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書的旋律 | jy.catholic.org.hk

   |     | 

首頁 > 童書的旋律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畫出我的樣子

刊登日期: 2013.09.29
作者: 霍玉英  

該有怎樣的樣子? 

是自己想要的,還是他人認為我們該應的模樣?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生命旅程的起點

刊登日期: 2013.09.22
作者: 莊世瑩  

「地球」有將近七十億的人口,分布在不同地域的人種和族群,與自然界其他的生物,一起生活在這個共同的家鄉。人類和其他動物一樣,需要靠食物、呼吸來維持生命,也一樣會步向死亡,沒錯,人類也是一種動物,但何以會被稱為「萬物之靈」?是因為人類會「思考」,因為思考,對生存的處境產生了「自覺」,由自覺發現了「我」的存在,就像英文字母大寫「I」,在芸芸眾生中,「我」卓然而立,每一個「我」都是造物者獨一無二的創造。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童書中的生命樂章

刊登日期: 2013.09.15
作者: 莊世瑩  

根據 科學家的研究,聲音對人類的影響早在出生前就開始了,嬰兒在媽媽的子宮裡,就可以對特定的聲音感到熟悉,而且會將這些熟悉的語調和舒適安全連結在一起。日本圖畫書作家長谷川義史,獨具的幽默創意常為讀者帶來驚喜,他的作品《肚臍的洞洞》(遠流)改變了視角,從一個還在媽媽子宮裡的小寶寶來看、來聽外在的世界,他聽到家人活動的聲音,也感受到全世界都在歡迎新生命誕生的喜悅。和孩子共讀這樣的圖畫書,就像用溫暖的愛擁抱孩子,他們一樣會感受到自己的出生是被期待與祝福。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繪本的終身讀者:從三讀到再讀

刊登日期: 2013.06.29
作者: 霍玉英  

 

 在五十七歲那一年,日本寫實報導作家柳田邦男慘遭喪子之痛。在陷入自責和抑鬱整整兩月後的一天,他在書店重遇繪本,而宮澤賢治的《風之又三郎》讓他走進時光隧道似的飛向童年,並在那裡找到溫暖和慰藉。因為人生閱歷,重拾繪本的柳田邦男找到異於以往的深意和韻味,並在倒栽在繪本堆後,致力「三讀繪本」的呼籲。所謂「三讀繪本」,指的是在小時候、育兒階段,以及在踏入人生後半的階段裡,好好細讀繪本。

與台灣繪本推手林真美一樣,我們在小時候鮮有機會接觸繪本。我何其有幸,因為教學的關係,先跟教師,後與家長在繪本「發現孩子」, 「照見自己」。再者,在人生高低起伏間閱讀繪本,更有很不一樣的體會。因此,初讀八島太郎《烏鴉太郎》,即對林真美在該書封底的話產生共鳴: 

在歷經世事風霜雨露之後,還可以因為一本小小的繪本,到達不需言說就能「醒醐灌頂」的清明境界呢!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青春荳芽夢 -- 撥開戀愛的迷霧

刊登日期: 2013.06.23
作者: 何彥輝  

 

 每周,學生都在周記跟我分享生活裡的點滴。已是六年級生的他們,有時候難免把我當成戀愛專家,跟我訴說他們的戀愛煩惱,這些問題真的不容易回應!於是,我把《班愛安娜》(B e n L i e b t Anna)這一本成長小說書帶進教室,讓他們明白甚麼是愛?並由他們來撥開戀愛的迷霧,認清自己追求的究竟是甚麼。

十歲的班(Ben),愛上從波蘭轉校過來的同學安娜(Anna)。可是,他不懂得怎樣應付,甚至不清楚自己算不算在戀愛,因為這是他第一次的「戀愛」。戀愛的感覺是怎麼樣?相信這是一般少年人都感到好奇的。作者赫爾德林(Peter Haertling)用細膩的筆觸刻畫了墮入愛河後的班,既形象化,又幽默有趣。以班的哥哥禾哥的說法,愛上一個人的時候,我們遏止不了他的身影在腦海出現,感覺就像肚子痛一樣。班聽了哥哥的話,彷彿也感到胸口、肚子漲鼓鼓的。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飛向一個屬於自已的家

刊登日期: 2013.06.16
作者: 霍玉英  

 

 2005年春遊過古國印度,朋友問: 「印度之旅,可好?」我搖搖頭,難以言說心中的糾結。當讀到葛羅莉亞.魏蘭(Gloria Whelan)的《十三歲新娘》(Homeless Bird),我不得不拜服作者寫作的力度。魏蘭從未踏足印度,只通過新聞、閱讀、想像及人文關懷,在2000年寫下是書,那是一個生於二十世紀「古國」印度女孩—蔻莉的成長故事。英文書名Homeless Bird很好理解,蔻莉就是那一隻無家的「鳥」,因為家貧,無法像兩位兄長一樣上學,並在十三歲那年,被騙嫁給得了重病的哈力,並在婚後不久成為寡婦,終而被婆婆遺棄在寡婦城裡自生自滅。

怎樣找到一個屬於自己的家?唯一可以依靠的是自己。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歪歪小學的荒誕故事

刊登日期: 2013.06.09
作者: 梁雅君  

喬不會數數,要他數到十,他會說:「六、八、十二、一、五、二、七、十一、三、十。」

雪莉上課時,不是看窗外就是睡覺,一次睡翻了身,滾出窗外,但仍然在半空中睡著。 

貝貝是畫畫快手,可以在一個小時的美術課裡畫五十隻貓、一百朵花、二十隻狗和很多蛋或西瓜。

約翰是班中最聰明的學生,成績優異,但只看得懂上下顛倒的字,所以要把書顛倒過來看;可是,珠兒老師不讓約翰這樣做。

珠兒老師是新來的班主任,是接替高爾符老師 —— 那一位會把不守規矩的學生變成蘋果的老師,但最終害人終害己,意外地變成了蘋果, 被人吃了。

珠兒呢?她真夠妙了!她容許雪莉帶一個流浪漢上課,讓她跟全班同學說流浪漢的故事;她又曾嘗試為了讓學生明白甚麼是重力,把一台電腦從三十樓拋出窗外,因為她認為這比單用紙筆施教更為有效。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享受一頓圖象與文字的饗宴

刊登日期: 2013.06.02
作者: 何彥輝  

 

 《奇光下的祕密》(Wonder Struck) 一書共六百多頁,果真是一塊「磚頭」,相信嚇壞了不少逛書店的父母和青少年讀者。是書是布萊恩.賽茲尼克(Brian Selznick) 繼《雨果的祕密》(The Invention of Hugo Cabret)後第二本圖象小說。圖象小說早在1970年代美國出現,它突破一般圖畫書篇幅短小的限制,借助相互配合的圖文來講故事, 有利於表達結構複雜,情節多變的故事。再者,對閱讀意欲不高,喜愛圖象的青少年讀者來說,圖象小說更是尚佳的載體。因此,我二話不說便把它買下,還準備讓我的學生閱讀。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依莉的娃娃》-- 走進一個未婚媽媽的內心世界

刊登日期: 2013.05.26
作者: 何彥輝  

藍色封面上,是一個背對同學,坐在教室的女孩,讀者要是再循她低垂的目光往下移, 便可看到她那微隆的小腹。書名是《依莉的娃娃》,封面上還有一行小字「……但是, 真正的寶寶和洋娃娃不一樣。」作者伊芙邦婷女士( E v e Bunting)一直很樂意用她的文字跟兒童,或青少年探討嚴肅的社會議題,而《依莉的娃娃》正是探討未婚懷孕的問題。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森林.海:寫於圖象詩集《文字森林海》新版

刊登日期: 2013.05.19
作者: 霍玉英  

 

  COPYRIGHT KUNG KAO PO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不得轉載 聯絡我們 | 使用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