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年@北京 | jy.catholic.org.hk

   |     | 

首頁 > 童年@北京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新年到

刊登日期: 2013.02.03
作者: 李星波  

「新年到,穿新衣,戴新帽,小朋友們哈哈笑。新年到,包餃子,蒸年糕,全家團圓樂陶陶……」

每年的除夕夜,全家圍在一起包餃子。和麪、做餃子皮、切菜、拌餡、再到包餃子,大家各有分工,各司其職, 其樂融融。小孩子做最簡單的事,比如洗菜、擇菜,或者把包好的餃子一個一個碼放整齊。餃子餡通常有白菜豬肉、韭菜鮮蝦、還有三鮮餡。等灶台上的水沸騰了,餃子就可以下鍋了,我們早在一旁望眼欲穿。

餐桌上少不了「稻香村」的點心匣子,「天福號」的醬肘子,「五芳齋」的醬牛肉。點心匣子裡裝的是傳統的「京八件」,由八種形狀、口味不同的京味糕點組成,以棗泥、青梅、玫瑰、豆沙、白糖、香蕉、椒鹽、葡萄乾等八種原料為餡,用油、水和麪做皮,以皮包餡後再烘烤而成,那是令小孩子饞嘴的點心。在吃飯之前,我們往往忍不住吃上一塊,然後趁大人不注意,再拿上一塊邊吃邊玩。

春節是一家團圓的日子,無論身在何方,農曆新年的時候,家人從四面八方趕回家,聚集到一起。俗話說「家和萬事興」,家庭和睦是每個人所盼望的圖景吧。窗臺上,粉紅色的杜鵑開得正豔,映著鮮紅的窗花,空氣中瀰漫著濃濃的年味。小孩子爭相貼窗花剪紙,在門框兩旁貼對聯。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小小荷葉餅 李星波

刊登日期: 2013.01.27
作者:

 

 母親來香港,喜歡去街市買菜,每次必去同一家菜檔,說他家的菜新鮮。母親每次少不了買幾根京蔥,街市的阿伯有天忍不住問我:「買京蔥用來做甚麽?」阿伯不知,用荷葉餅,蘸少許甜麪醬,放上嫩蔥心、脆青瓜絲,捲起芽菜,足以讓人鄉愁滿滿。若將芽菜換成外焦裡嫩、肥而不膩的烤鴨,那堪稱是人間美味了。

北京人講究立春吃春餅。烙好一張張餅,備好甜麪醬、蔥絲,再燒好兩道菜—— 韭菜炒雞蛋、芽菜炒粉絲。吃的時候,每樣菜碼夾少許,放在餅上, 捲一捲就可以吃了。快到立春時節, 家裡的老人打來電話,提醒我們晚輩「立春啦,要準備春餅嘍。」外面賣的春餅形狀好看,買回家來也節省了準備飯食的時間,但母親最愛自己烙餅,做出來的餅,雖然賣相不十分完美,但我們感覺,畢竟是家裡做的,總比外面買來的吃得香;再有,家裡可以做出大碼的春餅, 能捲起更多料。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只能為你 寫一張小卡片

刊登日期: 2013.01.20
作者: 李星波  

室友去台北旅行,給各個朋友寄明信片, 在一個叫「十分」的地方還不忘給自己寄一張。那明信片的材質特別,可以吸附在金屬表面,正面的幾個大字也讓人忍俊不禁,那是「十分幸福」。好友去奧地利,臨行前問我在香港的地址,後來她在茜茜公主曾住過的地方,寫一張明信片捎來問候。

在異鄉念書時,聯繫上了多年未見的同窗,我立刻跑去買了一張小卡片,塗塗抹抹,投進郵筒,想像著大洋彼岸的友人收到卡片的心情。這情景被身旁的同學看到,那年生日,她特意買了本《我只能為你畫一張小卡片》作為禮物,她說在書店裡看到書名時,頓時想起那天著急寄卡片的我。

我忽然想到,甚麼時候送出第一張卡片? 小時候的西曆新年和農曆新年,班裡時興互贈賀卡,女孩子之間贈賀卡,最喜歡在落款寫上「你永遠的朋友」,僅為了表達當下自己的祝福,誰也沒有在意永不永遠。長大了才知道「永遠」是多麼沉重的詞語,年少的我們把它看得太輕薄。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協和記憶

刊登日期: 2013.01.13
作者: 李星波  

同香港朋友閒聊,說到去威爾斯親王醫院看急診,後來話題扯遠,不知不覺談及北京有名的醫院,我想了想說: 「協和醫院算是吧。」在繁華的王府井一帶,這片中西合璧的建築群算是風格獨具了。

說到協和的歷史,在協和醫學院誕生以前,北京有四所與協和有關的學校:分別是協和道學院,在鼓樓西大街,是一所宗教性學校;協和女子大學校,在燈市口佟府夾道,後來併入燕京大學;華北協和女醫學校,在崇文門孝順胡同;位於東單的協和醫學堂,是協和醫學院的前身。協和醫學堂後來被洛克菲勒基金會( R o c k e f e l l e r Foundation)買下,建立了北京協和醫學院。「協和」是Union的文雅翻譯, 一直沿用至今。

協和醫學院是在清朝豫親王府的基礎上設計興建的,負責項目的西方建築設計師力求建造一座中西合璧的有宮殿式外觀的校園和醫院群建築。整個建築佈局以圖書館為中心,醫學院和醫院由通道連在一起,從西門出來便是王府井大街。小時候,我曾誤打誤撞走進了血液科病房所在的建築,只見樓梯、地板均是木質的,踩上去咯吱咯吱作響,直教人想起老上海的和平飯店。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冷暖什剎海

刊登日期: 2013.01.06
作者: 李星波  

「一起去什剎海滑冰吧!」小時候, 冬日的保留節目是去什剎海滑冰。走在路上,趁我不注意,同伴攥一個雪球砸到我身上,我也不示弱,就這樣打起雪仗來。有時沒有很好的命中目標,雪球被扔到附近的樹幹上,瞬間撞得粉碎。隨之而來的嬉笑聲,伴著滑冰的隊伍繼續前行。那棵被雪球擊中的老樹在身後愈來愈遠,寒冬臘月,樹幹上殘留的雪一時無法融化,好像我們到此一遊的證據。

還沒走到冰場,卻瞧見了冬泳的人, 大部份竟是老年人。他們正在岸邊舒活筋骨,做準備活動,在水裡的身姿矯健,在岸上的躍躍欲試,把裹得粽子似的我們看得目瞪口呆。還沒緩過神來, 就走到人聲鼎沸的冰場了。同伴一邊穿冰鞋,一邊說「滑完冰去吃烤肉怎麼樣」,大家無一反對。

百年老號烤肉季在什剎海銀錠橋邊, 「銀錠觀山」是「燕京八景」之一。據說天氣好的時候,站在橋上可望見西山,因此有「銀錠觀山」之說。從冰場一路走來,本是出了汗的身體也自然涼透,這時,吃上一盤熱氣騰騰的烤肉, 既驅寒又能飽腹。店裡的空氣摻雜著烤肉調料的香味兒,向窗外望去,冬日的銀錠橋畔已不見了婀娜多姿的柳樹,取而代之的是光禿禿的枝椏。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聖誕禮物

刊登日期: 2012.12.16
作者: 李星波  

念書的時候,每逢聖誕、新年將至,每個班級無不熱火朝天的準備聯歡會。大家動手把教室佈置一新,或吹氣球、或掛彩帶,在黑板上畫粉筆畫,在窗戶上貼剪紙。聯誼會上,同學互贈賀卡和禮物,送上真誠的問候。

一年聯歡會過後,一個沉甸甸的大紙箱被搬到教室。「這是甚麽啊?」面對滿腦子問號的我們,老師笑眯眯的揭曉了答案。原來,箱裡裝的是老師送給我們的聖誕禮物!嘩 —— 箱子打開了,裡面是一本本包裝精美的書。我們排隊依次上前領禮物,每人領一本。領到書的同學回到座位上,急不及待的與同桌分享,「我也想看你的書!我們交換好不好!」

老師先讓同學在領到的書上寫上自己的名字,然後在書的扉頁最上端寫「讀過這本書的人:」。當其他同學借閱了這本書,只要在還書的時候把自己的名字寫在後面,如此一來,就知道這本書被多少人讀過了,到了下個學期末,也可以看看是誰的名字出現在書上的次數最多呢。

我領到的書是《野生的愛爾莎》(原版英文名:Born Free),恰好我們剛剛學習的一篇語文課文,是從這本書中截取的片段。我好開心,可以在第一時間欣賞全文。撫摸著封面的小獅子,翻到扉頁,我一筆一劃寫下「讀過這本書的人:」。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美麗的心

刊登日期: 2012.12.09
作者: 李星波  

仍記得分秒必爭的中考時光,同學都在努力用功,期望考到理想的學校。在那樣水深火熱的日子裡,我不經意看到了一部電影。影片的主人翁從小喜愛跳舞,電影中,她的父親總是在露天舞會上,一邊跳舞一邊將興奮的她高高舉過頭頂。可令人難過的是,作為一家之主的父親,因為政治原因,從此隱姓埋名,離開了溫暖的家。

主人翁如天使般美麗、心地善良,在成長過程中,她努力克服內心的脆弱,勇敢的面對生活中的一切困難。晚年,她懷抱感恩之心,致力於慈善事業,為非洲、亞洲的貧困兒童遊走,幫助在死亡線上渡日如年的孩子。我牢牢記住了她的名字——柯德莉.夏萍(Audrey Hepburn)。

看完電影的第二天,課間休息的時候,好友興奮的跑過來問我昨天有沒有看電視,「電影台放了一部很棒的電影,講的是柯德莉.夏萍」。我以十二分的熱情回應,我們眉飛色舞的談論了一天。儘管影片中的演員並不是夏萍本人,但是主角從心底傳遞出的自信和優雅是觀眾可觸摸到的。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胡同裡的貓

刊登日期: 2012.12.02
作者: 李星波  

走在北京的胡同裡,不期而遇的貓咪,增添了路人的喜悅心。貓咪能輕巧的跳上窗臺,然後躍上房頂,有飛簷走壁的本事。從錢糧胡同到黃米胡同,經過亮果廠胡同,走到小取燈胡同,一路上,有的貓咪蜷縮在一角曬太陽,也有那貓咪昂首漫步在屋簷上,偶爾趁人不注意,一隻貓從你面前迅速穿過馬路,然後消失得無影無蹤。胡同裡的貓,好似隱居在都市裡的俠客,來無影、去無蹤。

猶記得外公喜歡貓,愈到年老愈是愛。除了親人的關愛,貓似乎能帶給老人別樣的歡樂。外公家中的貓也歷經了好幾代,在我小時候,印象最深的是一隻叫「大白」的貓。關於牠的名字,聽起來實在沒甚麽特別,卻有段獨特的經歷。外公在外地出差,回北京那一天,在去火車站的路上,一隻全身雪白的貓始終不聲不響的跟在外公身後,就這樣一直走到了火車站。外公覺得自己和這隻貓有緣,於是將牠抱起,裝在竹籃裡帶到了北京。因為貓有一身白白凈凈的毛,外公起名「大白」。

外公極寵愛大白,大白也很懂外公的心。寫毛筆字的時候,大白乖乖地坐在寫字檯上,安靜地看外公磨墨、下筆,時而「喵嗚喵嗚」叫上幾聲,表示欣賞似的。大白最喜歡玩毛線團,外婆打毛衣的時候,大白跳上膝來調皮搗亂,捲得好好的線團一不小心就被大白拖到地上,毛線球滾啊滾,滾到好遠,氣得外婆直跳腳,大白卻自顧自的玩得不亦樂乎。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盧溝橋的獅子

刊登日期: 2012.11.25
作者: 李星波  

盧溝橋在北京西南的永定河上,是北京現有最古老的石造聯拱橋,也是華北地區最長的古代石橋。橋身兩側的石雕護欄各有望柱140根。意大利人馬可波羅(Marco Polo)遊歷到中國時,曾對盧溝橋讚不絕口,稱其為世界上獨一無二的。

盧溝橋的石獅子,因其大小不一、形態各異而著名。究竟盧溝橋上有多少頭獅子?小學有篇課文《盧溝橋的獅子》,開頭便是「北京有句歇後語:盧溝橋的獅子 —— 數不清」。上課時,這句一下子引發了我們的好奇,大家你一言我一語,七嘴八舌的議論起來:難道真的有那麼多嗎?已經見識過的同學連忙說:那可真是數不清呢!

不知是不是因為大家過分的熱情和那堂課的喧鬧,沒過多久,老師就帶我們去盧溝橋參觀。有的同學一下了車,就認真的數起獅子來,數著數著便犯了難:柱頂上、柱身上,真的是數之不盡呢。臨走時問他數過了多少只,他搖搖頭,瞧他一臉困惑又氣餒的樣子,我們也就作罷了。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一修街的風景

刊登日期: 2012.11.18
作者: 李星波  

 

 王府井大街自東安市場向北,是另一番風景,少了份商業味道,多了些人文藝術風情。

東堂在新千年以全景展現在世人面前,這是北京的第二座天主教堂,第一座是位於宣武門的南堂。修復一新的東堂出現在王府井大街上,玫瑰園更是讓路人眼前一亮。

走出東堂,經過商務印書館,就是首都劇場。上個世紀80年代初,高行健與林兆華首先發動了小劇場的試驗戲劇。首都劇場演出了高行健編劇、林兆華導演的作品《絕對信號》和《車站》,在戲劇界引起了巨大的反響。其後,這裡上演了許多有爭議的戲劇;並不是每一個戲都是成功的,卻從這裡走出了一批戲劇創作的優秀人才。

今年香港藝術節,由高行健編劇的《山海經傳》在香港演藝學院戲劇院上演,林兆華任導演,二人若干年後再度合作。主辦方特意在演出前安排了二人的對談,高行健已是白髮蒼蒼,林兆華依舊特立獨行。今年也是北京人民藝術劇院成立六十周年紀念,「人藝」老藝術家和年輕演員齊聚一堂,在首都劇場演出原創大戲《甲子園》。常聽「人藝」的老演員說「戲比天大」,我想,正是有了這些在藝術的旅途中上下求索的藝術家,才有了「比天大」的戲。

  COPYRIGHT KUNG KAO PO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不得轉載 聯絡我們 | 使用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