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眼看世界 | jy.catholic.org.hk

   |     | 

首頁 > 笑眼看世界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蝙蝠

刊登日期: 2016.06.18
作者: 月山  

今天是百鳥之王鳳凰的生日,所有的鳥兒都去祝賀。大家送上禮物,三呼萬歲。鳳凰細數來賀的鳥兒,發現不見蝙蝠,不禁惱怒:「牠為甚麼不來?」最愛打小報告的鸚鵡說:「我曾約蝙蝠一起來,豈知牠說:『我雖有翼,但不是鳥!』」鳳凰十分不悅:「豈有此理,能飛的便該尊我為王!牠怎可以例外?」

幾天後是百獸之王麒麟的生日,所有的野獸都去祝壽,送上禮物,齊齊歌頌麒麟的德政。麒麟細數來賀的野獸,發現少了蝙蝠。包打聽黃鼠狼說:「蝙蝠說:『我有翼能飛,麒麟與我何干?』」麒麟聽了,勃然大怒:「牠既不是鳥,就是我的子民,豈容牠不把我當一回事?」恰好鳳凰來訪,他們談起蝙蝠,也弄不清牠獸還是鳥,又該是誰的子民,不禁嘆道:「世風日下,竟出了這不禽不獸的東西.牠該受譴責!」

聽了這話,百鳥都為自己擁有禽類的身分而自豪,百獸都為自己是名副其實的獸類而安慰,唯獨蝙蝠聽了無動於衷:「我也分不清自己是禽是獸。但不尊任何東西為王,我不也是活得好好嗎?」

人生在世,要想寫意,最重要的是活出自己的本色,活出自家與眾不同的特點。至於別人怎麼給你分類,怎麼評論,那是他們的自由,不必理會,也不必就範。人家愛怎麼想,既無可能改變,就各行其是好了。至於人人都歸附唯恐不及的去處,聰明人也不必熱衷。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優哉游哉

刊登日期: 2016.06.11
作者:

經紀李自信是生意能手,多年來到處奔走, 為尋找發財機會不遺餘力,但至今仍兩手空空。這天,他在太湖邊留連,只見蘆葦叢中,有個漁夫仰臥著納涼,清風徐來,簡直舒服透了。

經紀李也呆坐了好一會兒,便與漁夫搭訕起來:「呃,聽說這湖盛產鱸魚,你曾聽過嗎?」「我每天就靠捉鱸魚為生。」「一天可捉多少斤?」「我天晴時到湖心一趟,天氣不穩定時坐在這兒垂釣,每天多則捉到廿斤,小則十斤八斤,拿到墟鎮賣了,也夠兩餐,好運時還可掙兩文酒錢。」

經紀李眼珠一轉,說:「你應該每天多打幾趟魚,便可多掙幾倍錢。把錢儲起來,還可買條拖船去捕魚,這樣,你的收入便可增加幾百倍, 之後便可辦冷凍廠、罐頭廠、搞出口營運⋯⋯你便成了大亨!」豈知漁夫聽了,只笑了一下子, 又躺下睡大覺。

經紀李生氣了:「你真是個不識進取的鄉下人!難道你不想生活過得優哉游哉?」漁夫笑道:「我現在的日子難道不優哉游哉?」經紀李自言自語:「真是夏蟲不可語冰!」漁夫道: 「若我像你說的那麼勤奮,恐怕不久便連魚苗也捉光了。往後的日子豈不是要吃西北風?」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一袋金幣

刊登日期: 2016.06.04
作者: 月山  

天方國裡的底格拉斯河畔有個窮漁夫,常常十網九空。

這天,他一連下了十數網,仍是半條魚兒的影子也不見,急哭了,對著天空嚷道:「神啊,可憐我,讓我捉到一尾小魚吧!」當他把網拉上來時,可嚇呆了:網裡沒有魚,卻有一小袋金幣。

夜裡,他仍興奮得睡不著,計劃著如何過有錢人的生活:這一小袋金幣夠買一條新船和一幢好房子,但要討個富貴人家出身的女子做老婆得有更多的金幣才行。「神啊,多給我一袋金幣,好嗎?」這時,他想到,若被人家知道金幣的來歷,所有人一定都到河裡去打撈,這還了得?但若官家大老爺追問我這一小袋金幣的來歷,怎麼辦?那是寧死也不能說出來的。但若官老爺嚴刑迫供,怎生是好?當然要強忍啦⋯⋯想到這裡,他拿起鞭子就往自己身上抽,才抽了幾下子,便像殺豬似的嚎叫起來:「⋯⋯噢,不必鍛鍊啦,我定然受不了!怎麼辦?」

漁夫打定主意,得把金幣纏在腰裡,要是明早到河裡再撈到金子,便遷居了事。

第二天一早,他划著小船來到河心,祈禱一番,便把網向前撒去,豈知腳底一滑,竟一頭栽進水裡。他爬上船來,才發現腰帶鬆了,金幣全都不翼而飛。

此後,雖然他每天都祈禱,但再也沒撈到金幣。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吃辣

刊登日期: 2016.05.28
作者: 月山  

四川人喜歡吃辣椒,湯是辣的,菜也是辣的。口味全然不同的廣東人看了,大多毛骨悚然。有個四川籍的官員來到廣東做巡撫,廣東籍的幕僚本來很少有人愛吃辣椒,但上有好者,下面怎會乏人效尤?不久,凡是官場宴會,人人都無辣不歡。有一次,巡撫宴請下屬,有兩個師爺竟在鬥起吃辣的高下來。師爺甲說:「我最喜吃豉椒鮮魷。」師爺乙說:「那還不算能吃辣,我最愛吃辣椒醬。」「那不算甚麼,我能把一顆顆大大的紅椒生吞!」「吃紅椒只算小兒科。我家花園種滿了指天椒,我對月吟詩時,最愛摘來當果子吃。有一天,竟吃了數百顆。」

兩人正鬥嘴,廚子端上酸辣湯。師爺甲呷了一口,辣得直流淚。眾人看了,正要嘲笑,師爺甲說:「我少年喪母,想起家母愛喝這湯,不由得難過起來。」師爺乙把湯喝了一口,也辣出了眼淚。師爺甲說:「你怎麼也哭了﹖」「我少年喪父,雖然家父不吃辣,但聽你說及令壽堂,令我感懷身世,心裡也難過得很。」

人間勢利成風。自古有道「楚王好細腰,國中多餓人」(楚國的國王喜歡腰肢纖細的女人,結果國人都節食減肥,弄得許多人像沒飽飯吃一樣),「上有好者,下必甚然」,許多人的所謂「喜歡」,其實相當奴性。古人說「人情輾轉閒中看,客路崎嶇倦後知」,古古今今,這樣的故事多著呢。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家當

刊登日期: 2016.05.21
作者: 月山  

牛和狗都厭倦了給人豢養的生活,牠們想到原野去,重過自由自在的日子。狗光身一條,要逃跑,隨時都可以,牛卻不那麼方便。牠的鼻子被人穿了個孔,插上木栓,繫上繩子,一從地裡把活幹完回家,主人便把繩子綁緊在木樁上。牛棚正對著主人的住處,牛要逃跑,可不那麼容易。狗是牠的好朋友,不想獨個兒溜掉,留下來,等機會與牛一起逃走。

這天晚上,主人全家赴宴去了,狗跑到牛棚,對牛說:「機會來啦!」說著張嘴便要把繩子咬斷。牛說:「我已習慣了讓鼻子拖著這根繩,沒有它,心裡便像缺少了甚麼似的。這到底是條上好的繩子,也是我唯一的家當,別咬斷它。」狗把繩子從木樁上解開,牛便拖著繩子,與狗一起,向原野跑去。

主人回家,不見狗與牛,便追上來。狗說:「快跑!」牛正要加快腳步,繩子卻纏在路旁的石頭上,左拉右扯,幾乎把鼻子磨破,還是脫不了身,結果被主人捉了回去。

人都會珍惜曾擁有的事物,包括珍惜自家習慣了的奴才身份,有時甚至會珍惜束縛了自己一輩子的鐐銬。例如滿清入關時,「留頭不留髮,留髮不留頭」:漢人男子都得學滿人那樣把頭髮的前面部位剃光,後面留辮子,不服從便要殺頭。到滿清倒台時,有些漢人竟誓死不剪這豬尾巴,便是一個最好的例子。親愛的小讀者,如此這般的不忘故舊,你欣賞嗎?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過橋

刊登日期: 2016.05.14
作者: 月山  

波希米亞有位名詩人。他的詩人人愛讀,紳士淑女們都以認識他為榮。可惜詩人是個瘸子,兩條腿一長一短,走路一高一低,不但失卻許多風采,也令仰慕他的人看著心痛。

一天,詩人應邀到一位伯爵家中作客。伯爵的城堡前不遠有條小河,近日河水暴漲。伯爵怕詩人走路不方便,命人在河上架了座小橋,還特地把橋造成一邊高,一邊低。好能湊合詩人那一長一短的瘸腿。

詩人來了。他走過這橋,分外舒暢,不禁讚嘆:「普天之下,有哪座橋比這橋造得更好﹖有哪個人比這城堡的主人待客更盛情﹖」為表示感激,詩人在晚宴時特地吟誦了一首新詩,題獻給伯爵大人。

詩人在城堡小住數天,便告辭回家。歸途上再次踏上那小橋。因為方向變了,一高一低的橋面令他吃盡苦頭。詩人一邊走,一邊詛咒:「普天之下,有哪座橋造得比這座橋更槽﹖有哪一個人比這城堡的主人待客更混帳﹖」

對同一座橋,詩人來時欣賞,去時詛咒。為甚麼?是因為路向改變了,一切都倒轉過來。在現實生活裡,我們也可以看到諸如此類的人物,對同一事物,出爾反爾,今天的我常打倒昨天的我。為何早晚市價不同?時移勢易,身分變了,路向豈會一樣?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辨馬記

刊登日期: 2016.05.07
作者: 月山  

從前,天方國西邊的大草原上有兩個國家,一個專門牧牛,另一個專門養馬。兩個國家都常因爭奪草原放牧引起紛爭,有時還訴諸武力,在戰場上比高下。

有一天,養馬的國家想試探牧牛的國家有沒有聰明人,便派出一名使者,帶了兩匹牝馬到牧牛的國家。這兩匹馬是母女,毛色、個頭和模樣都一樣,一點兒也分不出哪匹是母馬,哪匹是子馬。使者說:「這兩匹馬在我國,人們也母女莫辨。貴國牛多馬少,若有人能分清,我們大王願寫個『服』字!」

牧牛國的君臣上下,圍著這對馬兒研究了好幾天,誰也想不出分辨的辦法來。

這天,宮中有個洗衣婦人徑自找國王說,這事極好辦。只見她抱來一堆上好的飼草,放在兩匹馬面前,說:「把好飼草讓給另一匹吃的馬一定是母馬,毫不謙讓地吃的,一定是子馬。」國王召見養馬國的使者,如法一試,兩匹馬一母一子,果然分辨出來了。

事後,國王重賞這洗衣婦人,問:「你怎麼知道這分辨辦法?」

婦人說:「雖然我沒養過馬,但普天下的母性,不是一樣的麼?」

親愛的小讀者,今天是母親節,你有為感謝媽媽做點甚麼嗎?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沒拖沒欠

刊登日期: 2016.04.30
作者: 月山  

恆河上游住著一位樂師,擅長吹瑣吶。據說他吹奏的曲子,不但道盡人世間的哀樂,且能帶領聽者進入物我兩忘的境界。舉凡恆河之水流到的地方,沒有人不曉得他的大名。樂師未成名時,只要有人想聽,他便時時吹,處處吹。後來名氣大了,要聽他的演奏便不容易。一天,國王派人找上門來, 說願意出一千個金幣,請樂師到宮廷來演奏。樂師從未見過這麼多錢,高興極了。

演出那天,他施盡渾身解數,吹了一曲又一曲。曲終人散,國王正要離座。樂師見全沒賞賜,便問:「陛下不是說過給我一千個金幣嗎﹖」國王說:「是呀!」樂師說:「那就請陛下把錢給我吧!」國王說:「你的音樂的確給了我極大的精神享受;但我答允給你錢,這也曾令你精神愉快。我們都互相滿足過對方的精神需要。這可說是公平交易,誰也沒欠誰呀!」

樂師聽到國王這樣說,只好無可奈何地離去。

親愛的小讀者,如果你是那位樂師,除了生氣外,你還能怎麼辦?

你可以到法庭控告國王。因為從法理上說,國王原先說好了的演奏代價是口頭契約,事後定要兌現。而樂師得到被許諾得到錢,令他精神上也得到享受,事先並無契約達成交易,兩者不能混為一談。因此,國王其實是耍無賴。但平民要告國王違法,前提得在法治國家才能實現,若活在強權就是真理的去處,平民便無可奈何,只好自嘆倒霉了。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神醫阿罕

刊登日期: 2016.04.23
作者: 月山  

天方國有個神醫叫阿罕,他懸壺濟世,醫術遠近馳名。他愈老,來求診的人愈多,應接不暇時,「看病」便成了「問病」。

這天,有個病人排了半天的隊,才輪到他進來給阿罕診治。阿罕未等他坐下,便問:「甚麼病?」病人說:「肚子痛。」「甚麼時候開始的?」「昨晚。」「你吃過甚麼東西?」「麥餅。」「麥餅是當天做的嗎﹖」「不是。」「為甚麼不吃新鮮的?」「我老婆出門去了,她臨走時替我做了許多塊餅。」「做餅時是甚麼日子?」「一個星期前。」「你看那些餅,有發霉嗎?」「不知道,我的眼睛不好,看不清。」

阿罕拿出一瓶眼藥水,吩咐病人:「每天滴三次。」病人說:「醫生,你該給我治肚痛的藥呀!」阿罕發火了:「到底你是醫生,還是我是醫生?先治好你的眼睛,你才會看清楚吃進口的食物是否乾淨,這才是治本!」病人說:「我是大近視,眼藥水可派不上用場呀!」「你可多吃魚,這可預防近視。」病人聽得直搔腦殼:「為甚麼?」阿罕道:「你見過貓有近視眼嗎?」病人不敢再發問,只好嘟嘟噥噥地離開,去找另一位醫生診治。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會做詩的馬

刊登日期: 2016.04.16
作者: 月山  

倫敦城郊住著一位老頭,每天騎著一匹老馬進城去教書。老馬走得慢,他便一早出門,沿著泰晤士河慢慢地走,風聲、鳥聲、船兒的搖櫓聲,聲聲入耳,化為一句句詩。就這樣,老頭每天都瞇著眼,讓詩句由模糊到清晰,逐漸呈現,當他到達學堂時,一首十四行詩便告完成。他把這些詩編成一本《馬上集》,此集一出,好評如潮。老頭的詩愈寫愈好,馬兒也愈來愈老,終於有一天,老馬倒地不起,死了。

朋友送老頭一匹好馬,老頭只騎了幾天,便把馬送還:「我以前每天都能做一首詩,如今騎了這馬,連半字也嘔不出來,可見這馬實在俗氣得很,我得另外找一匹有點詩味的好馬!」 「馬也懂做詩?」「可能懂的,要不,為甚麼我騎以前的那一匹,詩如泉湧?」

朋友聽了,哈哈大笑,從馬廄裡挑了匹又老又瘦的馬送他。老頭騎上這馬,以後每天又能作詩如儀,這才恍然大悟:「馬哪會懂詩呢!騎上快馬,做不了詩,只是不夠時間推敲罷了!」

每當發生變故,我們都愛追究原因,於是,有些本來毫不相干的事,有時便會讓我們的想像聯接起來,形成了因果關係。如果我們不清醒,便會變成謬見。當然,只要假以時日,真相都會因更多的事實出現而水落石出,問題只在於,當事者能否有開放的心,不斷更正自家的猜想而已。

 

  COPYRIGHT KUNG KAO PO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不得轉載 聯絡我們 | 使用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