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細語 | jy.catholic.org.hk

 

首頁 > 微風細語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地藏王菩薩的裝扮

刊登日期: 2015.11.21
作者: 許書寧  

夙川公園的松樹下,有個「地藏王菩薩」群聚的腳落,東一個、西一座地立著許多矮小的石像。那些帶著純樸笑容的石菩薩多半只圍著一只紅布兜,幾尊雕工較精美的卻會按著季節「換裝」: 冬天圍圍巾戴毛帽、夏天蓋著遮陽的寬緣草帽、梅雨季身披鮮黃色的塑膠雨衣、櫻花怒放的開學時期甚至揹起神氣的皮書包……此外,置於石像前的供品也千變萬化,十分精采。

我每次經過,總會見到地藏王菩薩被打點得乾乾淨淨,穿戴著應景的新裝,顯得容光煥發。心中不免好奇,究竟是誰負責照顧清理?那些人又懷著何等心情為石像勤換新衣? 

日本有很多關於地藏王菩薩的傳說。最普遍的說法是,地藏王菩薩是早夭兒童的替身與守護者。佛家信仰認為,早夭的孩童讓父母悲傷,無法累積孝順功德,因此得不到「渡河」的許可,只好漂泊於岸邊備受欺凌,難以超渡至彼岸成佛。他們的父母不忍愛兒受苦,於是樹立起地藏王菩薩,期望能藉此為愛子積點冥福功德,好助其早日成佛。因此,每一尊矮小的石菩薩都是早夭乳兒的影射,也都是悲傷父母的愛情寄託。

知道了地藏王菩薩背後的故事後,再看那些石像,頓覺意義非凡。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過對得起自己的生活

刊登日期: 2015.11.07
作者: 許書寧  

母親是個「很會講故事」的人。

我們家三姊妹可以說是被她的「故事」給餵大的。為了滿足孩子們永無止境的「聽故事癮」,母親總是很認真地四處尋找「材料」: 生活中、書本裡、兒時記憶、或是從別人口中聽來的⋯⋯。有趣的是,明明是同樣的故事, 一旦從她口中說出,就比原來「神靈活現」了許多倍,叫我們深深著迷。我想,自己之所以走上創作這條路,成了以文字和圖畫「講故事的人」,或多或少是受到這位啟蒙老師的影響。

三姊妹長大後,分別定居於美國、日本與臺灣。團聚的日子變少了,家庭的凝聚力卻日漸加深。如此深厚的感情連繫,除了得感謝父母不變的愛外,很大的原因或許在於母親不定期寄出的「家庭報告」。

「媽媽,說故事!」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不怕犯錯的勇氣

刊登日期: 2015.10.24
作者: 許書寧  

車門一開,進來了五口人,捲入滿車廂的熱鬧。

一位母親, 帶著三個興高采烈的孩子。他們的老祖母則憂心忡忡地尾隨在後,不停試圖鎮壓幾乎要引起暴動的孫兒:「噓!小聲!安靜!不要講話!」

那三個孩子正處於凡事好奇又好動的年紀,如何能靜得下來?只見他們一會兒猜拳,一會兒玩文字接龍,然後動不動就笑成一團,叫母親和祖母無可奈何。不過,孩子們雖然熱鬧卻不至於吵雜,言行舉止純真可愛,叫附近乘客也都染上笑意,車廂內一團和氣。

車行經過「後山埤」站時,他們突發奇想,玩起「唸站名」的遊戲來。最年長的小姊姊自告奮勇打頭陣:「我會唸!我會唸!永春⋯⋯昆陽⋯⋯中間的是⋯⋯」她很認真地想了一下,遂以無比的自信大聲宣布: 

「後。山。牌!」

爸媽與我在旁邊猛然一聽,差點沒笑叉了氣。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古比歐 的大野狼

刊登日期: 2015.10.03
作者:

古比歐的大野狼

意大利中部有座名叫「古比歐」的小城,經常遭受野狼襲擊。居民不堪其擾,想盡辦法武裝對抗,卻都沒有成功,反而讓雙方的仇恨愈演愈烈。

有一天,亞西西的聖方濟來到古比歐,聽說了這件事,深感同情,便自願去找野狼談談。他拒絕接受任何武器,空著雙手,向天祈禱後隻身上路。方濟出了城,以兄弟之稱呼喚野狼;而那原本兇狠的野狼竟也柔順地回應,溫和得就像一頭尚未離乳的小羔羊⋯⋯ 

古比歐的大野狼,是聖方濟最著名的傳說之一。短短的小故事,卻完全顯露了方濟良善謙和的心。他既不依附強者,也不偏袒弱者;固然同情受害的居民,卻也對那頭做惡的野狼充滿憐憫之心。因為,在方濟的眼中, 無論是人或動物、花草樹木、山川江河、日月星辰⋯ ⋯ 無一不是兄弟姊妹,無一不是天主「愛的作品」;而上主所創造的, 樣樣都好。因此,方濟既願意站在人的立場,為他們解決問題,也渴望與狼兄弟將心比心,一起找出牠攻擊人類背後的原因。

缺乏愛,就用愛填滿;少了平安,就以平安補足。那是和平之子方濟的信仰。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緊張

刊登日期: 2015.09.19
作者: 許書寧  

不久前,受邀出席一場音樂教室主辦的成果發表會。

表演者多半是樂器初學者,不是亂了譜,就是忘了詞,或因過度緊張而荒腔走板。其中有一位男孩,汗水流得好像豔陽下的冰塊, 又不太懂得急流勇退,以為非得把指定曲從頭唱到尾不可;因此,他每次忘詞就重新開始,將一首歌曲的長度唱成兩三倍,叫我們聽眾個個坐立難安。至於他本人,一張臉脹得通紅,雙手顫抖得幾乎握不住吉他。好不容易唱完後,包括男孩在內的在場者都如釋重負。

就內容而言,那場成果發表會固然慘不忍睹;另一方面看來,卻是觀察人性的絕佳機會。我細看聚光燈下的表演者,心中不免訝異, 「緊張」這看不見也摸不到的內在情緒,竟能將一個人掌控到如此程度!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回想自己的緊張經驗,大致能歸納出兩種主要原因。

首先,是出於不熟悉或缺乏準備。在沒有妥善準備的狀態下,容易引起心虛與慌亂,因而喪失自信,自然感到不安。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體恤人心

刊登日期: 2015.06.27
作者: 許書寧  

 

 娘家附近的小公園裡,種了成排的白千層與小葉欖仁。那些身形俐落的喬木終年長青,就算到了冬天,滿身的葉片也落不盡。

每天清晨,總有兩位清潔人員推車來到,極有耐心地將公園裡外打掃得一乾二淨。他們撿拾人們隨意丟棄的瓶罐與菸蒂,並將成袋的落葉裝上小推車運走。

年假期間,清潔工作暫停了幾天。短短的空檔間,樹下竟像被舖了一層厚地氈,堆疊了滿地的落葉。有些葉子被雨水打糊,又遭人踩踏,泥濘不堪。

好不容易等到假期結束,清潔人員勤勉的身影再度出現,小公園頓時煥然一新。早晨經過時,只覺神清氣爽,心中著實感謝那些可敬的清潔人員提早上工,讓我們小市民重享明亮潔淨的公共空間。

沒想到,當我在幾個鐘頭後再度經過小公園時,卻驚訝地發現,清潔人員才剛辛苦掃淨的地面上,竟已經又落了滿地樹葉,實在令人嘆息。

我站在那裡,仰望那群彷彿事不干己的小樹,不由得升起一陣仗義執言的怒氣,為那些從早辛勞的身影打抱不平: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落差

刊登日期: 2015.05.30
作者: 許書寧  

 

 格林童話《白雪公主》中有一個著名的畫面:壞心皇后百般詢問魔鏡「誰是世界上最美麗的女人?」答案若是皇后本身,她便沾沾自喜。可是,一旦魔鏡宣稱是白雪公主,她便妒火中燒,遷怒魔鏡,陷害公主,最後甚至萌生殺意。

好朋友片柳神父是一位小有名氣的業餘攝影家,經常有人委託他照相。問題是,委託人看到相片後往往怨聲載道: 「怎麼把我照得這麼胖!」「奇怪,我有這麼老嗎?」到後來,不滿的情緒蔓延至攝影師身上:「原本以為神父很會照相,現在才知道不過如此。」每逢類似情況, 總令片柳神父深感無奈,哭笑不得。

鏡子,會說謊嗎? 

相機,會刻意造假嗎? 

它們不過是工具,忠實呈現接收到的影像而已。那麼,真正的問題出自何處? 

人,有多少就是多少,並不會因為想像而增減一絲一毫。然而,一廂情願地將自己想得比實際好,似乎是人類的「通病」。當我反省自己時, 也經常發現類似的迷思。那樣的「自以為是」其實是很危險的落差,爬得愈高,就容易跌得愈重。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五個窮人的天使

刊登日期: 2015.05.23
作者: 黃美坤  

 

「你看了《五個小孩的校長》嗎?」近期,這一齣港產片成為了朋輩間的話題。電影內容講述一所面臨「殺校」的鄉村幼稚園, 只有五名家境貧困、無力轉校的小童,主角呂麗紅甘願接受非一般的低薪酬(每月港幣四千五百元),擔任這所幼稚園的校長。電影中,每個小孩都背負著淒涼的身世:有父母雙亡的、貧困被迫遷的、少數族裔和新移民家庭等。呂校長帶領他們面對逆境(例如教導孤兒珠女克服對「行雷怪獸」的恐懼),勇敢地尋找夢想。這齣電影是根據真人真事改編,主題健康,而每個老老嫩嫩的角色都演得真情流露,難怪會成為近期城中的話題。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勞苦的果實

刊登日期: 2014.03.09
作者: 許書寧  

 

 童年讀過的書中,有些相當吸引人的畫面,叫我印象深刻。

某本書上寫著「果汁河」畔長著「糖果餅乾樹」。只要伸手,就能採下精緻美味的點心;口渴了,摘片杯子形狀的樹葉,就能從河裡汲取新鮮的果汁喝。另外,有本書描寫下雪了卻不寒冷,反而飄揚著溫暖的奶油香;推開門一瞧,才發現天竟下起爆米花,積了有膝蓋高。撿起來放入口中,尚帶著恰到好處的溫熱。

兒童文學作家腦中蹦出來的這些畫面引人入勝,他們善用想像力,創造現實生活中不可能發生的事,將之描繪得栩栩如生。

是的,這些都是「不可能發生的事」。樹上會結果實,卻不會長餅乾糖果;河裡流的是白水,而非果汁汽水;地上雖然生產玉米,卻不可能自動變為香醇鬆脆的爆米花。這些食品,全都必須經過人的手,才能使原料變成美味的食物。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就是這樣被教大的

刊登日期: 2014.02.16
作者: 許書寧  

 

 搭電梯的時候,遇見一位不認識的國中女孩。她身穿制服,將頭髮清爽地紮成兩邊,很靦腆地向我點頭問好。

在現代的都會生活中,孩子們多半被教導為提防陌生人的專家;左鄰右舍互不相識,更別提主動打招呼。因此,那女孩的表現讓我很是驚訝。

電梯抵達對方的樓層時,她轉過身來,畢恭畢敬地行了個禮:「我先告退了,再見。」然後安靜離開。

女孩得體的應對和進退,讓我目眩神迷。電梯門關上後,我忍不住在心中讚嘆:「她的父母是怎麼樣的人啊!把孩子教得這麼好!」

家庭,是孩子的第一所學校。

認識德肋莎姆姆的人,總會讚美她「能做別人做不到的事」。姆姆搖搖頭,露出很懷念的表情說: 

「小時候,家裡經常沒有晚餐吃。因為, 媽媽一遇見窮人,就會把剛買的食材送給對方。回家後,她會很高興地告訴我們:『有人比我們更需要食物。所以,今天輪到他們吃晚餐了。』我做的並不是甚麼特別了不起的事, 就只是這樣被教大的而已。」

  COPYRIGHT KUNG KAO PO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不得轉載 聯絡我們 | 使用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