島上一夫 | jy.catholic.org.hk

   |     | 

首頁 > 島上一夫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三斤孭兩斤」

刊登日期: 2020.04.03
作者: 島上一夫  

「孭」是粵語用字,讀如「咩」,解作背負;其異體字是「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情迷「公仔書」的歲月

刊登日期: 2020.03.27
作者: 島上一夫  

現今港孩日夜手抱電子產品,有人認為這是慘遭「電子奶嘴」荼毒,失卻了閱讀的樂趣。但歷史是不能類比的,電視進入港人家庭是七十年代的事,電腦的普及則在九十年代,電子傳媒有其長也有其短,其傳播無遠弗屆也不全是壞事。而以前的小孩吸收資訊全靠閱讀,那並非他們的選擇,而是無奈。且當時能讀到的,主要是俗稱「公仔書」的連環畫。六十年代本港製作的漫畫書很多, 如《老夫子》、《財叔》、《神筆》、《神犬》等都曾大受歡迎。但內容良莠不齊,不能說這些讀物定然讓沉迷其間的小讀者開卷有益。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馬騮架」培養了男子氣慨?

刊登日期: 2020.03.20
作者: 島上一夫  

老一輩港人中的男士回憶兒時玩意,最津津有味的,除高達兩層樓的鐵皮滑梯,便要數「馬騮架」了。這設施的正式名稱是「攀爬架」,因為那時的成年人愛把頑童稱為「馬騮」(猴子),平素爬滿了小孩的攀爬架便得了這雅號。那時幼稚園每天下午兩、三點放學,小學分上下、午班。到時到候,整層樓的小孩便會「落街」,見甚麼玩甚麼,屋邨的馬騮架便是男孩首選。個子小的男孩,馬騮架有他的十倍八倍高,卻從來無畏無懼地穿插其間。當時還沒有地舖軟墊,跌下去定然碰上硬地受傷,人們叫擦傷為「磨薑」,頭出血叫「撞崩頭」或「撞崩牙」,但負傷是「小兒科」,小孩抹過消毒藥水之後便繼續玩。

馬騮架最初的形狀方正整齊,及後才出現了不同的新設計,小孩爬完後手痠腿痛,但爬到最高處「笑看風雲」便自覺相當「有型」。為許多男孩,爬馬騮架是「攻頂」豪情的初體驗。彷彿和同伴爬上最高點,才是男人(應該是「男仔」)「坐低傾計」的地方。爬上去時有很多花式可考究,可同時玩「捉伊人」甚至「倒吊」,當然一定要「鬥快」上到最高,才有面子。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Sir」滑梯的前世今生

刊登日期: 2020.03.13
作者: 島上一夫  

滑梯是兒童遊樂場都有的設施。玩滑梯的書面語是「滑滑梯」或「溜滑梯」,港人通常稱之為「Sir滑梯」,「Sir」字的正寫是「瀡」,最基本的玩法就是由上向下滑。小朋友需要感官刺激,瀡滑梯有助發展他們的感覺體驗和身心統合。滑梯高度通常會帶來刺激感,不同質料的滑梯( 如金屬、石頭、塑膠),也為小朋友帶來不同的感官刺激。小朋友還會創意百出,如把「車仔」放上去、與媽咪「鬥快」、從下面倒過來沿滑梯往上爬,甚至把身體倒過來趴著滑下去。

可惜很多家長認為這與常規不同的行為是不對的,他們往往忘記了, 自己兒時也曾充滿不跟隨常規的創新意念。當然囉,滑梯有一定高度,小朋友爬上滑下,有意外跌傷的危險。目前香港的公共遊樂場多設有組合式的遊樂設施,地下鋪上防撞地墊,不錯很安全, 但千篇一律,缺乏特色創意、與自然環境並不融和。

世界各地的遊樂場都發生過不幸的意外事件, 引發當局和大眾對於設施安全提高要求, 但只求不出事不免矯枉過正。現時香港的遊樂場的滑梯乍看漂亮安全,可惜很可能只滿足了當局的觀感,卻限制了小朋友的創意,既不夠高,滿足不了他們的刺激感,也沒有照顧到不同年齡層的需要。我們甚麼時侯才能看到令小孩都眼前一亮的滑梯呢?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氹氹轉」,菊花圓⋯⋯

刊登日期: 2020.02.28
作者: 島上一夫  

每個人都有過童年在遊樂場的開心時光,在芸芸本地兒童遊樂場設施中, 最常見的要數「氹氹轉」。「氹氹轉」出自港人用慣的粵語,標準中文該怎麼稱呼?有說可叫「旋轉盤」。 這轉盤可以有許多款色:薄餅形的在七、八十年代廣見於公眾遊樂場,能同時容納十數人,轉速可以很快,小朋友最愛狂推後跳上去,又或在最高速時跳離。也有蛋糕狀的,由木和鐵製成,很重,少些氣力也推不動。有些活像地球儀,可讓四個小朋友一起玩。更有四邊座椅式的, 如今最常見的則是迷你形的。因為轉盤細小,旋轉時產生的離心力大為降低, 不錯較安全,但刺激性和趣味性也相對減弱。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在「制水」日子

刊登日期: 2020.02.21
作者: 島上一夫  

人要是缺水,怎麼生活?老港人都記得在「制水」日子的苦況。1962年年底,香港出現了自開埠以來最嚴重的旱情,連續九個月沒下過雨,農田龜裂,部份水塘枯竭,全港水塘的存水量僅夠43天使用,港府決定每日只供水4小時。到1963年中,總存水量更降至1.7%,僅夠供水4至5日,港府宣布自6 月1日起每四天供水一次,每次四小時。這嚴厲的供水限制實施了大約一年,直到1964年5月27日颱風維奧娜襲港帶來連場暴雨,所有水塘都滿瀉,政府恢復全日24小時供水,制水措施告終。1965年3月1日,大陸向香港輸水,東江之水越山來,香港缺水的情況才從此舒緩了。

那時政府大力宣傳節約用水,有社團呼籲男士剃光頭、女士剪短髮,節約洗頭用水。很多人為省水而上茶樓開餐,飯後拿出水壺裝水回家,最後許多食店酒樓都因缺水而結業。每到供水之日,全港各處特別是徙置區和木屋區的公眾街喉前,都是長長的人龍和水桶陣,人們苦等兩三個鐘頭,把水桶都裝滿之後挑回家。當然,排隊期間,少不了因有人插隊或者霸佔水喉時間過長而發生爭執甚至打架。為了爭到一桶水,許多人都絞盡腦汁。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和諧式公屋」與「和諧社會」

刊登日期: 2020.02.15
作者: 島上一夫  

1960年代中後期,香港爆發大規模社會騷亂。事後港府做過社會調查,認為徙置區擠迫的居住環境是構成社會不安的根源之一。其後,香港政局漸趨穩定,1972年,港督麥理浩推出「十年建屋計劃」,興建龐大的新市鎮,提供大量相對優質的房屋,以解決市民的需求。按照這計劃,政府將在十年每年平均興建三萬五至四萬個公屋單位,為180萬市民提供安居之所。當年本港人口約為418萬,政府打算安置一半人口住在公共屋苑。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廉租屋」更上層樓

刊登日期: 2020.02.07
作者: 島上一夫  

說港府一直無心為市民解決住房問題,是有點冤枉的。其實早在1923年,當局曾組成了房屋委員會,商討解決房屋問題,建議興建簡單房屋,為市民提供租金低廉的住處,結果因經濟大蕭條而胎死腹中。1935 年,政府提出包括改善基層市民居住環境的城市規劃,結果因香港淪陷而不了了之。二次大戰後,中國爆發內戰,大量難民逃至香港,1945年本港只有50萬人,到1953年增至225萬,房價和租金達戰前的三至五倍。港府手足無措,直到石硤尾大火後,政府才痛下決心,除興建成本低廉的徙置大廈,安置寮屋居民外,亦資助志願團體香港房屋協會發展出租屋邨,同時於1954年成立了香港屋宇建設委員會,負責興建廉租屋, 提供較優質的居所,目標是改善市民的居住條件,所興建的房屋設備 亦較齊備。可惜資源有限,興建的廉租屋邨數量遠較徙置大廈為少。

六十年代尾,公共屋邨住戶人口已達一百萬。當時公屋設計是以雙塔型大廈和工字型大廈為主, 每人居住空間大約為50平方呎,比徙置大廈的居住空間擴大了一倍。每一戶也有獨立露台,廚房及廁所,獨立的水電供應,居住環境大幅改善,有電梯直達各層樓宇,比徙置大廈方便了不少。至今,不少家庭仍在這類公屋安居樂業。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是家也是「山寨」

刊登日期: 2020.01.17
作者: 島上一夫  

戰前本地工廠多集中在深水埗、旺角、九龍城、西環等舊城區。戰後工廠如雨後春荀般湧現,大部份是「山寨」式經營,在唐樓設廠,前廠後居,有些則在寮屋區經營。1958年港府在長沙灣建成第一座工廠徙置大廈,後在多個徙置區旁繼續興建,讓小廠以低廉租金營運。這些工廠常把一些費時的簡單工序外發給附近的寮屋或徙置區居民加工。諸如造火柴盒、穿珠仔、釘珠片、穿膠花、剪線頭、捆火牛、造手襪、畫花碗、機織毛衫⋯⋯等。

許多老港人都記得兒時幫家裡「穿珠仔」的情景:在一個長形木架上繫上長線, 桌上的小碗盛著不同顏色的小珠。一針在手,逐分逐寸依樣辦圖案將小珠穿上。初學時難免出錯,熟練後,有些人連樣辦也不必看,就可穿得頭頭是道。那時電費可不便宜,每度電一元。當時三毫可買一碗雲吞麪,一毫可買一份報紙,許多人家開夜工時捨不得開電燈,多用火水燈照明。木屋內孤燈一盞,照著婦人邊埋頭工作邊聽著電台轉播大戲,粵語殘片中賢妻良母刻苦持家的鏡頭,現實中觸目皆是。釘珠片是將膠珠依樣辦圖案用線釘在布塊上,工序和穿珠仔差不多,只不過珠片圖案面積大很多。當時另一熱門手作是穿塑膠花,那是六十年代最行時的工業產品,人們常把一籮籮塑膠花帶回家,一家老小把花一枝枝穿起來再交回給工廠。因為這是「手辦眼見工夫」,工錢很少,許多人指頭常也給磨破了,才賺得「一蚊幾毫」。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徙置大廈」的日常生活

刊登日期: 2020.01.10
作者: 島上一夫  

早年港府的財政狀態欠佳,想施行社會改革,也苦於無錢無力,面對日益嚴重的房屋問題,直到五十年代初,政策仍在拖泥帶水。那時寮屋漫山遍野,1953年聖誕夜,石峽尾木屋區終於發生一場毀滅性大火,焚毀木屋七千多間,五萬多人無家可歸,1954年2月又發生了另一場大火。之後短短兩個月內,工務局在石硤尾災場附近建成第一座兩層高的平房安置災民。平房以當時的工務局局長命名, 稱為「包寧平房」。但僧多粥少,並不能救燃眉之急。這時,港府終於決定於災場原址興建29座7層的徙置大廈,安置災民,其中首8座由聯合國捐贈。這便是本港公共房屋的開始。

徙置大廈以容納大量災民為目標,每層有132個單位,面積為120平方呎,供五個成人(小童當半個計算)居住,平均每人只佔24平方呎。單位背對背排列,門窗開向走廊,相隔前後單位的牆壁有孔洞通風。住戶們往往用布簾阻隔,但仍聲氣相聞,談不上有太多私隱。為節省空間,每層樓在中間通道都設有洗手間、浴室及水喉等,都概為公用。附圖改畫自兩幅老照片,上圖畫的是中間通道設置的公共水喉,給居民洗衣服及接水煮食,人們也常利用這空間聚腳聊天甚至打牌娛樂。而這種徙置大厦也沒有廚房,每戶人家都會在自家門口的走廊過道(也是「騎樓」),搭建灶台,在那兒以火水爐煮食(左圖),碰上刮風下雨,也挺狼狽的。

  COPYRIGHT KUNG KAO PO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不得轉載 聯絡我們 | 使用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