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年@香港 | jy.catholic.org.hk

 

首頁 > 童年@香港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升中前的暑假

刊登日期: 2013.06.29
作者: 黃國成  

 

 在升中前的暑假,我參加了區內一所教會舉辦的露營活動,目的地是新界西貢浪茄灣。出發前一晚,我輾轉反側,難以入眠,原因是我從沒有野外露營的經驗。失眠實在太痛苦,最後,我索性不睡覺,走到洗手間裡看小說,免得騷擾正在熟睡的家人。

出發前,我靜心聆聽領隊介紹是次活動,當聽到「松熙哥哥」是照顧我的「大哥哥」時,我感到非常高興,因為他是一位運動型的男生。旅遊車由秀茂坪出發,直到西貢萬宜水庫。下車後,我才知道要走崎嶇的山路才能到達目的地 —— 浪茄灣。山路陡峭不平,只有兩尺多闊,旁邊就是懸崖,完全沒有圍欄。當時我雙腿發軟,松熙哥哥見狀,伸出手拖著我,還請一位「大姐姐」代我揹背包。我的心情很矛盾,男子漢一不應讓男生牽著手,二不應勞煩一位女生幫忙,但如果沒有他們一前一後挾著我,我根本無法鼓起勇氣繼續前行。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放暑假了!

刊登日期: 2013.06.23
作者: 霍玉英  

 

 每年暑假,父親要我們擬訂夏日作息時間表,這個重任落在大哥身上。上午吃過早飯,輪流做中文、英文或數學暑期作業,午飯後,預習九月的新課程。新課本從何而來?哈!我們家三兄妹同校,二哥和我的課本都是大哥留下來的。午飯前後,都有休息時間, 這時候澳門綠邨電台正廣播《泰山》,廣播劇由一位人聲演泰山、阿珍、大猩猩、動物,還有旁白,播音員是男性,模擬阿珍的聲音時雖然彆扭,但我還是喜歡他「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那泰山呼召大猩猩的聲音。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英語之路

刊登日期: 2013.06.16
作者: 黃國成  

 

 在1992年巴塞隆拿奧運會舉行前一個月, 我在灣仔游泳池接受游泳訓練。集訓第一天, 我覺得苦不堪言,這苦不在集訓的艱辛,而是沒法與人溝通。我的主教練是英國人,其他隊員也全是外國人。在第一天集訓,我覺得自己又聾又啞,根本聽不懂教練說甚麼,連要我游四百米自由泳,還是五百米蛙泳,我都沒法弄清楚。幸好兩隊友,來自美國的Douglas和英國的Andy,他們示意我游在他們後面,這樣,我便可以隨著他們的泳式,不會犯錯。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補習班

刊登日期: 2013.06.09
作者: 霍玉英  

公開考試從來都不放過任何人,沉甸甸的落在每一個孩子的身上,當年遠居大澳的我也不例外,要升中嗎?必須經歷升中試的洗禮。然而,同學中有不少漁民子弟,遇上捕魚期,他們得隨父輩出海打魚,學業進度自然落後。就算是「街上人」,也少有考取官立或津貼中學的學位。我上六年級的那一年,新任校長很在意學生的公開試成績,要求所有畢業班同學每晚回校補習,希望惡補幾月,能爭取較佳成績,為校爭光! 

呂老師原來教下午班,在袁老師離任後,成為我班的英文老師。呂老師上課, 從來都掛著一張冷冰冰的臉孔,開學不久,便要求我和三位男同學在午飯後回校惡補英文。那一年,呂老師還要兼教下午班,但上課前,總為我們預備好各式練習,並要我們按時完成。偶然,他會在課間突擊,查看我們有沒有偷懶作弊。下課後,他跟我們核對答案,做對了,從來不誇半句;做錯了,尤其是屢犯,便直瞪著我們,要求我們解釋!那時候的我,總覺得做錯就做錯唄!有甚麼原因?能解釋甚麼?於是,我把視線飛出窗外,一言不發,等他奈不住了,就讓我回家。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踏單車

刊登日期: 2013.06.02
作者: 黃國成  

 

 念小二的時候,學校安排了參觀交通安全城的活動。到達目的地後,導賞員先介紹不同的交通守則,然後領我們遊遍城內地方,最後是自由活動。當時,同學的目光都投射在那些泊在路邊、沒有輔助輪的單車上。由於單車數量有限,老師只能讓幾位同學踏單車,而我成為首位被選中踏單車的同學。我興致勃勃的騎在單車上,但從未踏過單車的我無法平衡身體, 最後只好把單車讓給另一位懂得踏單車的同學。

回程中,我立下決心:我要學懂踏單車!但想到爸爸一定不會買單車給我,怎樣完成心願?我很快便想到住在十六樓的小雄,他有一輛單車!於是,我匆忙寫了一張字條,擲給坐在校巴後方的小雄── 「我想學踏單車,今天下午,你可否教我?」不久,小雄擲回字條 ──「好!在十六樓見,不見不散!」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騎車

刊登日期: 2013.05.26
作者: 霍玉英  

十一歲那一年,學校新來了一位英文教師袁老師,他本來就是大澳原居民,家裡開店。在他還沒有來學校任教前,我沒有見過他,許是在港島唸書,很少回家吧! 那一年,袁老師剛從師範學院畢業,上課時雖不苟言笑,但高挑的身材,非常帥氣,教班上的女孩一下子都愛上英文課。每天,袁老師都穿白襯衫和黑長褲,還有一雙擦得油亮亮的黑皮鞋。大澳居民中不少是水上人家,赤足走在街上是慣常事, 就算是「街上人」,也只有在「出香港」才穿皮鞋,平日就腳踏膠拖鞋。至於學生,上學是一雙「白飯魚」布鞋,放學後,也換上膠拖鞋或木屐。

袁老師的帥氣不止於衣著,還有他騎車的英姿。每天上午校放學,也就是他下班的時候,他總是騎著車,領在放學隊伍的前頭走,待學生一一回家,自己才往回走。我家住得較遠,不在他的隊伍裡,每天就只能眼巴巴看著他騎上車,用力一蹬,領著同學開步走。從那時候起,我就想像著自己也能像袁老師一樣,帥氣的騎車——帥氣的跟他一起騎車。然而,我哪有膽量向父親提出學騎車的要求?買一輛車對我家來說,是奢侈不過的事。

然而,就在大哥回家過暑假的夏天,我終於學會騎車。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壞女孩與我

刊登日期: 2013.05.19
作者: 黃國成  

 

 小清比我高一年級,名字聽起來雖然柔中帶弱,但絕非「善男信女」。她是老師和同學眼中的「壞女孩」, 大家都「驚」而遠之。小清早熟,個子比其他同學高。有一次,一位男生不知死活,竟公然戲弄她,最後給她狠揍一頓!不過,小清絕對不是「男人頭」,放學後,她會塗上鮮艷的口紅,還用特強髮膠把一頭金髮蠟起來。此外,她還愛穿露肩衣服,貼身「石磨藍」牛仔褲。總之,橫看豎看,小清怎也不像小學六年級生。

有一天,我獨個兒在公園盪鞦韆,那天風和日麗,我闔上雙眼,一邊享受著溫暖的陽光輕柔地撫摸我的臉,一邊幻想自己一直盪到天盡頭。突然,傳來一個女子的尖叫聲:「我的兒子!」我睜開雙眼, 發現有一個兩歲多的男孩正走近鞦韆前面!我高呼著:「走開!」但一切都太遲了,鞦韆猶如獵鷹般俯衝── 那個男孩被撞個正著,頓時「鯉魚翻身」,跌倒地上。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鄰座小黎

刊登日期: 2013.05.12
作者: 霍玉英  

 

 那一年,二哥竟然從辛苦攢下來的零用錢中,花六毛錢買了一個新奇的玩意。它用塑膠製造,一個圓環連著約三呎長的塑料帶,末端繫了一個鈴鐺。說真的,如今我也不知道這玩意叫甚麼名字,只是當它第一次出現我的面前,二哥已經弄明白遊戲規則,還教會了我——腳穿過圓環,雙腳分工,一腳彈跳,一腳使勁擺動圓環,讓塑料帶所繫的鈴鐺來個360度旋轉。如何分出高下?就看誰的彈跳次數最多。

然而,那玩意到底有點小孩子氣,二哥很快就覺著沒趣,且讓我拿去。於是,我喜孜孜的把它帶回學校,但不到一天,它給宣告「死亡」!我的隣座小黎,在他把腳伸進圓環的一刻,就把它踩個正著, 斷了!本來興致勃勃的小黎給嚇倒了,腿一軟,便跌倒地上。我先是呆住,然後跑過去,狠狠的瞪他一眼,推他一把,然後用力從他的腳上剝脫已經斷裂的圓環,一溜煙便跑開了。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曹力與我

刊登日期: 2013.05.05
作者: 黃國成  

小時候,身體纖弱,再加上皮膚白晢, 不少人把我誤當女生。八十年代的香港, 「男生女相」絕非好事,我經常成為取笑的對象。一天,我的同學,大家都稱「肥康」,不知為了甚麼,竟然聯同幾位「暴風小孩」,公然欺凌「秋香」。秋香是誰?是我──「秋香」是他們給我取的花名。學校裡從來沒有停止過欺凌事件,而語言的欺凌有時比武力的欺凌,令人更難受!在這一群暴風少年的語言圍攻下,體弱的我,根本毫無反擊的能力。

就在這個時候,有人忽然站在我和肥康之間,他一邊按著肥康的肩膊,讓他動彈不得,一邊厲聲大喝:「我驚告你,不要再騷擾黃國成,否則……」話音未落,我的救星曹力,猶如籃球明星一樣,把肥康的書包一手擲入垃圾桶!眼見曹力高超的「射籃」技法,同學都起哄了,嚷著:「曹力,曹力, 再射!再射!」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別了,孩子王!

刊登日期: 2013.04.28
作者: 霍玉英  

哥哥小學畢業那年,我唸一年級,是他的學妹。記憶中,父親從來沒有為哥的學業擔憂過,品行呢?老師偶爾經過我家,都說哥溫文隨和。父親聽了,哥聽了,都笑了。哥有著和父親一樣的下巴,笑容都同一個模樣。我這個妹子, 從小就知道要像他 —— 好好用功唸書, 當個好學生。雖然,沒有上過幼稚園, 但因為總在哥身邊轉,耳濡目染,我比同班同學的學習進度都來得快!可是, 骨子裡存著的一點野性,除了想當好學生外,還想當王 —— 孩子王。

那一年夏天,學校的期終考試結束了,大夥兒總想找點甚麼來著,要好好樂一樂! 最初,是哥的同學起哄,要到學校後山闖一闖。哥是好學生,竟也要去, 我嘛? 可沒理由不跟上!我記得,我是唯一的一年級學生,也是唯一的女生!到後山最大的得著是甚麼?做父親不允許的事 ——「壞事」—— 幹小孩認為不應做,但很想做的事!想想看,六歲的丫頭能做點「壞事」,在同儕間,能不顯得特別耀眼?莫名的快感教人心裡癢癢的,好樂! 

  COPYRIGHT KUNG KAO PO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不得轉載 聯絡我們 | 使用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