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眼看世界 | jy.catholic.org.hk

 

首頁 > 笑眼看世界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國王的新年

刊登日期: 2016.01.09
作者: 月山  

從前有個聰明的國王,他年輕時,治國有方,威震四海,人人稱讚。他一天天的老了。這天是新年,也是他九十九歲生辰, 宮門外進來一位巫師:「啊,偉大的國王,在這大好日子,讓我獻給你一罐魔水,喝了這魔水你便可以長生不老!」國王說: 「且慢,我要按祖先的忠告,在新年的第一天,先請教三位經過宮門的路人,才做今年的第一件事!」

正說著,一位著名軍人、一位富商和一個農夫被帶到他面前。「請你們告訴我,喝了這魔水,我會幸福嗎?」軍人說: 「這當然。你既萬壽無疆,便可連年征戰。終有一天世界就在你掌中,這不是最幸福的嗎?」商人說:「你既可萬歲萬萬歲,便能躲過所有經濟不景,誰能比你更能賺錢?世上還有比這更幸福的事嗎?」農夫卻說:「他們只說對了一半。要是你長生不老, 你將會看到心愛的妻子和兒孫相繼死去。總有一天,你環顧左右,不但沒有親人,連朋友和忠實的僕人也沒有!」國王說: 「如果失去所有親人和朋友,我要世界和財富幹甚麼?」

國王把裝著魔水的罐子摔得粉碎。他為在這新年做的第一件事,感到很痛快。

親愛的小讀者,若你是那國王,你會選擇甚麼?若你是國王要請教的人之一,你又會對他說甚麼?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平安夜

刊登日期: 2015.12.19
作者: 月山  

平安夜,小男孩忠忠把一隻口袋般大小的紅襪掛在床前。每年這一晚,他總是滿懷希望地上床睡覺,第二天一覺醒來,襪子裡便會出現他日思夜想的玩具。有許多次, 他忍不住問爸爸,為甚麼他心裡想甚麼,聖誕老人全知道?爸爸總是笑而不答。後來追問多了,爸爸才說,聖誕老人是他的好朋友;老友的兒子有甚麼願朢,他老人家豈有不知之理。

知道了這秘密,忠忠可不客氣了。今年,他老早就央求爸爸告訴聖誕老人,他最喜歡的是一部電子遊戲機: 「PS4!最好還配上記憶卡,像隔壁尊尼大哥哥擁有的那套一樣!」爸爸起初不答腔,暑假裡,忠忠在全級考第一,收到成績單的第二天,爸爸告訴忠忠,他已和聖誕老人通了電話。 

上床前,忠忠又和爸爸談起聖誕老人:「你是甚麼時候認識他的?」「小時候,也像你這般年紀。」「你能把我介紹給他認識嗎?」「為甚麼?」「好讓將來我也能像你一樣告訴他,我的兒子喜歡甚麼禮物。」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讀書之樂樂何如?

刊登日期: 2015.12.12
作者: 月山  

古代文士愛說「書中自有黃金屋,書中自有顏如玉」,這句話的含意不是說讀書便能掙到更多錢和有美女相陪,而是說,書中自有一種比尋常人熱衷的享受,那是一種更引人入勝的東西。那麼,到底讀書之樂,樂在何處?我猜,是因為書能發人深思。

也許有人說,看電視、電影不能引人深思嗎?當然也能,但我們看這些時都是被動的。影視作品由鏡頭組合成情節,都一閃而過;影視製作者按他的計劃透過鏡頭刺激你的感官,刺激既完,你又回到現實中,剛才便仿如作了個夢。你當然可以反覆思考咀嚼個中的意味,但這跟讀書不同。閱讀的速度和在甚麼時侯停下來,甚或倒過來細看,全在於你。何況,用文字寫成的書可以把問題挖得很深,影視作品主要靠鏡頭訴諸觀感,便很難作這方面的探索。人們不是把荷里活叫做「夢工場」嗎?像作夢般地感應我們所在的世界和人生,當然也不錯;但,若我們不讀書, 尤其是不讀寫得很認真的書,便很難對任何問題作較徹底和清晰的思考。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我們為何要讀書?

刊登日期: 2015.12.05
作者: 月山  

筆者的家,四邊牆壁放置著一列列與天花板高度看齊的書架,書架上都放滿了書。有位小朋友到我家來看了,伸伸舌頭,問:「你在學校唸書時還未讀夠?離開學校這麼久還在讀,不悶嗎?」我說:「哪會悶?若發悶,怎會唸下去?」「哪你在唸書時,除了在學校一定要唸的書,還讀其他書嗎?」「當然讀。課本是學校規定不能不讀的書,但如果你心中問號多多,不自己另外找書看,怎麼會找到答案?」「做功課和考試要答的問題夠多了,你還嫌不夠?還要自己找問題?」「不是我找問題,而是問題來找我。也許我碰到的麻煩事,令人頭大的事太多;也許是我太好奇, 許多事都不知是對是錯⋯⋯但除非你滿足於人云亦云,或像駝鳥般看到疑惑便把頭埋在沙裡裝做看不見,否則,你怎麼可能不求甚解?若沒有人給你滿意的答案,你怎能不從書裡找答案?」

真的。如果你懂得挑,一本本的書便活著一群最有學問的人,在你面前辯論起來;讀多了,即使你找不到最滿意的答案,起碼令你知道,到目前為止,人類當中最聰明的人有過甚麼看法。雖然未必是終極結論,起碼讓你知道,若你繼續去尋找,該循甚麼途徑。你起碼不會像時下許多無知的人那樣,不過是重覆了千百年前人們早已唾棄的想法,還以為自家有甚麼驚世發明。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說夢

刊登日期: 2015.11.28
作者: 月山  

《莊子》一書記載了智者莊周許多有趣的故事。其中一件是:有一天,他作了一個夢。夢中的他是一隻蝴蝶,醒來卻發覺自己躺在床上,不覺有點糊塗:是莊周夢見了蝴蝶呢?還是蝴蝶夢見了莊周? 

這故事在中國文化史上很有名。學者們會從不同的層面去解釋。有些解釋很深奧,有些則很顯淺,但意味深長。我較欣賞這麼一種說法:莊周夢見蝴蝶,夢中的他自由自在,從喧囂的人生走向逍遙之境,不是挺幸福的嗎?若反過來說,蝴蝶夢見莊周,則從逍遙之境步入喧囂的人生,恐怕便是蝴蝶的悲哀了。

常識告訴我們:夢是虛幻的,人生是實在的。但我們古代的詩人愛說「人生如夢」,有說這是消極的說法,其實未必。人生當然有它實實在在的、可以完全由我們的意志把握的一面,但也有我們不能把握的另一面。最不能把握的,便是人都會死,我們一天一天地成長,其實也可說一天一天步向死亡。死亡是對人生最大的否定,誰都不能由自家的意志去把握。承認這一點不是消極,而是知道我們能力的極限。正因為我們不知明天會有甚麼等待著自己,才更珍惜每一天,活好每一天。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秀色可餐

刊登日期: 2015.11.21
作者: 月山  

貝多芬的第六交響曲,稱為《田園》。這曲子許多人都耳熟能詳, 有說它是描寫野外風光的,還有人尋章摘句地研究,說曲子裡某個樂句描寫的是鳥叫,某段是描畫吹過田野的和風……其實,貝多芬寫此曲時,他幾乎接近全聾,即使他有用樂音模仿大自然的意向,他模仿的也只是殘留在記憶之中的大自然聲響。他寫此曲著意的也不是描寫原野的美好風光,而是他走在原野上對創造這美好一切的上主的感恩心情。此曲手稿的空白處,他寫了這麼一句話:上主,我們讚美祢。

傳說他最愛散步,每天午後都要在郊野走兩小時以上,因為走的幾乎是同一條小徑,如今竟成了維也納人津津樂道的遠足好去處。我們知道,他在生時並不快樂,許多事都不盡人意,連音樂家最重要的聽覺都因病缺失了。最初他想過自殺,後來卻堅強地活了下來。他最好的作品,幾乎都是成了聾子以後寫出來的。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尾巴

刊登日期: 2015.11.14
作者: 月山  

小蝌蚪住在池塘裡,日子過得頂快活。可是這幾天,牠半點兒也快樂不起來。原來,牠發現自己的尾巴不見了,身上還長出了些難看的疙瘩。這真糟透了!怎麼辦?牠連忙請教正在池塘邊喝水的蜥蜴先生。

蜥蜴說:「疙瘩?那是青春痘吧?我身上也有許多疙瘩哩!至於尾巴?我們也會丟掉的。只要遇上襲擊,我們寧可要身體,不要尾巴。」「我可沒有遇上甚麼襲擊呀!沒有尾巴的蜥蜴仍是蜥蜴,但沒有尾巴的的蝌蚪還算蝌蚪嗎?」身旁的老烏龜聽了,插嘴說:「尾巴是要好好保管的,你該像我,常把它縮進殼裡去。」

小蝌蚪不得要領,爬到一塊蓮葉上, 哭了。蓮葉上有隻老青蛙問牠為甚麼哭, 小蝌蚪說: 「我的尾巴不見了。」老青蛙哈哈大笑:「你有尾巴時,能爬到這蓮葉上來嗎?」

小蝌蚪低頭一看,不禁吃了一驚:「我竟長出了四隻腳。」老青蛙說:「不久你就會長成我這樣子,你再不需要尾巴,你也再不是小蝌蚪了!」「對,我是小青蛙!」牠高興極了, 「咯咯」地唱起歌來。

   ……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秋天的童話

刊登日期: 2015.11.07
作者: 月山  

有這麼一個美麗的故事: 

秋天裡,樹上的黃葉落滿一地,村前的小木屋裡,正躺著一位女孩。她身患重病,奄奄一息,但還捨不得死,只等窗前最後一塊黃葉落下,她才肯閉上眼睛⋯⋯ 

村子裡住著一位畫家。他又窮又老,從沒有人要買他的畫。這天,他走過病女孩的窗前,看到了這女孩,便畫了一片黃葉,悄悄地釘在窗前。

日子一天一天地過去,秋盡冬至,轉眼春天又再來臨。窗前的「黃葉」始終沒掉下來,女孩卻熬過了難關,居然痊癒了。

⋯⋯ 

那窮愁潦倒的老畫家,畢生沒人賞識,卻畫了一幅最成功的畫——幾可亂真的黃葉。迄古至今,有哪位名畫家的作品,能像他畫的「黃葉」一樣,能救人一命? 

人間有許多不幸,生命也極脆弱。每個生命都像樹上的葉。有茂盛的日子,但遲早有天會掉下來,歸於黃土。誰都不知道自己的大限何時到來,但即使像樹上最後的一塊葉子那樣朝不保夕,還是何等美麗,令人不忍放手。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老鷹

刊登日期: 2015.10.31
作者: 月山  

高山頂上有隻老鷹,年紀老邁,有氣無力。這天,牠在山間飛了一陣子,直喘粗氣,不禁自言自語:「唉!我真的老了,身體愈來愈不濟事啦, 還是別逞強,休息一會兒再說吧。」心裡一這樣想,全身便發軟,牠好不容易才掙扎著飛到一塊岩石上,望著懸崖下的深谷,不禁害怕起來,擔心自己飛不回窩。

牠休息了很久,力氣還不能恢愎,心裡愈急,愈歇便愈覺疲累。這時, 牠看見自己的兒子從遠處飛過來。那年輕的鷹看見了牠,忙停在牠身邊陪伴。老鷹看見兒子,鬆了一口氣,但兒子百般呵護,自己更覺四肢無力。

牠看兒子不忍離開,說:「別守在我身邊,那只會令我感到更老,更軟弱。我若要回家,總得靠自己飛。你去吧,高高地飛給我看!」

兒子聽了,展翅翱翔。老鷹看了老懷大慰,想起自己年輕時的雄風,不禁拍拍翅膀,也飛起來。只聽得兒子在前邊大喊:「爸爸,快飛過來!瞧, 你飛得多好呀!」

…… 

 

長者需要照顧,更需要尊重。誰老了,還是一個人,誰都不愛當弱者, 只配給人憐憫。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天涼好個秋

刊登日期: 2015.10.24
作者: 月山  

秋風瑟瑟,若乘火車北行,過了長江,一路上,原野一片土黃色,看不到半片綠葉,令人覺著大自然的生命氣息,彷彿走到了盡頭。

秋風裡萬物蕭條,本是自然現象。敏感的人愛把人生的灰暗面代入其間,古詩詞寫秋色, 便難免悲涼。詩人愛寫愁緒,流行曲愛唱失戀失意,說來也怪,也許為某些人,說愁道苦也是一種享受吧?不過,自憐就像一個朱古力泥潭,人若沉溺其中,常愈陷愈深,到不能自拔時,變成怨天尤人的孤獨者,便很常見。

世道並不完美,涉足其間,年輕人難免感慨,失望也多。宋時辛棄疾就這樣寫過: 

少年不識愁滋味, 

愛上層樓,愛上層樓, 

為賦新詞強說愁。

而今識盡愁滋味, 

欲說還休,欲說還休, 

卻道天涼好個箇秋! 

  COPYRIGHT KUNG KAO PO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不得轉載 聯絡我們 | 使用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