志和 〈漁歌子〉

刊登日期: 2013.04.14
作者: 張漢青  

西塞山前白鷺飛,桃花流水鱖魚肥。

青箬笠,綠簑衣,斜風細雨不須歸。

(張志和〈漁歌子〉) 

很多人一見下雨就顯得不耐煩,總是埋怨「又落雨了」。我卻喜歡下雨,所以,每次讀辛棄疾的「千峰雲起,驟雨一霎兒價」(〈醜奴兒近〉),都會感到別有滋味。也因此之故,我很喜歡張志和這首〈漁歌子〉。

小學時,老師教過這首詞。那時,我經常會掛在口邊。在中學任教時,也教過學生,我覺得無聊時吟哦可以自娛,教學生更是一種享受。

這詞好在甚麼地方?以下嘗試略作分析。

頭一句「西塞山前白鷺飛」,寫一個遠景:遠處的山,點綴了幾隻白鷺。「閒雲野鶴」是常見的成語,這景象顯示山色幽美之外,也予人一種悠閒的感覺。固然,這也反映作者心境的閒逸。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煙霞

刊登日期: 2013.04.07
作者: 張漢青  

每逢空氣嚴重污染的日子,電台廣播必定說今天有「煙霞」,老人或有氣管疾病的人不宜戶外久留……。聽了總是感到不舒服,是誰首先把天空中灰濛濛的東西,稱做煙霞呢? 

我國文字,形聲字佔多數。形聲字由形符和聲符兩個部件組成。一般而言,形符表示該字的意義,聲符則表示聲音。但有些字的聲符,同時亦有表聲作用的。「叚」字, 本身是紅色的意思,用叚字作聲符的字,往往既表聲,也表意。例如「蝦」字,為何稱這種水上動物為蝦?由於牠烹熟之後會變紅色;又例如瑕字,瑕是帶紅色的玉。成語「白璧微瑕」,是指晶白的玉石,出現小小的紅點,是玉石的瑕疵。那麼,以「雨」為形符,「叚」為聲符的「霞」字,就是在早上或在黃昏,被陽光染成紅色的雲了。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假如這是學生的習作

刊登日期: 2013.03.24
作者: 張漢青  

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

舉頭望明月,低頭思故鄉。(李白〈靜夜思〉) 

我在以前的文章中,曾經談過,欣賞詩歌應該就詩論詩,不應受作者的名氣或名家的評論所影響。李白這首〈靜夜思〉, 千百年來,家傳戶誦,無人不曉,甚至有詩評家稱譽為「妙絕今古」。但撫心自問,這真是一首好詩嗎? 

假如這首詩,作者不是李白,也從未在中國詩壇出現過,只是今天學生交來的一篇習作;作為老師的我們,又會作怎樣的評價呢? 

坦白說,大詩人的作品,讀者會不期然地把自己投入其內, 願意為它馳騁想像,使詩歌的內容變得豐富。但知道是學生的作品,想像就可能會停滯,只覺得這首詩,雖然簡單直接,但缺乏深度,平平無奇,以一百分為滿分,似乎只值七十。

  COPYRIGHT KUNG KAO PO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不得轉載 聯絡我們 | 使用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