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雅君 | jy.catholic.org.hk

   |     | 

首頁 > 梁雅君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鎚打一枚一枚道釘 火車頭

刊登日期: 2016.03.12
作者: 梁雅君  

你喜歡火車嗎?當你來到大埔鐵路博物館, 停在窄軌上的蒸汽火車有沒有令你著迷?你也許試過俏皮地把鐵軌當作獨木橋,小心翼翼地探索舊火車的軌跡;又或是登上火車卡,想像自己是個旅人,準備時光倒流,前往一個遙遠而古老的國度……

美國童書作家布萊恩.弗洛卡(Brian Floca)創作的《火車頭》(Locomotive)(格林),向年輕讀者介紹第一條橫跨美國的鐵路—— 太平洋鐵路。作者善用本書的扉頁,附上地圖和豐富的背景資料,讓讀者了解興建這條鐵路的始末。

在沒有橫跨美洲大陸的鐵路之前,要穿越東西兩岸,人們要花上六個月,以篷車或船代步, 路程危險而昂貴。1862年,林肯總統簽署法案,授權兩間鐵路公司以東西兩岸為起點,各自興建鐵路,再自行選址會合。

若果純粹知識性的介紹,《火車頭》難免與讀者帶點距離。可能弗洛卡也顧及到這一點,在書名頁上畫了一幀「全家福」、鐵路指南和一封電報,電報寫著:

「一切都準備好了,盡快到加州來。父親」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愛文字

刊登日期: 2016.01.30
作者: 梁雅君  

法國童書作家愛涅絲.德.雷斯塔(Agnès de Lestrade)在《文字工廠》(三之三)裡創造了一個奇怪的地方。住在這裡的人要購買從文字工廠生產出來的文字,再把文字吞進肚裡,才能夠把意思表達出來。可是,每一個文字並非等價,「我全心的愛著你」就比「櫻桃、灰塵、椅子」昂貴得多。我們可以想像,富有的人擁有更多「話語權」,運用儲蓄起來的詞彙,表達好惡、愛欲。而貧窮的人只能趁文字大拍賣的時候搶購平貨,又或是用捕蝶網捕捉偶爾在天空漂浮的文字。他們是沉默的一群,連一句寒暄的說話也不敢隨便消費。

故事的主角菲雷喜歡了住在隔壁的西貝兒,可惜他連一句簡單的話「早,今天好嗎?」都負擔不起,更別說是花錢買「我愛你」三個字。面對富有的情敵奧斯卡盡情地向西貝兒表白心跡,菲雷怎樣才可以跟西貝兒說出綿綿情話,還是選擇無聲勝有聲?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鈴鈴故事會現在開始!

刊登日期: 2016.01.23
作者: 梁雅君  

「鈴……鈴……」,我搖動了手上的銅鐘, 同學便齊聲說: 「故事會現在開始!」

每周的最後一節是導修課。近數年,我一直在這個時段給一、二年級同學講故事,我稱之為「故事會」,當中選取的故事以圖畫書為主。在此,我向讀者介紹幾個我喜愛的故事和分享主持「故事會」的經驗。 

若果人數不多,最理想是拿著實體書來說故事。不過,一班二十多人,要讓他們看得清楚故事的文字和圖畫,還得把圖畫書製成簡報,用投影機播放才行。同學的座位也略作改動,他們依次取小凳子,坐到投影幕前的基地,一排排坐好,預備心靈聽故事。

新學年開始不久,第一個迎接的節日是中秋節,我通常會說《十四隻老鼠賞月》(英文漢聲)。同學的耳朵一邊聽著我說老鼠一家如何同心合力在高高的樹上搭建賞月台,眼睛一邊跟著搜索逐一出現的家庭成員和森林中小動物。

「老九在哪裡?」

「那隻正在午睡的雨蛙又躺在哪?」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記一次說故事的經驗

刊登日期: 2015.12.05
作者: 梁雅君  

思思、安妮、軒軒和其他三位小朋友分別來自因父母離異或喪親的單親家庭。他們年齡約六至九歲,因為有情緒困擾而轉介給我的一位社工朋友鄧姑娘。今年暑假,鄧姑娘為他們開設了一個輔導小組,並邀請我在其中一節活動裡為這些小孩子說故事。

我特意選擇了三本談論死亡與離別的圖畫書,依次為:《我永遠愛你》(上誼)《豬奶奶說再見》(台灣東方)《天國的爸爸》(維京)。其實,事前我也擔心他們的反應,不知會否因此而引起哀傷的情緒。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一些心底話

刊登日期: 2015.11.21
作者: 梁雅君  

每天早會完結之後,同學背起書包步上課室。他們的書包幾乎千篇一律是藍色和粉紅色, 大多印有可愛的卡通人物。小小身軀背著沉重的書包拾級而上,腳步一點都不輕鬆。這時,我喜歡跟他們打趣:「你的書包裡面放了『一座山』嗎?」同學都只會笑,不知怎樣回答。

小息時,教員室外總有一些因欠功課而被罰的同學。他們當中有成績滯後的學生,學業基礎欠佳,根本不能獨力完成功課;加上課程趕急又艱深,學得慢一點就趕不上進度,日積月累之下,欠功課已成為他們一個壞習慣。學習更沒有成功感,根本沒有動力突破自己。

放學後,不需要留校補課的同學,有不少前往補習社做功課,一做就是幾小時,回到家裡, 已是晚飯時間。

作為前線老師,我相信大部份的同工都感到兩難:一方面反對過分操練使學生面對太大的壓力,另一方面亦了解孩子會有惰性,需要師長引導和督促。可是,現在卻失去平衡的發展。最近,朋友轉發了一張來自社交網站的截圖:有家長展示一篇差不多一百字的文章,說明是小一的中默範圍,更諷刺是文章題為《學校生活多快樂》,不知出題者在童年時又能否應付呢?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數學王子的來信

刊登日期: 2015.11.14
作者: 梁雅君  

你知道誰是「數學王子」嗎?如果有一天, 你收到「數學王子」的來信,你會回信給他嗎? 

德國數學家高斯(Carl Friedrich Gauss, 1777-1855)有「數學王子」的美譽。在他十歲那一年,便以很短的時間解答了老師提出的問題:1+2+3……一直加至100的答案。

數學科主任許老師想到以這一道題目挑戰全校同學,於是在操場上佈置了一塊壁報板。為了增加活動的趣味性,壁報板上展示了一封由高斯發出,用中文書寫的來信。

許老師邀請我根據他擬訂好的內容,執筆寫這封信。當年我初出茅廬,坦白說,主任邀請幫忙,又怎會推辭呢?至於許老師為甚麼會找我這個中文老師執筆,我就沒有深究了,反而要想想怎樣配合他的要求,模仿一位外國人寫中文字。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大塊頭

刊登日期: 2015.11.07
作者: 梁雅君  

阿奇從小就長得高大,這位六年級學生現在已經長得比我還高。阿奇堪稱我班最強壯的大男孩,手握力是班中之冠,連男同學打不開的瓶蓋、飯盒蓋都難不倒他。可想而知,阿奇就是那種不怕冷、一雙巨掌永遠暖和和,連站著也會冒汗的那一類孩子。阿奇的字體卻不似其身型,字體細細小小的、毫不霸道,就和他的為人一樣。這個白頭髮比我還多的男孩,外表粗魯,偶然還會說一些不斯文的話;可是, 他熱愛閱讀,我購置的少年小說, 他看完一本又一本。每當他瞇起眼靜靜地看書的樣子,倒像一個美少年。

上課的時候,阿奇總愛拿著文具,不是尺子,就是原子筆,彷彿這些東西是令他專心上課的法寶。就算到操場小息,他仍然要把尺子放進褲袋裡才安心離開課室。這些舉動令我聯想到《花生漫畫》裡, 那個經常拿著毛毯以獲取安全感的小男孩。

每年學校舉辦的才藝晚會,阿奇一定參加。不,正確一點說,應是阿奇的家人一定捧場。上一次晚會,因為參加人數過多,阿奇無緣演出,他反而樂見其成,毫不介意。近兩年,阿奇的鋼琴考試、比賽成績裹足不前,似乎苦無突破的方法。我問阿奇是否不再喜歡彈鋼琴,他說不是,只是覺得喜歡不一定參加比賽,也不一定要考甚麼級別。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志朗

刊登日期: 2015.10.31
作者: 梁雅君  

你能看出圖中的東西是甚麼嗎? 

擦膠筆? 

不對!那究竟是甚麼? 

「是益力多。」讀小二的志朗說。

這個孩子滿有不少新奇的想法, 可是,他為人較執著,不太懂得與人相處和控制情緒,所以在初小階段的朋友不多。每當志朗激動的時候,整個人就會繃緊起來,連連發出急速的呼吸聲。最近,同學談起他在一年級發脾氣的往事,還記憶猶新。當下,我向志朗重提另一件舊事:「你還記得在你二年級拍攝班照片的時候, 因為你討厭的那個同學被安排站在你旁邊,於是你就氣得在攝影師面前揮拳打他嗎?」志朗呆呆地望著我搖搖頭。我含著微笑,心裡明白他已忘記這些事了。

朗媽媽曾經告訴我,志朗特別期待每年前往牙科保健的日子,因為他可以帶自己心愛的「TOMICA」模型車和其他火車圖鑑,在等待檢查的過程中,與同學樂上半天。對的,藉著這些時刻,志朗可以和同學多聊天,豈不是很好嗎?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巴士迷甘仔

刊登日期: 2015.10.24
作者: 梁雅君  

預備鐘聲早已響過,全體同學在雨天操場集合準備放學。

甘仔在人叢中向我揚揚手,「梁老師!梁老師……」他從安靜的隊伍中這樣呼喚我,顯得有點不適當。我走上前,甘仔將拿在手中的紙遞給我,說是送給我的,我打開這張揉皺了的白紙,裡面寫了城巴A49的巴士路線。

甘仔不太懂得與人相處,為人較為怯懦,說話又沒有信心。跟他聊天,烏亮的明眸總會躲避你的雙眼。同學清楚他的性格,故意欺負他,例如問他借錢、借東西,卻總是不歸還。甘仔不懂得拒絕,吃虧了又不會告訴老師,有時得靠一些同學告發或是由家長通知校方,所以,老師不時提醒他要學會保護自己。

我知道甘仔是個巴士迷,有時候我會考考他對巴士路線的認識,通常在學校附近的路線也難不到他。我投其所好,見到一些巴士紀念品也喜歡買給他。這兩年,我沒有擔任甘仔的班主任, 幸好他的教室就在我當值的樓層,他有時會走出教室跟我揮手打招呼,或是捧著一本中文書,在我旁邊誦讀起來,聲音抑揚頓挫,真有感情!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賣假髮的女孩

刊登日期: 2015.10.17
作者: 梁雅君  

約半年前,我收看了一集由香港電台製作的節目《香港故事:追逐繁星的孩子》之〈髮夢〉,這一輯《香港故事》以「八十後」創業為題,介紹多位年輕人追求理想的過程。

顧名思義,〈髮夢〉是一個把頭髮和創業夢串聯起來的故事:現年二十來歲的Zoe,念高中時因為不習慣自己短髮的樣子,於是請教父母,用假髮製成髮片配戴,後來她想到在網上銷售自己的產品,成績還不錯。中學畢業後,Zoe面對升學的困難,完成副學士課程後,才升讀大學。從高中至大學畢業,Zoe 依然沒有放棄假髮生意。現在,Zoe與朋友合資開設小鋪,售賣由真髮製成的假髮,當中包括因患病而造成脫髮的醫療假髮。此外, 她的小店也提供捐贈頭髮的服務。

Zoe在事業上的堅持打動了我,於是我上網找尋資料,大著膽子發了一個短訊表達支持,沒想到,Zoe回覆答謝。事後,我盤算著:如果能將她的故事在周會中與高年級同學分享,豈不是更有意義?於是我邀請Zoe接受學生訪問,她爽快答應。如此,我安排了三位同學來到她的樓上鋪,將訪問拍攝成片段。

  COPYRIGHT KUNG KAO PO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不得轉載 聯絡我們 | 使用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