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國成 | jy.catholic.org.hk

 

首頁 > 黃國成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升中前的暑假

刊登日期: 2013.06.29
作者: 黃國成  

 

 在升中前的暑假,我參加了區內一所教會舉辦的露營活動,目的地是新界西貢浪茄灣。出發前一晚,我輾轉反側,難以入眠,原因是我從沒有野外露營的經驗。失眠實在太痛苦,最後,我索性不睡覺,走到洗手間裡看小說,免得騷擾正在熟睡的家人。

出發前,我靜心聆聽領隊介紹是次活動,當聽到「松熙哥哥」是照顧我的「大哥哥」時,我感到非常高興,因為他是一位運動型的男生。旅遊車由秀茂坪出發,直到西貢萬宜水庫。下車後,我才知道要走崎嶇的山路才能到達目的地 —— 浪茄灣。山路陡峭不平,只有兩尺多闊,旁邊就是懸崖,完全沒有圍欄。當時我雙腿發軟,松熙哥哥見狀,伸出手拖著我,還請一位「大姐姐」代我揹背包。我的心情很矛盾,男子漢一不應讓男生牽著手,二不應勞煩一位女生幫忙,但如果沒有他們一前一後挾著我,我根本無法鼓起勇氣繼續前行。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英語之路

刊登日期: 2013.06.16
作者: 黃國成  

 

 在1992年巴塞隆拿奧運會舉行前一個月, 我在灣仔游泳池接受游泳訓練。集訓第一天, 我覺得苦不堪言,這苦不在集訓的艱辛,而是沒法與人溝通。我的主教練是英國人,其他隊員也全是外國人。在第一天集訓,我覺得自己又聾又啞,根本聽不懂教練說甚麼,連要我游四百米自由泳,還是五百米蛙泳,我都沒法弄清楚。幸好兩隊友,來自美國的Douglas和英國的Andy,他們示意我游在他們後面,這樣,我便可以隨著他們的泳式,不會犯錯。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踏單車

刊登日期: 2013.06.02
作者: 黃國成  

 

 念小二的時候,學校安排了參觀交通安全城的活動。到達目的地後,導賞員先介紹不同的交通守則,然後領我們遊遍城內地方,最後是自由活動。當時,同學的目光都投射在那些泊在路邊、沒有輔助輪的單車上。由於單車數量有限,老師只能讓幾位同學踏單車,而我成為首位被選中踏單車的同學。我興致勃勃的騎在單車上,但從未踏過單車的我無法平衡身體, 最後只好把單車讓給另一位懂得踏單車的同學。

回程中,我立下決心:我要學懂踏單車!但想到爸爸一定不會買單車給我,怎樣完成心願?我很快便想到住在十六樓的小雄,他有一輛單車!於是,我匆忙寫了一張字條,擲給坐在校巴後方的小雄── 「我想學踏單車,今天下午,你可否教我?」不久,小雄擲回字條 ──「好!在十六樓見,不見不散!」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壞女孩與我

刊登日期: 2013.05.19
作者: 黃國成  

 

 小清比我高一年級,名字聽起來雖然柔中帶弱,但絕非「善男信女」。她是老師和同學眼中的「壞女孩」, 大家都「驚」而遠之。小清早熟,個子比其他同學高。有一次,一位男生不知死活,竟公然戲弄她,最後給她狠揍一頓!不過,小清絕對不是「男人頭」,放學後,她會塗上鮮艷的口紅,還用特強髮膠把一頭金髮蠟起來。此外,她還愛穿露肩衣服,貼身「石磨藍」牛仔褲。總之,橫看豎看,小清怎也不像小學六年級生。

有一天,我獨個兒在公園盪鞦韆,那天風和日麗,我闔上雙眼,一邊享受著溫暖的陽光輕柔地撫摸我的臉,一邊幻想自己一直盪到天盡頭。突然,傳來一個女子的尖叫聲:「我的兒子!」我睜開雙眼, 發現有一個兩歲多的男孩正走近鞦韆前面!我高呼著:「走開!」但一切都太遲了,鞦韆猶如獵鷹般俯衝── 那個男孩被撞個正著,頓時「鯉魚翻身」,跌倒地上。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曹力與我

刊登日期: 2013.05.05
作者: 黃國成  

小時候,身體纖弱,再加上皮膚白晢, 不少人把我誤當女生。八十年代的香港, 「男生女相」絕非好事,我經常成為取笑的對象。一天,我的同學,大家都稱「肥康」,不知為了甚麼,竟然聯同幾位「暴風小孩」,公然欺凌「秋香」。秋香是誰?是我──「秋香」是他們給我取的花名。學校裡從來沒有停止過欺凌事件,而語言的欺凌有時比武力的欺凌,令人更難受!在這一群暴風少年的語言圍攻下,體弱的我,根本毫無反擊的能力。

就在這個時候,有人忽然站在我和肥康之間,他一邊按著肥康的肩膊,讓他動彈不得,一邊厲聲大喝:「我驚告你,不要再騷擾黃國成,否則……」話音未落,我的救星曹力,猶如籃球明星一樣,把肥康的書包一手擲入垃圾桶!眼見曹力高超的「射籃」技法,同學都起哄了,嚷著:「曹力,曹力, 再射!再射!」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最甘美的火腿奄列

刊登日期: 2013.04.21
作者: 黃國成  

舅父舉家移民澳洲,對我來說有「失」有「得」:失的是不能時常和表哥表妹見面;得的是舅父將家具電器轉贈我家,而微波爐是我最感興趣的。二姊戲說:「有了它,你不用生火,也可煮食!從此,我不再為你的飲食而操心。」我想:沒錯!我有那麼多烹飪的好主意, 現在終於有用武之地! 

我第一道要炮製的是叉燒三明治。首先,我把牛油塗在兩大片方包上,然後把「隔夜」半肥瘦叉燒夾在其中,然後把它放進微波爐裡,關上門後,就用「高火」烹調「三分鐘」。不一會,我聞到香噴噴的叉燒味,還看見叉燒不斷滲出油來。這時候,我真想把它取出,然後一大口一大口的啃。不過,我得遵循說明書上的說明,耐心地等吧!三分鐘後,我取出三明治,卻發覺它變得乾巴巴的,咬一口,麪包猶如餅乾般脆,那原是上等的叉燒卻像得又硬又韌的「豬肉乾」!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海和地的交接處

刊登日期: 2013.04.07
作者: 黃國成  

小時候,我知道的海灘只有兩種: 一種是在教科書出現的泳灘,像淺水灣、赤柱及石澳;另一種是曾經在電視出現的某橙汁品牌廣告 ── 一對戀人在夕陽下,手牽手在浪花輕濺過的沙灘上奔跑。那時候的我,竟也希望有一天能在軟綿綿的沙灘上奔跑。

一九八六年的夏天,我終於達成心願。一天,我和舅父一家人乘車沿著迂迴曲折的山路朝著淺水灣 ── 我心中的世界盡頭進發。沿途上,表哥表妹一邊唱著IQ博士主題曲,一邊觸弄我的頭髮。當時,我沒有反抗,因為對於一個從未乘搭過長途車的小孩來說,半小時的車程真有如「萬里長征」,我的雙腿發軟,彷彿要昏過去似的,根本沒有還擊的能力!最後, 車停下來,我早按捺不住 ── 嘔吐。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不可告人的秘密

刊登日期: 2013.03.17
作者: 黃國成  

當別人知道我是個博士的時候,他們總以為我是個書呆子,自小沉醉於書香世界,其實這是一個錯覺!小學五年級那年,在一個風和日麗的下午,我向母親撒謊,和鄰家三個女孩子到公共圖書館去。但事實是,我們這四個「小精靈」在沒有成人的陪同下,由觀塘秀茂坪乘坐巴士到新界大圍,即現已清拆的青龍水上樂園。

到達目的地,我們見到的當然不是圖書,而是各式各樣的機動遊戲。我的鄰居決定先乘坐「星際蜘蛛」,那是一台有很多爪,每隻爪都有一輛卡車,而且會自轉的機械蜘蛛。在旋轉的過程中,每隻爪都會此起彼落的升降。因為我負責拍照,所以只能遠觀這隻「蜘蛛」。蜘蛛啟動後,看著鄰居不停的尖叫,心中暗想:「我真的需要這種刺激的經驗嗎?我會感到快樂?還是會有受折磨的感覺?」很快便知曉答案! 

玩過星際蜘蛛後,我們移師園內的海盜船。那是一座龐大的船形鞦韆,每次可乘載數十人,啟動以後,可向前或向後擺動至數層樓之高!這一回,我「有幸」乘搭海盜船──這是我人生中的第一次,亦可能是最後一次。在隨後的數分鐘,我高速地經歷了人生中的起起跌跌。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科學精神

刊登日期: 2013.03.03
作者: 黃國成  

在我工作的地方,大家都叫我做Doctor Wong,但我並不是一名醫生。可是,大家為甚麼這樣稱呼我?難道我是一名騙子?又或是精神分裂,以為自己是《仁心仁術》中的神醫?Doctor有兩個用法:一、指醫生; 二、指博士,而我屬於後者。在完成大學學士課程後, 我繼續進修,最後經過拚「搏」(不是賭「博」)而獲得博士學位。

小時候,我很有探究精神。四歲的時候,我隨父母返內地探望外祖父母。當我看到前院一隻隻不是關在籠內,而是隨意走動的雞隻時,我感得異常振奮!原來雞隻走路的樣子是這麼可愛!我看著牠們,不奇然唱著兒歌《何家公雞何家猜》。突然,一隻母雞一邊走,一邊便便!我拉著媽媽的襯衫說:「牠為甚麼便便後不清理?媽,你可不要像牠!」媽媽聽了,很尷尬。幸好, 親戚都聽不懂廣東話,否則他們現在還在討論我那些年有關雞便便的問題。

我的「好問」精神常常成為家人和朋友茶餘飯後的笑話;不過,有時候也會令我「撞大板」。現在,我的左眼角有一顆痣。其實在小學四年級前,這顆痣不過一兩毫米大而已,並不顯眼。可是,我討厭它。我想: 「這顆黑點只是皮膚的一部份,如果把它刮走,我的眼角就不會有這顆礙眼的東西。」於是,我不停的抓,直到皮破血流。現在想起來,才明白真可怕! 

  COPYRIGHT KUNG KAO PO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不得轉載 聯絡我們 | 使用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