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書的旋律 | jy.catholic.org.hk

   |     | 

首頁 > 童書的旋律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有用的書,還是無用的書?

刊登日期: 2016.04.16
作者: 米雅  

在日本出版兒童繪本、發行各類兒童雜誌超過六十年的福音館書店,給繪本下了一個定義:「繪本是把父母和孩子連繫在一起的一座心靈廣場。」面對不知如何使用繪本的新手家長,他們也給了幾個中肯的建議: 

不要有過強的目的性,就讓幼兒單純享受繪本吧。

閱讀的第一步,從大人為孩子唸讀繪本開始。

孩子喜愛的繪本,請反覆唸給他聽。

好好的把繪本唸完就好,不要問東問西,甚至強加價值觀給孩子。但如果是孩子主動提問,當然可以好好的發展後續的討論。

我一次次的想著福音館看待「幼兒」、「成人」、「圖畫書」這三方關係的態度,感到深深的折服。他們重視孩子的主體性,珍惜孩子自然、愉悅的和書本建立關係的那段過程。但是,仔細觀察現在台灣的繪本市場,表面上走出了過去兒童故事必備的道德勸說的窠臼,但事實上,功利主義仍舊掛帥,「道德勸說」只是改了個名字,變成「生命教育」或「品格教育」,繼續向掏錢買書的大人招手。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帶來祝福的種子

刊登日期: 2016.04.09
作者: 劉清彥  

一九九四年,當我正準備出國留學,攀上人生的另一個峰頭時,卻被一道突如其來的情天霹靂打入谷底。食道病變的手術,不僅使我完全失去了吞嚥能力,整日躺臥病榻靠點滴度日,身體消瘦到嶙峋,一路努力為自己構築的人生夢想,也在瞬間化為幻影。

那段期間,意志消沉到數度萌生放棄的念頭,幸好有母親每晚到床前不間斷的禱告、信仰教父不離棄的陪伴,和好友們相偕探望鼓勵,才讓我猶如槁木死灰般的心漸漸重燃生機。於是,我開始在病床上寫故事和翻譯書,慢慢展開了自己當時完全無法意料、嶄新美好的「童書人生」。

我一直想把這段生命歷程用故事記錄下來,說給小朋友聽,希望可以帶給他們一些面對成長困境的力量,只是總不知如何下筆。直到許多年後的一天早晨,我在報上看見一群山友,為了復育因為地震崩落光禿的山脊,發動眾人齊力種樹的新聞,才靈光乍現的湧出寫故事的靈感泉源。

是啊,病中的我不就是那座了無生息的光禿山脊嗎?而那些幫助我從谷底重新攀爬而起的親友,不也正是這些殷勤植樹的人嗎?閤上報紙,我奔至書房, 在電腦上一字字打下了《小喜鵲和岩石山》(彩虹愛家)的故事。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是缺點?還是特點?童話《小麻煩》中的神奇之旅

刊登日期: 2016.04.02
作者: 林世仁  

天生萬物是公平的嗎?如果是,為甚麼我們周遭看到的都是不公平的呢?有人好手好腳,有人生來就殘缺;有人聰明,有人愚笨; 有人生在富貴家,有人生在貧窮窩;有人愛欺侮人,有人老是被傷害⋯⋯即使身心無恙,一旦和周遭人「身份認同」不一樣,心裡的衝突也很不公平,例如外籍配偶、外籍勞工——還有,他們的小孩。那麼,我們要如何面對呢?尤其是,當我們恰好是屬於那「弱勢」的一方? 

「跟別人不一樣」,幾乎是所有弱勢的人,最敏感、最容易受到傷害的地方。而社會能給予弱勢的關懷,通常是透過「特別照顧」來給予呵護,或是譴責歧視來保護公平。

《小麻煩》(小天下)的主角就是一個「社會的邊緣人」,他跟大家不一樣。他是狐狸爸爸和白鶴媽媽生的,有狐狸的長相和白鶴的翅膀。這可真麻煩,狐狸和白鶴兩邊的家族都不接受他,他怎麼辦呢?傳統故事可能會寫出「苦兒努力記」,經過一番波折、奮鬥,終於獲得大家的認同,大概是這樣的勵志故事吧?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原來大象是這樣

刊登日期: 2016.03.19
作者: 張淑瓊  

大象是童書中常常出現的角色,很多小讀者透過閱讀看到「擬人化」可愛又可親的大象主角。不過,如果有一天一隻活生生、真實的大象站在我們面前,那又會是怎麼一種景況呢?

故事中的大象和真實世界的大象對照,常常引發創作者很多有趣的聯想。日本知名的童書作家五味太郎,就曾經寫過一本帶點戲謔和反思的圖畫書《我是大象》(上誼)來提醒大小讀者們。對生活中很少見到真實大象的人們,我們透過電視、書本、照片、圖鑑來認識大象,可是不管電視再怎麼大尺寸,都沒辦法展現大象的巨大;那被框在電視螢幕裡的大象,有時甚至比趴在電視上的貓看來還小呢!五味太郎為了讓讀者們省思實際的大象和透過影視傳媒看的大象其中的差異,他試著用各樣的比較和對照,讓我們更貼切的了解這個陸地上最大的動物有多麼雄壯高大。不過,不管再怎麼對照,想要感受到大象的真實,五味太郎提醒讀者們,還是走一趟動物園實際觀察才行。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鎚打一枚一枚道釘 火車頭

刊登日期: 2016.03.12
作者: 梁雅君  

你喜歡火車嗎?當你來到大埔鐵路博物館, 停在窄軌上的蒸汽火車有沒有令你著迷?你也許試過俏皮地把鐵軌當作獨木橋,小心翼翼地探索舊火車的軌跡;又或是登上火車卡,想像自己是個旅人,準備時光倒流,前往一個遙遠而古老的國度……

美國童書作家布萊恩.弗洛卡(Brian Floca)創作的《火車頭》(Locomotive)(格林),向年輕讀者介紹第一條橫跨美國的鐵路—— 太平洋鐵路。作者善用本書的扉頁,附上地圖和豐富的背景資料,讓讀者了解興建這條鐵路的始末。

在沒有橫跨美洲大陸的鐵路之前,要穿越東西兩岸,人們要花上六個月,以篷車或船代步, 路程危險而昂貴。1862年,林肯總統簽署法案,授權兩間鐵路公司以東西兩岸為起點,各自興建鐵路,再自行選址會合。

若果純粹知識性的介紹,《火車頭》難免與讀者帶點距離。可能弗洛卡也顧及到這一點,在書名頁上畫了一幀「全家福」、鐵路指南和一封電報,電報寫著:

「一切都準備好了,盡快到加州來。父親」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收藏東、收藏西 酷比的博物館

刊登日期: 2016.03.05
作者: 莊世瑩  

和孩子一起共讀圖畫書,是非常美好的經驗;孩子們總是以全部的感官去擁抱一本書,細細體察作者創作的深意。他們看書的純真之眼,較成人更逼近作品的真諦,經常發掘出一本書豐富多元的面向。孩子天生是不受拘束的,我也喜歡和他們一起去散步,有時隨興不依照固定的路線,就好像進行一場小小的冒險,即使照著日常固定的動線前行,在熟悉的場景和環境中,這些好奇的探險家,還是可以在平凡中找出令人驚喜的新發現。

住在森林裡的木頭小男孩酷比,每個星期二都要出門去散步。散步的途中有許多神奇又有趣的東西,或許是一片樹葉、一粒種子、一顆毬果,也可能是一把雨傘、一副眼鏡、一枝叉子⋯⋯許多讓人意想不到的物件,讓酷比一路上撿個不停。這是一則有關收集的故事,挪威插畫家歐希莉.揚森以清新獨特的畫風,創作了《酷比的博物館》(遠見天下)這本圖畫書,酷比的造型可愛迷人,故事溫馨好玩;雖然是作者初試啼聲之作,卻已在許多國家得到讀者的共鳴。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有一種愛叫 「睡不著」

刊登日期: 2016.02.27
作者: 廖小琴  

《棉婆婆睡不著》(信誼)是個很簡單的故事,講的是名叫棉婆婆的老奶奶在寒冷的冬夜,想起一件又一件瑣事而不斷下床、上床的故事。

寫這個故事其實很偶然。一天深夜,我睡不著,數羊也睡不著。我起來檢查門窗,察看魚缸內的小魚,給陽臺上的花澆水,整理書架……我不斷地上床、下床。一件又一件的瑣事驀地冒出。在這種「折騰」中,我突然想起我的奶奶和我的母親。

奶奶在某些夜晚睡不著。她亮起煤油燈, 拿出針線,縫製棉鞋棉衣;拎著燈,躡手躡腳地打開門,察看缸中是否有水,去圈房看看豬啊雞啊,還會駐腳在院內,朝向村外的方向, 靜靜地聆聽……然後,回屋,熄燈,上床。可是,過了一會兒,她又披起衣,亮起燈,拿出針和線,或是又下床,開門,看看貓在哪兒, 狗在哪兒……她不厭其煩地上床,又不厭其煩地下床。年幼的我不懂奶奶,以為她只是睡不著。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在頁面上挖洞的無字書——《在裡面在外面》、《照過來照過去》

刊登日期: 2016.02.20
作者: 宋珮  

上個月,我們介紹過精采的無字書《旅程》和《歷險》,那兩本書是彼此連貫的冒險故事,需要讀者仔細觀看畫裡的細節,串聯故事線索。其實,無字書的作者除了經營豐富的畫面外,還可利用紙張做變化,例如設計由內往外拉開的折頁,或者把頁面裁切成幾等份, 讓讀者分別翻閱,嘗試不同的組合;或者在頁面上增加獨立掀開的小頁,像是裝設小小的門,讀者一打開小門,就看到門裡的圖畫;還有作者在頁面上設計各種形狀的洞,讓讀者透過前頁的洞口看到後頁的部分圖畫,翻頁之後,又從同一個洞口看到前頁的一部分,以此創造情節上和視覺上的關聯。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愛文字

刊登日期: 2016.01.30
作者: 梁雅君  

法國童書作家愛涅絲.德.雷斯塔(Agnès de Lestrade)在《文字工廠》(三之三)裡創造了一個奇怪的地方。住在這裡的人要購買從文字工廠生產出來的文字,再把文字吞進肚裡,才能夠把意思表達出來。可是,每一個文字並非等價,「我全心的愛著你」就比「櫻桃、灰塵、椅子」昂貴得多。我們可以想像,富有的人擁有更多「話語權」,運用儲蓄起來的詞彙,表達好惡、愛欲。而貧窮的人只能趁文字大拍賣的時候搶購平貨,又或是用捕蝶網捕捉偶爾在天空漂浮的文字。他們是沉默的一群,連一句寒暄的說話也不敢隨便消費。

故事的主角菲雷喜歡了住在隔壁的西貝兒,可惜他連一句簡單的話「早,今天好嗎?」都負擔不起,更別說是花錢買「我愛你」三個字。面對富有的情敵奧斯卡盡情地向西貝兒表白心跡,菲雷怎樣才可以跟西貝兒說出綿綿情話,還是選擇無聲勝有聲?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鈴鈴故事會現在開始!

刊登日期: 2016.01.23
作者: 梁雅君  

「鈴……鈴……」,我搖動了手上的銅鐘, 同學便齊聲說: 「故事會現在開始!」

每周的最後一節是導修課。近數年,我一直在這個時段給一、二年級同學講故事,我稱之為「故事會」,當中選取的故事以圖畫書為主。在此,我向讀者介紹幾個我喜愛的故事和分享主持「故事會」的經驗。 

若果人數不多,最理想是拿著實體書來說故事。不過,一班二十多人,要讓他們看得清楚故事的文字和圖畫,還得把圖畫書製成簡報,用投影機播放才行。同學的座位也略作改動,他們依次取小凳子,坐到投影幕前的基地,一排排坐好,預備心靈聽故事。

新學年開始不久,第一個迎接的節日是中秋節,我通常會說《十四隻老鼠賞月》(英文漢聲)。同學的耳朵一邊聽著我說老鼠一家如何同心合力在高高的樹上搭建賞月台,眼睛一邊跟著搜索逐一出現的家庭成員和森林中小動物。

「老九在哪裡?」

「那隻正在午睡的雨蛙又躺在哪?」

  COPYRIGHT KUNG KAO PO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不得轉載 聯絡我們 | 使用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