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書的旋律 | jy.catholic.org.hk

   |     | 

首頁 > 童書的旋律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讓孩子走當行的路

刊登日期: 2012.11.11
作者: 林秋月  

 

聖經 箴言有一句話:「教養孩童,使他走當行的路,就是到老也不偏離。」甚麼是孩子當行的路呢?廿一世紀的孩子需要怎樣的培育呢?是知識、技能,還是情感、品格呢?近年,中國大陸、香港和台灣三地的官方及民間團體,都在不同層面上積極推行生命教育。生命教育是要培養孩子的情感、品格和心靈,從不同觀點與角度反思生命,了解自己的成長,以及學習與人建立關係;面對限制也懂得思考解決方法。廿一世紀的孩子面對獨生子女的壓力、多元社會、混亂的價值觀及電子媒體的普及等,他們需要生命教育,從反思中學習面對困難,珍惜生命,常懷感恩的心。

生命教育是從認識自己開始的。嬰兒自呱呱墮地,便開始從生活中認識與建立自己,包括自己外貌特徵、能力和喜好;也會從周遭的人——特別是最親密的家人和朋友——對自己的評價及在生活中認識自己。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上天送來的禮物

刊登日期: 2012.11.04
作者: 霍玉英  

 

一次講完黛比.艾威爾的《感恩之門》,我都會問座中朋友:「新世界餐廳(New World)門下面怎麼卡住一顆馬鈴薯?」最常見的答案是:「老奶奶打掃完大門外的落葉,忘了馬鈴薯。」沒錯!從《感恩之門》的封面,讀者很容易看到老奶奶用一顆馬鈴薯卡在門下面,免得大門進進出出的,方便打掃。然而,老奶奶真的忘了那顆馬鈴薯,讓倒楣的安妮和艾德有機會走進新世界餐廳,渡過一個意想之外的感恩節嗎?

也許。也許不。

感恩節是一家團聚的日子,但安妮和艾德獨自在家,更不巧的,晚餐烤焦了,他們的心情壞透了,尤其是安妮。好好的感恩節,就因為她搞砸了,安妮賭氣地去燙衣服。原來愁眉苦臉的艾德,在這個時候卻抱怨肚子好餓,建議要到新開的餐廳踫踫運氣。安妮無奈地答應,但她認為這一切一切的感覺會不一樣。誰料「感覺不一樣」真箇「不一樣」,對安妮和艾德如是,對老奶奶一家如是。

在新世界餐廳裡,老奶奶一家正準備慶祝第一個感恩節,也因為是「第一個」的關係,閱歷豐富的老奶奶不會忘記新移民的艱難歲月,也料想得到被拒諸門外的無助與困惑,於是徹頭徹尾反對家人趕走安妮與艾德,她說: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圖畫書之必要(下)

刊登日期: 2012.10.28
作者: 鄧擎宇  

 

(上期提要)圖畫書已發展成為一種深具文學、藝術價值的出版物,有不少經典作品的藝術水平絕不比成年人的文學作品遜色。作者推介三位圖畫書大師的作品,上期文末提及美國童書作家Dr. Seuss的著作。

—— 編者 

 

推薦作品三:《史尼奇及其他故事》 

(Dr. Seuss: The Sneetches and Other Stories)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圖畫書之必要(上)

刊登日期: 2012.10.21
作者: 鄧擎宇  

 

文指出,要讓不閱讀的孩子讀書,圖畫書是最佳的選擇,今天想跟大家談一談這個問題。

為甚麼圖畫書最合適?這跟孩子的閱讀意願和圖畫書的表現形式──圖文結合來述說故事──有莫大關係。

「學會閱讀」向來是學校教育的一大重點,然而學生的閱讀意願卻不見得上升,不論西方或本地,反見到愈來愈多「不情願的讀者」(reluctant reader)。這些「不情願的讀者」的共通處是:他們有能力閱讀,卻不情願閱讀。在香港,受過教育的孩子基本都能閱讀(理解力當然有高低),但在有限的、可以自主的閒暇裡,他們往往不會把時間花在讀書上(尤其是面對著電子遊戲機、電腦或智能手機時)。由此可知,孩子不讀書,並非「不能」,而是「不為」。跟學會跑步而不主動跑步、學會彈琴而不主動彈琴一樣,這樣的「會」很難帶來「會」的益處,也不容易由「會」轉「精」。因此,要培養兒童閱讀,關鍵其實不是教導他們「學會閱讀」,而是引領他們「愛上閱讀」。

圖畫書正符合這樣一個要求。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如果你想孩子讀書

刊登日期: 2012.10.14
作者: 鄧擎宇  

 

月的某一天,隔壁的同事忽然走來問:「升小二的女孩子,不愛看書,人倒是伶俐。有甚麼好書可以介紹給她?」

我狐疑地打量著友人,記憶中她好像還未結婚的。「那是我外甥女,」她馬上澄清:「她媽媽,也就是我妹妹,擔心她中英文跟不上,所以想讓她多讀書,把語文學好一點。」

我點點頭表示明白。我一直知道,現代的父母不易為,擔心孩子學業又憂心孩子才藝發展。只是我沒想到,現在連當姨媽的也要揹起這些焦慮。

為了表示友好,我馬上給她開列了書單,然後像拿著處方的老中醫一樣嘮叨著:「請鼓勵她媽媽,別把讀這些書的焦點放在改善語文上,那會令書變得沒趣。專注於書中的趣味,她會像你中了咖啡毒一般,不能自拔。」

滿以為事情完結,誰不知兩天後友人帶回她妹妹的質疑:「你們的想法會不會太理想、太不現實呢?」

我對這樣的回應並不陌生,我聽過不少父母表達過類似的看法 ── 讀書應該認真專注,讀有益的書,怎可以只挑有趣好玩的來讀呢?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講故事有技巧嗎?

刊登日期: 2012.10.07
作者: 霍玉英  

 

新手爸媽都想知道,講故事有技巧嗎?如果我回答說:「沒有。」大概沒有誰會感到滿意。那好吧!我先來跟大家分享一個真實的小故事。兩個星期前,去看望一位學生那五個月大的孩子,新媽媽給我看了一條又一條親子共讀的短片。寶寶坐在媽媽膝上聽故事,從左頁到右頁,在「看」書哩!喉嚨裡還發出「咕、咕、咕」的聲音,對圖畫書表達了一位小讀者的回應,太神妙了吧!

然而,跟孩子親子共讀,確然沒有大道理,只要孩子坐在你的膝上,他聞到的是最熟悉的味道,聽到的是最溫柔的聲音,有甚麼比得上這種讓孩子最安心與欣喜的親密體貼?所以,只要你愛孩子,並願意把你最愛的故事與他分享,孩子就會隨著你聲音,還有簡單線條的導航,走進了閱讀世界。為孩子講故事雖然不難,但不同類型的故事,就有不同的演繹手法。對初生孩子來說,只要溫柔地、平實地把故事唸完,當中並不需要太多花俏的技巧。以經典故事《月亮晚安》(上誼文化)為例,無論是爸爸或媽媽,只要把孩子放在膝上,又或躺在孩子的身邊,輕輕地把屋子裡的佈置唸完,然後逐一跟他們道晚安 ——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談幼兒圖畫書(二)

刊登日期: 2012.09.30
作者: 霍玉英  

誠如台灣兒童文學大師林良所言,圖畫書是孩子第一門藝術課。不同地域的畫者,渾然自成多元化的藝術流派,像《小凱的家不一樣》、《跳舞》、《菲菲生氣了》及《敵人派》等。多樣化的媒材使用與組合,於是匯聚繽紛多采的風格,像《好餓的毛毛蟲》、《爸爸的圍巾》、《再見,愛瑪奶奶》及《好朋友》等。藝術教育透過親子共讀,孩子就在純粹的、天然的生態中完成。因為生活中的所見所聞,都是教育的一部份,學習、思考與積累都在生活當中。教育,從來不限於學校課程內容;教育,從來不單憑成人的直接灌輸。太多的框框教條,往往窒礙了孩子的想像。談兒童文學中的兒童本位,周作人在1923年發表的〈兒童的書〉令人佩服,也令人最為感慨: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談幼兒圖畫書(一)

刊登日期: 2012.09.23
作者: 霍玉英  

 

閱讀是循序漸進的,不同年紀的小孩可以在幼幼書、圖畫書、圖畫故事書、兒童文學到青少年文學中得到滋養,在嘗到閱讀樂趣後,還建立良好的閱讀習慣,並在閱讀中學習。幼兒需要甚麼樣的讀物?從兒童特性的角度來說,遊戲書是他們的恩物,而《張開大嘴呱呱呱》這一本立體玩具書,足令小孩雀躍!翻過書名頁,小孩就看到大嘴巴的青蛙,在牠長長的舌頭上,還黏住一隻蒼蠅。這本書所以很好玩,因為幼兒可以藉著觸覺與視覺的感受,認知天生大嘴色的不獨青蛙,還有藍色羽毛的鳥、毛絨絨的棕色老鼠和綠色的大鱷魚。在另一本好玩的書《蹦》裡,幼兒也通過不同的動物的指稱,像青蛙、貓咪、小狗、蝗蟲、小蟲子、蝸牛、母雞跟小雞、魚及人類,讓他們學會了「蹦」的概念,還有種種不同「蹦」的形態。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幼兒的初階閱讀

刊登日期: 2012.09.16
作者: 霍玉英  

 

台灣兒童文學大師林良在《林良的看圖說話》(見圖1)一書的序言裡指出:從「發展」的觀點來看:幼兒的第一門藝術課程是看圖畫,幼兒的第一門文學課程是聽兒歌;從「學習」的觀點來看:辨認圖畫是辨認文字的準備,學習兒歌是學習語言的入門。原來,對還未識字的幼兒來說,「閱讀」是依靠聽覺來感知事物,因此,富含意義的聲音是「閱讀」上乘的初階材料。兒歌是一種訴之於聽覺的幼兒文學,具有聽覺藝術的特色,它便於聽、聽得懂及記得住。兒歌要便於聽,它必須依賴音樂美;兒歌要聽得懂,它得來自孩子生活中平白淺顯的語言;兒歌要記得住,其所講究的是句式安排,篇章結構 —— 因為對幼兒來說,他的閱讀來自「聽」,而不是源於「讀」。

試看潘人木的〈南瓜〉(見圖2,《新兒歌》):

  COPYRIGHT KUNG KAO PO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不得轉載 聯絡我們 | 使用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