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芷瑩 | jy.catholic.org.hk

   |     | 

首頁 > 朱芷瑩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微小的淋巴細胞

刊登日期: 2015.06.13
作者: 朱芷瑩  

 

 中三時,宗教科是必修科。甫開課,老師總離不開問:「生命的意義是甚麼?」「生育繁殖。」同學甲順口而出,逗得哄堂大笑。同學乙頓了頓,說:「做喜歡做的事,認識有趣的人。」我總認為若與浩瀚的宇宙相比,人的力量太微弱。因此,人能在身處的時代留下一絲軌跡,也就不枉過此生了。留下軌跡,並不是偉人的專利。對我而言, 假如曾經有感受過、觸動過、啟發過任何人的心靈,那就已經留下了屬於自己的印記。

以人的身體作比喻,我們有組織層次。從最小的細胞、組織、器官、器官系統,到最大的生物,我們每一個人都是不同類型的細胞,各自屬於不同的團體;這些團體又會跟別些團體有互動,互相合作而發揮特定的功能;最後形成一個系統,有規律地跟隨著時代的步伐前進。在這過程中,每一個細胞默默地擔當著各自的崗位,確保這世界的運行。

抱負就是在眾多細胞類型中,你會願意並努力成為哪一種呢?首先,姑且勿論有甚麼功能,我會要求自己是一個對身體無害的細胞, 不是甚麼誘發病變的癌細胞。然後,自中三起立志,當我有能力去貢獻的時候,我想我會做一個 ── 淋巴細胞。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成長的代價

刊登日期: 2014.03.16
作者: 朱芷瑩  

 

 陽光嫵媚的一個下午,我在校園獨自漫步。模擬試將至,照理放學後該馬上回家複習才對吧。但當天因為晚些有事做,只好留在學校打發時間。曾經嘗試勸服自己把握時間溫習,可上過八小時的課後,倦意難消,睡魔來襲。於是站起來,到處走走。

我漫無目的地遊蕩著。明明是朝夕相對的場景,此刻卻別有一番韻味。也許,路徑無異,只是心境有變而已。生活太匆忙,步伐太急促。每天在鐘聲響起前兩分鐘踏進校門,繼而不忘埋首於筆記作最後衝刺。上課、測驗、下課、補習、回家複習……面對倒模般有規律而機械式的行程,也彷彿麻木了。

走著走著,竟來到了小學禮堂的門口。「鏗鏗」的擊劍聲從門縫中傳來。從門上的玻璃窗探看,只見小學生穿上了厚厚的保護裝備,正在進行練習。這熟悉而又陌生的情景,令回憶霎時湧上心頭。曾幾何時,自己都是他們的一份子。

小時候,母親將我形容為「坐不定的孩子」。當時頗為活潑好動的我,興趣也當然不乏羽毛球、籃球、游泳等熱門運動,可說到情有獨鍾的,就只有劍擊。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回憶裡的星空

刊登日期: 2014.01.05
作者: 朱芷瑩  

 

 晃眼間,一年又過去。歲月不留人,這道理我懂,卻沒料到會是如此之快。適逢2014年快來,我忙裡偷閒,趁機整理了一下房間,以便騰出空間放置IGCSE的歷屆試卷。凝視著堆積如山的試題,再回頭看看房間那淩亂得猶如戰場上屍橫遍野的場面,萬般無奈的歎了一口氣。驀地, 一本淡紫色的小冊子映入眼簾。遲疑一刻,還是把它從書堆中揪了出來。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時間到了,停筆!」

刊登日期: 2013.11.10
作者: 朱芷瑩  

 

 

 看一看標題,這句話,很熟悉吧?步入十一月,對眾多中學生而言,是一個注定忙碌的月份。打開記事本,驚覺整個月已被統測佔據。其實,每天上學佔大約八小時,還有不計其數的補習、課外活動,回到家大概也累得倒在地上。然而,書桌上盡是堆積如山的功課,書包裡又放了幾本需要複習的教科書。最終亦難免扭開咖啡瓶蓋,在夜闌人靜的時候,遙望著對岸海旁一點點的燈光逐漸轉暗、消失,再跟桌上的書本談情, 還真有「情調」。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重返 校園

刊登日期: 2013.09.29
作者: 朱芷瑩  

重返久違了的校園,大家會否有點不太習慣的感覺呢?畢竟沒能再像暑假時般隨心所欲,自己安排節目和參加活動,又不能即興與三五知己聊個通宵達旦,然後第二天日上三竿才懶洋洋的起床。不論大家是否度過了一個充實的暑假,好好的裝備自己, 迎戰新學期,九月二日這開學的日子,也始終來到了。

姑且不說同學們對開學的看法, 先介紹少許背景。由於在學校要修讀兩年制的國際中學會考證書課程(IGCSE),我們早在中三就按選科分班。我是一名理商生,對理科尤感興趣。而在暑假期間,發生一件頗有趣的事,卻使我對學習再次有了另一番的體會。在暑假末生日的我,碰巧同日要回校補課,令原本到主題樂園慶生的計劃泡湯。補課從早上到下午三時半才結束,其實已佔去大半天。正懊惱之際,忽然靈機一觸,想到科學館走一趟。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The Greedy Gremlin 貪心的精靈

刊登日期: 2013.06.09
作者: 朱芷瑩  

菲奧莉對自己說,那只是個夢而已。她咀嚼著脆薯片,凝望著窗外。今天就如往常一樣,陽光普照,而她又安坐於廚房裡吃早餐。

然而,今天又與昨日迥然不同。昨天,她以為她碰到了一位名叫史畢的小仙子,而且憑他的魔法粉末四處穿梭;還有的是, 她從一隻小仙子彼力手上拯救了世界。

「不行!」菲奧莉搖搖頭說道:「那一定是個夢,它必定是⋯⋯」

就在此時,幾滴鮮奶濺到她的臉上。菲奧莉下意識地向下望,發現有一位細小的仙子正坐在她的麥片碗子的邊緣。

「難道只是一個夢可以這樣嗎?」史畢問道。 他用他那細小的靴子踢向鮮奶。

菲奧莉歎了一口氣,答道: 「我想不可能吧,但我仍未能接受你是真正存在的。」

史畢飛到她面前大喊道: 「我是真的!好嗎?」菲奧莉笑了,史畢用翅膀搔她的臉頰。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Sarindi and the Lucky Bird 幸運鳥

刊登日期: 2013.05.05
作者: 朱芷瑩  

薩雲迪認為運氣就像一隻搗蛋的小猴子,經常和人捉迷藏。有一天,他在雀鳥市場的種子容器裡,找到一顆紅藍條紋的彈珠,那天, 薩雲迪覺得運氣就在自己手裡。

可惜,這顆新的彈珠似乎沒有帶給他好運。積克仍然在每一場比賽中勝出,直到他的口袋擠滿了薩雲迪的彈珠,像一隻貪婪的松鼠, 臉頰凸出。

薩雲迪把他身上餘下的三顆彈珠放進圈子裡,用手把泥土弄走。他決定給那顆紅藍條紋的彈珠最後一次機會。為了運氣,他模仿積克把彈珠擦擦右耳背,接著親吻了待會兒負責彈彈珠的手指。然後,他跪下來,將彈珠固定在圈子外,讓手指的關節靠在地上,把彈珠彈出去。然而,他的運氣依然在逃避他。雖然他已經很小心地瞄準,但卻沒有擊中任何一顆圈子內的彈珠。接下來,便輪到積克了。

積克露齒而笑,在他最心愛的彈珠上吐吐口水。這是他的幸運彈珠,在它上面有一條捲曲的金色條紋。薩雲迪經常認為積克的運氣都是來自那顆金色條紋的彈珠。他很想從積克那裡贏取那顆幸運彈珠。他心想,有了它,自己以後便不會再輸了。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A to Z Mysteries - The Bald Bandit 禿頭大盜

刊登日期: 2013.04.14
作者: 朱芷瑩  

丁克把假犬齒放進口裡,向他的好朋友,若瑟做了一個鬼臉。

「我像一隻吸血鬼嗎?」丁克問道。要說話時不噴出口水很困難,於是他乾脆把假牙拿出來。

丁克的全名是唐納德.戴維.鄧肯,但除了他母親感到很懊惱時,會把三個名字都叫出來之外,從沒有人會這樣做,也不會叫他作唐納德。

若瑟笑著說:「不,你像一個戴著假牙、瘦削的三年級生。」

「你等著瞧吧!」丁克反駁道。「待我把整套衣服都穿上,我就會像一隻吸血鬼了。」

「也許你會。」若瑟一邊把手中的綠色床單撕成長條形,一邊說:「但也可能你不會。」

丁克的天竺鼠,洛雷塔,在布條中來回穿梭,不斷發出好奇的吱吱聲。

「假如你被這些布條包著,你還可以走路嗎?」丁克問若瑟。

若瑟繼續撕開布條,他用拉長的語調回答:「沼澤怪物才不走路,他們是滑行的。」

「好的,那你打算怎樣滑行呢?」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White Fang 白牙

刊登日期: 2012.11.18
作者: 朱芷瑩  

白雪和冰覆蓋著萬物,看到的只是白濛濛一片。強風把樹皮刮得精光,使這荒蕪的大地顯得更孤寂了。真難以置信有任何人能在這樣惡劣的情況下生存。這裡就是原始和嚴寒的北方荒野。

有一隊犬隻在結了冰的河上拉著雪橇前行。隨行的兩個人,一個走在前面,一個殿後。他們都走得十分緩慢,因為這是一個艱巨的工作。他們兩人穿著雪鞋,身穿又大又厚的大衣、毛織帽子和手套。他們吐出的氣在空氣中凝固了,使他們的睫毛和面頰都佈滿了冰屑。除了他們的腳步聲之外,就彷彿沒有其他聲音了。他們在這寂靜無聲的地方感到十分孤獨,甚至開始擔心他們會否安全到達下一個市鎮。

突然,他們聽到一聲微弱的呼喊。隨著它慢慢的消失,第二下立即出現。走在前面的那人開始感到不安,扭過頭去看走在後面的人,這些叫喊聲似乎來自他們的後方。

走在前面的亨利說:「比利,我想牠們在跟蹤我們。」

比利憂慮地回答道:「我知道。這裡十分缺乏肉,我幾天沒有看見一隻兔子。」

他們繼續走著,默不作聲,一邊聽著似乎即將靠近的嘷叫聲,他們都有太多理由感到懼怕,因為饑荒正在大規模蔓延。


" rel="lightframe[|width:950px; height:700px; scrolling: auto;]">

The Prince and The Pauper 乞丐王子,歷盡辛酸

刊登日期: 2012.09.20
作者: 朱芷瑩  

 

很多年前的一天,有兩個男嬰在倫敦出生了。一個是身份顯赫的威爾斯王子愛德華,他是英國國王的兒子。另一個是湯姆,生於一個父親名叫卡堤的貧困家庭。

「太好了!」整個國家都盛大地慶祝愛德華王子的誕生。人們都在飲宴、歌唱、跳舞,持續了好幾天,又興高采烈地討論皇宮裡那個被裹在絲綢和緞子裡的嬰兒。但沒有誰,甚至連湯姆的家人也沒有慶祝湯姆的出生,也沒有任何人對那被包在破布裡的新生嬰兒表示敬意。

湯姆在一條接近畢丁路的小巷裡一棟東倒西歪的老房子長大。他跟父母、祖父母和一對孿生妹妹——貝蒂和南妮同住在一間狹窄的房間裡。小巷裡時常爆發打鬥,家裡食物經常短缺。因此,湯姆的父親強迫他們三個小孩在街上行乞討錢。

  COPYRIGHT KUNG KAO PO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不得轉載 聯絡我們 | 使用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